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 > 第四百三十章 不眠雨夜(上)

第四百三十章 不眠雨夜(上)

  这次回铜石镇,回崇云村,向坤也发现了不少变化。

  很多地方都在大动土木,在搞基建,甚至连通往崇云村的路都在修。

  从他年前离开铜石镇到这次过来,不过一个月的时间,这边竟然已经将一侧的车道铺得差不多了。

  而他很确定,这些工程必然没有进行一个月。

  向坤从楚修文、刘财福、游猛那里知道,年后齐豪国便开始到铜石镇大把撒钱,而且都是做公益性的投资,比如修路,比如给学校捐楼,比如捐赠一些社会福利机构。

  像崇云村的这条路,就是齐豪国出了一部分,然后楚修文这些铜石镇本地商人出了大头,刘财福等崇云村的村民又认领了剩下的部分,很快就开始修起来。

  接着又有很多省城来的富商、周边几个县镇的有钱人,过来投资。

  有门路的直接和镇里的领导对接,没门路的就直接往地产、餐饮、娱乐业上投,本地人也都跟着动了起来,很多原本在外做生意的本地有钱人,亦是收到风声,开始回来在家乡投资。

  大家都听说上边要有重大利好政策下来,铜石镇腾飞在即,现在是绝好的入坑时机。

  很多本来要收起来的店,都先撑着观望观望,有些想去外地做的生意,也开始盘算着在本地是不是有机会,影响是连锁式的,铜石镇这个沉静许久的池子,一下子被搅动起了连通江河的风浪。

  虽然镇上的领导都是一脸懵逼,表示并没有收到相关文件,也没有得到任何通知,但大家的热情并没有被浇灭,因为要是没有确切的消息,那么多省城的大佬,那么多其他市、其他县镇有头有脸的豪商,会巴巴跑到铜石镇来投钱?甚至深入到了崇云村那样的山村之中?

  投的还不是小钱,而是几百上千万的大钱,这没利益谁相信啊?而且听说后续还有很多的投资意向,几个大老板都有在合作,未来说不定会有几个上亿的项目。

  特别是豪国集团的齐总,又不是铜石镇的人,如果不是要做大生意,怎么会捐那么多钱?

  这种摆明了马上要跑起来的车不搭,那以后铜石镇经济真的起飞了,哭都没人理。

  钱就像水,没多少的时候不算什么,没一会就蒸发了,但如果达到了一定的量级,水就变成了浪,钱就成了资本,就能带起势来。

  而看到这个势,不论是铜石镇还是剑州市官方,再迟钝也都知道顺势而为,所以有一些利好的政策,在元宵节过后,已经开始有风声漏出来,也反过来让一些所谓“消息人士”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愈加振奋,觉得自己当真英明,看的真准。

  前几天跟向坤私下聊过的楚修文,还提到了省里过段时间可能也会针对铜石镇,以及剑州市北部的几个县镇出台一些行业性的优惠政策,已知的有餐饮、旅游、养殖等行业。

  向坤知道,相关政策从提出到讨论到决定到施行,没那么快出来,真的实施了,也未必有多大实际效果,但在目前资本的流动大势之下,这些政策消息,却可以带来极大的信心和利好,进一步地促进一些项目的落地。

  最明显的,就是这几天看到“游珑饭店”的红火后,原本步行街上贴着“旺铺转让”的店,以及那些很久都没租出去的店铺,都已经成功地被租赁了出去,而且大多数都是打算开餐饮相关的店铺。这条步行街,仿佛一下又活了过来,虽然实际上人流量并没有非常明显的增加。

  从楚修文透露的情况来看,按照官方的想法,是想顺势把铜石镇打造成一个以美食为标签的小镇,通过强化宣传“铜石美食”,蹭旁边5A级景区伍舒山的“流量”,让游客在游览伍舒山的美景之后,也会“顺便”到没多远的铜石镇来尝尝美食,以此带动相关行业的发展。

  正常情况下,想这么搞根本没有起来的可能,否则的话官方早一堆政策砸过来让铜石镇起飞了,铜石镇想蹭伍舒山的流量可不是一年两年了。

  只不过这次有民间资本助力,官方也想着趁势再推一波。

  当然,“美食”和“美景”一样,不是光本身有料、素质好就行的,最主要的要有底蕴,要有名声,要有“故事”。

  很显然,按着楚修文的想法,向坤和游猛的这家“游珑饭店”现在在网上造的声势,还有本身菜的水平,呈现出来的特色,都是非常适合担当“铜石美食”这个宣传噱头的拳头来推的。

  铜石镇没有流传度比较广的美食不要紧,没有吃兔肉的传统也不要紧,故事是人讲的,网络时代,一切皆有可能。

  向坤想到了当初他对刘财福画的饼,没想到不知不觉就开始往那方面实现了,他在年前过来跟刘财福进行画饼2.0规划的时候,其实是刻意地大幅压缩了刘财福的预期,但从现在的结果来看,却是往着画饼1.0时的蓝图在发展了。

  向坤琢磨着,相关的餐饮行业得到官方和资本助力真的大规模发展起来的话,崇云村在大力扶持的养殖业也必然会跟上,他后续的一些动作也可以顺势隐藏在其中。

  对于为什么会引发这波民间资本涌向铜石镇的浪潮,楚修文、刘财福都有一些他们自己的猜测和看法,而且私下里聊到这个话题时,向坤还很敏锐地察觉到他们犹犹豫豫、小心翼翼“试探”自己的意思。

