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悲剧发生前[快穿] > 第 1402 章

第 1402 章

  贺强在庞燕之前醒来, 前后脚醒来的两个人,贺强还是原来的那个贺强,没有性情大变什么的,庞燕也还是那个庞燕,小小地睡了一觉, 精神饱满,再见贺强,确认对方跟郭戈他们的情况差不多,唯一不同的那些黑雾也是休眠状态。

  “这样看来,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做的, 反正我就是觉得我能做到, 想象中能做到,也能够‘看到’,的确就是那样的… …有点儿像是应激反应, 这边儿我刺激一下, 那边儿就动起来了,至于晚上是怎样的, 我昨天还没细看,还不确定是不是一样的。”

  庞燕咬着唇,说得有几分犹犹豫豫, 作为小萌新, 还是应该有点儿忐忑态度才好。

  半下午都折腾过去了,吃过晚饭,也该预备晚上的行动计划了, 周国斌也没多考虑,直接给庞燕说了,让她晚上的时候试着看一看,若是能够看出什么问题来就最好不过了,但也要注意量力而行。

  “这种能力还不知道副作用是什么,会不会对你自身有所损伤,最好还是不要过度才好,像是你今天做的那样,就有些太冒失了,万一出事了可怎么办?”

  这也不是科学侧的问题,医疗仪器都检查不出来什么,只能等着人慢慢苏醒又或者怎样,这对他们来说非常不好受。

  周国斌的关怀之意溢于言表,不是故作姿态,是真的觉得庞燕需要衡量自己的能力,不要过度,还没到普通民众牺牲的时候。

  “好,你放心,我会注意的。”

  庞燕文静地答应下来,眼睫颤了颤,有的时候,人类就是这样可爱,哪怕她已经知道那些异域生物未必真的是罪大恶极的侵略者,但,立场如此,人命摆在眼前,似乎注定会成为敌人。

  “呃,高等级的诡异就是那种人形诡异吗?”庞燕有所疑问,在这方面,官方的论坛之上没有更多的消息,大部分的利好消息也能够看出来,都是针对低等级而言,真到了高等级… …

  “不一定。”

  周国斌一叹,说起这件事他们也是满心的无奈,高等级,什么样才是高等级,若以伤人害命的数量来算,应该还是照片杀人最为厉害,其次就是空房间了。

  他们甚至不能够把对方直接定性为确定的诡异,这么说吧,空房间可能是任何一个空房间,而不是固定在某个地方某个区域之内的,这跟他们所知的那些低等级诡异不同,就像是变了一个规则似的。

  而照片杀人也是,如果照片上有已经死了的人的留影,对方就会在红月之夜杀死照片上在他周围的人,这还是他们一个队员冒死传回来的消息,随着照片上那个人的死亡,现实中的人也会死掉,死亡的方式会跟照片之中一模一样。

  到了白天,照片又会恢复原状。

  最开始,他们并不知道这个,还是看到好多死者身边儿都有一张死者和某人的合照,调查之后发现那个“某人”是早就死了的人,然后才确定这个诡异事件的始末大概如此。

  在这个诡异事件之中,真正的诡异是什么呢?是那杀人的照片,还是照片之中那个先死了的人?

  “有形的诡异,无论是什么形态的,一道声音,一个手印,甚至是一个人影,都还不算是最恐怖的,无形的诡异,我认为才是最应该提防的。”

  如照片杀人这种禁忌,还有空房间内的歌声,所有进入房间之中的人都会消失的诡异事件,他们都无法判断主体是什么,是照片?是空房间?还是歌声?

  又或者本来就有什么无形的东西,在暗中窥伺之后直接下手,而他们根本看不到。

  “如果你能看到,那就是我们的‘眼’,我们需要一双能够看到的‘眼’,却也不是以损伤你为代价的,还不到那个时候。”

  周国斌说得很切实,还不到那个时候… …真的到了那个时候,当然也就是强征了,不会让庞燕反抗的强权,他们都不希望落到那种局面。

  “嗯,我知道的。”

  庞燕面上一幅感动的样子,似完全没听出其中的深意,主动请缨道:“我可以的,今天晚上,就让我去看看吧,这种无形的诡异,更难对付不是吗?若是我能看出什么来,找出症结所在,也许我们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生命是有分量的,每多耽误一天,说不定就要死多少人,这对庞燕来说也有些压力。

  有句话怎么说的,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她当然不是直接把全世界的人类命运都压在了自己身上,以为自己是救世主,妄想一力擎天。只是当她觉得自己有这份能力的时候,也不想让重担落在别人的肩上,眼睁睁看着一条条人命平白死去。

