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从大佬到武林盟主 > 第471章 飞天飞天

第471章 飞天飞天

  那灰袍老者屹立于凉亭之上,面带笑意、气质祥和,如同晚饭后出门遛弯的邻家大爷一样。

  然而张楚望着他,心头却惊骇的像是见鬼了一样!

  神特么的邻家大爷!

  这里是哪儿?

  这里是狗头山山顶!

  太平镇的制高点!

  太平会的禁地!

  从太平会总舵到这里,沿路十步一岗、百步一卡,未经通报,便是孙四、张猛也上不来!

  哪家的大爷能遛弯儿遛到这里?

  更惊悚的是,张楚完全不知道这个灰袍老者是几时来的!

  他要不出声,张楚根本就发现不了他!

  即便是现在,张楚的双眼都已经明明白白的看到灰袍老者站在凉亭之上,依然感觉不到他的气息!

  在张楚的感知中,凉亭之上空无一物!

  要知道,练武练到气海境,六识敏锐无比,只要留意,身围三四丈之内任何风吹草动都可尽收心中!

  而他现在距凉亭不足十步!

  张楚强行按捺住颤栗的心神,撩起下摆站起身,不卑不亢的揖手道:“晚辈所修武功确是一位‘姬’姓友人所赠……请恕晚辈眼拙,请问前辈尊姓大名?”

  “友人?名甚?姬家哪一支?”

  灰袍老者浑不在意张楚的问题,径直追问道,似乎十分在意这个问题。

  张楚用力的抿了抿唇角,沉声道:“请恕晚辈无礼,晚辈尚不知前辈是敌是友,岂能将挚友的身份告知前辈?”

  他用力的深呼吸,心头已经做好了迎接狂风暴雨的准备。

  哪知灰袍老者却是恍然大悟的轻轻一拍额头:“嗨,人老了,脑子就是不灵光……老夫风四相,你若愿给老夫脸面,只管称呼一声风四爷,保证你不吃亏!”

  张楚心头猛然一松,从善如流的再次揖手道:“晚辈拜见风四爷。”

  “好孩子!”

  风四相喜笑颜开的伸手遥遥虚扶。

  不见真气涌动。

  张楚却感觉到一股无可抵挡的柔和力道将他扶起!

  他心头巨震,连声道“果然”!

  他是气海境!

  气海境之内,哪怕是举手投足就可以打死他的强四品大豪,也绝对不可能站在他面前,他还感知不到任何气息!

  只能是飞天宗师!

  只能是飞天宗师才能做到自身气息滴水不漏,完全瞒过他的感知!

  巨佬啊!

  “好孩子,老夫就不追问你那个挚友到底是姬家哪一支了,老夫只想知道,你没投入姬家吧?”

  灰袍老者三言两语,又转回了这个问题之上。

  张楚心下微沉。

  这位飞天巨佬刚刚是作了自我介绍,但实质问题,他却根本未提及!

  张楚想听到的是“听好喽,老夫天行盟太上长老风四相”、“站稳喽,老夫无生宫天王风四相”这样的自我介绍。

  或者说,直接点明来意,是好是歹,张楚斟酌着选择。

  总好过现在这样一头雾水,什么都得靠猜……

  好在灰袍老者和蔼的态度,以及他关注问题的侧重点,多少还是给了张楚一点点线索。

  他沉吟了几息,慎重的开口道:“回风四爷的话,《太阳真功》是晚辈与挚友之间的私事,与姬家无关。”

  “啧啧!”

  风四相惊叹的摇头道:“年轻就是好啊!”

  张楚一头雾水,心头正思忖着要不要问一问时,就见风四相好似风中落叶那般轻飘飘的落下来,拍着手道:“好孩子,你够格了!”

  依然是无头无脑、莫名其妙的一句话。

  张楚听后却是心头突然一动,不动声色的拱手道:“还请风四爷教我!”

  “老夫是风家的掌舵人!”

  风四相扶着腰间的白玉腰带,大气的问道:“你听说过风家吗?”

  张楚老老实实的摇头:“恕晚辈孤陋寡闻,不曾听闻。”

  风四相踱了几步,似乎是在考虑怎么给张楚介绍他们风家。

  “你都收拾了天刀门,万人杰总知道吧?”

