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苍穹九变(邪帝传人在都市) > 第3032章

第3032章

  投降不杀?

  优待俘虏?

  面对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毫无任何一丁点底线,也没有任何一丁点尊严,且完全没有任何挣扎和反抗的意思,直接就这么投降的行为,包括苏阳在内,大家伙全体都无语了。

  也难怪会如此,苍穹集团宁折不弯宁死不屈,大家一同为了心中的理想,抛头颅、洒热血,没有任何人会轻易低头和认输,直至战尽最后一滴血,也在所不惜。

  故,投降之类的行为,在苍穹集团真的很少发生,即便是知道这会付出生命,但大家的理念之中,远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还有很多。

  尤其是像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这般并非没有一战之力的情况之下,苍穹集团更是从来都没有过任何妥协、放弃、投降的行为。

  可是这一切似乎对于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来说,是一件理所当然,毫无任何心理压力的事情,一切都只要活下去为基准,即便会十分的憋屈,直接给苍穹集团当俘虏,也照样一点都不在意。

  那么,面对毫无底线,主动投降的黑暗三魔,苏阳该如何处理?

  杀?还是不杀?

  不杀!

  因为,不能杀!

  因为,一切就如同黑暗三魔所说那般,按照十大恶族在夺金鳞之争定下的估计,如果有一方投降,那么就会成为另一方的俘虏,亦代表对方失去了这一次夺金鳞之争的资格。

  这种情况就跟先前暗黑巨灵族第一勇士毐在宣布退出这一次夺金鳞之争的道理,其实是一模一样的。

  唯一不同的是,前者还能够保证基本的尊严,后者不仅会变成俘虏,还会为本族带来一大笔赎金,才能够归还自由。

  这就是夺金鳞之争的俘虏政策。

  而十分有趣的是,这个俘虏政策还是黑暗命树族自己主动提出来的,强硬要求加入到十大恶族制订夺金鳞之争的规则和契约之中,要求十大恶族共同遵守。

  是的,黑暗命树族就是这么怕死,先不考虑能否夺得金鳞的事情,一定要着重考虑一下万一遇到生命危险怎么办?

  故,在十大恶族共同制订新的夺金鳞之争的规则和契约时,黑暗命树族一点都不客气,直接加上放弃金鳞之争,及俘虏政策之类的条款。

  当时,同为十大恶族的其余九大恶族,对于黑暗命树族的要求十分无语。

  见过怕死的,没见过这么怕死的!

  好在,虽然感到十分的无语,但其余九大恶族也早就已经清楚黑暗命树族是什么风格和尿性,反正这些条款也无伤大雅,关键时刻也能够保命,大家也就同意了。

  同时,在同意黑暗命树族提出的要求之后,九大恶族最好战的暗黑巨灵族还开过一句无伤大雅的玩笑,若是在夺金鳞之争的收获不佳,可以考虑俘虏黑暗命树族,兴许会有意外的收获。

  毕竟,黑暗命树族对待自己的族人,可是相当相当大方的。

  且不说别的,以前就有过这么一个案例,曾有一位黑暗命树族的天才被俘虏,为了赎回对方,黑暗命树族可是用神性来交换,在这方面真的一点都不含糊。

  这,就是黑暗命树族,族人的性命在全族人眼中,高于一切。

  因此,当时的暗黑巨灵族可能只是开一个笑话,但谁也说不准,它们当时是不是真的有做过这方面的考虑,通过俘虏黑暗命树族,来换取数额巨大的赎金。

  只可惜,这个想法是很好,但是一届又一届的夺金鳞之争,从未有人成功过。

  皆因,放眼整个黑暗时代,没有任何一个种族比黑暗命树族更加的惜命,也更加懂得保护自己,几乎已经达到无所不用其极的高度。

  对此,当初提出这个想法的暗黑巨灵族计算了一下,想要俘虏黑暗命树族的难度,恐怕比夺金鳞还难,久而久之也就放弃了。

  同理,黑暗命树族虽然强行加入了“投降不杀、优待俘虏”的相关政策,但也从来没有启用过,它们一直都能够很好的保护自己。

  可即便是如此,黑暗命树族也依然没有撤销这项政策的意思,想着万一某一天,就需要这条规则来保命呢?

