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苍穹九变(邪帝传人在都市) > 第3031章

第3031章

  第3031章

  说实话,如无必要,苏阳也不想击杀黑暗三魔,因为这与苍穹集团的利益不符合。

  毕竟不管怎么说,苍穹集团接下来要施行的政策,就是绝对的中立,不会主动参与任何战争之中,除非你们招惹了我苍穹集团。

  故,想要保持中立,十大恶族的态度十分重要,必须得到每一族的认可。

  因此,即便是思想都已经完全扭曲,变态级别团结的黑暗命树族,既然作为十大恶族之一,自然也在这个被认可的范围内。

  不然,以黑暗命树族的尿性,真杀了它们的族人,它们可不管你苍穹集团是否中立,又是否能够给黑暗命树族带来无穷的好处,仍固执的直至一方完全毁灭,方才善罢甘休。

  基于此,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还真跟烫手山芋一般,不好杀。

  当然,不好杀,并不代表不好打。

  苏阳从一开始就不打算击杀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他要做的就是把它们给打的动弹不得,老老实实的,后面再也不敢惹事为止。

  不过,关于这一切打算,苏阳并不会表现出来。

  甚至,苏阳非但不会有所表现,还要完全一副不杀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就绝对誓不罢休的架势。

  皆因,若非如此,又如何震慑住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让它们老老实实的,直到最后都不敢再惹事。

  就这样,面对赤魔树焰的要挟,苏阳无动于衷,反而下手更快更狠,完全就是一副滚刀肉,不死不休的架势。

  对此,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也拿捏不定。

  毕竟,苍穹集团不同于一般的诸天遗民、黑暗之民,他们来自一个黑暗命树族向往的干净世界。

  而对于这个干净世界,黑暗命树族除了知道那里拥有适合本族生长的环境,能够改变黑暗命树族的命运之外,就再也没有任何了解。

  甚至,可能那个适合本族的生长环境,也是黑暗命树族臆测出来的,没有任何的证据。

  故,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基于这些不完全的情报,认为苍穹集团可能真的不怕黑暗命树族的报复,大不了不再进入源界,回到那个干净的世界,黑暗命树族就再也拿苍穹集团一点办法都没有。

  除非,黑暗命树族有本事能够击杀三大主宰,否则就算杀光了圣境的修士,也别想打破进入大天道三千域之界的大门。

  很显然,对于三大主宰,黑暗命树族是有一定的了解,知道他们非常强大,所以长久以来只是在收集情报,和观察圣境的一举一动,没有任何进攻圣境的意图。

  但,那都是黑暗命树族自己的事情,苏阳不会提供圣境的情报,尽管苍穹集团已经跟圣境闹崩了。

  同样的,苏阳也不会让黑暗命树族知道苍穹集团的真实情况,更不可能让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知道苏阳压根就没有打算杀它们。

  就这样,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错误的判断之下,直接误会了苍穹集团的真正战略意图。

  而错误的情报和判断,自然会做出错误的选择。

  这时候,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直接就怂了。

  只见赤魔树焰毫无底线的说道:“我们投降,我们认输,我们接下来不再跟苍穹集团作对,并且愿意跟苍穹集团递交友好关系,和放弃这一次的金鳞争夺,大家一起合作共赢。”

  苏阳顿时直觉的一阵无语,知道黑暗三魔真的服软了。

  可,苏阳依然没有罢手的意思。

  皆因,这可是黑暗时代,每一个生命都是那么的阴险狡诈,出尔反尔早就习以为常,谁又可以确定,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是不是真的认输?

