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道神 > 第251章 地府,除名!

第251章 地府,除名!

  不到万不得已,地府府主不会杀死凌道,可是他并不知道剑魔就是凌道,故此,只要有机会,他必然会置剑魔于死地,他和剑魔大战这么长时间,终于找个机会,施展武学禁锢住剑魔,以判官笔的锋锐,洞穿剑魔的心脏,绝对沒有问題。

  地府府主算计的很好,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剑魔刚好在这个时候突破了境界,本來能禁锢剑魔一个呼吸的时间,现在变成了半个呼吸的时间,让剑魔有了反抗的时间,人王剑陡然刺出,剑尖点在了判官笔上。

  一股巨大的震动力量,传递到了判官笔上,使得地府府主整条右臂,都是跟着颤抖了起來,剑魔刚刚突破,无穷的本源力量,都是向着他涌了过來,在他的身后,更是浮现了一株青莲虚影,使得他的战力,得到了爆发式的增长。

  突破到天人境后,剑魔的震剑式,自然比以前更强了,就连地府府主,都是闷哼了一声,衣袖在瞬息间炸开,地府府主的胳膊上,出现了一条条裂痕,战斗到现在,地府府主终于是第一次受伤了,地府府主想后退,可是人王剑就像是跗骨之蛆一般,死死地缠住了判官笔。

  无论地府府主怎么做,人王剑和判官笔都是紧紧地黏在了一起,剑魔背后的青莲,散发着朦胧的青光,好像扎根于虚空之中,吸收着天地之力,与此同时,剑魔眉心处的莲花印记,也是仿佛活了过來,使得凌道浑身都在绽放无量的气势。

  “看看是你杀我,还是我杀你。”

  剑魔平静地说道,别人突破时或许会变得虚弱,可他突破的时候,比平时还要强横,尤其是他身后的青莲虚影,给他不断地灌注极为庞大的能量,人王剑的锋利,都是提升了一个层次,哪怕是判官笔,都无法损坏人王剑。

  他的出剑速度越來越快,从头到尾只有一招震剑式,要是施展其他剑法,肯定会减缓他的出剑速度,震剑式简单轻快,而且每一次都能让地府府主头疼不已,要是再这样发展下去,地府府主肯定会败给剑魔。

  “一笔定生死。”

  地府府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便是催动本源星辰的所有力量,向着判官笔灌输而去,自从剑魔突破境界后,形势便是逆转了,现在他已经渐渐地被剑魔压制,要是不想办法,在短时间内杀死剑魔,败的只会是他。

  他手中的判官笔,陡然激射而出,就好像变成了一支箭羽,判官笔所过之处,虚空生裂痕,大地崩开,远远地剑魔便是感受到了无可匹敌的锋芒,就算凌道使用人王剑,肯定都挡不住判官笔,地府府主以本源星辰的所有力量,使得判官笔自主复苏,现在判官笔发挥出的威能,远远超过先前。

  能够挡住判官笔,便是生,挡不住判官笔,便是死,性命攸关,剑魔自然不敢大意,仅仅是刹那间,逍遥剑便是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唯有依仗逍遥剑的锋锐,剑魔才有挡住判官笔的把握,好在,逍遥剑沒有让他失望,真的帮他挡住了判官笔。

  正常來说,地府府主只要催动判官笔,让判官笔复苏,哪怕是天人境巅峰武者,都铁定要被杀死,甚至,就算是大太上那样的能够打通两界壁垒的强者,都要死在判官笔下,可是现在,剑魔根本就沒有死。

  “有转机,好,啊哈哈……”

  地府府主大笑了起來,就在其他武者疑惑的时候,判官笔的锋芒之气,穿过逍遥剑,洞穿了剑魔的身体,逍遥剑的剑尖,的确可以挡住判官笔的笔尖,可是判官笔的锋芒还是穿过了剑魔的胸膛,让他的脏腑都是出现了一个血洞。

  “你还是死了,终究是死了。”

  亲眼看到剑魔被判官笔的锋芒击穿身体,地府府主也是长护了一口气,他见过很多天才,可是像剑魔这般天人境前期,便有如此战力的,实在是少之又少,要是沒有判官笔,地府府主真不觉得自己有战胜剑魔的把握。

  地府的一众武者还沒來得及欢呼,便是看到了一抹璀璨的剑光,原本已经被洞穿身体的剑魔,陡然猛地刺出了致命的一剑,地府府主素來谨慎,可是看到剑魔被洞穿身体后,他也是松懈了下來,反正凌道、傲龙和蛮三刀,距离他还有一大段距离。

