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彼岸繁花[综红楼] > 林海107

林海107

  林海听了贾赦得意洋洋的一番显摆,立即喊管家摆酒。

  “舅兄, 待会儿如海要好好敬你三杯。为敏儿, 还有她那些年为子嗣遭的罪。”

  贾赦收敛了得意, “便宜她了, 老子不能把她儿子按水里二个。”伤痛、仇恨让贾赦的脸都扭曲了。

  林海只能安慰贾赦说:“她现在也是得报应了。好不好的看着存周吧,那是敏儿和你的一奶同胞兄弟,总不好让他老来无子送终。”

  “哼。”贾赦略过此事不提。

  至于薛进以后要把女儿嫁给宝玉的事儿, 和他二人俩都无干涉。

  “薛进这两年生意倒好。”贾赦喝着林海的私酿, 每一口都细细品味。

  “是啊。他做生意倒是有手段。”

  “可惜薛迅,二次春闱没中了。”

  “再不中,也不要再考了。你劝劝他, 让王子腾出面,给薛迅捐个官身吧。薛家也不等当官赚钱养家的, 让他去吏部候缺, 看哪里有县丞先去做着,再慢慢来,还好点儿。”

  贾赦点头, 他们二人不出面给捐官, 等薛迅得了实职, 就好提拔他。

  贾琏在一旁殷勤伺候父亲和姑父喝酒, 贾赦现在看贾琏就高兴。张钰可说了, 以贾琏的现在, 再去春闱, 那是必中的。哈, 他贾赦的儿子也是进士啦!喝得高兴,打发回荣国府取长/枪的也回来。贾赦换了一声劲装,持了长/枪往正堂前一站,雄赳赳气昂昂的,林海先就大赞了一声“好。”

  纪氏抱着小儿子,黛玉一手林晨,一手林暮,而曼曼则在贾琮的背上。贾琏抱着儿子,凤姐拉着女儿。都站在台阶上,来看贾赦舞长/枪。

  贾赦一抖枪缨,挽出一个漂亮的枪花,然后幻出一片枪影来,看得林晨和林暮都紧张、兴奋地张开嘴。刺、挑、崩、拖、戳……迅如蛟龙出海,猛如饿虎扑食。舞到后来,只见枪身影影重重,遮着贾赦的身影若隐若现。贾琮看得呆了,忘记自己还背着小媳妇呢,不知不觉地松了手,小丫头从他后背往下滑落。要不是青梅不放心贾琮,一直分心看着,接住了自家的二姑娘,可要摔着孩子了。

  等贾赦收势站好,周围爆发出热烈的叫好声。

  贾琮冲上去,抱着贾赦的一条胳膊,“父亲,父亲,我能学吗?”

  林晨和林暮也挣脱黛玉的拉扯,围着贾赦“大舅舅,大舅舅,”叫个不停。

  只有贾琏苦着脸,“凤儿,为夫不要活啦。”

  凤姐笑,“二爷,父亲不会逼你现在学这个的。总要等春闱以后的。或许二爷可以和葳哥儿一起学。”

  贾琏听了凤姐的安慰,觉得还不如现在就开始学好呢。

  林海收到预期效果了,让纪氏孩子们回去后院玩,可几个孩子黏着贾赦不肯散。

  贾赦哈哈大笑,“等你们够五岁了,一起来学吧。”

  林晨、林暮拉着黛玉,给他们算五岁是什么时候。贾琮转着圈,围着贾赦讨好,“父亲父亲,我过五岁了,现在可以学吗?”

  贾赦摸摸不到七岁的幼子细碎的头发,“琮儿,学武可比学文苦呢。”

  “父亲,我想学。”

  “想学好。只是开始学了,就不能停了。”

  贾琮点头。

  贾赦也应了他,和林海费了许久的劲儿,才把几个孩子哄回了后院。二人得以继续喝酒聊天。

  纪氏对贾家这么全家地过来住,心里一直纠结。无它,不是自己的娘家呗。还有一个就是往日里,只有晚饭时辰,才能见到丈夫,一起吃个饭的。可贾赦一来,林海连晚饭都不见人影了。

  要是只有贾琏带妻子孩子来,林海会把所有的孩子都接到前院,男一桌,女一桌,围着大桌子吃晚饭,热闹的不得了。贾琏夫妻称她师娘,她也该去前面一起吃,可她过去两次就不想再去了——那热闹的情景,让她想起在娘家的时光。

  她宁可自己在后院吃饭,还能落个清静。可她知道林海这样待贾琏,是为了孩子以后打算。为了俩儿子以后好,她还不能阻了儿子和贾琏亲近。所以每次贾琏夫妻住过来,纪氏的心里都是盼望他们来,又是讨厌他们来地纠结。

  可贾赦来了,凤姐就常带着几个孩子,到她院子里来吃饭,她连清静都不可得了。也不知道贾琏和凤姐怎么教的,贾琮不再一提起曼曼就红脸,反而对曼曼照顾得无比细致。晏晏撒手,把妹妹交给贾琮照顾,林旻就黏上姐姐。

