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苍穹九变(邪帝传人在都市) > 第3130章

第3130章

  第3130章

  苏阳缓缓收敛了自己的大道之根,目光炯炯的再次望向被“大卸八块”的神座之左。

  说起来,这神座之左还真不是一般的倒霉,就因为不愿意戴一次口罩,结果酿成大祸,一下子被苏阳成功抓住机会,不仅被窃取了神明之力,还窃走了所有的泯灭之力。

  没错,刚刚苏阳那一番汲取,直接吞噬了神座之左左肩之上蕴含的所有泯灭之力,让神座之左的神明之力,如今就只剩下一个空壳。

  要知道,至暗天族之所以如此的强大,就是因为三柱神赋予了八大天使之王、两大神座强大的神明之力。

  其中,八大天使之王一生中只能使用一次神明之力;而两大神座却可以使用三次,分别是神座之左的泯灭之左手,神座之右的空想之右手。

  也就是说,每一代至暗天族总共可以动用的神明之力,加在一起共计十四次。

  而十四次神明之力的使用权和使用限制,再加上是以生命为代价来使用的方式,注定让这种能力无法当做常规手段运用,只能当做某种震慑,警告诸天世界亿万种族,除非你们成为真正的神明,否则就算是神子,也要老老实实的,别招惹我至暗天族。

  故,从诸天世界时期开始,时至今日,至暗天族真正使用神明之力的次数屈指可数,除非是万不得已。

  然,神座之左这个倒霉孩子不听劝,被烟蛇的病毒控制了思维,施展了一次神之左手,即泯灭之左手,且还没有达到应有的效果。

  毕竟,历史中,每一次泯灭之左手,可都会造成史无前例的恐怖战果,打碎一个世界,击杀一位神子,可都是正常操作。

  结果这一次?

  神座之左白白浪费了一次神之左手,连最低限度的威力都没有发挥出来,否则整个绝境长廊,且顺带一半无尽沙海的广阔面积,都会被泯灭之左手一巴掌拍碎。

  简言之,这一次泯灭之左手,即神之左手,啥也没干,露个脸就结束了。

  不,也不能说什么都没做。

  在泯灭之左手爆发阶段,因为泯灭之力流通全身,一下子杀死了大半的病毒,并让神座之左稍稍清醒了那么一瞬间。

  在那种情况之下,神座之左也是果断,直接用泯灭之左手抓出入侵大脑意识中的病毒,算是夺回了自身的控制权。

  可,话虽这么说没错,但浪费一次神之左手,即泯灭之左手,却是不争的事实。

  且,也正是因为使用神之左手,即泯灭之左手的原因,神座之左当场重伤,到现在还是昏迷不醒,被苏阳“大卸八块”了,仍对外界没有任何感应。

  不过如此也好,趁着神座之左昏迷的时候,苏阳成功掠走了神座之左所有的泯灭之力。

  而因为先前已经浪费了一次的原因,苏阳掠走神座之左仅余的两次泯灭之力,这代表着神座之左已经再无任何泯灭之力可用。

  甚至,大量的泯灭之力流失,对于神座之左的影响也非常巨大。

  也就是说,如果以后神座之左老老实实的,不再使用泯灭之左手的力量,那么它至少可以好好的活下去。

  可若是神座之左不听话,试图使用神之左手,即泯灭之左手逆境翻盘。

  不好意思,没有泯灭之力的支撑之下,强行施展神明之力,将会直接要了神座之左的小命,谁也别想再救活它。

  如此,也好!