  总而言之一句话,只要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也不能拿族人的性命开玩笑。

  很显然,黑暗命树族今天就碰到了这么一个“万一”。

  防御力从诸天世界时期就闻名天下,至今也是黑暗时代鼎鼎有名的防御至宝金刚树屋,被苍穹集团完全摧毁。

  一万多件高品质的防御法宝,被天道劫雷完全摧毁。

  就连特殊改良的巨型树魔,也被彻底摧毁。

  可以说,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真的已经是把能够使用的手段,竭尽全力的都用了出来,结果还是难逃此劫,被生生揍成光杆司令。

  然,即便是如此,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仍有一战之力,毕竟它们三个的战斗力绝对不弱,正常打起来,苏阳、聂凌波、战平安三对三,也要一番苦战才能够取得胜利。

  也就是说,如果再加上困兽犹斗的因素,黑暗三魔真的拼起命来,苍穹集团若想要不付出一些代价,还真的别想拿下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

  尤其是黑暗命树族的情况非常特殊,还不能动手击杀它们,以必须生擒活捉为前提,难度直接增加几个等级。

  可是,当苍穹集团还未来得及一鼓作气,再接再厉,拼着付出一定的代价,彻底拿下黑暗三魔的时候,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竟然同时主动投降了。

  面对三个高举双手,一副“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的黑暗三魔,苏阳嘴角都忍不住抽扯了一下,眯着眼说道:“你们三个,倒也识趣。”

  赤魔树焰一副理所当然的态度,回道:“不然呢?难不成还要激烈的反抗一下?反正到头来都是被擒,不如主动点,还能少遭罪。”

  病魔树瘟立刻附和道:“说的对!要是在挣扎过后,杀了你们的人再投降,你们就算碍于协议不杀我们,可也难免要折磨一番。”

  疯魔树狂连连点头道:“受伤不可怕!只是伤势若太重,不小心伤了根基的话,可是会折寿的,那就真的亏大了。”

  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你一言我一语的,完全就是一副“你们苍穹集团休想找借口欺负我们仨”的架势,就差一点点高呼“投降不杀、优待俘虏”了。

  苏阳禁不住嘴角再次抽扯了一下,禁不住想起了“千手”树乌那个家伙,好像对方也不咋硬气,投降的十分果断,似乎早就习以为常。

  好吧,这果然很黑暗命树族,惜命到极致,怕死到极点。

  且,还是一种非常非常会投降的存在。

  皆因,就在苏阳思考如何处理黑暗三魔的时候,就见赤魔树焰一副理所当然的口气,举着双手说道:“赶紧的,麻溜的,别耽误大家时间。该绑的绑,该封印的封印。”

  病魔树瘟再次附和道:“没错!我们绝对配合!绝不会给你们找任何麻烦!所以,本着优待俘虏的精神,你们可不能折磨我们呦!”

  疯魔树狂也是连连点头说道:“友情提示,我们仨可是很值钱的,在黑暗命树族的影响力也不小。所以呢,你们苍穹集团不是寻求合作和通商吗?我觉得,用我们仨来换这个资格,绝对一丁点问题都没有。”

  苏阳,及其伙伴们,面对“十分”配合的黑暗三魔,一时间都有点傻眼了。

  半晌之后,还是思维跳跃比较猛的剑万里,禁不住乐呵呵的笑道:“呦~,我今天算是长了见识,投降投的这么彻底,连自己能卖多少赎金,都帮忙给考虑的清清楚楚。”

  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同时骄傲的说道:“那是,毕竟不管怎么说,投降我们是专业的!”

  “……”

  苍穹集团上上下下集体无语,包括远在落星群岛的苏心儿和庞大的后援参谋团队,所有人都被黑暗命树族的“专业”,给彻底震惊到无法言语的地步。

  少顷,就见一位苍穹集团的参谋长,哀嚎道:“我们先前制订的计划算什么?狗屎,我再也不想遇到黑暗命树族了!!!”

