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苍穹九变(邪帝传人在都市) > 第3030章

第3030章

  第3030章

  远远望去,一个巨大的植物状球体看起来分外醒目,黑暗命树族的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就被这巨大植物状球体保护在中心位置,终于成功避免直接暴露在天道劫雷的轰击之下。

  但那些如同工具一般随时可以丢弃牺牲的树魔,就很显然无法幸运的免于灾难。

  在天道劫雷的攻击之下,外层的树魔不断发出一声又一声惨叫,不断的蒸发和解体,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在炙烤一颗洋葱,率先被烤化的永远都是表层的存在。

  总而言之一句话,按照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这群树魔必然承受极大的损失。

  不过,在蒙受巨大的损失之后,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这三位来自黑暗命树族的黑暗三魔,到是有很大的几率成功存活下来。

  皆因,苏阳的天道劫雷还不是真正的天劫,末日毁灭大劫气也仅仅不过是蕴含一丝微弱的劫力,无法做到像天劫那般恐怖的变化。

  比如说现在把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笼罩的这一层层树魔,按照天劫的破坏方式,这不知道要增幅多少倍,将会造成极其恐怖的杀伤力。

  只可惜,苏阳的天道劫雷还做不到这种程度,无法根据外因增加更强大的破坏力。

  再加上金刚树屋、黑暗三魔一万七千余件防御法宝的层层消弱,抵消掉末日毁灭大劫气之中蕴含的那一丝劫力,导致苏阳的天道劫雷这一次真的有些后继无力。

  “哎~,终究还是差了一点!”苏阳长叹一声,终是天不遂人愿,比起那些动辄修炼几百万年,乃至从诸天世界时期就一直活下来的老怪物们,苏阳不过区区十来万年的修行路,能够达到今时今日这个成就,真的已经很不容易了。

  好在,这一次虽然未尽全功,却也成功极大的消弱了黑暗命树族狩猎队伍的实力。

  且不说别的,这一次施展雷法不仅成功破去了黑暗命树族狩猎队伍的所有布置,摧毁了金刚树屋,耗尽了黑暗三魔的防御法宝,还顺便击杀了百余只树魔。

  可以说,经此一法过后,黑暗命树族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创,半数的战力都已经葬送于此,活下来的还个个伤痕累累,就连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都损伤不小。

  然,即便是如此,似乎这来自黑暗命树族的黑暗三魔,也不是特别的在意。

  皆因,对于怕死的黑暗命树族来说,死再多树魔也不心疼,只要自己能够活下来,就一切都是值得的。

  不得不说,这,简直就是莫大的讽刺!

  最怕死的黑暗命树族,却能够制造如此实力不俗,又悍不畏死的树魔,又用如此极端的方式保障自己能够活下来。

  对此,只能说黑暗命树族为了活命,还真不是一般的无所不用其极。

  可惜,亦或者说是非常可惜,黑暗命树族这个行为,看似是成功的活了下来,实际上却是从始至终都错了,且错的彻彻底底。

  活下来?

  不!

  究竟是谁说的,又是谁判断的,或是如此证明的,来自黑暗命树族的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现在成功的活了下来?

  毕竟,刚刚那威力惊人的天雷劫海,不过是苏阳刚刚所施展的一记雷法。

  而这样施展雷法,虽然会对苏阳造成不小的消耗,却非不能承受,大不了多用几颗世界之晶,里面蕴含着的磅礴的世界之力,可是上佳的恢复品。

  除此之外,还有从世界之力提炼出来的精华液、道丹之类的产品,那都是恢复良品,能够让苏阳这个层次的存在,以极快的速度恢复过来。

  更何况,苏阳并非一人来单挑黑暗命树族的狩猎队伍,战平安、聂凌波、剑万里、宋山、袁天裂、屠娇娇等,一位位来自苍穹集团的顶级强者,还有五百只虫武神。

  光凭这份实力,难不成还对付不了一个已经半残了的黑暗命树族狩猎团队?