  仅仅一位被洞穿身体的天人境前期武者,肯定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威胁,当剑魔刺出逍遥剑时,地府府主再想后退,便已经晚了,“噗嗤”一声,逍遥剑便是已经穿透地府府主的身体,剑魔使用的是震剑式,自然是震碎了地府府主的脏腑。

  “怎么会……”

  地府府主不可置信的看着剑魔,明明已经被洞穿身体,剑魔怎么还能施展出如此迅疾的一剑,就算天人境武者生命顽强,受到那样的致命伤,战力能够保存一到两成,就已经到极限了,为什么剑魔还会这么强横。

  “罢了,有你这样的妖孽陪葬,也算值了,反正都要死了,不如让我看一下你的真面目如何。”

  他不想死,非常不想死,毕竟他已经是天人境巅峰武者,而且还是地府府主,位高权重,就算在整个中央主疆域,也沒几个人敢不给他面子,只要给他时间,迟早都能打破两界壁垒,然后前往天界,可是,残酷的现实,无法逆转,他只能接受。

  “不用,你会死,但我不会。”

  剑魔并沒有拿下面具,莲池圣水已经起效,先前的伤势,片刻间就已经痊愈,地府府主诧异的看了剑魔一眼,随后他便是发现,剑魔的确沒有受什么伤,地府府主极为不解,明明亲眼看到剑魔受到了致命伤,怎么现在剑魔一点事情都沒有。

  “难道是幻术。”

  不管真相是不是这样,反正剑魔的确不会死,地府府主就算借助大地龙脉的力量,再加上使用判官笔,都沒能杀死剑魔,本來同归于尽,起码还能让地府府主有点安慰,现在地府府主则是气的一口气沒喘上來,当场毙命。

  “府主死了。”

  “怎么可能,府主怎么会死。”

  “那个剑修到底是谁。”

  整个地府都是恐慌了起來,大太上被杀死后,还有地府府主坐镇,地府自然不会乱套,可是现在,地府府主身死,大太上和二太上也都已经死了,三太上早已被凌道重创,地府虽然有副府主,但他们并沒有统领大局的能力。

  “完了,我们完了。”

  地府的其他天人境巅峰太上长老都是绝望了,他们本來就不是凌道、傲龙和蛮三刀的对手,现在剑魔杀死地府府主,一旦帮凌道等人的话,那他们恐怕都要殒命了,他们恐怕从來沒有想到,利用蛮三刀对付凌道,会引來这么一位杀神。

  “拼了。”

  他们当中,有人咬了咬牙,施展出自己的最强绝学,杀向了蛮三刀,因为凌道、傲龙和蛮三刀三人当中蛮三刀最弱,就算要死,起码也得拉一个陪葬,趁着剑魔还沒有赶过來,先杀死蛮三刀再说,要不然他恐怕连出手的机会都沒有。

  凌道是厉害,可他靠的还是肉身和武学,剑魔的可怕,主要是在剑上,他的出剑速度,实在是太过可怕,就算是天人境巅峰武者,都无法看清他的出剑轨迹,起码地府剩下的天人境巅峰太上长老都是如此。

  “逃吧。”

  他们当中,同样有人怕死,毕竟修炼到他们这个境界,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只要给他们时间,他们都有信心打破两界壁垒,到时候不管凌道强到什么程度,都是和他们无关,可惜,现在他们才想逃跑,已经迟了。

  “今日起,地府除名,我不是一个滥杀之人,但地府和我仇深似海,从此以后,谁敢说自己是地府的武者,我便杀谁,你们若是主动脱离地府,我便不会再追究。”

  凌道运用真气,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极为洪亮,传遍了整个地府,哪怕是地府外面的武者,都是听得清清楚楚,他们怎么也沒有想到,凌道和地府之间的争斗,会是这样的结局,整个中央主疆域,排行前三的地府,竟然就这么消失了吗。

  “你们几个已经对我们出手,其他人可以活,你们必须死。”

  傲龙挥动斩龙剑,向着地府的天人境巅峰武者展开了最强的攻势,蛮三刀神色大振,沒想到囚禁了他这么长时间的地府,竟然在凌道手中覆灭了,他沒有去对付那些天人境巅峰武者,而是找曾经对他下过手的地府强者去了。

  “谁逃,谁死。”

  一抹璀璨的剑光亮起,第一个逃跑的太上长老,直接被剑魔的人王剑,削掉了脑袋,紧接着,剑魔施展青莲剑步,出现在了另外一位太上长老的面前,一剑划过了对方的咽喉,寻常天人境巅峰武者,在剑魔面前,根本就沒有任何反抗能力。

  “要变天了,地府竟然被凌道他们几个人除名了。”

  “自此以后,是不是说,他们几个人就相当于一个五品势力,而且还能够排到前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