  许多人深以为然,并因为黑暗命树族的“专业”,深受打击。

  好在,苏阳等人的心脏足够强壮,尽管对于黑暗命树族的“专业”同样无语,但至少知道现在不是考虑这些事情的时候,该怎么做一点都不含糊。

  尤其是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如此配合的情况之下,那苏阳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只见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很快就被套上一个个特制的金属圆环。

  没错,这些金属圆环正是专门为金鳞设计的困天锁,连神性都能够封印的强大囚具,没想到居然还会用在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的身上。

  并且还是那种为了确保黑暗三魔接下来不会捣乱,一口气直接使用了三十枚困天锁,一人十个,不多不少,公平公正。

  而各自被十枚困天锁锁住的黑暗三魔,在感受到自己所有的力量、修为、能力都被一瞬间锁住之后,脸色立刻微微变化了一下,但还是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不,冷静谈不上,应该说是习以为常才对。

  至少,原本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认为苍穹集团想要封印它们,说不得会使用一些非常规手段,比如说断手断足之类的,受伤的,远比健康的要更好看管。

  可是苍穹集团真的一点虐待俘虏的意思,只用困天锁锁住黑暗三魔。

  当然,虽然看起来很简单,但以困天锁优越的性能,半神也能囚给你看,这黑暗三魔是铁定别想逃脱出去。

  就这样,伴随着黑暗三魔被俘虏囚禁,针对黑暗命树族的行动,正式结束。

  至于结果吗?

  有意料之中的,但更多还是意料之外的。

  只是不管是否在意料之中,还是在意料之外,苍穹集团的战斗都注定不会停下,立刻把目光对准了下一个目标黑暗元素族。

  十大恶族,各有特色,更有着古老和深厚的底蕴,可追溯到诸天世界时期,亦为当时赫赫有名的强大种族和生命。

  其中,在十大恶族各自的历史里,黑暗元素族的历史是最特别的。

  皆因,十大恶族都有着极其明显的特征,亦有明确创造它们的创世神族,为明确的追随和信奉的对象。

  然,黑暗元素族是一个例外。

  因为,黑暗元素族的前身为诸天世界时期的元素族,而元素族则并非由一位创世神族创造的生命,乃是诸多创世神族参与和合力创造出来的种族。

  至于原因吗?

  一如既往还是那么的荒唐!

  是的,就如同创世神族想吃水果了,所以创造了树族之类的情况差不多,创世神族对于自己创造的种族,完全就是凭借自己的喜好来进行。

  黑暗元素族虽然不像树族那么的悲催,可情况也好不到那里去,起因于一场宴会。

  没错,对于拥有无限的生命且不死不灭的创世神族来说,时间已经在祂们身上失去了任何意义。

  再加上创世神族没有任何生存的压力,也没有任何天地,更不需要劳动就有亿万生命供奉祂们。

  享乐,似乎成为创世神族唯一可以做的事情。

  而就是在这诸多享乐之中,宴会、舞会、晚会之类的,绝对是最最常见的。

  除此之外,对赌也是不错的消遣之一。

  只是创世神族对赌和一般生命理解的对赌完全不同,操控着诸天世界亿万生灵的祂们,可能会因为一个赌博,导致亿万生命化作灰烬。

  同时,创世神族因为能够创造一切,所以漠视一切生命,导致祂们在对赌的过程中,看中的不是输赢的结果,而是享受对赌的过程中,是否出现让祂们也意外的变故。

  黑暗元素族的前身元素族,就源自于创世神族在一场宴会上的对赌。

  而促成这场对赌的缘由,是因为几位执掌元素之力的创世神族,各自争论自身所掌握的元素,才是最优秀的元素。

  于是乎,无法真正分出高低的情况下,又因为喝多了酒上头等原因,一场对赌,顺其自然的就发生了。

  当时,海神、熵神、山神、天神、自然之神五方互相约定,各自创造出一个纯粹的元素生命种族,彼此之间设定互相攻伐,一决高低。

  故,元素族最初创造的时候,彼此并非是一个种族,而是在五位创世神族的掌控下,互相对立,常年攻伐和杀戮。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五位创世神族玩腻了,结果还是因为互相克制的原因,谁也奈何不得谁的情况之下,方才算是善罢甘休,又被很快的遗忘了。

