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道神 > 第153章 空间本源!

第153章 空间本源!

  蝶舞要么不出手,要么就是雷霆万钧,静若处子动若脱兔。以她的实力,即便是一记剑指,都强的变态。别看她年纪轻轻,但她的实力可是强的无法想象。

  即便是站在远处的血狂,在看到这一道银色剑芒的时候,都是头皮发麻。不仅仅是因为银色剑芒的速度奇快,还因为银色剑芒蕴含了一种无物不破的锋锐。就算是血狂挨一下,恐怕不死都要脱层皮。

  那位化凡境前期武者在看到这一道银色剑芒的时候,便是有了巨大的危机感。可惜时间上已经来不及,他急的满头大汗,却没有任何办法解决。被人一剑杀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明知道要被人杀死,却没有办法躲避。

  “噗”

  银色剑芒一划而过,那位化凡境前期武者的身上,直接出现了一道长长地剑伤,血雨飞洒。若非是蝶舞手下留情,那位化凡境前期武者绝对是死定了。

  “念在你是初犯,先饶你一命,下一次可就没这么好运了。我的话放在这里,谁敢靠近我十步之内,杀无赦!”

  别看蝶舞冷若冰霜,实际上她的心还是太软了。要是换成凌道,那位化凡境前期武者绝对不会是被重创,而是会被一剑劈成两半,绝无活下去的可能。

  不过,她这样做,也是起到了震慑作用。仅仅是一记剑指,便是足以打伤化凡境前期武者,那么蝶舞的实力,绝对远远地超过了化凡境前期。即便是化凡境中期武者,都不可能做到这一步。

  在场的那些血剑宗弟子,也都是纷纷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就连那三位正在不断攻击凌道的化凡境武者,都是站在了凌道的不远处,他们好像随时准备出手,又好像压根不打算出手的样子。

  “跟我走吧,谁敢拦你,便是找死!”

  别看蝶舞仅仅只是十六岁的少女,但她身上散发出的气势,却是极为的强大。就好似是一位高高在上的公主一般,说一不二,谁也不敢违抗她的命令。

  “好吧,又欠你一条命了!”

  凌道耸了耸肩,原本打算拼命的,没想到竟然被蝶舞救了,还真是世事难料。原本不想欠蝶舞人情的,现在却是没有办法,只好继续欠着了。他又不是什么迂腐之人,蝶舞能够救他,他自然没必要去拼命。

  “慢着,我要杀的人,岂是你想救就能救的?你当我是什么人?”

  眼见那些化凡境武者和本源境武者不敢阻拦,血狂却是冷哼了一声。这次前来的血剑宗弟子,还真是胆小,仅仅是先前蝶舞的一记剑指,便是将他们全部吓住了。

  尽管血狂也震惊于蝶舞的实力,但是蝶舞毕竟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再厉害肯定也厉害不到哪里去。先前蝶舞那一记剑指,或许是蝶舞的绝招,远超她的剑法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血狂便是信心十足,蝶舞想要带着凌道离开,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将他换成蝶舞,恐怕他现在已经将在场这些血剑宗弟子杀光了,现在蝶舞没有这么做,在他想来,蝶舞先前就是吓唬他们的,虚张声势而已。

  “哦?你想怎样?”

  蝶舞看都没看血狂一眼,仅仅是这般平静的问道。血狂的实力是强大,可惜和她比起来,还是远远不如。灵剑宗这次来了那么多弟子试炼,然而并没有老一辈强者陪同,就是因为有蝶舞在。

  “很简单,若是你能胜我,你们便可以离开,若是你败了,你们便留下吧!”

  不管先前蝶舞施展的是不是绝招,她都足以引起血狂的重视。也是因此,血狂并没有说出多么狂妄的话,仅仅是这样平等的和蝶舞对话。对待比他弱的武者,他要多猖狂有多猖狂,可是对捏不清底细的,还是谨慎对待的好。

  “败你?一剑足矣!”

  蝶舞转过身,随意的扫了血狂一眼,然后便是轻松地说道。这句话,却是让在场不少血剑宗弟子都是张了张嘴,血狂的强横他们是知道的。可是现在蝶舞竟然说一剑击败血狂,当真是狂妄到了极点。

  “够自信,我喜欢!好,就让我看看,你怎么一剑击败我!”

  被一个女孩鄙视,本身就极为丢人,更何况还是被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比试,那就更丢人了。血狂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都是咬牙切齿,要是不将蝶舞击败,绝对难消他心头大恨。

  “怒海狂涛!”