  苍穹集团和至暗天族的关系可不好,如果让神座之左还可以肆无忌惮的使用神之左手,即泯灭之左手,谁也不敢确定,它下一次会不会把这种力量,用在苍穹集团的身上。

  且不说别的,只要神座之左跑到落星群岛,一巴掌下去,整个落星群岛都会被彻底的抹掉,包括岛上的所有生灵,及数千万苍穹人的生命。

  故,苏阳现在一口气掠走了神座之左所有的泯灭之力,一点都不觉得愧疚,甚至恨不得把神座之左的神之左手,即泯灭之左手,也一并给夺过来。

  只可惜,这有些异想天开。

  毕竟,神之左手是三柱神赋予神座之左的,与其说是神明之力,到更像是一种极其高明的技巧,一种勾出神明左手的技法。

  而所谓的泯灭之力,只不过是泯灭之左手的力量来源,并不算真正的神之左手。

  简单的用一个比喻来描述,如果泯灭之左手等同于核弹,那么泯灭之力就是核弹里面的核,神之左手就是核弹里面的弹。

  简言之,神之左手是一种运用泯灭之力的手段,极其高端的,涉及到神明层次的技法。

  如今,苏阳成功窃取了神座之左的泯灭之力,等同于掌握了核弹里面的核,并不代表苏阳成功掌握了神之左手的运用方式。

  很显然,以苏阳目前的境界和修为,他对于泯灭之力的运用,无疑是非常粗糙的,肯定无法与神之左手这种涉及到神明层次的技巧相提并论。

  因此,在成功窃走神座之左的泯灭之力,苏阳大赚特赚之后,仍然不知足,还想要窃取神之左手的使用技巧。

  而苏阳之所以如此热衷窃走神之左手的使用技巧,不是为了更好的发挥出泯灭之力的恐怖力量,则是通过窥视这种涉及到神明的技法,看看能否给自己带来其它惊喜的收获。

  要知道,神明可是掌握天地权柄的至高存在,所以祂们使用的技法,即便只是参悟出百分之一的皮毛,都会有极大的收获,足以令苏阳诸多手段大幅度提升。

  那么,神之左手的使用技巧,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只见苏阳再次拿起解剖刀,目光炯炯的注视着神座之左的左肩,那里有一道刚刚被划开的伤口,先前大量的泯灭之力,就是从这个伤口中涌现出来的。

  故,当苏阳成功汲取了神座之左所有的泯灭之力,隐藏在神座之左左肩上的神明之秘,就犹如无根的浮萍一般,已经无法像先前那般不可窥视。

  更何况,此消彼长之下,收获了大量的泯灭之力,并且还完全适应了泯灭之力的力量,以至于就算神座之左的左肩还隐藏一些三柱神布下的手段,也已经无法伤害到苏阳。

  也就是说,接下来通过对神座之左左肩的仔细解剖,苏阳有极大的可能性,窥视到三柱神赋予至暗天族的秘密,甚至继续窃取到一些来自神明的技法。

  那么,在苏阳如此期待的情况之下,神座之左的左肩,现在究竟又是怎么一回事?

  “来吧~!让我好好的看一看,三柱神究竟在你们这群长了翅膀的鸟人身上,到底埋葬了一个什么样的秘密呢?”

  苏阳无比开心又邪逸的笑着,在他的眼中,神座之左已经完全沦落为小白鼠,并且还是那种每时每刻都能够带来意外收获和惊喜的小白鼠。

  然后,正是怀揣着这份心情,苏阳手持解剖刀,开始认真和小心翼翼的解剖神座之左的左肩,一窥究竟。

  而伴随着解剖的不断进行,苏阳发现,神座之左的左肩表面上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完全符合外界对一般至暗天族的认知,只是更加强大和完善罢了,似乎并没有隐藏着什么秘密。

  但,苏阳并没有气馁。

  皆因,先前泯灭之力暴走的景象,以及某些方面的变化,已经充分向苏阳证明了,神座之左的左肩一点都不简单。

  就这样,当苏阳一步步深入解剖,终于成功解剖出了神座之左左肩的肩胛骨之际,一个重大的发现,终于就这么呈现在苏阳的眼前。

  手!

  神座之左左肩的肩胛骨位置,出现一道道看起来非常完美的刻痕,仿佛最鬼斧神工的雕刻,一道道完美无比的刻痕,寥寥七八笔,就成功勾画出一个手的造型,惟妙惟肖,一点都不抽象。