  可是创世神族可以遗忘,元素族却无法遗忘。

  它们天生对立,并且多年的征战,早就已经结下了不知多少的血海深仇。

  于是乎,五位创世神族都放手遗忘了关于元素族的事情,元素族之间依然在不断积累的仇恨之中,常年处于杀戮之中。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黑暗时代,方才出现转机。

  众所周知,黑暗时代最显著的特点和现象,就是黑暗大潮。

  没人知道黑暗大潮从何而来,源头又在何处。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黑暗大潮拥有一种特殊的黑暗能量,可以污染生命,改造成特殊的黑暗生命。

  而在被改造成黑暗生命这个污染的过程中,许多生命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变异。

  比如说黑暗命树族,原本只是树族的三大分支之一的命树族,没有什么所谓的寄生夺舍之力,更多的是一种共生之力。

  可是在黑暗大潮的污染改造过程中,共生之力被扭曲成了寄生之力,更加霸道和危险。

  元素族自然也不例外,并且还出现了一个非常特别的个体变异。

  是的,除了整个元素族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变异之外,元素族还诞生了一个特殊的个体,一个无比强大到让整个黑暗时代都震惊的个体。

  黑暗之子!

  黑暗领主!

  都是这个特殊个体曾经所使用的名字。

  现在,这个特殊的个体,被称之为黑暗大帝,乃统领着整个黑暗元素族的王。

  那么,这个黑暗大帝究竟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呢?

  黑暗元素!

  没错,从黑暗之子,到黑暗领主,再到黑暗大帝,仅从名字上就不难判断出,它乃是一个非常罕见的黑暗元素生命。

  是的,没人知道它是如何诞生,仅知道它出现的那一天,就表现出强大的力量,不仅能够驾驭危险的黑暗能量,还能够通过吞噬其它元素生命,掠夺它们的元素力量。

  故,从诞生的那一刻开始,它就是元素族当之无愧的克星。

  同时,也注定会成为元素族的王,一统纷争不休的元素族。

  事实,也确实如此。

  黑暗之子只用一千年的时间,就成长为黑暗领主,然后成功吞噬了五位拥有神性的元素生命,一举成为黑暗大帝,并掌控了所有元素族特有的元素之力。

  设想一下,天生能够驾驭黑暗能量,还能够掌控所有元素生命的元素之力。

  成长为黑暗大帝的黑暗元素生命,究竟是何等的强大,可想而知。

  毫无任何的悬念,以绝对的力量一统元素族之后,黑暗大帝正式把元素族定名为黑暗元素族,成为黑暗时代最强者之一。

  因此,若说十大恶族是黑暗时代的主角,那么黑暗大帝就是主角中的主角。

  更重要的是,黑暗大帝并非来自诸天世界时期,它诞生于黑暗时代,所以它本身存在的意义,就是如此的与众不同。

  尤其是对于那些从来没有见过诸天世界时期,诞生于黑暗时代的新生一代,黑暗大帝本身就清楚的告诉它们,那些从诸天世界时期活下来的老古董们并不可怕,而它们这些新生的黑暗之子,才是这个时代的真正主角。