  只见天幕上的天道劫雷正在缓缓消散,威力最强的劲头已经过去,剩下的余波很快就无法对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构成危险,甚至也很快的连树魔都已经无法威胁。

  故,苏阳直接干脆的放弃对天道劫雷的操控,随手服下几粒丹,左右手各握一枚世界之晶,每分每秒都在吞吐着海量的世界之力,淬炼出大量的先天真炁,极快的恢复着实力。

  终于,当天道劫雷惊人的威力完全过去之后,已经恢复大半的苏阳,嘴角立刻挑起几分邪逸的笑容,无情喝道:“杀!”

  “杀!”

  众伙伴齐声断喝,森然杀意,腾腾升起,紧随着苏阳化作一道道流光,笔直的朝着三百里外的黑暗命树族杀去。

  同时,五百虫武神也一起腾空,浩浩荡荡,振动的虫翼发出了好似轰炸机一般的声音,又好似密集的虫群,一个个全身笼罩在黑色的虫甲之气,杀气腾腾的紧随在苏阳身后。

  三百里,对于苏阳等人这个层次的修为来说,真的一点都不远!

  不过是短短十余个呼吸左右的时间,苏阳就率领着伙伴们,及五百虫武神,横跨三百里而至,一个个仿佛神魔般踏虚凌空,皆散发着惊人至极的骇人杀意。

  此刻,怕死的黑暗命树族的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这时候竟然仍不顾一切的包裹在树魔缠绕之中,似乎一点点露头的念头都没有。

  说实话,这一点都不让人觉得意外,没有任何一个种族,像黑暗命树族这般惜命。

  就比如说此刻,当黑暗三魔认定外面的危险还没有过去的时候,它们情愿多耗死一些树魔,也要确保真正没有任何一丁点危险为止,几乎没有任何一丁点所谓的冒险精神。

  故,当苏阳等人横跨三百里而至的时候,看到的是无数根茎和枝桠组成的植物巨球,且球体的表面损伤严重,到处都是烧焦和碳化的痕迹,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一个阶段的碳球。

  可是就在这碳球的表面,仍然不断有嫩绿的枝桠生长出来,乍一看起来就好像正在不断的复苏。

  没错,植物的生命力可是出了名的强悍,尤其是一些生命力特别顽强的植物,无论生存在多么恶劣的环境中,都只需要一点点水,就能够成功存活下来。

  比如说仙人掌科类的植物,即便是干旱的沙漠也能够顽强的活下去。

  而在制造树魔的时候,黑暗命树族很显然参考了这方面的因素,几乎每一只树魔都拥有十分强大的生命力,类似于枯木逢春一般的能力,恐怕只是基础中的基础。

  因此,苏阳一场规模宏大的天雷洗礼过后,虽然这些树魔被杀死了一层又一层,但仍然还是有超过半数的树魔恢复了过来,并以某种方法激发生命力,扎根在大地之上,连成一体,快速恢复着。

  面对如此强悍的能力,苏阳也忍不住发出一声赞叹,感慨树魔的顽强生命力。

  然,佩服归佩服,感慨归感慨,这些可无法构成苏阳心慈手软的理由,反倒是对于黑暗命树族能够制造出如此生命力顽强的树魔,产生了无比浓厚的兴趣,想要掠夺过来,深刻的了解一下。

  既然如此,那苏阳可就真的不客气了。

  杀!

  苍雷宝刀已然出鞘,刀鸣声惊空,铮铮有力,吞吐着惊人的杀意和锋芒,在苏阳强大的掌控之下,劈向树魔缠绕成的植物大球。

  紧接着,就见在这一刀之下,雷霆相随,天道劫雷之海目前还残留的力量,都在随着苏阳这一刀斩下,狂躁波动着,主动汇聚在苍雷宝刀的刀身之上,化作一柄足以劈开天地的雷霆之刀。