  这种感觉,就好像秦汉时期最著名的雕刻技术“汉八刀”一般无二,八刀下去就能够简练的勾画出一只蝉的造型,精美,神似,形似,仿佛被注入了饱满的生命力。

  现在,出现在神座之左左肩肩胛骨位置的手,就是这么一个情况。

  区区七八道刻痕,仿佛蕴含无穷的法理,勾勒出一只只有三根手指的怪手,光是看一眼就充满了某种粗狂的压迫力,仿佛心脏被这只手紧紧握住,呼吸都开始变的异常困难。

  甚至,注视的略微久一点,还会产生一种特别的感觉,这只手仿佛活了过来,直接从神座之左的左肩肩胛骨之中伸出来,仿佛一座山般,压迫而至。

  更甚之,就算是惊醒过来,闭上双眼,那一道道刻痕,一只三指怪手,都清晰的呈现在意识之中,挥不尽,驱不散,仿若蕴含着十分极端的大恐怖。

  厉害!

  苏阳缓缓收回自己的目光,不敢再继续看下去,因为只是轻轻扫过那么几眼,苏阳就有一种脑袋发胀,双目充血,耳边出现了某种幻听,好像有什么在苏阳耳边低语着。

  顿时,苏阳就反应过来,这是一种极其深奥的知识,现在的他根本参不透。

  尤其是那寥寥七八道特殊的划痕,几乎每一道划痕都蕴含着某种至高无上的天道法理,及无穷无尽的奥妙。

  对此,苏阳不得不承认,现在的他,恐怕连其中一道划痕都无法参悟,乃至想多一点,久一点,都会伤了心神,造成无法弥补的创伤。

  念及此,苏阳一时间心头狂震,惊骇非常,对于神明层次的认知,立刻又上升一道一个无比惊人的高度。

  好在,这里值得庆幸的是,苏阳本身的天赋足够惊人,再加上这七八道刻痕已经失去了核心的力量,即泯灭之力,成了无根的浮萍,成功被苏阳牢牢的记在心里。

  再加上,神座之左直至此刻还陷入深度昏迷的状态之下,它自然不会进行刻意的控制和掩盖,使苏阳更进一步,清楚的把神之左手形成的七八道刻痕,给牢牢的记在心底。

  因此,苏阳在成功记住这七八道刻痕之后,心头立刻再次升起几分明悟,并清晰的判断出,只要成功参悟这七八道刻痕之中的任何一道刻痕,就足以让他的技法和战斗力,上升到一个骇人听闻的全新高度。

  简言之,这一次苏阳确实是赚大了啊!

  好人呐!

  这个神座之左,真是一个好人呐!

  苏阳此刻一点都不介意给神座之左贴上一个好人的标签,不仅让苏阳成功修成泯灭大道,并赠送了大量的泯灭之力,还附带一种神明的技法。

  可以说,通过这次解剖神座之左,苏阳绝对赚的是盆满钵满,收获惊人。

  试问,苏阳喊神座之左一声“好人”,亏吗?

  一点都不亏,因为神座之左在苏阳眼中,真心是一位合格的“好人”、“散财童子”。

  而面对给自己送来诸多好处的“大财主”,苏阳一边嗤笑神座之左是一个“好人”,一边飞快的动手把“大卸八块”的神座之左,再依次的装了回去,没有丝毫“感恩”的表现。

  甚至,可以说当神座之左的最后一点秘密,都被苏阳给窥透了之后,它在苏阳的眼中已经彻底的失去了利用的价值。

  或许,面对为自己送来诸多好处的神座之左,只要它不再动什么歪心思,苏阳或许可以饶他一命。

  可,若是神座之左仍然执迷不悟,还处处跟苏阳作对,且威胁到了苏阳接下来的大部分计划。

  那么,对待神座之左,苏阳可不会有任何的心慈手软。

  到时候,可不是“大卸八块”之后再依次装回去,乃是真真正正的大卸八块,送神座之左下地狱,见阎王。

  就这样,苏阳把神座之左恢复原样以后,顺手取出它体内的病毒原体,就把对方再次放入冷冻疗养舱之中,继续冰冻下去,等苏阳觉得差不多以后,再把其唤醒。

  尔后,就见苏阳拿着病毒原体,来到隔着一扇门的实验室之中,看着远在灵境的克隆分身,通过操控几条灵活的机械臂,针对培养好的病毒原体,进行相应的实验,尝试寻找杀死病毒原体的疫苗。

