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道神 > 第217章 最弱小的王者

第217章 最弱小的王者

  “剑宗宗主 虽然说你的实力 已经堪比乾坤境巅峰王者 但是 乾坤境之下的武者 是沒法进入生死秘境的 哪怕是准王都不行 ”

  “生死秘境限定境界 只能是乾坤境王者进去 不管是通天境还是星辰境 都会排斥在外 剑宗宗主年轻有为 我们佩服 可惜王者间的较量 恐怕沒你的份 ”

  “别以为有点实力 就可以目空一切 生死秘境内的危险 不是你能够想象的 更何况 你连生死秘境都进不去 好好地呆在外面吧 ”

  有人看出凌道潜力无穷 所以言语间有交好凌道的意思 更多的人 则是仇视凌道 尤其是魔剑宗、绝剑宗、傲剑宗、万剑宗这些和凌道有仇的势力 现在有嘲笑凌道的机会 他们自然不会放过

  就算明知道使者大人看好凌道 魔剑宗宗主等人也不会太过惧怕 正所谓 强龙压不过地头蛇 他们依旧有办法杀死凌道 使者大人终究是中央主疆域的通天境大能 不可能一直留在东剑域 只要他们手脚干净点 沒有留下蛛丝马迹就好

  “凌道 生死秘境的确需要王者才能进去 让你们宗门的王者出马吧 ”

  生死秘境不像大日通天塔还分九十九层 也不是自成一片天地 只是上古时期 一位天尊建造的洞府罢了 天尊 对乾坤境王者來说 是高不可攀的人物 乾坤境王者在天尊面前 和普通人在乾坤境王者面前差不多

  使者大人发话 其他人自然是闭嘴了 魔剑宗宗主的眼中 闪过一道寒芒 跟随凌道前來的那两位乾坤境后期王者 只要敢进入生死秘境 那他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不就是乾坤境王者吗 我现在可以突破啊 ”

  凌道轻描淡写的说道 言语之间 充满了强大的自信 执法殿殿主和石恒宇两人对视了一眼 都是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抹惊骇 他们最清楚 凌道突破到准王 根本沒有多长时间 这么短的时间内 就能打破乾坤境的桎梏了吗

  “星辰境到乾坤境 从武者到王者 是质的变化 你难道以为 是你想突破就能突破的吗 ”

  “年轻人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我看过你的资料 突破到准王 应该沒有多长时间 你这样下去 肯定导致境界不稳 要是现在强行突破到乾坤境 肯定是很弱小的王者 ”

  “说的沒错 别以为准王厉害 突破到乾坤境就厉害了 每一位武者 突破到乾坤境的时候 都会经受星光的洗礼 洗礼的时间越长 得到的好处便是越大 ”

  从准王到乾坤境王者 一定不能着急 水到渠成的突破 才是正确的选择 有的准王 早就领悟了剑意 掌握了意志 想要突破到乾坤境 并非多么困难的事情 然而 强行突破的 都得不到多少星光的洗礼 就算以前是个天才 以后也会变成一位庸才

  有的大宗门弟子 不仅不急着突破 甚至还故意压制着自己的境界 就好比玄舞天 明明早就可以突破到乾坤境 偏偏一直不突破 压制到极限 然后再突破 肯定能够得到更多的星光洗礼 对以后的修炼有大好处

  凌道的强大 在场的所有人 都不会怀疑 可是 如果凌道现在就强行突破到乾坤境 那么就等于自毁前程 要是凌道得到洗礼的时间很短 那么就算突破到乾坤境 肯定也强不到哪里去

  唯有使者大人若有所思 他自然不会忘记 凌道斩杀了三千位乾坤境巅峰级别的剑修 如果凌道真的将那些本源力量全部炼化吸收 那么他的积蓄 比其他人修炼数十年都要雄厚 要不是大日通天塔内自成一片天地 凌道恐怕早就突破过了

  “你是认真的吗 ”

  使者大人并不认识元始本源鼎 先前的想法仅仅只是猜测而已 要是凌道坚持突破 就能说明 凌道真的可以吸收大日通天塔内的所有本源力量 凌道是个聪明人 如果无法吸收那些本源力量 他不可能强行突破

  “嗯 我现在就要突破 还请使者大人稍等片刻 ”

  当下 凌道便是盘膝坐下 根本不理会其他人 仅仅是一眨眼的时间 他便是陷入到了深层次的修炼之中 无比雄浑的本源力量 在他体内奔腾 犹如长江大河一般

  对一般的准王來说 想要突破到乾坤境 便是不断地激发本源星辰的力量 只要本源星辰的力量强盛到一定程度 便是可以沟通星河之中的一颗星辰 这个时候 就要看体内的本源星辰 是什么等级的了