  他问道。

  张楚点头:“万宗师的佩刀,现在便在晚辈手中。”

  风四相颔首,轻描淡写的说道:“我像你这般年轻的时候,在庄中见到他,得唤他一声师兄。”

  张楚蓦地睁大了双眼。

  风四相这句话有很多种理解角度。

  但联系他先前的问题,再对照他现在的实力,正解就只有一个:万人杰上风家去,也得执弟子之礼!

  张楚隐藏在白袍下的拳头,忽然捏起!

  等到了!

  终于等到了!

  他早就知道,玄北江湖的最深处,隐藏着一群飞天巨佬!

  或许是两位。

  或许是三位。

  或许是四位!

  总之,肯定是由多位飞天巨佬组成的飞天联盟!

  因为一位飞天巨佬,撑不起玄北江湖的脊梁!

  撑不起江湖事、江湖了,朝廷不得插手的脊梁!

  撑不起玄北江湖事,玄北江湖了,别州江湖都不得插手的脊梁!

  昔年万人杰正是在这群飞天巨佬的支持下,将天行盟与无生宫都挡在玄北州外!

  也正是因为有这群飞天巨佬存在,无生宫才会在万人杰过世近三十年后,仍然恪守着昔年的赌约!

  他早就知道……

  但知道有什么用?

  他还能提上两条猪腿,上这些飞天巨佬家走走关系,看能不能获得他们的支持?

  哪也得他知道这些飞天巨佬住那儿啊!

  终于等到了!

  ……

  张楚请风四相进入凉亭里坐下,亲手给他烹茶。

  “四爷,您这次来见晚辈,是有什么指点吗?”

  张楚毕恭毕敬的将热气腾腾的茶汤奉到风四相面前。

  风四相捏起茶盏轻轻呷了一口,感叹道:“败家玩意儿……”

  张楚低眉顺眼,不敢扎刺。

  私底下,还在心头揣摩这位爷吐槽的到底是他泡茶的手艺,还是他过往到处开杀戒的劣迹……

  好在风四相并没有吊他胃口的意思,放下茶盏就笑道:“这个小家伙儿,年纪不大却跟个人精一样,能不知道我老人家来找你,所为何事?”

  张楚不敢装傻,老老实实的点头道:“晚辈是能猜到一点,只是不敢肯定。”

  “我老人家都已经来了,你还有什么不敢肯定的?”

  风无相或许是非常欣赏张楚,与他说话时总是和颜悦色的,带着笑意。

  张楚在案几下使劲儿的捏了捏手指,一咬牙道:“晚辈灭了天刀门,导致天行盟与无生宫入侵玄北州,诸位前辈应该痛斥晚辈才对,何以还会对晚辈青眼相加?”

  “很有自知之明嘛!”

  风四相笑呵呵的调侃了张楚一句,然后慢悠悠的轻声道:“不过你的眼光,还是太狭隘。”

  “天行盟与无生宫进入玄北州,并一定是坏事!”

  “你瞧瞧燕北州、西凉州,这些年出了多少人物?”

  “再瞧瞧咱们玄北州,悟到点什么没有?”

  “至于天刀门……昔日你在陶玉县算计万家小儿之时,老夫就在一侧,你可知,老夫为何会坐视你推平天刀门?”

  张楚听到这里,心下一凉,背心陡然窜起一股子凉气儿。

  但他没有犹豫,一点头就道:“这正是晚辈想要知道的。”

  这个问题,在他从孟小君口中得知万人杰与无生宫前代天王之间的赌约后,就一直在他心头萦绕。

  他资历浅,他不知道这个事情。

  但没道理那些飞天巨佬也不知道这件事!

  但既然他们知道,为何他车翻天刀门的时候,没人出面阻止他?

  “于公,我等为玄北飞天,尔等皆是我等后生晚辈,我等自当一视同仁,无高下之分!”

  风四相收起笑意,目光玩味儿的淡淡说道:“于私,昔年万人杰破了心境,绝了飞天路,诸位前辈本意是由顾小楼结掌天刀门,而万人杰一意孤行,执意要由万江流执掌天刀门,还逼死顾小楼……他都这般薄凉,那他万家的天刀门,与我等还有何干系?”

  “好孩子,有句话你以前可能没听过,四爷现在说给你听,你一定要记住喽:飞天飞天,即是天!”

  风四相用开玩笑一样的语气,对张楚说了这句话。

  说话时,他的嘴角还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但张楚却完全笑不出来。

  因为这并不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