  她还没有那么冷酷,或者说,还不到那么冷酷的时候。

  如果真的超出能力范围,那就真的不要怪她袖手旁观了。

  周国斌没有想到小姑娘还挺上心,一口一个“我们”,让他心中那点儿算计都不好意思说出来了。

  犹豫再三,还是同意了庞燕的意见,少不得又要安排一番,贺强听到消息,主动请缨,理由很充分:“我也想让她看看我的能力如何。”

  晚上的出发队伍跟昨天一样,红月之下,每个人脸上都带了一层诡异的红光,郭戈笑起来,连白牙上都反射着红,像是才喝了血没有擦干净一样。

  “附近就有空房间,可以去看看。”

  贺强先上了车,说了目的地之后,就问庞燕:“你现在看看我们,在晚上,我们都是怎样的。”

  对方主动要求了,庞燕也不回避,查看了一下,白天还在休眠状态的黑丝活跃了很多,似乎在生长一样努力勾连在一起,想要在人体之中重构出一道道经络来,那模样,仿佛是活的一样。

  “我能触碰一下吗?”

  庞燕对郭戈发出请求,白天的时候,她的精神力已经在他体内去过一回,算是熟悉路径了,而他体内的黑丝又相对简单,不似贺强体内那般复杂,庞燕觉得这种实验的结果会比较单纯,不会受到太多的干扰。

  明明贺强也在一边儿,庞燕偏和自己说话,郭戈的脸又红了,车窗外的红光照射进来,他脸上的那点儿红晕并不显眼,就是眼中的笑意亮晶晶的,“好啊,你随便碰。”

  他照旧伸出自己的胳膊来,晚上天冷,他穿了一个长袖的外套,为了方便庞燕,他还主动把袖口打开,袖子拉上去一些,露出坚实的小臂来,别看他瘦,身上的肌肉还是很紧致的。

  庞燕看得勾唇,这是准备打针吗?不想显示自己的精神力不用触碰也能够到他体内一游,庞燕伸出手指头,轻轻压在他的小臂上,像是诊脉一样,就是触碰的位置不太对,精神力进入其中,拉住“黑丝”扯了扯:“感觉到了吗?”

  夜晚的红月之光,能够放大一些感觉,不仅是情绪上的还有一些能力上的,白天被触碰毫无他感的郭戈皱起了眉头,身体之中不知名的一点被拉动的感觉,好像有一根带着钩的绳子,直接扯住了体内某处的一根神经,那种感觉,说疼似乎显得自己太娇气,若说不疼又… …

  “有一点儿感觉,你做了什么?”

  “就是扯了扯你体内的蛛网。”

  庞燕最后选择了“蛛网”这个词来形容,可以说是颇为形象了,不同的是,这个蛛网本身就是活着的,不受他们自身精神力控制… …“你试着感受一下我触碰的位置,想象一条黑色丝线的存在,线头就在我触碰的位置,你去拉它一下,想象中‘拉’一下… …”

  不知道这种实验是否安全,庞燕的目光中带着几分担忧,“我不确定会发生什么,要不,你还是先不试了吧。”她说着就要抽出自己的手,却被郭戈另一只手按住了手背,他目光灼灼地看着她,放柔了声音说:“我试——你想知道结果不是吗?”

  “郭戈!”刘薇薇满面的不赞同,她并没有看到庞燕白天的实验,不知道她的眼力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她本能地不相信小姑娘的判断,这会儿听到对方没保证没把握,就很反感。

  她讨厌这种不把别人生命看在眼中的感觉,太过置身事外了。

  “没事儿,总要有人尝试的,从我开始也没什么不好,我相信庞燕,她不会害我的。”郭戈面色坚定,目光却一直在庞燕的脸上,他的手也没松开,还紧握了一下,“来吧,我相信你。”

  “老大!”刘薇薇看向贺强,目光催促,似乎想让对方阻止一下,贺强没理会她,看着郭戈,郭戈对他点了点头,贺强便说:“试试吧,结果如何还不知道,我们都在,没事儿。”

  他们早就怀疑红月之光有问题,也怀疑那些看似被消灭的诡异是否真的死亡,如果只是一种转移,还是转移到他们身上,那可真是… …那,被诡异杀死的人,也会随之转移吗?

  贺强双手交叠,如果… …如果她也因此回到自己身上,那么,他能够接受因此带来的所有副作用。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3-21 22:54:40~2020-03-22 20:58:5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御街行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