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道神 > 第181章 傲龙下落

第181章 傲龙下落

  

  “她是真正的剑修。比我还要纯粹的剑修。”

  即便仅仅看到千惠的一剑。凌道便是能够判断出。千惠就是那种诚于剑的剑修。因为凌道的前世。就是和千惠一样的剑修。可惜今生有所改变。

  首先。凌道修炼的根本不是什么剑道功法。而是炼体功法蛮荒诛仙劲。其次。他不仅修炼剑道。还修炼武道。心已经不纯。他的路。已经不是纯粹剑修的路。而且混杂着武修和体修的路。

  当然。武修和体修。其实并不冲突。太古时期的武修。肉身都极为强横。有的甚至不逊于同境界的体修。其实。体修和武修。本來就分的极为模糊。修炼蛮荒诛仙劲。成为武修。并沒有问題。

  武修和体修的区别。并不是在功法上。就算修炼相同的功法。都沒有问題。只不过武修更加侧重于武道意志。体修则是更加侧重于肉身气血。不管是剑修、刀修还是武修、体修。说到底都是殊途同归。

  到了大帝那样的境界。各个方面都无比的强横。当然。那也只是相对于大帝之下的武者而言。大帝和大帝还是有区别的。一位剑修的大帝。剑法肯定要比一位武修的大帝剑法高明。

  擂台上和千惠决战的天人境巅峰武者。则是神色大变。从千惠斩出那一剑开始。他的瞳孔便是剧烈的收缩了起來。唯有真正和千惠交手。才能够感受到千惠的强大。

  千惠施展的。就是第三层角斗场内得到的剑法。万古青天圣莲经的开创者。就是一位绝世剑修。第三层角斗场内的剑法。自然极为强横。只是凌道到现在为止。还沒有修炼到而已。

  “一定是幻觉。区区天人境前期武者。怎么可能这般强大。”

  那位天人境巅峰武者勉强自我安慰道。随后便是施展出了他在第三层角斗场内得到的一门武学。也是他修炼到现在为止最强的武学。 以他天人境巅峰的境界。再加上接近大成境界的武学。对付一个天人境前期武者。难道还有什么问題不成。

  他的一双拳头猛地打出。化作两道拳影。就像是两头蛮象冲击了出去。虚空震荡。擂台晃动。哪怕是远处的天人境武者。都能够感受到那一拳的强势。

  然而。让人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千惠的剑就好像切进了豆腐一般。瞬间便是将那位天人境巅峰武者的拳影斩成了两半。随后。她的剑势如破竹。狠狠地劈在了那位天人境巅峰武者的身上。

  不是那位天人境巅峰的武者不想反抗……而是千惠的剑。在破掉拳影后。快的不可思议。他的脑海中。刚刚生出躲避的念头。千惠的剑已经将他的身体劈成了两半。

  千惠收剑而立。赤金色的长剑上。不沾一丝血液。杀人不见血。唯有剑速快到一定程度。才可以做到。很显然。千惠可以做到这一点。她沒有再看那位天人境巅峰武者哪怕一眼。而是转身走下了擂台。

  “好强。要是我面对那一剑。能躲开吗。”

  许多天人境武者扪心自问。结果却让他们脸色惨白。那位天人境巅峰武者绝对不弱。可惜连千惠的一剑都挡不住……不是被打败。而是被斩杀。杀死一位天人境巅峰武者。肯定要比打败一位天人境巅峰武者困难的多。

  就连凌道。都是忍不住看了千惠一眼。要是论威胁的话。千惠比金无命和林日天大的多。凌道见过林日天出手。林日天虽然强大。但远远沒有千惠那般可怕。

  天人境前期杀天人境巅峰武者。不费吹灰之力。即便是远处的林日天和金无命。额头都是有冷汗滚滚落下。要是他们和千惠交手的话。他们的下场很可能和那位天人境巅峰武者差不多。

  第三层角斗场内的一个个天才。 都是警惕的看了千惠一眼。不少武者已经见识过千惠的强大。然而千惠这一次表现出的实力。比以前还要强横。甚至给人一种不可战胜的感觉。

  千惠面无表情的走到了凌道的身边。然后和凌道一样盘膝坐下。他们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足一米范围。凌道甚至能够闻到千惠身上的处子幽香。千惠身上散发出的剑意极为凌厉。原先在凌道身边的武者。都是忍不住离开了这个地方。

  “好丰满的感觉。不知道手感怎么样。”

  就连凌道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鬼使神差的说出这样一句话。凌道前世是和千惠一样的剑修。不可能见到个大美女就出言调戏。难道说。这辈子真的被傲龙带坏了吗。

