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道神 > 第96章 天命种奴术

第96章 天命种奴术

  “本君曹阳德,镇天宫端木帝君的徒弟,天王域第一天君,跟着本君,不会辱沒了你。”

  曹阳德自报身份,就是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跟踪凌道的天王境武者不在少数,好不容易见到一头真龙,必然不能错过,不知道多少强者,想要真龙当坐骑,不仅是身份地位的象征,还是强大实力的体现。

  龙族,是从蛮荒时期传承到现在的帝品势力,真龙更是龙族之中最强的种族,一般來说,同境界的人族武者根本不是真龙的对手,天才除外,曹阳德想要收服真龙,同样是指望真龙以后能够成为绝世强者,到那时候,有真龙相助,哪怕是和曹阳德旗鼓相当的对手,照样打不过他。

  “天王域第一天君,你们听说过吗。”

  “他是在警告我们,要是我们和他抢夺真龙,他肯定不会手下留情。”

  “要是我们出手的话,能敌得过他不。”

  其他武者沒有立刻离开,而是退到了远处,真龙是高傲的,肯定不会答应曹阳德,那么,曹阳德和真龙必有一战,哪怕如今人族是天地主宰,真龙一族依旧瞧不起人族,又怎么可能甘心做人族天君的坐骑。

  不管曹阳德以前是什么修为,反正现在只能是天王境巅峰,梦皇界的规则,曹阳德一个巅峰天君,肯定是沒法打破的,要是他展现出的实力,不足以威慑其他天王,那么,他不仅得不到真龙,还有可能死在别的天王手里。

  “天王域第一天君,又是哪根葱。”

  幸亏凌道在龙主大世界见过真龙,要不然,根本模仿不出真龙一族的狂妄,不管是真龙一族的太子敖皇,还是敖烨和赤龙阳,沒有一个将人族武者放在眼里,既然化身真龙,那么,就要有真龙的样子。

  “要是我们龙族的第一天君在此,翻手就能将你镇压,举手就能将你斩杀。”

  龙族第一天君是谁,凌道根本不知道,但是并不妨碍他吹牛,镇天宫肯定比不上龙族,想來镇天宫的第一天君,比不上龙族的第一天君,并非不可能的事情,退一万步说,就算龙族天君不如曹阳德,照样沒事,因为曹阳德肯定沒有见过龙族第一天君。

  凌道的话,不可能穿帮,只是,他的心已经提了起來,别人不相信曹阳德的话,他信,因为他知道端木帝君的确派遣强者前來追杀他们,天王域第一天君,就算境界压制到天王境巅峰,肯定比叶信还要强大。

  要是暴露身份的话,凌道连在曹阳德手中逃命的可能性,都是微乎其微,叶信的强大,他亲自领教过,曹阳德还是叶信的师兄,他当然不想和曹阳德走的近,做的越多,错的越多,说的越多,破绽越多。

  “早就听说真龙一族狂妄自大,果然不假,你们龙族早就不是霸主,只能偏安一隅而已,你们龙族天君要是真的厉害,怎么沒有横扫我人族所有天君,再说,你一个天王境前期,有什么资格在本君面前大呼小叫。”

  方圆数百米的天地大势,凝聚到一起,压得凌道大口喘气,凌道使用天地大势,仅仅只能堪堪护住己身,他对天地大势的运用,比曹阳德还要精妙,可惜受到境界所累。

  曹阳德本身的修为和凌道前世的境界一样,他还出身于帝品势力,更是大帝的徒弟,按理说他对天地大势的掌控应该更强才对,只是,凌道不仅有前世记忆,还曾经在轮回树上,经历了一世又一世轮回,十世天君,当然要比曹阳德一世天君厉害。

  “对我动手,你可要想清楚了,要是我不死,你就等着龙族的追杀令吧,反之,要是我死在你手里,那你便等着龙族强者驾临镇天宫,逼迫你们镇天宫的大帝,将你这个凶手交出去。”

  凌道狐假虎威,借助龙族的威势,吓唬曹阳德,反正不管曹阳德怎么辱骂龙族,和他沒有任何关系,他又不是真的龙族武者,真龙的身份倒是蛮不错,比镇天宫、凌霄阁、古帝宫弟子好使得多。

  就算是端木帝君的徒弟,依旧不敢明目张胆的斩杀真龙,凌道在龙主大世界杀死赤龙阳,可谓胆大包天,不是一般人敢做的,当然,曹阳德一开始就沒有杀死真龙的打算,他曾经修炼过一门秘术,名为天命种奴术。

  只要在其他武者的意志世界里,种下奴印,随着时间的推移,奴印便好似种子一般,破土而出,茁壮成长,开花结果,梦皇界和现实世界一样,一旦曹阳德成功,哪怕离开大梦千秋洞,凌道意志世界里的奴印依旧存在。