  “怎么样?”苏阳随手点开工作日志,一边浏览克隆分身进行的实验,一边满意的询问一句。

  可克隆分身却未回答,反而问道:“刚刚发生了什么?我感觉自己,差一点消失。”

  克隆分身来自于苏阳,亦是苏阳存在过的证明。

  而泯灭之力最强大的地方,就在于可以把任何事物,包括时间、空间都给彻底抹去和消灭,连曾经存在的证明都不会留下。

  故,苏阳刚刚差一点被泯灭之力抹杀,别人或许感觉不到,仅仅只是感觉一瞬间好似遗忘了什么,仅此而已。

  但,身为苏阳的克隆分身,本身又是苏阳的存在证明之一,它自然十分的清楚,自己差一点就不存在于世的危险。

  因此,看到苏阳安然无恙的归来之后,克隆分身一边松了口气,一边再也按捺不住,仔细的询问一边。

  苏阳也不含糊,稍稍说明了一下情况,及里面包含的危险,让克隆分身听的那叫一个心惊肉跳,感觉上一阵后怕。

  苏阳则依然还是保持那种风轻云淡,天塌不惊的状态,邪逸的笑着说道:“嘛~,过程虽然凶险一点,好在最后还是有惊无险,我因祸得福,实力大增,还成功窥视了神明之力的秘密,及抽尽炼化了神座之左的泯灭之力。”

  听完,克隆分身已经差不多了解了一个大概,笑着说道:“即便是如此,但我仍要奉劝你一句,以后还是少冒险为好,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下次会遇到什么,差一点就会万劫不复。”

  苏阳邪逸的笑着说道:“你是担心,我这边出了问题,你也跟着一起陪葬吧?”

  克隆分身理所当然的说道:“我是你的分身,你死了,我肯定活不了。但,我并不在乎是否陪葬于你,我更多的还是舍不得如此多的有趣研究,尤其是未来还有可能解剖半神、神子、神明的机会,光是想一想,就有些迫不及待啊!所以,劳烦真身你好好的活着,别给我带来麻烦。”

  苏阳哭笑不得的说道:“虽说你只是我的分身,可是你的知识、力量、性格皆遗传于我,而我可不记得自己如此冷漠自私,这些话可真是让人寒心啊!”

  克隆分身笑道:“少来了!我终究是由你制造,到底什么情况,你自己心里没数吗?”

  苏阳洒脱一笑,也不在意,一边放下手中的研究资料,一边说道:“果然如我猜测的一般无二,这种病毒具有高变异性,根据每一个个体的不同,进行相应的变化。”

  克隆分身笑道:“准确点来说,烟蛇本身扩散出来的雾霾颗粒,是没有任何危害性,只有摄入身体之中,再通过肺,对红细胞进行感染,产生变异,流通全身。”

  红细胞,又被称之为红血球,是血液中数量最多的一种血细胞,同时也是体内运送氧气的主要媒介。

  简言之,红细胞对人体的作用很大,一旦感染,短时间内就能够蔓延全身。

  这就是烟蛇的病毒高速增殖的真相。

  除此之外,根据克隆分身的描述,结合手中的资料,从肺部开始,红细胞在高度感染之后,形成一种极其可怕的增殖现象,能够抑制白细胞的分裂,并使白细胞失去应有的效果。

  而白细胞在身体之中,又是一种十分重要的免疫细胞,一旦失去应有的效果,身体的免疫机能就会大幅度下降,甚至直接丧失。

  以上,差不多就是烟蛇病毒的病变过程,进入肺部,通过红细胞开始扩散,再抑制白细胞,让身体彻底失去免疫效果,一点小小的病毒都会造成无法想象的伤害。

  然,这还不是烟蛇病毒最可怕的地方。

  烟蛇病毒本身是无害的,只是一种微小的尘埃颗粒,只有进入身体,与红细胞成功接触之后,才会变化成为病毒。

  可怕的是,这种变化与患者本身的基因息息相关。

  要知道,每个人的基因都是不一样的,通过针对患者自身的基因进行病变,制造出针对性的病毒,所能够造成的破坏力,堪称恐怖。

  也正是因为这种原因,每一位病变患者,都会造成不同情况的症状,也会出现不同程度的抗药性,导致某种药物有用,某种药物无用,极其难以杀死。

  这,也是为什么,先前苏阳给精灵剑神、自然大祭司、神座之左使用了大量的抗生素、抗病毒的药物,结果还是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

