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道神 > 第160章 无情血魔功

第160章 无情血魔功

  核心弟子大比三轮比试,凌道的表现都是最抢眼的。哪怕是乾坤境前期的田鲲,都是败在了凌道的剑下,要是没有阴阳转轮之术,恐怕田鲲已经身死。

  关于凌道的情况,天剑宗宗主也是有所了解。仅仅十七八岁,便已经是星辰境后期,更是凝练了意志,甚至拥有乾坤境中期王者战力。这样的妖孽,天剑宗宗主一辈子都是没有见过。既然已经和凌道为敌,那么他绝对不会放走凌道。

  “你才是真正的混账东西!”

  “连祖师的隔代传人都要杀,你难道想要欺师灭祖不成?”

  “我们守护天剑宗这么多年,你难道还想对我们动手不成?”

  天剑宗宗主的话,却是激怒了三位太上长老。尤其是那位田姓的太上长老,气的白胡子直颤。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后辈之中竟然还有这样的人。田无量对他们根本没有半点敬意,甚至敢当着众人的面威胁他们。

  “果然,田无量要动手了,凌道表现出的潜力,让他害怕了!”

  执法殿殿主和天剑宗宗主可不是一个派系的,要不然当初执法殿殿主也不会救凌道。执法殿,负责执掌天剑宗的法规,如今的执法殿殿主和田无量是同辈人物。

  他们年轻的时候,执法殿殿主的资质比田无量更好。按理说,这么多年下来,执法殿殿主应该比天剑宗宗主厉害才对。可是,执法殿殿主却从天剑宗宗主的身上,感受到了极大的威胁。

  有一点,执法殿殿主比不上天剑宗宗主,那便是心狠手辣。当年乾坤丹的事情,执法殿殿主便是怀疑和天剑宗宗主有关。可惜,说出去根本没人信,身为天剑宗宗主,田无量难道不想天剑宗强盛吗?

  “你们非要倚老卖老,那便怪本宗不客气了!我敬你们,你们是太上长老,我不敬你们,你们只是三条老狗!”

  田无量的声音传遍了整个演武场,就算是那些天剑宗长老,看向田无量的眼神都是变了。他们自然明白,三位太上长老一直默默无闻的守护着天剑宗,可是现在田无量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畜生!”

  “大逆不道!”

  “老夫没有你这样的后人!”

  其他两位太上长老还好,那位田姓太上长老,已经气得咳血。当初,田姓太上长老屡次帮田无量的忙,田无量才能当上宗主。现如今,田无量竟然骂他是老狗,自然让他怒极攻心。

  “宇文晟,你还愣着干什么?本宗命你,拿下他!”

  既然已经撕破了脸皮,那么田无量根本不管三位太上长老的反应了。田无量这么多年的布置,已经足够,三位接近大限的太上长老,对他而言已经毫无利用价值。

  “遵命!”

  宇文晟看了看三位太上长老,又看了看田无量,最终点了点头,手持一柄上品剑器,向着凌道杀了过来。三位太上长老已经接近大限,田无量却还有几百年可活,宇文晟自然知道听谁的比较好。

  “宗主,我给你丢脸了!”

  田鲲来到田无量的面前,直接跪下,哪怕身为乾坤境王者,哪怕得到了天尊传承,他对田无量也是没有半点不敬。甚至,在这么多人面前,他都不敢叫爷爷,只敢称呼田无量为宗主。

  “知道就好,今天之后,你便去百宗战场,什么时候晋升到乾坤境后期,什么时候再回来!”

  田无量冷冷地看了田鲲一眼,本来还想宣布田鲲做少宗主的,现在看来还是算了。田鲲败在了一位星辰境后期武者手中,肯定会引以为奇耻大辱。不让田鲲进行血与火的磨砺,恐怕难成大器。

  “是,宗主!”

  田鲲自然不敢有丝毫怨言,更加不敢反对。他虽然得到了天尊传承,但他知道,他的爷爷比他还要恐怖。好在田无量不会害他,而且现在还让宇文晟帮他报仇。

  “臭小子,你让我丢脸,我便让你生不如死!”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田鲲明白,在得到雷霆极光之前,田无量不会处死凌道。等宇文晟拿下凌道之后,肯定会对凌道施以极刑,到时候他同样能够出手。凌道越是嘴硬,便越是痛苦,他所受的耻辱,自然要百倍千倍的讨回来。

  “你敢!”

  “我这把老骨头,看来也要动动了!”

  “从来没有想到,我竟然要对自己的后人出手!”