  是的,从一开始如汪洋一般规模宏大的天道劫雷之海,到现在耗费了大半力量之后,威力已经大不如前。

  故,与其残余的力量在毫无意义的消耗,不如完成天道劫雷之海的最后使命,汇聚在一起,直接爆发出一波大的。

  就这样,天道劫雷之海所残余的力量,在苏阳的掌控之下,悉数汇聚在苍雷宝刀之上,以至于原本被雷霆笼罩的天幕,出现了一刹那的干净,不见一丝一毫雷霆的涌动。

  可是这样并不代表危险已经过去,因为那消失的雷霆之海,已经全部都凝聚在苍雷宝刀之上,这代表着力量更加集中,威力也更加的恐怖。

  因此,当天幕之上笼罩的雷霆之海,在消失的一刹那,团团植物保护下的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立刻就心惊肉跳的感应到,一股更加强大,更加致命的危险正在降临。

  而就是在这样的生死威胁面前,黑暗命树族一向十分的敏感,它们应激而发,立刻就做出了相应的针对。

  下一刻,就见巨大的植物球体涌动,一根根枝桠如尖刺般生长出来,犬牙交错,好似一片密集的荆棘之林,密集铺展开来。

  同时,植物巨球表面开始分泌出一种特殊的液体,看起来好似是油脂,却又看起来好似血液一般深红涌动。

  这一切,都在瞬息间完成,变化的比苏阳斩下来的天劫一刀还要快,几乎在天劫一刀劈在植物巨球上的时候,就已经先一步完成变化。

  就这样,如天劫一般,闪耀着雷霆的一刀,斩在这荆棘密布的植物刺球上面,一道天雷接天连地,闪耀于天地之间,无论从那一个方面看起来,似乎威力都非常的惊人。

  然!

  劈出这绝对算得上自己目前状态下最强一刀的苏阳,却在一刀命中这长满了尖刺的植物巨球之后,立刻就敏锐的感觉到了什么,眉头禁不住皱了一下。

  下一刻,苏阳就脸色微微一变,他已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天道劫雷之力,竟然未能轰入植物巨球内部,仅仅不过是对表面造成一定程度的伤害。

  而造成这种情况的罪魁祸首,就是那植物巨球表面上长满了,如同荆棘丛林的尖刺,以及植物巨球表面上分泌出来的特殊红色液体,轻而易举的化解了苏阳如杀手锏一般的天劫一刀。

  那么,这如荆棘丛林一般的尖刺,及如血液一般的特殊液体,到底有何神奇之处呢?

  从囚笼世界,到大天道三千域之界,再到圣境,及这黑暗时代。

  说实话,苏阳这一路走下来,确实也可以称上一句见多识广,各种各样的修行方式,各式各样的种族文明,都给苏阳带来了深刻的记忆和印象,及丰富的阅历和经验。

  但是在经历和见识了这么多文明以后,却从来没有一个文明,能够像黑暗命树族这般让苏阳感觉如此的无语和哭笑不得。

  怎么形容好呢?

  黑暗命树族给苏阳的感觉,就好像是把文明的科技树给点歪了,并且还没有任何悔改的意思,拼命的在这个被点歪的科技树上越走越远,一路走到黑。

  没错,从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的表现来看,及目前树魔展现出来的能力来看,黑暗命树族几乎把自己所有的发展方向和重心,都放在“生存”二字上面。

  为了生存,为了活着,可以不顾一切,可以牺牲一切。

  这,就是如今的黑暗命树族。

  且不说别的,就以这树魔为例,从管中窥豹,一些略微表现出来的能力,就能够让人清楚的感觉到,树魔本身具备何等强大的生存力。

  那么,树魔强大的生存力,究竟体现在那里呢?

  就一点便足以证明!

  苏阳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个种族,任何一种生命形态,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里,针对性的进行进化,用极快的反应速度,找到能够应对天道劫雷的方法。

  然,黑暗命树族研究出来的树魔,却成功的做到这一点。

  那一根根如荆棘丛林般的尖刺,就像是一根根避雷针,能够疏通和引导电流,分而化之,最后导入大地之中,把雷电的伤害降到某种极致。

  还有那植物巨球表面覆盖一层宛若血液一般的猩红色液体,竟然里面蕴含着极其庞大的绝缘成分,能够有效的隔绝雷电形成的杀伤力。

  可以说,荆棘尖刺、猩红色液体双管齐下,极大程度的消弱了雷霆所能够造成的伤害。

  甚至,苏阳怀疑若不是自己的雷霆不一般,乃是蕴含一丝末日毁灭大劫气的天道劫雷,恐怕已经无法伤害到这植物巨球,被层层消弱到了极致。

  真是变态啊!