  皆因,这些抗生素、抗病毒的药物,根本杀不死烟蛇病毒。

  好在,苏阳这么做也不是一些无用之功,至少大量的抗生素、抗病毒药物的使用下,多多少少增强一些精灵剑神、自然大祭司、神座之左本身的免疫机能,没让这些烟蛇病毒继续破坏下去,勉强没有危及到生命。

  但,大量的药物使用,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沉淀大量的毒素,及一定的抗药性。

  毕竟,是药三分毒,身体本身的机能会抗拒这些药物的使用。

  也就是说,按照这种情况发展下去,等身体抗拒这些药物的使用之后,还找不到解决的办法,精灵剑神、自然大祭司、神座之左肯定必死无疑。

  这,才是烟蛇病毒最可怕的地方。

  就连苏阳和克隆分身在研究过后,都暗暗觉得有些棘手,发现烟蛇病毒十分不好对付,难以找到有效的解决办法。

  当然,药物上找不到很好的解决办法,并不代表苏阳就真的束手无策。

  半神层次的生命力可是十分强大的,苏阳的手术能力也十分的高明,他完全可以耗费大量的时间,一点点剔除掉病变的部分,然后都不需要苏阳出手,自然大祭司一个自然秘法,就能够恢复如初。

  但,这么做虽然可以,可过程将会非常痛苦。

  先前就已经说了,被这种病毒感染的部分,稍微受到一丁点刺激,就会产生难以想象的剧痛,就连精灵剑神这样的强者,也难以承受,否则早就使用自身的剑意,摧毁体内所有的病毒了。

  最重要的是,这种病毒本身还具有高潜伏性,如果漏了一个两个未能成功清除,还会出现第二次病变,发展出新的变化,再想解决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简言之,如果不能一次性根除,后果不堪设想。

  故,在苏阳皱着眉头思考良久之后,抬头说道:“你继续研究,我通知精灵剑神、自然大祭司进无菌室隔离吧。”

  克隆分身点头说道:“早就应该这么做了,因为这种病毒的变异性极强,不仅根据患者自身的基因进行变化,与外界的病菌、细菌接触,也会出现不同程度的变化。嗯~,给人的感觉就好像,这种病毒无时无刻都在变化着,若是不能尽快解决,那就老老实实的在无菌室中待着,尽量减少病变的几率。”

  苏阳笑着开口说道:“别担心,生命是最伟大的奇迹,所以充满潜力,和各种各样的进化可能性。也许,我们解决这种病毒,不一定要找到相应的药物,还可以从生命本身下手。比如说,一种激发自身免疫力的功法,一种强壮白细胞的变化,只要完成任何一点,都可以让生命本身,自己去杀死体内的病毒,达到痊愈的效果。”

  经由苏阳这么一番点拨过后,克隆分身顿时双目一亮,脑海之中立刻浮现出无数种可能性,并瞬息间想到了好几种可能解决的办法。

  尔后,继承了苏阳科研精神的克隆分身,立刻再次投入到研究之中,甚至把苏阳这个真身丢到一旁,让苏阳看的很是哭笑不得,摇摇头,也不打扰,转身离去。

  接下来,苏阳寻上精灵剑神、自然大祭司,把病毒研究的相关情况告知它们,并建议它们立刻进行灭菌处理,然后进入无菌室,暂时待上一段时间。

  对此,苏阳承诺,他会全力研究攻克这种病毒的办法,希望精灵剑神、自然大祭司能够对他多一点信心。

  而苏阳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精灵剑神、自然大祭司也不好拒绝,老老实实的住进无菌室之中,除了每天配合苏阳检查之外,就是静静的等待苏阳研究出攻克病毒的办法。

  好在,苏阳并没有让精灵剑神、自然大祭司等待多久。

  在经过苏阳和克隆分身共同努力和全力研究的情况之下,只用三天的时间,就成功找到了一种战胜烟蛇病毒的办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