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大美时代 > 742、可以花间月下听狗吠,也可炖锅狗肉汤

742、可以花间月下听狗吠,也可炖锅狗肉汤

  所有关于林楚妮或者校长的质疑还仅限于蜀美校内。

  可对于蜀川美术学院附中重开,居然是用来搞职业教育,这种巨大的职能变化,在整个国内的美术界掀起了轩然大波!

  平心而论,上一届的黄院长,这一届的赵磊磊,其实都不太认同万长生这种做法。

  全国各大美术学院的专家学者领导们更加不认同。

  可以说,在所有艺术院校,包括美术、舞蹈、音乐学院这些高等学府里面,附中甚至附小都是比高校更加黄金的存在。

  录取比例绝对都比大学还要艰难。

  都是培养从小发掘出来天资过人的天才。

  能够读附中的,往往都是未来的栋梁,未来的大师。

  毕竟人家还在苦逼的学习数理化时候,这里原本就天赋过人的孩子们已经开始深研各种专业领域。

  某种意义上跟大学少年班差不多。

  等到进美院的时候已经类似于读研了,绝对的各专业尖子生。

  所以对于历届附中毕业生来说,这是份巨大的荣誉。

  能够跟人说我是某某附中的学生,比美院生更有逼格。

  所以才会引得那么多成名画家、教授老师希望看在情怀的面子上,也要重开附中。

  这样的地方。

  居然被万长生拿来搞成了最上不得台面的职业教育?

  哪怕国家各种发文,把职业教育拔高到了跟国运有关的重要地位。

  可在有些人眼里,那依旧是最混乱最低级的技校。

  培养的是技术工人,能跟高贵的艺术家相提并论吗?

  所以从这边附中重开的批文下来,筹建过程逐渐明晰化,激动的附中毕业生们很快听闻了这个难以置信的消息。

  感觉把凤凰扒光了羽毛扔到鸡窝里,而且还是最便宜的那种三陪鸡窝。

  附中生算算年纪,都是已经在全国艺术界各处把持了话语权的中老年,如野火燎原般迅速知道了这个信息以后,义愤填膺的情绪可想而知吧。

  他们是不会什么网上发动舆论的,直接在各种学术期刊、美术杂志甚至文化媒体上评论抨击!

  不光是蜀美的毕业生,全国各地各大艺术院校的都有。

  让原本神圣高贵的艺术院校,沦落到挖掘机技校一样的档次。

  是可忍孰不可忍……

  因为蜀川美院附中重开的项目就是和大美培训机构联办的,所以万长生无可躲闪的成了炮轰靶子。

  文采飞扬的能够从几千年文化滔滔不绝引经据典,喝过洋墨水的更是从古希腊艺术到文艺复兴时期,再到新中国的艺术重建到现在都串联上。

  赤膊上阵直接骂娘的那就比比皆是了。

  万长生就像个挖了他们祖坟的家伙。

  万长生本来还是不想理这种局面,又不伤他一根寒毛。

  他这一路走来,产生的口水仗还少了么,如果都去计较、跟对方纠缠,那只会精疲力尽,把自己的学业跟事业变成一地鸡毛。

  甚至变成自己最讨厌的样子。

  常与同好争高下,不与傻瓜论长短。

  这是万长生的信条。

  真正聪明的人,都无视对手的挑衅。

  这世上最狠的回应,就是不在乎。

  甭管对方是什么主席什么顾问又或者什么长。

  一概无视。

  在这个纸媒日渐没落的今天,行政机构面临裁减的时代,那些死死抱住昔日荣光的老家伙,未尝不是想通过这种发声来刷一波存在感。

  杜雯当然是关注了网上的状态,正式的机构没有发出文件,毕竟没谁有资格来要求蜀美不能这么做,职业教育甚至是个绝对政治正确的大事情。

  明事理的都不敢吱声。

  但兴风作浪的声音肯定也有,不过比起娱乐圈的声音那就是小巫见大巫,她也不在意。

  只是笑称那位躲在蓉都的吴桂波肯定很想抓住这个机会造声势。

  可是连杜雯都懒得发动媒体公关来反击。

  这种声音能够影响的也就是行政关系。

  先是江州的书画机构有人找万长生说要谈话。

  他没兴趣,根本就懒得去当面浪费时间。

  虽然从获得青展金奖以后,万长生已经自动成为书画机构的协会会员。

  他还是不鸟。

  接着找到赵磊磊。

  实际上赵磊磊已经帮万长生承受了不少的压力。

  这位做兄长的一直没吭声。

  于是连带蜀美的名声都被翻出来各种诋毁。

  连最近视为重点的西亚战略,网上都开始长篇大论的嘲讽,说赵磊磊是捧西亚土豪大腿,甚至捕风捉影的扯上了宗教倾向。

  讽刺这呀那的说法,那就更难听了。

  老童在小酒吧喝酒的时候随口给万长生提了提。

  他想想从马振宇那里拿了这次中学介绍会的编辑视频过去。

  当着放给赵磊磊和老童以及一干美院领导看。

  万长生想表达的始终时那句话:“美术学院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或者说“美术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是像现在这样,只是给拥有天赋,并且幸运发掘出来的人,一个展现才华的艺术殿堂,让这些幸运儿变得名利双收?

