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道神 > 第223章 剑魔现身

第223章 剑魔现身

  

  “你们的伤势果然很重。连我的一招都接不下。还如何与我斗。”

  天剑盟盟主站在高空之上。俯视着凌道、千惠、傲龙、闪耳、青虚、朝天阙和魔天道主七位武者。仅仅是一剑。便重创了七位对手。他自然有资格藐视凌道等人。千惠、青虚、闪耳等人的伤势。比他想象的还要重。

  “你们不要怪我。要怪就怪妖帝传人。谁让他不承认。那我只能将你们一网打尽。”

  说话的同时。天剑盟盟主已经对九大护法使了眼色。九大护法都是心领神会。一个个向着凌道等人逼近。他们九位的确受伤了不假。可是闪耳、青虚、千惠等人伤上加伤。 肯定比他们的伤势要重。

  “真是憋屈。若是我得到妖帝传承。你们怎么对付我都无所谓。可我什么都沒有得到。竟然要当替罪羊。真想将妖帝传人碎尸万段。”

  一想到妖帝传人。青虚便是气的七窍生烟。明明什么都沒有得到。现在还要被天剑盟盟主拿下。就算他不是妖帝传人。恐怕天剑盟盟主也不会放过他。毕竟仇已经结下。天剑盟盟主肯定不会饶他性命。

  当然。青虚不是沒有办法保命。他的乾坤戒内。有着长辈赐予的底牌。如果现在动用的话。那他就沒有得到太古十大神兵之一的可能性了。传承沒得到。神兵也沒得到。那他就是白跑一趟。

  “想我魔天。纵横三千世界。现在竟然要被一个天兵境的小家伙拿下。真是丢脸丢到太古去了。”

  纵横三千世界。和无敌三千世界自然是两码事。他巅峰时期。也就是道主。并沒有成帝。越是逆天的道主。成帝越难。太古时期的魔天道主。再怎么说也是可以轻松击败寻常道主的。

  “你们六位都说不是自己得到妖帝传承的。可经受最后一道考验的。仅仅只有七位武者。第一位明显失败。然后就是你们六位进行考验的。就在你们考验的时候。 我们所有武者的莲花印记都被剥夺了。

  你们两位别急。我会先拷问他们四位。要是他们四位当中有妖帝传人。那我自会放你们离去。要是他们四位都不是妖帝传人。那我只能对你们出手了。到时候你们再动用底牌不迟。”

  天剑盟盟主真正忌惮的。便是青虚和千惠的底牌。他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千惠和青虚自然只能点头同意。不是他们不想反抗。而是他们现在的状况。根本无力反抗。当然。他们也想知道。妖帝传人到底是谁。

  “有波动。怎么还有人。”

  魔天道主意志强横。 自然是最先感应到了剑魔出來的波动。小青莲界破碎。剑魔便是从里面走出來了。紧接着、朝天阙、闪耳、天剑盟盟主等人。一个个都是向着剑魔看了过來。

  天都战袍和以前相比。已经有所改变。剑魔又是戴着银色面具。别人自然认不出他就是凌道。妖帝更是帮凌道重新炼制了一下人王剑。和以前大不相同。就算剑魔背着人王剑。魔天道主等人也是忍不住那柄剑就是凌道以前使用的人王剑。

  “莲花印记。他的眉心处竟然有着一枚莲花印记。为何沒有颜色。”

  如今天剑绝地内。 所有武者都是被剥夺了莲花印记。剑魔眉心处的莲花印记自然显得极为特殊。大护法说完这句话后。所有人的目光。都是集中到了剑魔的身上。不管是天剑盟盟主。还是九大护法。都是双眼一亮。

  “七彩莲花印记之上。便是无色莲花印记。想要凝练出无色莲花印记。难如登天。哪怕是炼化掉天剑绝地内的所有莲花印记都不行。他能够拥有无色莲花印记。只有一个解释。那便是他得到了妖帝传承。”

  二护法接着说道。在天剑绝地内呆了数百年。知晓的事情自然不少。要是炼化所有莲花印记便可以凝练出无色莲花印记。指不定天剑盟盟主早就这么做了。毕竟拥有七彩莲花印记的天剑盟盟主。在天剑绝地内是最强的存在。

  “想要凝练出无色莲花印记。必须要得到完整的万古青天圣莲经才行。怪不得你们都说沒有得到妖帝传承。原來妖帝传人真的不是你们当中任何一位。”

  剑魔是最后一个出來的。眉心处又有无色莲花印记。那么妖帝传人自然是非他莫属。天剑盟盟主之所以兴奋。便是因为他终于找到了妖帝传人。更何况。剑魔仅仅是通天境巅峰而已。连天人境武者都不是。

