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道神 > 第105章 前往天将域

第105章 前往天将域

  “瞳术,怀孕。”

  让蝶舞和千惠对付仙葫宫老六,凌道自己使用意志攻伐,就是为了让逼仙葫宫老六施展意志攻击,关键时刻,若雪再度现身,直接就是施展瞳术,仙葫宫老六又要对付蝶舞和千惠,又要对付凌道,对若雪根本沒有防备。

  仙葫宫老六觉得肚子一痛,手上的动作慢了一拍,千惠的剑,挡住了仙葫宫老六的天品战刀,蝶舞的剑,则是划过仙葫宫老六的腰部,留下一道剑伤,仙葫宫老六穿在里面的天品战甲,根本挡不住蝶舞的黄金战剑。

  和对付曹阳德一样,若雪将瞳术施展了一次又一次,仙葫宫老六满脸的诧异,因为他低头,已经看不到自己的脚,他的肚子如同气球一般,鼓胀了起來,越來越大,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

  先是血蚊石刻,再是仙玲珑的瞳术,凌道的手段层出不穷,本來,仙葫宫老六的意志攻伐是占据优势的,可惜现在,凌道反败为胜,一改先前的颓势,一条条狐狸尾巴,扫断了一柄柄意志战刀。

  “咚咚咚”

  好似战鼓齐鸣,仙葫宫老六只觉得肚子传來一阵阵剧痛,让他连连后退,不仅意志攻伐敌不过凌道,千惠和蝶舞联手,同样是打的他沒有还手之力,若雪的瞳术,比血蚊石刻还要狠,让仙葫宫老六的实力下降的更厉害。

  若雪的瞳术,不仅是肉身上的伤害,更是精神上的伤害,仙葫宫老六是沒见过血翅黑蚊,可是仙玲珑一族的怀孕瞳术,他听说过,身为一个男人,而且还是帝子,竟然怀有身孕,要是传出去,仙葫宫老六肯定沒脸见人。

  “该死,要是我有防备,肯定不会中招,是我大意了,是我掉以轻心,狮子搏兔亦用全力,我还是犯了大错。”仙葫宫老六心里自责不已,随后,便是手托化天葫芦,“能不能杀他,就看你了。”

  不论是意志交锋,还是武学碰撞,仙葫宫老六全部落在下风,他现在能够指望的,只有化天葫芦,催动化天葫芦,对付凌道,是他最后的杀招,要是化天葫芦要不了凌道的命,那么,只能再找机会杀凌道。

  蓝色的葫芦陡然变大,葫芦嘴如同一扇门户,吹出蚀骨的风,一缕缕光线,向着凌道激射而來,哪怕凌道将速度发挥到极致,依旧沒法躲避,他的身上,出现了一个个血洞,极为渗人。

  “好样的。”

  仙葫宫老六拍了拍化天葫芦,更多的光线,洞穿凌道的身体,凌道只是天王境前期武者,身体如同筛子一样,布满孔洞,就算不死,如此重伤,沒有几个月,根本沒法痊愈。

  “噗”

  意志世界动荡,身上又添两道剑伤,仙葫宫老六喷出了一大口血,本來,仙葫宫老七还想使用化天葫芦洞穿凌道头部的,可惜,他已经沒有时间,再打下去,凌道死不死不知道,反正他死的可能性很大。

  “要是你沒死,我下次再來杀你,反正被我惦记上,你肯定活不了多长时间,或许你还能活三天,也有可能是两天,本來想叫你尽情享受的,可是你现在的样子,恐怕是沒法享受了,你能够做的,就是等死,等我杀死你。”

  仙葫宫老六举起化天葫芦,攻击蝶舞和千惠,粉碎了漫天剑气,蝶舞和千惠见识过化天葫芦的厉害,当然不敢小觑,连忙施展剑法,抵挡化天葫芦的攻势,然而,等她们解决后,仙葫宫老六已经消失的不见踪影。

  “算了,逃了就逃了。”

  千惠还想追杀仙葫宫老六來着,不过,蝶舞拉了她一下,她只好叹了口气,想杀他们的,不是只有仙葫宫老六,还有裴元卓,仙葫宫老六怀有身孕,实力大减,可是万一遇到裴元卓的话,他们就麻烦了。

  上次是凌道吓跑的裴元卓,一旦仙葫宫老六将他们的事情,告诉裴元卓,那么,裴元卓出手,他们根本沒法抵挡,一个仙葫宫老六,就让他们如此狼狈,再加上一个裴元卓,他们必死无疑。

  “你沒事吧。”

  若雪抱着凌道,关切的问道,凌道对他笑了笑,身上的血洞尽数愈合,化天葫芦的厉害程度,还要超过吞天葫芦,因为仙葫宫老六的境界比仙葫宫老七高,他先前根本沒有反抗,因为对他來说,这点伤势根本不值一提。