  且不说别的,暗黑巨灵族被苍穹集团设计,被逼放弃这次夺金鳞之争,可依然还是没有放弃战斗,联合其余七大恶族,组成联军,围攻苍穹集团。

  同理,黑暗命树族也可以这么做,吃了那么大的亏,怎么可能不报复回来?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万一黑暗命树族效仿暗黑巨灵族,继续给苍穹集团使绊子,那么苏阳放过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的行为,就是对苍穹集团的不负责任。

  既然如此,苏阳觉得还是把黑暗三魔给打残了,封印了,彻底断绝它们接下来还参与任何战斗的可能性,反而更加值得安心。

  于是乎,苏阳面对赤魔树焰的话,仍然不闻不问,继续率人狂轰滥炸。

  眼看苏阳没有任何罢手的意思,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真的已是绝望了,深知再不做些什么,真的会遗憾终生了。

  正所谓蝼蚁尚且偷生,黑暗命树族这么惜命和怕死,它们为了活下去,挣扎的力度自然会更加剧烈。

  只见树魔缠绕而成的植物巨球,开始在神月战弓号的拖拽下,剧烈无比的挣扎起来,并以特别剧烈的方式变化形态。

  首先,是手脚从植物巨球之上长了出来!

  然后,球状身体开始拉伸,于无数植物的扭曲状态之中,变成一个消瘦的身体。

  最后,树魔化作的植物巨球,直接变成一个巨型树魔,在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的通力操控之下,发出一声怒吼和咆哮。

  “咦?还可以这么玩?”苏阳发出一声意外和惊讶,但神色的变化并不大,眉宇间仍充满了邪逸和坚毅,冷酷的注视着巨型树魔,做好了一切激战的准备。

  可是,苏阳再一次低估了黑暗命树族的底线。

  只见这巨型树魔成型以后,就立刻拔掉身上缠绕的缆绳,以绝对的优势成功脱困。

  对此,苍穹集团一方也不觉得意外,毕竟这些缆绳虽然很坚固,但并不是什么强大的法宝,平时真的只是为了拖东西使用,并且用的机会还不多。

  这样的缆绳苏阳一刀都能削断几百根,若是这众多树魔化作的巨型树魔还不能够挣脱,那才是真正的让人觉得意外呢。

  只不过,比起这些意料之中的事情,真正让苍穹集团大吃一惊的是,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在操控着巨型树魔成功挣脱以后,二话不说,立刻扭头就跑。

  跑?

  跑了!

  刚刚做好准备大战一场的苍穹集团,一时间竟然也反应不过来,看着巨型树魔越跑越快,仿若能够追日逐月,脚下生风,一步十里,几步就要完全消失在灰雾之中。

  追!

  苏阳哭笑不得的喝骂一声,神月战弓号在小天脑智能分身的自动驾驶之下,虚空划过一个飘逸的弧线,就朝着巨型树魔逃跑的方向,奋勇急追。

  而神月战弓号的速度自然不屑多说,当完成加速以后,其所能够产生的动能和速度,会进入一个让任何人都震惊的高度,恐怕就连三大主宰都别想轻易追上。

  故,巨型树魔的速度虽然非常快,可是也别想快过神月战弓号。

  几乎在短短三个呼吸不到的时间,神月战弓号就已经完成加速,轻松追上巨型树魔,仿佛卫星一般环绕,方便苏阳等人继续狂轰滥炸巨型树魔。

  就这样,只见苏阳率领着伙伴们,及五百虫武神,稳稳站在神月战弓号之上,各种招式一刻都不停歇,猛烈的轰炸着巨型树魔。

  只是这巨型树魔似乎完全继承了先前植物巨球特有的坚固,各种力量轰炸在上面,造成的伤害微乎其微,只能看到一层层树枝、树皮往下掉,却难以伤到核心。

  很显然,这将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拼得就是谁更有耐心。

  然,苏阳不准备在这方面多耗时间,因为他担心迟则生变,尤其是先前黑暗命树族曾经说过其余七大恶族正在赶来支援的途中。

  既然如此,那就不得不使用一些常规手段了!

  只见苏阳目光冷冽,断喝道:“攻击这巨型树魔的左腿膝关节,先断其一足!”

  伙伴们和五百虫武神听令,立刻开始激活,瞄准巨型树魔的膝关节开始狂轰滥炸,各种大威力的招式,竭尽全力的施展出来。

  轰隆~!