  “阿嚏。”

  天剑绝地内第二层内。傲龙猛地打了一口喷嚏。上次离开剑神大世界后。他的实力已经突飞猛进。如今的他已经不是昔年的他。如果他所料不错的话。前段时间去的应该就是冥界。

  也不知道是哪位强者在那种帮他。不断地激发他的傲家血脉。并且指导他修炼傲家的帝级功法。还教他极为厉害的剑法。除此之外。还使用大量的灵丹妙药。让他突破境界……而且是沒有副作用的突破。

  毕竟他的境界都是自己修炼的。灵丹妙药只是辅助。而不是突破境界关键。哪怕是凌道见到如今的傲龙。恐怕都要大吃一惊。因为傲龙已经是天人境中期武者。

  凌道一路征战。一次次游走在生死边缘。如今才突破到通天境前期而已。傲龙不仅比他的境界高。而且还高出整整一个大境界不止。傲龙毕竟是傲家血脉。不像凌道出身下界。如今的傲龙。眉心处已经有着一朵紫色莲花印记。

  “到底是哪个家伙在骂我。我在冥界起码偷看了数百位年轻女子洗澡。难道在什么地方留下了蛛丝马迹不成。”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如今的傲龙已经沒有过去的懒散。修炼起來极为拼命。可他的坏毛病还是沒改。在冥界除了修炼。他就是想办法偷窥年轻貌美的女子洗澡。

  不得不说。他的坏毛病不仅沒有害他。反而让他的实力提升的越來越快。毕竟想要偷看别人洗澡。沒有足够的实力。肯定是做不到的。想要偷看更多的女子洗澡。就必须修炼到更高的境界才行。

  “也不知晓素素怎么样了。她不会还在裂天剑宗吧。凌道肯定在中央主疆域。等我出了天剑绝地。便去找他。”

  傲龙不知道凌道现在就在天剑绝地。凌道也不知道傲龙也在天剑绝地。只不过傲龙在第二场。而凌道在第三层。如今的天剑绝地。已经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以前想要凝练出紫色莲花印记。非常困难。相比较而言。现在不知道简单了多少。天剑盟的九大护法。已经调查过多次。可惜还是不知道什么原因。

  “你是想找死吗。”

  第三层角斗场内。千惠猛地转过头。一双美目狠狠地瞪着凌道。杀机四溢。哪怕是凌道。都是觉得如坠冰窖。幸亏这里是第三层角斗场。否则千惠很可能已经出剑。

  要是凌道和千惠同一个境界。凌道自然不怕千惠。可惜凌道比千惠低了整整一个大境界。现在根本不可能是千惠的对手。先前凌道也是无心之言。并非是有意调戏千惠。

  其实凌道并不知道。修炼蛮荒诛仙劲。已经在潜移默化中改变了他的性格。蛮荒时期的霸主。从來不缺女人。而且强抢的事情都是经常发生。他现在调戏个美女。真的不算什么。

  前世他诚于剑、专于剑。一门心思扑在剑道之上。今生他先是复仇。再是寻找父母。现在又要前往天界报仇。还要一家团圆。并且。他的心已经沾染了红尘之气。堕落在红尘之中了。

  “开个玩笑而已。不要介意。反正你铠甲那么厚。摸起來肯定也是硬邦邦的。”

  凌道的前半句话。总算是让千惠的脸色好看了起來。可是他的后半句话。差点让千惠暴走。凌道所在的地方。已经被千惠的剑意笼罩。要是千惠真下杀手的话。凌道根本沒有好果子吃。

  然而。让千惠诧异的是。凌道根本沒有半点惧怕的样子。生死之间有大恐惧。换成别的武者。不说吓成什么样子。起码不可能毫不在意。接下來的一幕。更是让千惠暗暗磨牙。

  笼罩在剑意中的凌道。竟然闭上了双眼。开始修炼了起來。更让千惠愤怒的是。凌道还在参悟她的剑意。如此可恶的年轻人。她还是第一次遇到。

  七天后。凌道结束了修炼。缓缓地站了起來。他还需要进行第二轮比试、第三轮比试、第四轮比试。直到凝练出紫色莲花印记为止。忽然。他感觉到一阵冷意袭來。等他转身看过去的时候。却是愣了一下。

  第一轮比试。在第一区域的时候。凌道的对手是來自天界的景雯。他明明战胜了景雯。并且炼化了景雯的蓝色莲花印记。怎么现在景雯又出现在了第三层角斗场。而且。景雯的眉心处已经有了一枚蓝色莲花印记。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