  只是瞬间,若雪就发现凌道的伤势,根本无关紧要,结果凌道还赖在她的身上,让她直翻白眼,要是这个时候,若雪还不知道凌道在占便宜,那她真是傻瓜了,她掐了凌道一下,让凌道通知酒儿公主,将她送进小世界。

  沒有若雪,凌道便是作势,要从半空中栽倒下去,好在蝶舞眼疾手快,连忙将他扶了起來,若雪和凌道之间的小动作,蝶舞和千惠根本沒有发现,当蝶舞扶住凌道的时候,凌道便是好似沒有骨头般,趴在她的身上。

  蝶舞本想推开凌道,可是,想到先前凌道冒着生命危险救她,便是软下了心來,凌道还故意让身上的血洞裂开,造成重伤的假象,要是蝶舞发现他是装的,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当然是小心为妙。

  “我……告诉……你们……天将域……怎么走……”

  凌道微睁着眼睛,断断续续的说道,曹阳德和仙葫宫老六中了若雪的瞳术,裴元卓被他吓跑,想來他们暂时是安全的,只要告诉蝶舞和千惠路线,让蝶舞背着他到天将域,不会耽误多少时间。

  一开始,他就在皇极夺命斩下受创,再后來,仙葫宫老六又用化天葫芦伤他,蝶舞根本就沒有怀疑他的伤势有假,蝶舞怎么说也是天王境前期武者,背一个人当然不算什么。

  “别说话,赶紧疗伤。”

  蝶舞有令,凌道只好闭嘴,难免穿帮,凌道闭着眼睛,嗅着蝶舞身上传來的阵阵香味,觉得先前受到的一点小伤,完全值得,千惠走在前面,替蝶舞和凌道探路,天王域对他们來说,并非什么安全之地。

  凌道趴在蝶舞的背上,本來就离蝶舞很近,他还故意靠近蝶舞,一张脸差不多贴着蝶舞的脖子,蝶舞只觉得脖子痒痒的,一口口热气,喷在她的脖子上,让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他的一双手,伴随着蝶舞的步伐,微微晃动着,要是有人细心观察的话,就会发现,他的手总是在蝶舞的胸前晃悠,随着时间的推移,凌道的胆子越來越大,后來更是一次又一次,轻轻地蹭着蝶舞的酥胸。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哪怕是走在前面的千惠,时不时回头看一下,都是能够看出,凌道在占蝶舞的便宜,只是,千惠不知道凌道的伤势是假的,生怕揭穿凌道,惹得蝶舞生气,到时候凌道肯定有苦头吃。

  “你要是再不老实,信不信我剁了你的手。”

  就在凌道偷着乐的时候,蝶舞冰冷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里,蝶舞使用意志传音,是怕千惠发现什么,引起不必要的尴尬,凌道只觉得温度骤降,好似要将他冻结成冰块一般。

  沒想到,还是被蝶舞发现了,凌道心里暗叹了一口气,只好老老实实地趴在蝶舞的背上,幸亏蝶舞不知道他是装的重伤,要不然肯定早就不知道把他扔到了哪里,可惜,手老实,不代表其他地方跟着老实。

  让凌道更加尴尬的事情发生了,因为和蝶舞的身体贴的太近,又是血气方刚的岁数,他的下身渐渐地有了反应,凌道的手不再乱动,蝶舞总算松了一口气,可是,下一刻,蝶舞的身体便是僵住了。

  沒吃过猪肉,不代表沒见过猪跑,凌道和蝶舞的身体,只是隔着衣服,他的变化,蝶舞当然感受的到,正因为蝶舞知道是怎么回事,才脸色通红,当即停在了原地,不知道是继续走好,还是将凌道扔下去的好。

  “怎么停下來了。”

  千惠转身,明明快到天将域了,怎么蝶舞反而不走了,看到蝶舞脸色通红,她便是将注意力放在了凌道的身上,可惜,凌道闭着眼睛,又紧贴着蝶舞,她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反正千惠知道,肯定和凌道有关,具体是怎样的关系,或许只有蝶舞和凌道清楚,可惜她明白,不管是问凌道,还是问蝶舞,根本问不出个所以然,她能够做的,便是催促蝶舞继续前进。

  “我累了,你能不能帮我背一下。”

  蝶舞撒了个谎,脸色更红,如同抹上了红布一般,千惠诧异地瞅了蝶舞一眼,一个天王境前期武者,起码有十几条天龙之力,背一个人,不可能累的,只是,蝶舞为什么要骗她,难道是因为凌道。

  千惠不想答应蝶舞,可是,她实在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就在她犹豫的时候,蝶舞已经将凌道放在了千惠的身上,蝶舞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凌道则是苦笑不已,因为千惠穿着战甲,让他非常不适应。

  凌道忍不住睁开眼睛,正好瞧见蝶舞的脸上,浮现了一抹恶作剧似的笑意。

  蝶舞,竟然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