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北宋大丈夫 > 第1564章 操纵风云

第1564章 操纵风云

  数十名贵妇人坐在案几后,目瞪口呆的看着梁氏拖着一个女子到了中间,然后提着她的头发,右手用力的抽打着她的脸。

  这是太后?

  “逆贼!”

  梁氏的手在女子的脸上狠狠地抽打着,那张脸渐渐肿胀起来,看着就像是猪头。

  从垂帘听政开始,梁氏给外人的印象就是威严,可现在她却像是一个泼妇。

  “娘娘!”

  梁乙埋进来了。

  “出去!”梁氏抬头,眼中有疯狂之意。

  刚才这个女子挑衅了她,在这个紧要关头,她一直在隐忍着,可这一下却引爆了所有的情绪。

  梁乙埋害怕这样的姐姐,但想到沈安的承诺,只得硬着头皮低声道:“娘娘,他来了。”

  梁氏缓缓抬头。

  贵妇人们跟随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瞬间有十余人欢喜的喊道:“先生!”

  沈安微笑着走了进来,脚步从容,甚至还招招手。

  “娘娘安好?”他微微颔首。

  这是西夏目前的统治者,就算是那些权贵来了也得行礼,可沈安只是颔首,众人却生出了理应如此的感觉。

  这便是气势。

  梁氏手一松,有内侍过来拖走了女子,殿内又恢复了喜庆的气氛。

  “见过先生。”

  “先生您从昨日起就停了课,让我不安。”

  “先生,您看着清瘦了些。”

  贵妇们七嘴八舌的,但却都目露喜色。

  没见过沈安的贵妇人就问道:“他是谁?”

  “他是先生。”

  “先生?”

  “对,我从未见过有他这等博学的先生。”

  “他什么都知道,还温文尔雅,让人不禁生出了爱慕之心。”

  说话的贵妇人脸颊绯红,眼睛里仿佛要滴出水来。

  西夏的权贵们骄奢淫逸,而且还粗俗,和他们比起来,沈安就和谪仙人般的让女子倾慕。

  “娘娘可否回避一下?”沈安微笑道。

  梁氏一怔,然后跟着梁乙埋出了大殿。

  “他想做什么?”出了大殿后,梁氏很是恼怒,“不是说等宴会结束之后再去请他来吗?”

  “他早就到了。”天气很冷,梁乙埋吸吸鼻子,“宴会才将开始他就到了,说是今夜什么月黑风高,适合偷香窃玉”

  “那厮无耻!”梁氏的脸都红了。

  梁乙埋从未见过这样的姐姐,不禁呆住了。

  “他进去做什么?”

  “他说要问那些人动手的日子。”

  “那些女子不会听从他的话。”

  “他说有办法!”

  姐弟俩在外面沉默着,里面的通译在说话。

  “大力丸被人拦截了,说是这几日有刀兵之事。”

  “什么?”

  “哪个胆子大的?弄死他!”

  “先生答应了我们的货也在其中吗?”

  “全数都被拦截了。”通译一脸无奈,沈安依旧在装菩萨,心中想着那位蒙拉丽莎大姐,努力学着她的微笑。

  “不是说明后日才动手吗?呃”

  梁乙埋一拍脑门,兴奋的道:“娘娘,他问出来了。”

  “他不是问出来了,而是用钱诱惑出来了。”

  梁氏无力的道:“这人的手段他先是引诱了这些无聊的女人,让她们倾慕于自己。这些女人自然会在他的面前放松下来,随后他抛出了大力丸,这些女人就疯了,在她们的眼中并无什么大夏,有的只是钱财。”

  这是以利诱之!

  不,先是色,随后是利。

  酒色财气四堵墙,能越过去的有几个?

  梁乙埋喃喃的道:“他这是摸准了那些女人的心思吗?若是那些女人不说呢?”

  梁氏冷冷的道:“那就拷打,如今消息泄露了,那些人会狗急跳墙,不好!沈安是故意的!”

  梁乙埋也反应过来了,“那些人准备明后日动手,不过姐姐,你刚才动手也是在逼迫他们吧。”

  “他和我想到一块去了。”梁氏眯眼道:“他们既然要动手,那就不能给他们从容布置的机会,今夜就是好时机!”

  “先生救我!”

  里面突然传来了嚎哭声。

  沈安出来了,他微笑道:“放她们回去吧。”

  “放她们回去如何突袭?”梁乙埋目露凶光,“全数弄死!不,丢到军中去,让将士们弄死。”

  “没必要。”沈安对梁氏说道:“某敢打赌,那些权贵如今就在军中。”

  梁氏的身体一颤,冷喝道:“去查!”

  梁乙埋也跺脚道:“是了,既然明后日就动手,他们哪里还会待在家中!”