  血狂一声冷喝,随后便是拔出了自己的中品剑器,施展出了他所擅长的剑招。蝶舞说一剑败他,那么他第一剑绝对不能弱,哪怕是落入下风,都是丢人至极的事情。

  他所想的,不仅是不被蝶舞击败,还想要击败蝶舞。要不然,他也不会一上来就施展出了怒海狂涛这样的剑招。不得不说,他比许文来更像剑修,起码他没有轻视对手。

  以他体内真气和本源力量演化的血海,才是最像的,就和真实的一样。因为血狂掌握的十成本源力量,本身就是血之本源,和水之本源大为不同。

  只要是血狂的对手,体内有血液的话,都会受到血之本源的影响。如果说身处血海之中,身体会受到束缚,手脚行动不便,那么被掌握血之本源的武者攻击,身体便是会由内而外发生不适,能不能控制自己的剑,都是个问题。

  血狂不仅境界高,战力强,掌握的血之本源,也是极为诡异。如果是本源境武者站在他的面前,那么他就算不动,仅仅依靠血之本源,都能够杀死那位本源境武者。

  伴随着血色长剑的劈出,汹涌澎湃的大浪,都是向着凌道冲击了过来。别说凌道仅仅只是个人而已,即便他是一座座雄伟的山岳,恐怕都要被淹没,被冲碎。

  “大师兄的实力,又有所精进了!”

  “本来我还想在最短的时间内超越大师兄,现在看来不可能了!”

  “看来那个小丫头挡不住了,还扬言要一剑击败我们大师兄,我看大师兄一剑击败她差不多!”

  这些血剑宗弟子在胡乱猜测,凌道的双眼则是集中在血狂和蝶舞的身上。他从蝶舞的眼神之中,看到了一股自信,别说是一个血狂,哪怕是十个血狂,她都不怕。

  眼看着一道道血浪即将冲击到蝶舞的身体上,她终于是动了。她依旧是没有拔剑,仅仅是伸出了右手,掌心对着满天的血浪,好似要以肉身硬撼血狂的绝杀。

  好在事实并非如此,就在凌道准备出手救援蝶舞的时候,异变发生了。原本冲向蝶舞的血浪,竟然全部都是停在了虚空之中,就好似凝固在了那里一般。

  这样的场面,就连血狂自己都是愣住了。他全力以赴施展出的一剑,不仅没有对蝶舞造成任何伤害,反而是静止在了虚空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竟然是空间本源!”

  凌道的心中,也是大呼了起来,别看他表面平静,其实内心之中充满了震惊。剑之本源的确罕见,可空间本源同样罕见。想要在本源境的时候,领悟空间本源,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根据古老的传言,时间为尊,空间为王,掌握空间本源的武者,绝对强的变态。当然,前提是得会运用空间本源,就好比有人拿着一柄木剑,完全能够发挥出别人使用铁剑的威能。

  武学上的见解,本身就是不统一的,有人说本源力量没有强弱之分,只是在于武者的强弱而已。也有人说,本源力量本身就有高下之分,时间本源和空间本源,就属于极为厉害的本源。当然,越是厉害的本源,就越难掌控。

  “看我一剑败你!”

  蝶舞顶住所有的血浪之后,便是再度并指为剑,向着血狂斩出了一剑。一道银色的剑芒,化为千百丈大小,轰隆隆的斩出。一道道血浪竟然好似成为了银色剑芒的下属,背叛了血狂,同样向着血狂冲击而去。

  “怎么回事?”

  就算是血狂,此时双眼也是瞪得老大,完全想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没有凌道那样的见识,自然不可能一眼就判断出蝶舞所掌握的是空间本源。

  血狂能够做的,便是挥动血色长剑,施展出血剑宗的剑法。一道道血浪被他斩开,化为了朵朵浪花,消散在了虚空之中。可是那道银色的剑芒,却是仿佛能够穿越虚空一般,斩在了血狂的身上。

  先前血狂也试过,想要破掉银色的剑芒,可是让他惊恐的是,他的剑根本就碰不到银色剑芒。他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银色剑芒,斩在了他的身上,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从血狂的左肩,一直到他的腰部右边,出现了一道道长长地剑伤,深可见骨。哪怕是以血狂的肉身,都是完全挡不住银色剑芒的锋锐。蝶舞仅仅是出了一剑而已,便是彻底击败了血狂。

  如此严重的伤势,顿时让血狂瘫坐在了地上。血狂急忙逃出一枚疗伤丹药吞服了下去,并且一直看着蝶舞,生怕蝶舞趁着这个时候对他下杀手。他却不知道,如果蝶舞真的想要杀他,他又怎么可能活到现在?难道他以为他的实力,在蝶舞面前够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