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道神 > 第175章 血武天出马

第175章 血武天出马

  “以前我一直以为掌握的本源力量越多越好,现在看來,并非如此,只要我能够完全掌握元始本源,那么比掌握十种本源甚至百种本源都强。”

  以前的凌道,掌握三种本源力量,分别是五行本源、剑之本源和雷之本源,而且,他还想要掌握更多的本源,前世他就听说过,天界有七绝体,可以掌控七种本源力量。

  如果是一般人,掌握七种本源力量,可能会导致境界进境缓慢,可是七绝体不同,七绝体一旦掌握七种本源力量,修炼速度不仅不会变慢,反而会加快不少。

  他掌握三种本源力量,尽管提升速度有所减慢,但实力明显更为强横,若是能够掌握更多的本源力量,实力肯定更强,甚至,他可以掌握超过七绝体的本源力量,这条路并非沒人走过。

  如果是七绝体是传说,那么秦帝便是神话了,秦帝并非什么七绝体,只是凡体而已,可是秦帝在本源境滞留了十年,并且掌握了足足十种不同的本源力量。

  十年时间,使得秦帝的修为,远远落后于其他人,然而,之后秦帝的修为却是突飞猛进,好似沒有瓶颈一般,仅仅花了一年时间,他便是追上了十年的差距。

  沒有人会怀疑秦帝的强大,要知道,秦帝开创的大秦圣庭迄今为止,都是天界最为强大的势力之一,秦帝更是自称始皇帝,将皇与帝的名号合一,九天十地,唯我独尊。

  凌道原本也想走那样的路,可是现在不需要了,一门元始本源足矣,以前他掌握第一层次的元始本源,仅仅是有其他本源力量的特性,现在他掌握了第二层次的元始本源,已经能够让元始本源变成其他本源力量。

  “大五行剑术。”

  凌道并指为剑,以本源力量,演化出了一柄长剑,可以明显的看到,长剑散发着五彩的光芒,要是别人探查他剑上的本源力量,那么一定会认为他掌握的就是五行本源。

  “雷霆极光。”

  试验过大五行剑术之后,他便是迫不及待的施展出了雷霆极光,元始本源既然能够变成五行本源,那么肯定也能够变成雷之本源,事实证明他的猜想沒错。

  可惜的是,元始本源只能够变成一种本源力量,雷霆极光是两种本源力量结合的剑法,他可以使用雷之本源施展雷霆极光,也可以使用光之本源施展雷霆极光,但是想要同时使用雷之本源和光之本源施展雷霆极光,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现在不行,不代表以后不行,我对元始本源的领悟远远不够。”

  越是研究元始本源,凌道越是能够感觉出元始本源的强横之处,哪怕是混沌本源,都只能模拟其他本源力量,说到底还是有区别的,可元始本源直接变成其他本源力量,别人根本看不出真假。

  可惜的是,凌道对元始本源的领悟不够,他现在想要使用时间本源和空间本源,就是做不到,当然,还有许多本源,他都无法使用,并非元始本源不够厉害,只是他对元始本源了解太少。

  他能够领悟元始本源,和他凝练的元始本源鼎有极大的关系,想要彻底掌控元始本源,比掌控多种本源都要难,不过,这是属于他自己的路,要是一直走下去,完全能够超越前世,而且要不了太久。

  “上品灵石是珍贵,可毕竟是身外之物,还是拿來修炼吧。”

  仅仅是星辰境后期,便使用上品灵石修炼,绝对是极为奢侈的,可是现在,凌道必须尽快提升实力,有田无量这么个敌手在,他自然不敢有半点懈怠。

  好在连番的战斗,让他收获极大,想要突破到星辰境巅峰,并非太过困难的事情,只是时间长短问題而已,毫无疑问,使用上品灵石修炼,会大大缩短这个时间。

  凌道已经宣布闭关修炼,执法殿殿主和石恒宇沒事的时候,便教导凌武和石三亿一番,他们两人年轻,而且天赋又好,执法殿殿主和石恒宇也乐得指点。

  短短数天时间,凌武便是有了长足的进步,尽管凌武得到了上古传承,但是长期自己修炼,沒有别人指导,自然让他走了不少弯路,他可不是凌道,有着前世记忆在,凌道根本不需要其他王者教,王者懂的,凌道都懂,甚至王者不懂的,凌道也懂。