  由于膝关节的脆弱,及伙伴们和五百虫武神的全力一击进行集火,即便是这巨型树魔坚固无比,也要有些吃不消,被硬生生轰断,整条左腿都掉了下来,导致奔跑中失去平衡,将要摔倒下来。

  可是,眼看着巨型树魔就要摔倒的时候,强大的生存能力,及植物独有的强大恢复力,让断腿的创伤面,同时生长出大量的藤状植物,互相缠绕,企图结合在一起。

  好在,苏阳早就有所准备,一直酝酿中的一刀含而不发,抓住这个机会突然爆发,一刀斩断刚刚新生长出来的植体,并抓住左腿完成封印,收入一个特殊的金属装置之中。

  只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即便是一条左腿,生命力也特别的顽强,在被封印的金属盒中剧烈挣扎,努力的想要破开封印逃脱。

  “哼!”苏阳面色冷冽的轻哼一声,强大的天道劫雷扩散开来,完全缠住金属盒,令那一根根钻出来的植物枝桠,受刺激的缩了回去,再也不敢造次。

  至此,巨型树魔的左腿被封印,直接造成一个巨大的损伤。

  无可奈何之下,巨型树魔只能耗费能量,通过减少体积,重新再次长出一条腿,继续维持着逃跑的速度不变。

  并且,这一次巨型树魔学乖了,身体上长出一面面坚固的滕盾,各种关节的薄弱处都加厚加粗,通过牺牲一些灵活性来增强关节处的防御力。

  然,苏阳却一点都不在意,只要巨型树魔继续维持这个造型,解决的办法总比困难要多。

  更重要的是,伙伴们早就已经配合默契,知道苏阳接下来要做什么之后,战斗的风格立刻紧随其变,开始着重进行破坏。

  其中,聂凌波的心剑之术,起到了至关紧要的作用。

  皆因,心剑之法,防不胜防,并不是直接攻击外在防御,重点攻击的乃是心灵。

  很显然,外在防御虽然十分的强大,但心灵方面的防御未必就够强了。

  不,并非如此!

  黑暗命树族精通寄生和夺舍,自然天生拥有强大的精神力,否则如何压制住本体的意识和心灵,成功进行同化和夺舍。

  故,比起外在防御,黑暗命树族的心灵力量也同样强大。

  好在,聂凌波的心剑之术,锋利无比,且修炼的第五条大道本源结构,乃是转破心灵防御之法。

  心剑一道,以心御剑,以剑起势,剑出心伤!

  聂凌波以剑心通明之势,悟出以心御剑之法,融入技、法、势三大诀窍,独创出变化无穷的心剑之法。

  尤其是修炼了根茎式修炼法之后,聂凌波以天心大道为大道之种,以天剑大道为大道之器,并未默守陈规,效仿李耳独创大道,结合天心大道和天剑大道,种器合二为一,化作心剑之道,穷其变化。

  之后,聂凌波相继修成第三通明大道、第四通灵大道、第五通识大道,于明、灵、识三种变化之中,全面强化心剑之力。

  一切就如同苏阳当初所预料,当修炼境界在达到五条大道本源结构组合之后,会产生奇妙不可思议的变化,出现一个本质的跃升。

  聂凌波亦不例外,心剑之道先后融入五条大道本源结构组合的变化,心灵之力,通过剑势运用,变化无穷,伤人于无形之中。

  尤其是在修成第五条大道本源结构组合的通识大道,洞彻一切心灵上面的变化,无孔不入,防不胜防。

  而对于黑暗命树族来说,精神的强度,心灵的力量,本就是它们所擅长的,否则何以成功寄生和夺舍其它种族的生命体。

  可是拥有强大的精神力、心灵之力的黑暗命树族,此刻也防不住聂凌波的心剑之力。

  此刻,只见聂凌波一剑荡起,剑锋所指,心灵所至。

  就连身旁一众伙伴,及五百虫武神,包括苏阳在内,都在这一刻出现一刹那的恍惚,之后才猛然惊醒过来,发现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之中,遭受到一丁点心剑之力的余波干涉。

  厉害!

  伙伴们忍不住赞叹,聂凌波的心剑之力似乎变得更强了,稍不留神就会被湮灭心智,杀人于无形之中。

  且不说别的,光是聂凌波一记心剑的余波,就干涉到大家的正常思维,出现了一刹那的记忆空白。

  更不用说正面被针对,完全承受住聂凌波这一记心剑的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

  那感觉,绝对不好受!