  通过牺牲一切换来的强大生存能力,黑暗命树族充分把“适者生存”四个字给发展演化到了极致,让这树魔无论任何环境,面对任何攻击,都能够有效的进行应对性进化,为黑暗命树族提供强有力的生存力。

  可以说,苏阳引爆天道劫雷之海残余力量,爆发出来的极强一击,并没有发挥出相应的效果,颇有几分雷声大雨点小的意思。

  而这也是为什么,面对这么一个情况,苏阳特别无语的主要原因。

  这,到底得有多怕死,才会把文明发展歪成这样。

  然,话虽这么说没错,可是对于至少几十万年没有新族人诞生的黑暗命树族来说,在面临种族延续的压力面前,黑暗命树族也是迫不得已,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

  毕竟不管怎么说,生存才是一个种族发展的主基调,无论发展出哪种科技,都不过是为了能够更好的生存延续下去。

  尤其是在这充满了诡异和不详的黑暗时代,每一个种族都面临着巨大的生存压力,即便是十大恶族也不例外。

  只不过因为某些特殊原因,黑暗命树族在这方面做的更加极端而已。

  故,苏阳虽然对黑暗命树族的做法很是哭笑不得,但是却没有丝毫嘲笑黑暗命树族的意思,因为它们也在这个黑暗时代之中,竭尽全力的活下去。

  活下去,此乃一切文明和种族延续的主基调。

  而在这个生存的主基调面前,不说黑暗命树族为了种族延续在努力,苍穹集团又何尝不是呢?

  且不说别的,这一次不惜一切代价的参加夺金鳞之争,苍穹集团何尝不是为了生存在努力战斗呢?

  因此,苏阳更加没有嘲笑黑暗命树族的意思,尽管它们是如此的惜命和胆小,仍然拥有值得让人尊重的权力。

  只不过这一切并非是苏阳放过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的理由,因为他的肩膀上也扛着整个苍穹集团的生存压力。

  既然如此,那就看一看,谁在这个黑暗时代,更适应,更加有资格活下去。

  杀!

  一刀未能建功,苏阳毫不迟疑再来一刀,虽然这一刀没有天道劫雷之海残余的力量相助,但是天道劫雷在苏阳的掌控之下,大量压缩在苍雷宝刀的锋芒之上,威力更加集中和恐怖。

  除此之外,伙伴们,及五百虫武神也没有闲着,一瞬间纷纷爆发出强大的攻击力,从四面八方轰向怪模怪样的植物巨球,准备不惜一切代价把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从里面拽出来。

  然,面对苍穹集团的狂轰滥炸,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仍然龟缩在里面不出来,并且操控着树魔组成的植物巨球进行全面的变化。

  增强树魔体内蕴含的各种成分,换来极其强大恐怖的防御力,竟然一点都不比金刚树屋差上多少,让苍穹集团的狂轰滥炸都未能第一时间起到效果,只是消弱掉植物巨球表面一层的物质。

  太硬了!

  众人暗暗咂舌,对于黑暗命树族的惜命和怕死行为,又有了全新且更高层面的认知,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让人相当的无语。

  可即便是如此,也别想让苍穹集团放弃!

  无论黑暗命树族的乌龟壳有多硬,即便是像剥洋葱一般,也定要一层一层的把这个植物巨球给剥开,且看这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到时候还有什么手段,再弄出来一层这么坚固的乌龟壳。

  然,就在苏阳率领着伙伴们和五百虫武神狂轰滥炸之际,他还是低估了黑暗命树族的底线。

  “停~!住手!再这么轰炸下去,我保证你们一个人都逃不掉!”赤魔树焰的声音从植物巨球之中传递出来,听起来还算比较硬气,就是有点点虚。

  对此,苏阳只是一声冷笑,不闻不问,闷头继续率领大家狂轰滥炸。

  眼见苍穹集团一方没有任何停手的意思,赤魔树焰气急败坏的说道:“我刚刚已经用秘法沟通其余七大恶族,它们正在赶来的路上,你们再不走,必死无疑。”

  苏阳攻势不停,冷冷回应道:“是吗?那我们可得加把劲,在其余七大恶族赶来之前,彻底摧毁你们。”

  赤魔树焰仍然硬气道:“呵呵,是什么给了你信心,能够在七大恶族赶来之前,成功破掉我黑暗命树族闻名天下的防御。”

  苏阳邪逸一笑,开口说道:“比如说这样?”