  是的,虽然还有着种族的差距,但对于大多数黑暗时代的新生一代,黑暗大帝几乎等同于精神的象征,也是最有资格代表这个黑暗时代的主角。

  可以说,若不是其余九大恶族都有从诸天世界时期活下来的老古董,仍然以绝对的力量镇压着全族的气数,诸天世界时期恐怕真的已经变成历史,黑暗时代则真正降临。

  而非常有趣的是,黑暗大帝一直在致力于这一点,并努力推动黑暗时代真正的降临,抛弃神恩,抛弃传统,抛弃历史,在这片宛若废土一般的世界里,重新出发,重新开始。

  只可惜,九大恶族里的那些老顽固,可是非常危险的。

  黑暗大帝虽然身为这个黑暗时代的真正主角,却也无法撼动那些老古董,推动真正的黑暗时代降临。

  当然,对外不行,对内却毫无顾忌。

  黑暗大帝以铁血的作风,血洗了元素族一切从诸天世界时期活下来的老古董,以一己之力,推动黑暗元素族的变革。

  可以说,历经一次次大清洗,现在整个黑暗元素族几乎看不到任何一丁点诸天世界时期的痕迹,所有的元素生命全部都是新生一代,它们紧紧围绕在黑暗大帝的身边,在黑暗大帝为核心带领下,锐意进取,充满与其它九大恶族完全不同的风格。

  再加上元素族诞生的本来就十分特殊,战争一直伴随着它们,如何战斗早就已经融入到元素生命的血脉之中。

  故,在黑暗大帝的推动之下,新生的黑暗元素族在成长起来以后,迸发出惊人的活力和实力。

  尤其是在抛弃了诸天世界时期的传统以后,新生的黑暗元素族不像别的大恶族那般,还在乎着当年的新仇旧恨,敞开了国门积极与外界接触,几乎与其余九大恶族都是合作往来。

  且不说别的,最排外的死海族之海王族,不就是打了一个擦边球,跟黑暗元素族有着一定程度的有限合作。

  足以可见,黑暗元素族在十大恶族之中,是何等的与众不同。

  甚至,当初苏阳、苏心儿在了解完黑暗元素族的情报之后,都忍不住一直对黑暗大帝做出一个判断,这是一位变革者,并且还是一位真正的枭雄,绝对有帝者之姿。

  只可惜,黑暗大帝还是生不逢时,那么多老怪物的环伺之下,它能够在黑暗元素族完成变革,已经是十分的不容易,无力推动更大的变革出现。

  除此之外,黑暗元素族也无法做到像苍穹集团那般自由。

  毕竟不管怎么说,苍穹集团打出来的口号可是十分鲜明,那就是永久性绝对中立。

  所谓的永久性绝对中立,是指苍穹集团不会干涉任何一个其它势力的正常运转,也不会参与到任何势力的战争之中。

  说白了,我们苍穹集团就是商人,大家光明正大的做生意,我不惹你们,你们也别惹我。

  总而言之一句话,扯着这面永久性绝对中立的大旗,苍穹集团不会成为任何一个势力的绝对敌人,一切都凭“利益”说话。

  利益,往往在大多数情况下,比许多契约都能够建立更牢靠的关系。

  而黑暗元素族则做不到这一点,无论它们如何变革,如何开放,敞开了大门欢迎所有人来合作,可是它们毕竟是这个黑暗时代的十大霸主之一,至少其余九大恶族不愿意看到黑暗元素族越做越大。

  尤其是那些老古董们,它们可是十分珍稀自己的老命,苟活到现在,可不是为了成为它人的踏脚石,也不想成为“命运之子”的升级工具。

  也就是说,黑暗大帝或许就是这个黑暗时代的主角,绝对的命运之子。

  但那些活到今天的老怪物们,一个个也不是软柿子,时至今日也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可不管怎么说,黑暗大帝真的很有能耐,在一群老怪物的环伺之下,还能够把黑暗元素族壮大到今天这般地步,仅凭这一点就十分的不简单。

  而在这样一位枭雄和变革者的领导下,新生的黑暗元素族自然也会非常的特别和与众不同。

  特别,往往有时候就是最大的麻烦!

  苏阳不害怕跟那些老古董们斗智斗勇,因为它们的风格早已固定。

  可是这黑暗元素族真的不一样,它们所表现出来的特别,表现出来的不尊法理,不走寻常路,往往很多时候都会成为变数,从而给苍穹集团带来极大极大的麻烦。

  那么,面对这么一个特别的黑暗元素族,苏阳等人准备如何应对呢?

  《苍穹九变》无错章节将持续在青豆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青豆!

  喜欢苍穹九变请大家收藏:苍穹九变青豆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