  果不其然!

  只见奔跑中的巨型树魔突然间停止下来,呆滞在原地,全身交缠的树植,开始以十分诡异的方式剧烈波动着,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散架。

  很显然,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的精神力和心灵之力,虽然也相当不俗,可明显不及聂凌波更加专业,受到了极其重要的影响。

  不过这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也是厉害,凭借黑暗命树族的秘法,强行镇住心灵,以最快的速度恢复对巨型树魔的控制。

  只可惜,高手之争,只夺一线。

  别说出现了约一息左右的停顿和混乱,即便是一瞬,也足以造成严重的后果。

  尤其是苍穹集团一直以来配合都相当默契,又对每一位伙伴都充分的信任,几乎在聂凌波出手的一刹那,大家都没有任何的迟疑,相继出手,好似从未认为聂凌波会失败。

  一切都如所预计那般,聂凌波确实成功伤到了黑暗三魔的心神。

  故,伙伴们相继出手,造成的杀伤力和破坏力,也取得了极大的成功,硬是轰的巨型树魔全身上下枝桠横飞。

  可这巨型树魔简直太硬了,即便是结构现在相对比较松散,依然未能真正伤到其核心。

  更不用说,藏在巨型树魔体内的黑暗三魔了。

  就这样,眼看着巨型树魔就要恢复过来,再次恢复移动,将极有可能浪费聂凌波创造的大好机会之际。

  战平安,打出了极其关键性的一击!

  这一击,与以往有着极大的不同,似乎战平安进入了某种特殊的状态,那矫健的身姿好似能够破开天地的霸王,周身有一股与众不同的势,如山崩海啸一般,全面爆发。

  苍天霸气!

  举世无双!

  没错,这就是战平安苦修而成的第五条大道:霸王之道!

  霸王之道,天下间最刚猛霸烈之道,讲的是一往无前,宁可直中取,不向曲中求的意境。

  故,凡修炼霸王之道者,身怀苍天霸气,行霸者之道,百折不挠,一往无前。

  这就是战平安修成的第五条大道,如苏阳和聂凌波一般,在这一阶段,战平安本身的实力也有了明显的变化和跃升。

  然,对于这一切,战平安似乎不像苏阳、聂凌波那般,还要细细感应这一境界的变化,似乎早就预料到,会有如此变化。

  实乃,整个苍穹集团没有任何人,比战平安更清楚她该怎么修行,就像她的人一般,笔直向前,不被任何事物所干涉和干扰,明明白白。

  是的,战平安追求的是战争大道,走的是战神路线。

  何为战神?

  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所向披靡,是为战神!

  因此,战神之道,压根就没有任何的花花绕绕,无非就是力、势、意!

  比如说以战争大道为大道之种,以力量大道为大道之器,从最一开始,战平安就贯彻了勇猛,及奠定了绝对的力量。

  之后,战平安修炼天武大道、天兵大道,配合战争大道、力量大道,就是为了能够发挥出绝对的力量,而不是对自身的力量无法掌控。

  待这个阶段结束之后,战平安开始进行势的修行,霸王之道便是一种势,一种最刚猛霸烈的威势。

  而除了霸王之道,下一个阶段战平安将会修炼帝王之道。

  帝王之道,更是一种大势,大势所趋,万众归心,天下同归,共尊为帝,乃无上权势。

  霸王的威势;帝王的权势,二势合一,战平安将掌握前所未有的势,配合先前修炼的大道本源结构组合,一举一动,都能够撼天动地,举世无双。

  以上,乃战平安掌握了“力”、“势”之后的第二阶段修行。

  当掌握了“力”、“势”以后,第三阶段的修行,便是意。

  意,乃信念之力!

