全本小说 > 1627崛起南海 > 第2139章

第2139章

  石迪文这一推一拉的措施,都是来自于这几年执政地方的经验,正好能结合当前环境下因势利导,在破坏平户藩贸易基础的同时,还能为自己执政的舟山地区吸引一批新的投资者,可谓是一举两得。

  当然了,对海汉是利好的举措,对当事人可就不一定了。尽管外国商人只能选择屈从于海汉的安排,但眼下因为迁离平户而将造成的直接损失不可避免,对这个群体而言已经是伤筋动骨的程度了。如俞成礼等人所能指望的,便是在抵达舟山之后,海汉人真能兑现承诺,从其他方面给予一定的补偿,才有可能降低因为这场战争而蒙受的经济损失。

  不过要认真说起来,他们能够在海汉军的关照之下顺利离开平户,这本身就是一种特殊待遇了。相较于惶恐不安的普通民众,至少他们还知道自己下一步的去向和安排,也不用再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问题了。

  在外国商人开始撤离的同时,一部分民众也通过各种途径逐渐了解到了海汉军接下来的安排。对于这个时代普通人来说,要被强迫迁离故土无疑是一件十分难以接受的事情,何况要做这件事的并非本地的合法统治者,而是入侵家园的敌人,绝大多数人都会对此心生抵触。

  不过好在石迪文在此之前就已经预计到了民众可能会出现的情绪,在前期就已将最危险的俘虏群体运走,这些本地民众即便此时有心反抗,也已经难以成事了。只是联军的运兵船和本地征用的民船目前都还在去西归浦的途中,本地民众还得等上数日才能被分批运走。

  对于普通民众而言,他们所能享受的待遇可就完全无法与外国商人相比了。为了最大程度地利用有限的运力,坛坛罐罐之类的个人财产不会被允许占用船上宝贵的舱位,民众届时只能携带限重的随身物品登船,这就使得绝大部分人只能在离开平户的时候放弃自己那些不太值钱的家当。

  一些民众试图趁夜逃往平户岛南方的山林,但这种逃亡行动的风险同样非常大,一旦被发现就将被视为抵抗分子严厉处置。海汉军在占领城区之后的每天早上都要在街头处决一批试图穿越城南封锁线未果的逃亡者,这种杀鸡儆猴的严酷措施的确起到了极好的震慑效果,几天之后就没什么人再尝试从城区逃亡了。毕竟不去主动做这种危险的尝试还能暂时活着,而一旦去试就几乎是等同自杀了。

  尽管战争爆发的消息肯定已经在平户海峡对面传开,但迄今为止九州岛方向仍然没有什么反应,平户藩似乎也没有再从九州的统治区内调集武装力量发动反扑的打算。海军几乎每天都会派出战船巡视平户藩统治区的海岸线,但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发现平户水军再次集结的迹象,可见其藏身之处已经远离了平户岛。

  本书,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石迪文这一推一拉的措施,都是来自于这几年执政地方的经验,正好能结合当前环境下因势利导,在破坏平户藩贸易基础的同时,还能为自己执政的舟山地区吸引一批新的投资者,可谓是一举两得。

  当然了,对海汉是利好的举措,对当事人可就不一定了。尽管外国商人只能选择屈从于海汉的安排,但眼下因为迁离平户而将造成的直接损失不可避免,对这个群体而言已经是伤筋动骨的程度了。如俞成礼等人所能指望的,便是在抵达舟山之后,海汉人真能兑现承诺,从其他方面给予一定的补偿,才有可能降低因为这场战争而蒙受的经济损失。

  不过要认真说起来,他们能够在海汉军的关照之下顺利离开平户,这本身就是一种特殊待遇了。相较于惶恐不安的普通民众,至少他们还知道自己下一步的去向和安排,也不用再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问题了。

  在外国商人开始撤离的同时,一部分民众也通过各种途径逐渐了解到了海汉军接下来的安排。对于这个时代普通人来说,要被强迫迁离故土无疑是一件十分难以接受的事情,何况要做这件事的并非本地的合法统治者,而是入侵家园的敌人,绝大多数人都会对此心生抵触。

  不过好在石迪文在此之前就已经预计到了民众可能会出现的情绪,在前期就已将最危险的俘虏群体运走,这些本地民众即便此时有心反抗,也已经难以成事了。只是联军的运兵船和本地征用的民船目前都还在去西归浦的途中,本地民众还得等上数日才能被分批运走。

  对于普通民众而言,他们所能享受的待遇可就完全无法与外国商人相比了。为了最大程度地利用有限的运力,坛坛罐罐之类的个人财产不会被允许占用船上宝贵的舱位,民众届时只能携带限重的随身物品登船,这就使得绝大部分人只能在离开平户的时候放弃自己那些不太值钱的家当。

  一些民众试图趁夜逃往平户岛南方的山林,但这种逃亡行动的风险同样非常大,一旦被发现就将被视为抵抗分子严厉处置。海汉军在占领城区之后的每天早上都要在街头处决一批试图穿越城南封锁线未果的逃亡者,这种杀鸡儆猴的严酷措施的确起到了极好的震慑效果,几天之后就没什么人再尝试从城区逃亡了。毕竟不去主动做这种危险的尝试还能暂时活着,而一旦去试就几乎是等同自杀了。

  尽管战争爆发的消息肯定已经在平户海峡对面传开,但迄今为止九州岛方向仍然没有什么反应,平户藩似乎也没有再从九州的统治区内调集武装力量发动反扑的打算。海军几乎每天都会派出战船巡视平户藩统治区的海岸线,但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发现平户水军再次集结的迹象,可见其藏身之处已经远离了平户岛。石迪文这一推一拉的措施,都是来自于这几年执政地方的经验,正好能结合当前环境下因势利导,在破坏平户藩贸易基础的同时,还能为自己执政的舟山地区吸引一批新的投资者,可谓是一举两得。