  “放了她们。”

  沈安的吩咐内侍并未听从,也听不懂。

  梁氏重复了一遍:“放了她们。”

  数十个贵妇人走了出来,有人昂首挺胸,有人需要人架着才能行走,而那十余人都走到了沈安的身前,有人虔诚的拥抱了他。

  “若非先生,我等将死无葬身之地。这里即将成为厮杀地,先生跟我去吧。”

  沈安摇头,妇人们心中难受,只能一一惜别。

  有人突然问道:“先生叫做什么?若是交战时,我叫那些人放过先生。”

  没有沈安出言相劝,她们将会成为营妓般的存在,生不如死。

  所以这份感激很真实。

  有人甚至眼含热泪,“先生,跟我去吧。”

  瞬间沈安就想到了西游记。

  唐长老,跟我来!

  我不是唐长老,你们也不是女儿国的国主,所以还是哪来哪去吧。

  他微微一笑,“某沈安。”

  通译翻译了过去。

  那眼含热泪的贵妇人打了个嗝,“谁?”

  通译骄傲的道:“沈安!”

  那妇人腿一软,急忙扶住了身边的女伴,颤声道:“京观沈?”

  通译点头,贵妇人们瞬间就跑了。

  温情呢?

  沈安喃喃的道:“善变的女人啊!”

  “你一战攻陷大夏多处城池,京观林立,这些深闺妇人听闻了你的不少传说。传说中你吃人心,最喜吃妇人”

  梁氏挺了一下胸脯,沈安满头黑线的道:“无稽之谈!”

  “你就是这样!”梁氏的话很是那个啥。

  梁乙埋在边上忍不得了,“这些人出去,外面马上就会动手了!”

  “闭嘴!”

  梁氏喝住了他,然后咬牙切齿的道:“你这般急切,是想掌控我的大军吗?”

  沈安点头,“你能掌控吗?”

  “能!”梁氏自信的道:“那些人简单,也就是愚蠢,我给了他们最好的,他们自然得有回报。”

  “你定然已经召集了他们。”

  “是。”

  梁氏和沈安在对视。

  梁乙埋不懂他们在弄什么,在边上如热锅上的蚂蚁。

  “你想要统军之权。”梁氏逼近了沈安。

  “你可以不给。”沈安淡淡的道。

  梁氏走到了他的身前,微微踮脚,“若是我不给呢!”

  “那我拭目以待你的平叛之战,随后出城。”沈安低头,态度冷淡。

  “你拿到了兵权,后续呢?”梁氏仰头,有些焦虑。

  她的呼吸扑打在沈安的脸上,可沈安却没有半点的遐思,“后续什么?”

  梁氏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怒道:“后续大夏呢?你这头狐狸!你一步步的逼迫,让我和那些叛逆们猝不及防,只能在今夜动手。如此兴庆府今夜将会成为尸山血海。

  今夜过后,不管胜负,大夏将会元气大伤,而你却可以趁势攻打你想要什么?不战而屈人之兵吗?”

  梁乙埋到了此刻才发现自己的所谓手段在姐姐的面前不值一提,在沈安的面前更是幼稚的可笑。

  “从李氏自立以来,所谓的大夏就在不断的东征西讨,可这个天下有你们的一席之地吗?”

  梁氏点头,“当然有!”

  “大宋和辽人若是决出了胜负,第一件事就是收拾你们,不管是谁,真要灭了西夏,你们挡不住!”

  不管是大宋还是辽国,都因为对方的存在而投鼠忌器,担心自己全力攻打西夏,会给对手造成机会。

  所以西夏才能在这两个庞然大物的身边悠哉悠哉的活着。

  这一点沈安知道,梁氏同样知道。

  “要开始了。”沈安突然笑了起来,“你再迟疑不决,宫门就会被冲破,你和他都将成为那些叛贼的阶下囚。”

  “你果然是无情无义!”梁氏笑了笑,很是凄美,“事后你会杀了我吗?或是把我献给你们的皇帝,成为为他的禁脔。”

  “你想多了。”沈安眯眼盯住了准备拔刀的梁乙埋,“某说过能让你依旧有尊荣,那么你必定就有会。”

  “若是没有呢?”梁氏退后一步。

  不知何时,左边涌来了一队甲士。

  沈安拍拍手,大殿的右边悄无声息的摸过来了数百人。

  黑甲!

  “若是没有,谁让你没有,某就弄死谁!”沈安微笑道:“某不喜欢发誓,觉着那些牙疼咒毫无用处,可此刻”

  他很认真的道:“某发誓,你会得到善终。”

  对于亡国的太后来说,若是遇到了赵老二,说不定会收进宫中,可赵曙不会,他若是想,沈安也有的是办法来让他打消这个念头。

  梁氏凝视着他,良久道:“此刻叛逆们正在发动,我们姐弟并无退路,所以记住你的话。”

  “某的记性很好。”沈安招手,黄春走了过来。

  “邙山军在半个时辰前潜入城中,奉命来此,请郎君吩咐!”

  乡兵们无视了对面的甲士,目光炯炯的看着自家的郎君。

  从开始到现在,沈安带着他们经历了许多战斗。

  每一次他们都在沈安的率领下战无不胜。

  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沈安说道:“跟着某去杀人!”

  今天依旧五更,疲惫的求个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