  故,待到了这个阶段以后,战平安将不信天地,只信自己,唯我独尊。

  同时,战平安她那近乎于自我催眠的无敌信念,不仅将会让战平安爆发出自身的每一份力量,也能够让战平安影响到同伴,激发潜能,战力飙升。

  最后,当战平安完成“力”、“势”、“意”三个方面的修行之后,把三方面的力量融汇如一,以“势”、“意”推动绝对的“力”。

  届时,战平安便能够成就先天战争大道,一人成军,所向披靡。

  因此,众伙伴之中,战平安的修行变化最少,信念也最为坚定,不像大家那般还要慢慢的摸索,笔直且坚定不移的向着先天大道迈进,也将可能是整个苍穹集团最有希望成就先天大道的存在。

  也正是因为这种情况,战平安的攻击,乃苍穹集团之最,包括苏阳的天道劫雷,可能也要稍逊一筹。

  皆因,战平安心无旁鹫,以绝对的力量,破一切法。

  一切,都犹如此刻!

  只见战平安在苍天霸气的加持之下,天地间似乎有一种大势正在她的身上汇聚,仿佛她就是这片天地最至高无上的存在。

  这就是势!

  也正是在这种大势的推动之下,原本战平安需要很长时间蓄力才能够施展出来的倾天一击,几乎在极其短暂的时间就成功完成,仿佛一切都是那么的水到渠成。

  尔后,在这种奇妙的状态之下,战平安掷出了手中的无极战矛。

  轰~!

  天地为之一震,强大莫名的绝对力量,夹杂着举世无双的势,让无极战矛化作了一道光,能够贯穿天地间一切的光。

  这道光,贯穿了巨型树魔,斜击而下,最后重重的一击轰炸在大地之上。

  尔后,空气出现了一刹那的停顿,时间也在这一刻仿若静止,就连身边的伙伴们,及五百虫武神都忘记攻击,惊诧无比的望着战平安。

  下一刻,天崩地裂,日月无光!

  先是以无极战矛击中的苍凉大地,断裂,崩塌,直接掀起一场大地震,方圆百里一片狼藉,没有一块完整的土地,整个地壳都被狠狠击碎。

  紧接着,巨型树魔开始以肉眼可见的方式崩溃,那原本坚不可摧的枝桠,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崩断成最微末的粉尘状,飘散在天地之间。

  然,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真正令人感觉到可怕的是,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均感受到一股极其恐怖的势,形成了一种绝对的压制,仿佛弱小的食草动物遇到了强大的食肉动物,来自食物链顶端的绝对压制,直接压制住了巨型树魔体内的活性,让那优秀的生存力,也在这一刻无法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是的,自然界一向如此,即便是再优秀的生存本领,也必须遵从自然规律。

  这蕴含有霸势的倾天一击,就如同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存在,让巨型树魔的优秀生存力,在这一刻完全变成了一个笑话。

  “不!!!”

  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纷纷发出一声绝望的呐喊,无论如何挣扎,都已经无法挽回巨型树魔的崩溃。

  而这正是苍天霸气的强大之处,不仅能够以势推动力量的爆发,让战平安的攻击力直接翻上几倍,还拥有极其恐怖的压制效果,让一些特殊的本领和天赋,都无法发挥出应有的效果。

  毕竟,霸者可是目空一切,众生于其眼中皆为蝼蚁。

  这是就霸王之道!

  这就是苍天霸气!

  更可怕的是,这种霸势还只是战平安目前所掌握的境界,当战平安领悟帝王之道,踏足六道尊境的时候,霸势、帝势合二为一,将能推动出来的力量有多么强大,几乎可想而知。

  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在战平安绝对优势的一击之下,麻烦的巨型树魔终于彻底崩溃,全面瓦解。

  同时,伴随着巨型树魔的解体和崩溃,黑暗命树族这一次参加夺金鳞之争的狩猎团队,直接损失殆尽,只余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这三个光杆司令。

  面对这么一个情况,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当场吓的脸都绿了,惊恐的看着气势如虹的苍穹集团众强者,及五百虫武神,直接完全丧失本就没有多少的战意。

  于是乎,根本不需要苏阳等人在动手,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几乎同一时间高举双手,毫无任何底线的大声喊道:“我们,投降!请贵方根据夺金鳞之争的契约,投降不杀,优待俘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