  说完,苏阳抬手放出神月战弓号,并命令小天脑的智能分身进入自动驾驶模式,并弹射出近百根坚固无比的缆绳,紧紧缠住树魔化作的植物巨球。

  尔后,就见神月战弓号的引擎开始剧烈轰鸣,强大的动能开始一点点拉紧缆绳,硬生生的拽着植物巨球脱离地面。

  在这个过程中,苏阳再加一把劲,一刀斩出,削断植物巨球下方所有的根茎,让植物巨球再也无法从大地之中汲取养分和力量。

  “走!”苏阳呼啸一声,就率领着伙伴和五百虫武神,纵身跃至神月战弓号的背上,期间一直没有停止对植物巨球的狂轰滥炸。

  这一下,可真把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给吓坏了。

  只见赤魔树焰疯狂尖叫道:“你不能这么做!如果我们死在这里,苍穹集团永远别想在黑暗命树族的领土上通商,并且将要面临整个黑暗命树族永远的追杀!”

  赤魔树焰此刻并非是在危言耸听,因为黑暗命树族真的能够干出这样的事情。

  毕竟,对于数十万年没有族人诞生的黑暗命树族来说,每一位族人都十分的怕死,也都十分的珍贵,更让它们异常的团结,几乎不夹杂任何一丁点私心。

  且不说别的,黑暗时代曾经发生过这么一个事情,那时候十大恶族还没有确立,有一些恶族的实力,完全不逊色现在的十大恶族,都有竞争这个黑暗时代主角的资格。

  故,那个时代被称之为黑暗战国时代,每一个大恶族都在拼命发展和变强,比现在乱多了,几乎是天天打仗。

  就是在这个大环境下,那时候黑暗命树族偏居一隅,并没有竞争黑暗时代主角的意思。

  因为那时候黑暗命树族已经觉察到,这个时代不适合它们生存,光是诞生子嗣逐渐变少这一点,就足以让黑暗命树族愁白了头,想尽一切办法努力的活着。

  直至某一天,某一个当时的大恶族顶级强者的子嗣,不小心击杀了一位还处于新生阶段的黑暗命树族。

  这一下,直接就如同捅了马蜂窝,偏安一隅的黑暗命树族直接毫不犹豫的像那个大恶族开战,而且还是不顾一切,不死不休的那种战争。

  这一战,刚刚开始的时候,许多大恶族都不看好当时还名声不显的黑暗命树族。

  可是很快的,它们发现名声不显的黑暗命树族,却拥有远远超出所有人预计的强大。

  寄生、夺舍、占有,很快就占据了极大的优势,硬生生把这只当时久负盛名的大恶族给彻底灭族,方才善罢甘休。

  那时候,所有人达成一个共识,没事别招惹黑暗命树族,因为这一族的实力太强,若不是种族延续限制住它们,大量的黑暗命树种进行寄生,死活不忌,恐怕就连普罗托斯的吞天虫族都会头疼。

  因此,在没有解决种族延续的问题之前,就任由黑暗命树族自生自灭吧,反正一般情况之下,你不招惹它们,它们也会老老实实的不惹事。

  毕竟,战争是会死人的,黑暗命树族可是死一个少一个,根本承受不起战争的消耗。

  同理,基于这个原因,所有人也达成一个共识,即便是迫不得已惹上黑暗命树族,也别杀真正的黑暗命树族,否则真的会一发不可收拾,足以让同为十大恶族也头疼无比。

  这,就是黑暗命树族,不光科技树点歪了,思想也扭曲了。

  那么,面对已经完全扭曲的黑暗命树族,苏阳又准备如何应对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