  还是让艺术带给更多人美好,展现才华回馈这个社会带来更多的美好?

  看着视频上那些从行为举止都带着点不良少年气质的中学生。

  再看看他们最后充满喜悦又新奇的围着打听各种细节的神态变化。

  大家都有点无言了。

  好一会儿赵磊磊才开口:“老实说,之前我也是有点犯嘀咕的,把附中搞成技校职高,这样的败家子行为能让我永远被写在蜀美历史上,但万长生做的这个事情,现在我放心了,这甚至打掉了我曾经有的幻想,再次清楚的告诉我们,局面已经到了非改革不可的时候,这个骂名我来担,我会以美院院长的名义,正式发函给国家书画机构解释我们这么做的原因,必须要有人这么做。”

  不是附中系的老童点头:“附中为什么会关闭?不就是因为不适应时代的变化吗?如果我们现在重开附中,依旧还是原来那套,那重开有什么意义?说到底,万长生是在帮现在美院的体制还债,还我们应有的社会责任!高校本来就应该是教书育人的地方,当然,附中还是应该把培养天赋作为重点,这点我认为不矛盾,两手都要抓嘛。”

  他还是要老辣些,知道折中和稀泥,没有赵磊磊那么动不动就扯炸药包。

  那位伍书记也笑笑说:“其实到现在为止,所有教育部门、宣传部门都没有对我们有任何询问,这就说明了方向,解决职业教育的问题本来就是国家三令五申的重点,大方向上我们没有错,那步子迈得大点也没关系,的确,时代在不停变化,美术学院为人民服务的方式也要变化,四五十年前,美术学院能够做的就是用作品讴歌人民,没有太多社会岗位直接需要美术人才,现在呢,大量的专业艺术人才被社会各方面需求,早已经不是个纯粹艺术探索的小圈子,我们蜀美能够领先全国意识到这点,没准儿这才是我们引领未来的起点。”

  姜还是老的辣,话说得滴水不漏。

  最后还补了句:“万长生你也应该发声解释下,我觉得这个视频的说服力就很够嘛,展现出我们蜀美的态度,我们的能力,特别是最近不是西亚那边的艺术园区开幕了吗,也可以合并宣传下。”

  所以万长生才回过头来让大家安排上。

  这事儿吧,在青年学子中间还真是鸦雀无声,波澜不惊。

  大家根本就不关心。

  在蜀美校园内,接近半数的大美生早就嗤之以鼻,万万做的事情,总有些狗来乱吠。

  以至于有些老师想在课堂上顺便施加点压力,都要掂量下会不会当面打脸。

  这种事情又不是没发生过。

  有理有据的批评万长生,没准儿还能得到一片欢天喜地的掌声,但是阴阳怪气的讽刺,多半会被怼得怀疑人生。

  因为杜雯在所有管理群里面灌输的态度都是:“万长生他有他的人生哲学,他是艺术家,不跟人动气,藐视别人那是他的涵养,狗对着他叫,他当然不用跟着叫回去了,但我们不一样,谁敢瞎几把乱叫,我们最好炖一锅狗肉汤!”

  众人立刻心服口服的欢呼杜杜说得对!

  所以万长生和杜雯这两种态度,在大美社能出奇的和谐相处,从来不矛盾。

  那么安排上的就是马振宇他们的影视编辑工作室。

  这有个制作编辑的过程,一两周以后才能完成,还调侃万长生这又不是一百万的工程,不会那么匆匆忙忙的搞定。

  万长生甩锅出去以后,依旧把专注力放在自己的工作上,每周跟着林楚妮他们去参加附中介绍会做宣传。

  但很快,这介绍会就不得不带上钟明霞来镇场子。

  因为进入四月中下旬,《错爱之上》终于开始在四大卫星电视台同步直播,另外还有几家电视台延播,网上视频网站更是出现了可以付费点播的电视剧集。

  从第一集开始,钟明霞在电视屏幕上的表演,就狠狠的抓住了观众的心!

  谁能想到那个每天在文创园区笑眯眯巡场的副总,居然在电视剧里面演绎出来这样让人过目难忘的角色!

  话说有了这样的命运改变案例,还不拉到中学校园去趁热打铁。

  那就太不划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