  宇文晟要对付凌道,三位太上长老自然不会同意。他们不仅要对付宇文晟,还要对付田无量。他们是老了,但还有力气战斗,对付宇文晟这样的乾坤境中期王者,还是有把握的。

  “不识抬举的东西,你们要是愿意依附本宗,本宗可以饶了你们这一次。要是你们非要跟本宗作对,那么你们只有死路一条!”

  田无量的双眼之中,闪过了一丝杀意。三位气血枯竭的乾坤境后期王者,根本不被他放在眼里。他们终究是岁数太大了,大不如从前了。

  “欺师灭祖的东西,老夫斩了你!”

  田姓太上长老须发皆张,已经动了真怒。他手持长剑,直接向着田无量斩出了一剑。虽然他年纪老迈,但他的剑法,却是依旧凌厉。剑,依旧是杀人的剑,剑法,依旧是能要人命的。

  “老东西,你以为现在的你,还能是本宗对手?也罢,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本宗的实力!”

  天剑宗宗主猛地踏前一步,可怕的剑意,席卷四面八方。就算是站在他身边的长老们,都是连连后退。一些退的慢的长老,直接被田无量散发的气势轰飞了出去。

  田无量满头黑发飞舞,一双眸子之中,闪烁着血色光芒。他的资质的确不如执法殿殿主,但他这些年修炼了其他功法,如今的实力,对付三位太上长老根本就是轻而易举。

  “斩!”

  对付太上长老,田无量根本没有拔剑的打算。他右手向前一斩,一柄血色长剑便是陡然浮现,散发着刺鼻的血腥味。血色长剑狠狠地斩在了田姓太上长老的剑上,迸发出了无比强横的威势。

  两剑交锋,周围的长老都是远远地退了开去。血剑陡然炸开,化为满天血雨,淹没了田姓太上长老。血雨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其他长老根本看不清。

  当所有的血雨都落到地面之后,田姓太上长老的身影,才是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之中。此时的他极为凄惨,浑身上下,到处都是血洞。他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染成了血色,身体更是不断地颤抖。

  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田姓太上长老身体内流出的血液,全都汇聚到了地上的血液之中。而地上的血液,则是顺着地表,来到了田无量的脚下,并且钻进了田无量的身体之中。

  “砰”

  田姓太上长老的身体,倒在了演武场中。他双眼爆睁,怎么也没有想到,最终会死在自己的后人手中。他的一生,都是奉献给了天剑宗,没想到却死在了天剑宗宗主的剑下。

  仅仅是一剑,便是斩杀了一位太上长老,田无量的实力,也是超出了众人的想象。原本还想给三位太上长老说话的天剑宗长老和弟子,此时都是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一个字。反抗田无量,恐怕只有死路一条。

  “你竟然杀了自己的长辈?禽兽不如的东西!”

  “无情血魔功!你竟然敢修炼这种魔功?!畜生啊!”

  剩下的两位太上长老,看到田姓长老的死,都是极为愤怒。他们师兄弟三人,相处了几百年,感情早已极为深厚。田无量杀死了田姓太上长老,自然是和他们拥有不共戴天之仇。

  “竟然修炼了无情血魔功,怪不得这么厉害!”

  就算是远处的执法殿殿主,都觉得头皮发麻。无情血魔功,是天剑宗之中的禁忌功法,从来不准任何天剑宗弟子修炼。当然,就连核心弟子和长老,都是接触不到这本魔功。可田无量是宗主,他自然能够看到这门功法。

  无情血魔功,是一门极其恶毒的功法,可是一旦练成,威能强的可怕。凡是练成无情血魔功的,可以轻易击败同境界武者。天剑宗有先辈断言,无情血魔功是远超极品功法的。

  可惜,想要练成无情血魔功极为困难,开始修炼无情血魔功的时候,便要吸食人血。随后,基本上每天都要喝血,从而在体内生出一道道血色真气,甚至培养出一尊血魔。

  同时,还必须拥有一颗无情之心,并非只是斩断爱情,还要斩断友情甚至亲情。为了练成无情血魔功,田无量斩杀了自己的父亲和母亲,并且吸食了他们的血液。后来,他又杀了自己的妻子,甚至连儿子、女儿、儿媳和女婿都没有放过。更不要说田无量以前的兄弟和朋友,他连父母妻儿都杀,自然不会放过那些人。

  正因为如此,知晓田无量修炼无情血魔功,两位太上长老才会如此激动。凡是修炼无情血魔功的武者,已经不是人,而是恶魔,六亲不认的恶魔!

  “你们两个老东西废话太多了,都不想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