  如果是下等的彗星 那么只能沟通彗星 同理 中等的卫星 可以沟通卫星 上等的行星 可以沟通行星 超等的恒星 便可以沟通恒星 恒星的星光洗礼 肯定远超行星、卫星和彗星 行星的星光洗礼 同样远超卫星和彗星 卫星的星光洗礼则是远超彗星 至于彗星 就算引动星光洗礼 都未必能够突破 就算突破 肯定也是极为弱小

  然而 凌道是个特例 他的体内 根本就沒有本源星辰 他只能催动元始本源鼎 可是指望元始本源鼎沟通星辰 明显不大可能 好在这个并不是什么难題 以前他就知道怎么办了

  星光洗礼 是星辰力量对武者的洗精伐髓 换成其他力量 同样可行 只不过 想要在天地间 找到媲美星辰的力量 明显很难 这么多年下來 化凡境到星辰境再到乾坤境 已经成了一个体系

  “父亲曾经说过 就算是一个个大世界 其实也是一颗颗星辰 如果能够吸收一个大世界的力量 绝对不比一颗星辰差 越强的大世界 拥有的力量 便是越可怕 我现在是强行汲取 比起沟通星辰 自然要厉害的多 ”

  元始本源鼎仿佛一件极道帝兵复苏了一般 竟然散发出了一股滔天的蛮荒气息 凌道沒有半点放松 现在正是关键时刻 必须利用元始本源鼎 轰开蛮荒世界的大门 元始本源鼎是工具 蛮荒诛仙劲则是力量 缺一不可

  假如凌道沒有修炼蛮荒诛仙劲 那么就算他的元始本源鼎再厉害 都不可能轰开蛮荒世界的大门 他的种种猜测 都是正确的 若是错了任何一个环节 他肯定就无法突破到乾坤境了

  他沒有星辰力量洗精伐髓 却有蛮荒世界的力量代替 可惜他并不知道 蛮荒世界是太古禁忌存在亲手开辟的大世界 比起恒星不知道厉害多少 他主动汲取蛮荒世界的力量 即便只有半个时辰 比起别人接受恒星洗礼五个时辰都要好

  “以他的天赋 凝练的本源星辰 肯定是恒星 天上只有一个太阳 现在又是白天 为什么他沒有接受到星光洗礼 ”

  “难道说 我们猜错了 他凝练的本源星辰 其实只是行星 可即便如此 应该也有星光洗礼吧 ”

  凌道已经修炼了一个时辰 可是迟迟不见有星光降下 本來执法殿殿主和石恒宇还在期待 以凌道的天赋 很有可能接受整整一天的星光洗礼 可惜到现在为止 星光洗礼就沒有开始

  “难道说 他突破失败了 ”

  一位乾坤境巅峰王者古怪的说道 要是凌道这样的绝世天才突破失败的话 那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可凌道的种种表现 真的和突破失败沒什么两样

  “我感受到了王者的气息 他应该突破到乾坤境了 奇怪的是 为什么沒有星光洗礼 ”

  使者大人轻声说道 在场的各大势力之主 都是乾坤境王者 自然将使者大人的话听得清清楚楚 他们细心感应之下 也是发觉到了凌道身上的王者气息 不少人都是皱起了眉头 凌道突破的情况 实在是太过诡异

  “我知道了 我知道了 哈哈哈……”

  突然 魔剑宗宗主放声的大笑了起來 任谁都是能够听出他笑声里的快意 其他人都是好奇的看向了魔剑宗宗主 希望他能够解释一番 魔剑宗宗主的脸上满是笑意 明显是幸灾乐祸

  “曾经 我看过一部古籍 里面有记载 一位天资绝世的天才 刚刚突破到准王 便是强行突破到了乾坤境 可惜 他太过急躁 导致根基虚浮 即便他体内凝练的是恒星 也是压根沒有得到星光洗礼 自那以后 他便是从天才沦为了庸才 沒有得到过星光洗礼的王者 简直就是最弱小的王者 ”

  凌道在准王之境的时候 便可斩杀乾坤境巅峰王者 要是他突破到乾坤境前期 就算是魔剑宗宗主 都沒有把握战胜凌道 可是现在 魔剑宗宗主心情大好 他明白凌道就算突破到乾坤境 战力也根本沒有多少提升

  “我本來以为 他的前途不可限量 现在看來 他甚至不如各大宗门的天才弟子 而且 以后差距越來越大 一个连星光洗礼都沒有经历过的王者 又如何与其他王者争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