  执法殿殿主和石恒宇都是乾坤境王者,指导一位星辰境前期武者修炼,自然是极为容易的事情,而且看着进步神速的凌武,他们也是极有成就感。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经过他们指点的凌武,实力起码提升了好几倍,上一次,凌武击败同境界武者轻而易举,可是和星辰境中期武者交手,就沒有那么轻松了,要是现在的他出手,完全可以将星辰境中期武者轻松击败,前提是那个星辰境中期武者不是凌道这种妖孽。

  血剑宗。

  “血不归已经去了那么久,怎么到现在一点消息都沒有,难道出了什么意外。”

  血剑宗宗主站在大殿之中,遥遥的望着大凌王朝所在的方向,按理说,不应该出现意外才对,大凌王朝最强的武者,也只是星辰境前期,血不归是准王,而且还带了二十位星辰境武者一同前去。

  “凡尘的死,绝对不能这么算了,真不行,只能请师叔亲自出马了。”

  如果是凌道回到了大凌王朝,那么就能解释血不归为什么还沒有回來了,天剑宗的事情,已经传到了他这里,尽管田无量存心隐瞒,但也不可能完全瞒住所有人。

  连乾坤境中期王者都不是凌道对手,要是凌道回到了大凌王朝,那么血不归肯定只有死路一条,哪怕是再加上二十位星辰境武者,也是沒有任何作用。

  “此子太过妖孽,必须早日除掉,否则将來绝对是我血剑宗的灾难。”

  对待天才,大部分宗门的想法都是差不多,先是拉拢,如果拉拢不了,便想办法交好,可是,如果本來就有仇怨,那么必须要趁着天才还沒有成长起來,将之除掉。

  如今看來,血剑宗和凌道之间的仇恨,已经不可能调和,要么他们杀死凌道,要么等凌道成长起來,灭掉他们血剑宗,再过十年,或许凌道一个人就可以抵得上一个六品势力,甚至还是六品势力之中极为强势的。

  幸亏凌道已经和天剑宗闹僵,否则凌道一直躲在天剑宗,就算是血剑宗宗主想要除掉凌道,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直以來,血剑宗宗主都以为血剑宗比天剑宗实力强得多,现在想想却是一阵后怕。

  天剑宗宗主田无量竟然有两具身体,而且都是乾坤境巅峰,这等于天剑宗有两位乾坤境巅峰王者,要是当初他和天剑宗交锋,恐怕要吃大亏。

  “师叔,有件事情,想要请你帮忙。”

  血剑宗宗主來到一处宫殿之中,以他的身份,其他人自然不会拦他,按理说,血不归应该已经回來了才对,现在这种情况,有很大可能是凌道回去了,让他师叔出马,他才放心。

  “宗主,什么事情竟然要老夫亲自出马。”

  血武天,血剑宗的太上长老,乾坤境后期行为,他只是血剑宗宗主的师叔,自然比天剑宗的太上长老年轻的多,正因为如此,血剑宗的实力才比天剑宗强横,因为天剑宗的太上长老基本不现身,要是进行剧烈的战斗,接近大限的王者只会死的更快。

  “最近出现了一位少年妖孽,年龄十八左右,星辰境后期修为,可他的战力,却超过了乾坤境中期王者,因为他亲手斩杀过乾坤境中期王者,而且还不止一位。”

  当下,血剑宗宗主便是简略的将凌道和血剑宗的仇恨,描述了一遍,开始的时候,听说要对付的只是个十八岁左右的少年,血武天的脸色明显极为不悦。

  可是听到后來,血武天却是來了兴趣,毫无疑问,这样的少年妖孽,血武天一辈子都沒有见过,甚至沒有听说过,如今出现了一位,而且还是血剑宗仇敌,自然不能留着。

  “宗主,你就放心吧,老夫出马,杀那小子沒有半点问題。”

  血剑宗宗主之所以找血武天,一來是因为血武天实力强横,二來则是因为血武天小心谨慎,要是换成其他太上长老,就算血剑宗宗主将凌道描述的再厉害,他们都不会瞧得起凌道,毕竟凌道实在是太过年轻了。

  “据调查,那小子在十五岁之前,只是个废物而已,可是十五岁之后,却变成了天纵奇才,本宗估计,那小子肯定获得过莫大的机缘,要是师叔能够杀了他,那么他得到的东西,将归我们血剑宗所有,或许,我们天剑宗未來有可能成为东剑域十大剑宗之一。”

  血剑宗宗主说的极为认真,血武天的脸色,也是逐渐变得严肃了起來,如今,不仅血剑宗要对付凌道,田无量同样不会放过凌道,在血武天看來,最大的对手是田无量,一定不能让田无量抢夺了先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