  他才是妖帝的徒弟。得到的好处自然比凌道大。 凌道现在只是通天境后期。剑魔比他还要高一个小境界。对凌道來说。这是好事。剑魔比他境界高。便不会有人怀疑剑魔是他的分身了。分身比本尊强的是有。可无比罕见。

  “你们两位可以离开。其他五位。便等死吧。”

  青虚和千惠來自天界大势力。傲龙、凌道、闪耳、朝天阙和魔天道主都不是。待遇自然不一样。天剑盟盟主能够分得清。谁是天界武者。谁是下界武者。朝天阙下來时间太长。已经被剑神大世界的规则同化。

  “看住他们五位。等我杀了妖帝传人。再來解决他们。”

  天剑盟盟主吩咐了九大护法一句……便是向着剑魔走了过來。要是剑魔境界太高。天剑盟盟主还真的沒有把握对付他。毕竟剑魔的眉心处可是有着最高等级的莲花印记。

  如果剑魔是天人境巅峰武者。在无色莲花印记的加成下。天剑盟盟主都可能不是他的对手。好在剑魔比天人境巅峰。足足低了一整个大境界。这样一來。天剑盟盟主对剑魔。自然是沒有半点忌惮。

  “我很想知道。为什么妖帝选择你。而不选择我。”

  青虚不服气的说道。又是青莲又是剑修的他。竟然比不上眼前这位戴着面具的年轻剑修……而且。他还是天界大势力的天才。如今竟然被剑魔这么个下界土著给比了下去。

  千惠沒有说话。可是一双美目。依旧是仔细的打量起了剑魔。能够得到妖帝认可。剑魔在剑道上的天赋。肯定是要超过她的。要不然妖帝不可能选择剑魔。哪怕是青虚的剑道天赋。都是比不上她。她自然想知道剑魔到底有多厉害。

  “怎么回事。得到妖帝传承。竟然另有其人。”

  “不是就六位武者一同进去的吗。怎么还有第七人。”

  “难道说。他很早就接受最后一道考验了……要不然我们怎么沒有见过他。”

  天剑绝地第一层外。一个个武者都是迷糊了起來。他们都以为妖帝传人。是凌道、千惠等六位武者当中的一位。可是现在。竟然又出來一位武者。而且看样子他才是真正的要低传人。

  “能够得到妖帝传承。你也是有大机缘者。可惜你的机缘不仅不能让你一飞冲天。还会让你永堕地狱。”

  天剑盟盟主的话音刚刚落下。便是挥舞着大剑。向着剑魔劈了过來。他沒有施展任何剑法。第一剑他只是想试探一下。剑魔的实力到底在什么层次。反正剑魔比他低了一个整整一个大境界还不止。自然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他是谁。我好像从來沒有见过。他是什么时候接受最后一道考验的。”

  傲龙好奇的问道。凌道等人是他亲眼看着接受最后一道考验的。可他沒有见过剑魔。凌道天赋极高。傲龙自然知晓。他一直都是认为凌道得到了妖帝传承。剑魔的出现。倒是超出了他的预料。看來他猜错了。

  凌道笑了笑。傲龙的问題他可以解释。只是现在还不能说而已。两个本尊的事情。最好只有他一个人知晓。他的确信任傲龙。可就怕傲龙被别人窥视记忆。到时候因为这件事情。傲龙就有可能被抓起來。

  “我们现在要考虑的。并不是妖帝传人究竟是谁。而是应该趁着他们大战的时候。离开这里。”

  朝天阙小声说道。等天剑盟盟主杀死剑魔。然后便会对付他们。他根本不需要使用意志传音。因为天剑盟盟主肯定明白。他们会趁着这个时候逃跑。现在剑魔牵制了天剑盟盟主。他们真正要对付的便是九大护法。

  闪耳、傲龙、朝天阙伤势极重。仅仅是魔天道主加上凌道。肯定不是九大护法的对手。天剑盟盟主根本沒有什么好担心的。要是天剑盟盟主知晓凌道的伤势已经痊愈。恐怕就沒有那么放心了。

  “你们不觉得那个年轻人很厉害吗。我们根本不用逃。他能够得到妖帝传承。必然是绝世妖孽。天剑盟盟主恐怕都不是他的对手。我的直觉很准。你们要相信我。”

  要是让别人知晓凌道和剑魔是同一个人。恐怕他们都要翻白眼了。见过自恋的。沒见过这么光明正大夸自己的。凌道的话。别说九大护法不信。就连傲龙等人都不相信。通天境巅峰武者就算再厉害。又怎么可能打得过天兵境强者。

  “你说我不是他的对手。真是愚不可及。就让你看看。他是怎么被我一剑劈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