  林晨、林暮和贾莹大一些,现在都能自己吃饭了。

  这样,每到晚饭,纪氏只好耐着性子陪凤姐和一大帮孩子。

  不管纪氏心里怎么想,林府是随着贾家人,来——热闹几天;去——消停几天,如同潮汐的波浪一样,起起伏伏地往来,不休不停。

  天气很快转凉了,林晨与林暮一起,开始由黛玉启蒙,林旻、曼曼跟着混,莹儿和葳哥来的时候,也跟着一起混启蒙。

  林海每晚回家就是检查几个孩子背《声韵》。等到了冬月,不仅林海,就是纪氏也发现了,林暮明显比其它几个孩子学的好。而曼曼,不比林晨差。比较起来,显得纪氏所出的俩个嫡子,不如那两个孩子了。

  纪氏发愁,抓着机会问林海,“夫君,晨儿和旻儿这样,可怎么好?”

  林海笑笑,小孩子只要智商没问题,现在这点儿差异算不得什么的。

  “婉容,归荑可以给暮儿复习的。曼曼又是住在晏晏那里。所以,这点儿差距,你不用在乎。你看晨儿,身体好,他学的也并不慢。将来比起来,还要是晨儿最有前途。”

  纪氏的在乎,可不是林海几句话就能消除的。

  林海想想,林暮的伤已经好了,这孩子也因林海抱着他练气日久的缘故,已经会自行运气了。是到了把林暮,从归荑哪里移出来的时候了。

  “明儿让人把琏儿后边的院子收拾出来,给暮儿住。等旻儿三岁了,让他住去晨儿后面的院子。”

  把林暮从归荑那里移出来,纪氏高兴。可小儿子到三岁也要移出去,纪氏就舍不得了。

  “老爷,这么小自己住一个院子,行吗?”

  “晏晏就是三岁自己住的,晨儿还不到三岁呢,不都挺好的。等曼曼三岁了,移去原来给瑛姑娘的那个院子住。你把旻儿照顾好,我看他身子不如晨儿结实呢。”

  林海这样不偏不倚的,纪氏只好点头应了。

  凤姐去看王夫人回来后,心情非常低落。她能嫁到荣国府,与她幼年的时候,王夫人常接她过来玩,密不可分。那时候,她不过几岁大小,看到漂亮乖巧的贾琏,就喜欢跟贾琏玩。而贾琏也愿意带她玩。一来二去的,到她大起来,她就觉得,嫁谁也不如贾琏好了。

  王夫人瘦得皮包骨了,凤姐看着亲姑妈的这般模样,凤姐忍不住落泪。

  “姑妈,夏天还好好的呢,怎么就到这般模样了?”

  王夫人费力拉住凤姐儿的手,“凤丫头啊,姑妈这二十年对你如何?”

  凤姐点头,虽然说有不痛快,但不能否认姑妈对自己的好。“姑妈怜惜凤儿没了父母,对凤儿和亲女差不多。”

  “凤丫头啊,姑妈看着是不行了,可怜你表弟宝玉还小。你二叔做媒,给他定了你小姑妈家的宝钗。这一个是你表弟,一个是你表妹,以后就要靠你照应他俩了。”

  凤姐点头,“姑母且放心将养,日后凤儿会照应宝玉和宝钗的。”

  王夫人见凤姐应了,强撑的精气神就萎靡下来。凤姐为了让王夫人好好休息,略坐坐就离开了,留了几大包补益气血的药物。一大包是林家送的,一大包是贾赦淘弄来的,特意嘱咐她送过来。这几包药材。凤姐都看过,比她费尽心思买来的,要好多了。

  李纨送凤姐出去,凤姐握握李纨的手,“辛苦你了。”

  李纨笑笑,“还好。亏得大老爷和林姑父了,要没有他们隔三叉五地送药材来,这家都怕要当当了。”

  “怎么就到这地步了?”凤姐不信。

  “凤丫头,我不瞒你。分家得来的就那么些东西,勉强够这一大家子人吃用的。太太把她的嫁妆都拢起来,一点儿不添给她自己用。你知道我是没什么东西的。而太太这病,非要好的补气血的药物,这几年,都是大老爷、二舅舅、和林姑父给撑着呢。偶尔薛家也送些过来,不然……”

  凤姐听李纨这么说,也为她难受。可她没那个心思去添补。姑妈的嫁妆只比自己多,不会比自己少。而老太太分给诸人的东西,她听贾琏说过的,他们这一份,要等她生了第二个儿子,过继给贾琏的哥哥了,公公就给他们。迎春的那份,添到嫁妆里带走了。余下的,也都要各人婚嫁的时候,才能拿到。凤姐认为公公的这主意好,不然,怕探春和环儿那一份,还不知道被怎么花了呢。

  “唉,大嫂子,先对付吧。这几大包药材,够用到明年春上了。”

  李纨点头,没这些送来的药材帮衬,太难为了。可一碗碗补气血的汤药喝进去,就像进了无底洞,没见到半点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