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百炼飞升录 > 第五千七百五十四章 一击得手

第五千七百五十四章 一击得手

  波动乍现,秦凤鸣身形出现在了原来邱月曾经停身所在的虚空之中。

  而原来秦凤鸣停身的巨石四周,此刻陡然波动大起,一道身影也随之显现而出。紧随那道身影现出,还有一道道禁制符纹。

  不知何时,秦凤鸣已经在巨大岩石四周布置下来一座看似不凡的法阵。

  法阵始一展现,立即就将急速靠近的邱月身陷在了其中。

  骤然见到现场所现情形,在场众人无不惊呼出声。众人之中,竟然无一人看到二人是如何骤然交换的方位。

  众人只是感觉二人所处方位波动一起,立即便见到了二人身形现出在了对原来停身之地。

  然而就在在场众人目瞪口呆,刚刚看清现场情形之时,突然面前乍然显现出了道道璀璨的硕大剑芒。

  剑芒漫天,如同席卷天地的巨大剑刃洪流,猛然向着众人站立之处席卷而至。

  这一乍然显现的道道剑刃,每一道都携带着毁天灭地之威。剑刃还未临身,一股股直袭众人体内识海的巨大神魂之力,已然经穿过了众人的护体灵光,直接侵入到了众人体内。

  如此攻击,就算一道,都需要在场各个乌燕族大能全力以赴才能抵御下来。

  然而此刻乍然显现的攻击,已经有了十数道之数。

  好在众人均都是强大存在,每人自然有保命手段在身,虽然攻击乍现急速,且距离很近,但十几名大能还是毫不迟疑的祭出了攻击。

  让人感觉惊奇得是,十数道攻击始一展现,立即便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巨大斧刃,遮天蔽日一般。

  巨斧始一展现,立即便与璀璨的剑刃洪流触碰在了一起。

  轰鸣响彻之声立即响起在了当场,一股浩大的能量罡风随之喷涌而出,急速向着四周冲击而去。

  十几名乌燕族大能与展现身形的秦凤鸣,同时被狂暴的罡风席卷在了当中。

  “小辈的阵法造诣很是不凡,竟然在邱某面前还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布置下如此禁制,不过这种禁制,也只能禁锢一下玄灵修士,根本就无法对邱某造成任何损伤。”

  轰鸣响彻之中,一声淡然的话语之音陡然传遍了当场。

  声音乍起,一道身影,猛然向着狂暴罡风鼓荡之处激闪而去。身影划过狂暴的罡风,留下了一道如同烟雾一般的痕迹。

  秦凤鸣所布置的那符纹禁制,根本就没有将邱月封困多久,几乎呼吸间,就已经被邱月破除了那一符纹禁制。

  那些禁制,乃是秦凤鸣从秘境祭台之上的高大雕像封印符纹中参悟所得。

  那些符纹功效自然不可能只有如此威力,然而秦凤鸣在此种情形下仓促布置,自然无法做到精雕细琢,将禁制功效完全发挥。

  能够将一位大乘修士封困呼吸工夫,已然算是极为可观了。

  然而就在邱月以为这一次趁着狂暴的罡风席卷之际,能够轻松将陷入其中的秦凤鸣擒拿之时,突然一道让他都为之心中一凛的翠绿剑芒,猛然自他身下坚硬石地中激闪而出。

  翠绿剑芒仅是一闪,便已经到了急速而至的邱月身形之下。

  双方好像已经协商好一般,配合的相当默契。时间不差一分一毫,好像已经演练过多遍。

  “嘿!小辈竟然还有如此手段。”

  一声疾呼响起,本来急速向着秦凤鸣而去的邱月身躯,猛然一分为二,一道身影依旧向前,另外一道身影则向着一侧方向而去了。

  嗤一声轻响,翠绿的剑刃猛然穿透了一道身形。

  然而并没有现出血光迸溅情景,那道身形一经被翠绿剑芒刺入,立即轻砰一声,化为一团能量溃散在了当场。

  人影再闪,邱月的身形陡然出现在了一侧方向之上。身形现出,他立即看向一道团急速远去的波动,但并未再出手攻击。

  虽然邱月没有与秦凤鸣真正的出手争斗,但双方这一番出手,足以让邱月心中明白,这名在他面前未有丝毫畏惧神色显现的青年修士,实力远远超出了玄灵顶峰修士应该有的实力。

  波动再现,秦凤鸣重新出现在了最早站立的那块巨大岩石之上。

  四周禁制波动消散,秦凤鸣重新显现出了身形。手在空中一挥,一道翠芒陡然凭空显现,一闪便又消失不见了踪迹。

  此时的秦凤鸣,表情之上没有任何异样。看向邱月,好像从根本就没有与一名大乘修士争斗之事发生过。

  只是此刻的巨大岩石之上,除去秦凤鸣,还有一名趴卧在地的修士,正是那名刚才说话的瘦削老者。

  乍然见到秦凤鸣脚边横躺的那名昏厥修士,邱月也不由的目光陡然一闪。

  他未曾想到,就在刚才电光火石间,在十数名血鹄山大能修士人群之中,秦凤鸣竟然欺近到了众人近前,将一名修士生生擒拿了。

  那斧刃是何物,以邱月见识,当然知晓是众人合力祭出的一道攻击。虽然是众人仓促出手,但既已成型,也足可知晓其威力巨大了。

  可就是众人合力祭出的斧刃,却与青年乍然激发的道道巨大剑芒同时消失不见,未曾分出上下,这也让邱月心中不由一动。

  “你名为纪文斌,刚才言说要秦某自行了断,不知现在可还敢言说一句吗?”秦凤鸣点指,将被擒下的那名瘦削老者弄醒,口中随之开口道。

  他口中说着,神识却完全锁定在了邱月身上。

  邱月的遁术之玄妙,比司蓉一点也不差。面对如此遁术快急存在,秦凤鸣哪里敢丝毫轻心。

  而刚才如果不是他一现身,就在四周布置下了一些禁锢符纹,他根本就不可能与一名大乘修士交手之下还能偷袭得手,擒下此名看似血鹄山为首修士。

  “你……你休要得意,今日无论你如何强大,也休想出离我鹄头山。”

  乍然清醒,瘦削老者立即双目惊恐神色闪现,但很快,一股坚毅之意出现在了他面容之上,口中更是说出了硬气之言。

  “嗯,有些骨气。但这骨气只能让你早点陨落罢了。就算秦某会被擒身死,受尽折磨,你也是见不到了。”

  秦凤鸣听闻老者之言,口中轻嗯一声,淡然的开口道。

  他话语说完,手已然一抓而出,一声惨呼只是刚刚响起,便嘎然而止了。接着就见血光迸溅而起。

  秦凤鸣手收回,其手中擒拿着一具玄魂灵体。

  那玄魂灵体面容无比惊恐,但还未有所言语说出,玄魂灵体便被秦凤鸣抓爆在了手中。一团精魂仅是乍现,便被一道神魂剑刃斩削成了数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