  当然了,对海汉是利好的举措,对当事人可就不一定了。尽管外国商人只能选择屈从于海汉的安排,但眼下因为迁离平户而将造成的直接损失不可避免,对这个群体而言已经是伤筋动骨的程度了。如俞成礼等人所能指望的,便是在抵达舟山之后,海汉人真能兑现承诺,从其他方面给予一定的补偿,才有可能降低因为这场战争而蒙受的经济损失。

  不过要认真说起来,他们能够在海汉军的关照之下顺利离开平户,这本身就是一种特殊待遇了。相较于惶恐不安的普通民众,至少他们还知道自己下一步的去向和安排,也不用再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问题了。

  在外国商人开始撤离的同时,一部分民众也通过各种途径逐渐了解到了海汉军接下来的安排。对于这个时代普通人来说,要被强迫迁离故土无疑是一件十分难以接受的事情,何况要做这件事的并非本地的合法统治者,而是入侵家园的敌人,绝大多数人都会对此心生抵触。

  不过好在石迪文在此之前就已经预计到了民众可能会出现的情绪,在前期就已将最危险的俘虏群体运走,这些本地民众即便此时有心反抗,也已经难以成事了。只是联军的运兵船和本地征用的民船目前都还在去西归浦的途中,本地民众还得等上数日才能被分批运走。

  对于普通民众而言,他们所能享受的待遇可就完全无法与外国商人相比了。为了最大程度地利用有限的运力,坛坛罐罐之类的个人财产不会被允许占用船上宝贵的舱位,民众届时只能携带限重的随身物品登船,这就使得绝大部分人只能在离开平户的时候放弃自己那些不太值钱的家当。

  一些民众试图趁夜逃往平户岛南方的山林,但这种逃亡行动的风险同样非常大,一旦被发现就将被视为抵抗分子严厉处置。海汉军在占领城区之后的每天早上都要在街头处决一批试图穿越城南封锁线未果的逃亡者,这种杀鸡儆猴的严酷措施的确起到了极好的震慑效果,几天之后就没什么人再尝试从城区逃亡了。毕竟不去主动做这种危险的尝试还能暂时活着,而一旦去试就几乎是等同自杀了。

  尽管战争爆发的消息肯定已经在平户海峡对面传开,但迄今为止九州岛方向仍然没有什么反应,平户藩似乎也没有再从九州的统治区内调集武装力量发动反扑的打算。海军几乎每天都会派出战船巡视平户藩统治区的海岸线,但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发现平户水军再次集结的迹象,可见其藏身之处已经远离了平户岛。石迪文这一推一拉的措施,都是来自于这几年执政地方的经验,正好能结合当前环境下因势利导,在破坏平户藩贸易基础的同时,还能为自己执政的舟山地区吸引一批新的投资者,可谓是一举两得。

  当然了,对海汉是利好的举措,对当事人可就不一定了。尽管外国商人只能选择屈从于海汉的安排,但眼下因为迁离平户而将造成的直接损失不可避免,对这个群体而言已经是伤筋动骨的程度了。如俞成礼等人所能指望的,便是在抵达舟山之后,海汉人真能兑现承诺,从其他方面给予一定的补偿,才有可能降低因为这场战争而蒙受的经济损失。

  不过要认真说起来,他们能够在海汉军的关照之下顺利离开平户,这本身就是一种特殊待遇了。相较于惶恐不安的普通民众,至少他们还知道自己下一步的去向和安排,也不用再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问题了。

  在外国商人开始撤离的同时,一部分民众也通过各种途径逐渐了解到了海汉军接下来的安排。对于这个时代普通人来说,要被强迫迁离故土无疑是一件十分难以接受的事情,何况要做这件事的并非本地的合法统治者,而是入侵家园的敌人,绝大多数人都会对此心生抵触。

  不过好在石迪文在此之前就已经预计到了民众可能会出现的情绪,在前期就已将最危险的俘虏群体运走,这些本地民众即便此时有心反抗,也已经难以成事了。只是联军的运兵船和本地征用的民船目前都还在去西归浦的途中,本地民众还得等上数日才能被分批运走。

  对于普通民众而言,他们所能享受的待遇可就完全无法与外国商人相比了。为了最大程度地利用有限的运力,坛坛罐罐之类的个人财产不会被允许占用船上宝贵的舱位,民众届时只能携带限重的随身物品登船,这就使得绝大部分人只能在离开平户的时候放弃自己那些不太值钱的家当……

  一些民众试图趁夜逃往平户岛南方的山林,但这种逃亡行动的风险同样非常大,一旦被发现就将被视为抵抗分子严厉处置。海汉军在占领城区之后的每天早上都要在街头处决一批试图穿越城南封锁线未果的逃亡者,这种杀鸡儆猴的严酷措施的确起到了极好的震慑效果,几天之后就没什么人再尝试从城区逃亡了。毕竟不去主动做这种危险的尝试还能暂时活着,而一旦去试就几乎是等同自杀了。

  尽管战争爆发的消息肯定已经在平户海峡对面传开,但迄今为止九州岛方向仍然没有什么反应,平户藩似乎也没有再从九州的统治区内调集武装力量发动反扑的打算。海军几乎每天都会派出战船巡视平户藩统治区的海岸线,但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发现平户水军再次集结的迹象,可见其藏身之处已经远离了平户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