  于是经过对之前一些信息和包括齐豪国在内各人经历的梳理、分析,向坤也对这波资本浪潮涌往铜石镇的原因有了自己的猜测。

  最关键的原因,或者说那个浪头,就是齐豪国。

  正是因为他的一系列突兀的资本行为,加上铜石镇的楚修文、刘飞宝、刘财福等人无意的“推波助澜”,使得很多不明真相、又掌控资本的“圈内人”产生了错觉,出现了误判。

  只不过当错觉的人多了,误判也就成了正确判断,势头一起,反倒是让大部分人都对他们的判断深信不疑,最终形成了今天的局面。

  当然,向坤很清楚齐豪国的行为并非单纯的资本行为,本质上应该还是早前在铜石镇受到“八臂八眼木雕”情绪投影的持续性影响。

  从过往的实验和观测来看,受到“八臂八眼木雕”情绪投影影响的人,在正视自身恐惧之源后,便能够克服恐惧,并开始重塑自身的精神世界。

  毫无疑问,齐豪国现在做的事情,就是他进行自我重塑的过程之一,也是他试图探寻甚或是“讨好”向坤的方式。

  不过齐豪国既没有暗地里派人打探,也没有私下里通过刘飞宝、楚修文等人来接触,而是用这种方式重回铜石镇,显然还是慑于当初“八臂八眼木雕”投影对他放的话。

  这种心态的齐豪国,对向坤并没有威胁,甚至某些程度上,会可以成为他的助力。

  而且对齐豪国自己来说,现在的状态,同样是利大于弊。而且搞不好他来铜石镇撒币做好事,最后反而会得到不少实质性的收益,以及一些来自官方的好印象,后者甚至更加重要。

  向坤也不怕齐豪国未来对他改变态度,“超感物品体系”可是一直在随着他不断进化而变得越来越强,“超感物品体系”之下的“情注物”相关情绪投影体系,自然也是越来越强。

  如果齐豪国又起什么歹意,向坤不介意再让他跟“八臂八眼怪物”见一见,叙叙旧。

  当然,目前来看,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

  皮卡车平稳地行驶在已经铺好了一条车道的崇云村村道上,向坤扫了眼副驾驶的夏离冰,皮卡刚驶出步行街停车场没多久,她就睡着了。

  这一路向坤都控制着车速,开得非常平稳,以他现在的各种感官能力和大脑计算能力,对路况的预判自然能做得非常好,基本不会出现急刹的情况,连过减速带都能按车速和悬挂配合最好的速度通过,让老夏承受的颠簸最小,行驶状态的改变频率、改变幅度最小。

  当然,能让老夏睡得舒服的,最重要的还是副驾的座椅。

  这皮卡买来后送去修理厂拾掇的时候,更换的大部分零件都是向坤选择和过目的,毕竟他要尝试建立联系。

  而他花心思最多的,则是车的座椅。

  因为知道以后车上载的最多的肯定是夏离冰,所以向坤选择座椅的标准就是为了让老夏坐得舒适,对车内部其他的改造也是遵循这个标准。

  座椅发泡填充物的软硬程度,座椅包裹材质,靠背的线形,腰靠的位置,坐垫的长度,向坤都是直接按照他对老夏的喜好判定来选择。

  而且他还让人加了主副驾的座椅电动调整,让老夏可以方便地调整靠背角度,找到更舒服的姿势。有时候她要开车,主驾也方便调整。

  现在看起来,花的钱和精力还是挺值的,至少这几次老夏坐车,向坤都可以明显地感知到,她的身体状态非常的放松,在车上睡过去的情况,就发生过三次了。

  皮卡驶进崇云村,经过了几条狭窄村道后,停在了一个独栋小院外,这就是他在崇云村租的村民自建屋。

  原屋主去剑州市帮着儿子、儿媳带孙子去了,连过年都没回来,所以这边自然也就一直闲置着,一般也不会有人到崇云村来租房,也租不上价,所以向坤租下来非常便宜。当然,如果不是刘财福介绍搭线的,其他外地人要短租的话,也没那么容易。

  刘财福本来是想让向坤和老夏住他们家的,反正他家里现在也没什么人,空得很,也大得很,别说他们俩,唐宝娜、杨真儿、自成、张倩他们来都住那也没问题。

  不过向坤和老夏有很多“见不得人”的实验需要私下做,所以还是自己租个房子的好,等到回头“研究基地”弄好后,直接住里面就行了。

  向坤下车把院门打开,然后把皮卡开进院子里停好后,才唤醒老夏,让她进屋里去睡。

  今晚向坤有个实验需要老夏帮忙,肯定要到很晚,现在午睡睡饱一点肯定更好。

  老夏也不矫情,眼睛还半眯着,迷糊着下车后就直接往卧室去,进了卧室蹬了鞋,一卷被子又秒睡过去。

  向坤把院门关好后,去另一个房间检查了一下“零零二”蚁后的状态,而“零零一”大工蚁则是“放养”状态,这时候正在院子的角落“调戏”一只蜈蚣。

  在熟悉了通过“超感状态”影响两只蚂蚁外形的方式后,向坤开始尝试让两只蚂蚁能够在他的辅助下“调用情注物”情绪投影的能力这也是他进行这些实验的最主要目的之一。

  不过尝试了很久,依然没有找到头绪。

  对此,向坤倒也并不觉沮丧,毕竟“金闪闪”都没能自主“调用情注物”的情绪投影,只能是帮助“小苹果”进行情绪投影的效果扩散而已。

  相比起来,蚂蚁能够对人类进行的感官影响方式要少得多,这种情绪投影的扩散能力,应该也要小得多。

  正在向坤琢磨着是否能让“零零二”产出特定类型的工蚁,集群通过特定方式产生感官信息来是对人类进行影响,以此完成情绪投影的扩散时,忽然听到了院子外传来了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