  “祖龙霸拳。”

  五只龙爪同时出击,好似五座缩小版的巨龙,腾空而起,飞越江河,划破虚空,凌道见过酒儿公主施展祖龙霸拳,哪怕他使用的,只是形似,依旧能够唬住曹阳德,毕竟曹阳德对他了解多少,他根本不知道,只能小心为上。

  曹阳德根本沒有想到,凌道竟然先一步对他出手,天王境前期的真龙,他还真沒有放在眼里,正好先拿下凌道,然后在凌道的意志世界种下奴印,天命种奴术对付区区天王境前期的真龙,肯定沒有问題。

  可惜,在梦皇界的天王域,曹阳德沒法动用道则,要不然,破掉凌道的拳法,轻而易举,他伸出右手,五指张开,如同五根铁棍,同时砸了下來,一根手指,刚好对应一道拳影。

  “轰轰轰”

  拳影破碎,劲力四散,粉碎了一块块巨石,本源的碰撞,震得凌道连连后退,同样是第五层次的本源,元始本源当然不弱,只是,曹阳德的本源力量受到了道则的影响,变得更加强横。

  好似一颗颗石子,砸在凌道的龙鳞上,发出了金属般的撞击声,真龙的肉身本就强横,又有龙鳞密布,防御更胜一筹,第一次交锋,凌道仅仅后退而已,沒有受伤,只是,他沒有丝毫小觑曹阳德的意思,因为曹阳德压根沒有认真动手。

  “有点本事,本君对你更有兴趣了。”

  一只大手,猛地向着凌道抓來,曹阳德全力出手,哪怕是凌道,仅仅看到一串残影,只要握住凌道的龙角,便可以将凌道抓在手中,先将凌道打成重伤,然后他就可以施展天命种奴术。

  然而,凌道的反应速度,超出了曹阳德的预料,凌道根本不像是一头真龙,而像是一只鲲鹏,他的速度,快的不可思议,曹阳德的大手抓了个空,别说是握住凌道的龙角,他连一片龙鳞都沒有碰到。

  “九阳擒拿手。”

  曹阳德轻哼一声,第五层次的火之本源,凝聚出九颗小太阳,分布在九个方向,将凌道的所有逃跑路线封死,五根手指陡然变长,好似橡胶做成的一般,将凌道的龙躯,死死地缠住。

  凌道左冲右撞,一丈长的龙身,砸在一颗又一颗小太阳上,他的龙鳞焦糊,冒着热气,九颗小太阳的温度高的吓人,让他头疼的是,九颗小太阳始终在移动,让他沒有突破的地方。

  龙躯开始变大,只是瞬息间,便从一丈大小,变成百丈大小,缠在他身上的手指,犹如发丝一般,根本无法影响到他的行动,曹阳德完全沒有想到,凌道如此胆大,九颗小太阳逐一爆碎。

  一朵朵火苗,溅射在凌道的身上,使得一片片龙鳞燃烧了起來,好在凌道连忙使用第五层次的水之本源,凝聚出一条大河,灭掉了身上的火焰,只是短暂的交锋,他就明白了自己和曹阳德的差距有多大。

  “好一个镇天宫,区区天君就敢对真龙下死手,是不是觉得太安逸了,你觉得要是我们龙族大举进攻你们镇天宫,其他帝品势力会帮你们吗,或许,他们巴不得你们镇天宫覆灭,然后他们瓜分大势台吧。”

  只要灭掉镇天宫,那么,天王域附近疆域的帝品势力,肯定会争夺大势台,他们只要派遣强者,驻守天王域,便可以使用大势台培养弟子,镇天宫想请他们帮忙,不大出血是不可能的事情。

  曹阳德的眼底,闪过一丝冷笑,龙族还沒有嚣张到想灭哪个人族势力,就灭哪个人族势力的地步,再说,就算龙族真的对镇天宫下手,那也是镇天宫宫主和长老们要头疼的事情,和他沒有什么关系。

  “我们怎么办,要出手吗。”

  “他是不是天王域第一天君我不知道,反正我不如他。”

  躲在远处的天王境武者见识过曹阳德的手段后,根本沒有和曹阳德争夺真龙的打算,曹阳德是不敢杀真龙,可是杀他们,沒有什么顾忌,出手不仅得不到好处,还有可能搭上性命,他们当然不会犯傻。

  “今日,就算你舌绽莲花,依旧沒有任何作用,本君要拿你,你是插翅难飞。”

  曹阳德的话音刚刚落下,天空之上,便是下起了火雨、一根根火柱,拔地而起,好似牢笼一般,将凌道困在了里面,他更是使用意志力量,凝聚成一柄巨斧,准备劈开凌道的意志世界,种下奴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