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道神 > 第106章 机智的凌道

第106章 机智的凌道

  梦皇界天将域,将凌道、千惠和蝶舞的境界,全部压制到天将境巅峰,境界的降低,他们不仅不担心,反而还放松了下來,在天王域的时候,他们要比裴元卓、仙葫宫老六低三个小境界,可是在天将域,裴元卓、仙葫宫老六会和他们境界一样。

  千惠和蝶舞站在凌道身边,凌道则是装模作样的疗伤,他全力运转蛮荒诛仙劲,声势浩大,蝶舞和千惠倒是沒有怀疑,他是逼不得已,先是吃了蝶舞豆腐,再是占了千惠便宜,要是让她俩知道他的伤势是假的,那他肯定沒好果子吃。

  凌道心里不平静,其实千惠和蝶舞的心里更不平静,不管是蝶舞,还是千惠,想起先前发生的事情,便是娇羞的低下了脑袋,要是换成别人,对她们如此无礼,说不定已经倒在她们的剑下,唯独拿凌道沒有办法。

  上次,从剑神大世界到天界,凌道就趁机占千惠的便宜,正因为如此,千惠可以肯定凌道是故意的,当然她是认为凌道趁着受伤的机会占她们的便宜,遭受重创还不老实,千惠真不知道怎么说凌道好。

  “我可以亲你一下吗。”

  当天晚上,凌道便是悄悄地靠近蝶舞,大着胆子问道,蝶舞先是一愣,完全不知道凌道发什么疯,要疗伤就好好疗伤,怎么突然蹦出这么一句,而且,千惠就在旁边,她怎么可能答应。

  “不可以。”

  蝶舞冷冷地拒绝道,完全沒给凌道面子,凌道苦笑了一声,果然不出他的所料,早就知道蝶舞不会同意,一旁的千惠则是早就竖起了耳朵,凌道还真是沒羞沒躁,竟然提出如此无礼的要求。

  “嗯哼……”凌道左手捂着胸口,痛苦地闷哼了一声,好似牵动了身上的伤口一般,疼得难受,紧接着他用右手揉了揉脑袋,一脸茫然地问道,“对了,我刚才说什么來着。”

  原本,蝶舞是不想继续搭理凌道的,可是,望着凌道痛苦的神情,忍不住心里一软,她忍不住想起,仙葫宫老六对她施展杀招,挡在她身前的背影,要是凌道不帮她抵挡皇极夺命斩,或许伤势沒有这么重。

  只是,凌道先前说的话,让蝶舞觉得难以启齿,蝶舞想要保持一贯的冷漠,可通红的俏脸,让她非常尴尬,她几次张嘴,欲言又止,结果还是沒有说出來,凌道表面上满脸疑惑,其实心里期待的不得了。

  “我……可以亲你一下吗。”

  蝶舞深吸一口气,咬了咬牙,鼓起勇气,终于是说了出來,她垂着脑袋,根本不敢看凌道,明明是重复凌道的话,为什么让她的心里如同小鹿乱撞般,她冰封的内心,好似出现了一道裂痕。

  “当然可以。”

  凌道的说话速度,远超以往,四个字还不到半个呼吸的时间,当然,他的行动速度更快,还沒等蝶舞反应过來,他便是亲在了蝶舞的红唇上,蝶舞的双眼瞪着凌道,完全沒有想到,凌道竟然如此大胆。

  说好的亲一下,可惜,真正接触到蝶舞的唇后,凌道早就将一切抛诸脑后,他的眼里,满是柔情,他的动作,很慢很轻,细细的品尝着她的温热、她的清香、她的柔软,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天地俱寂,万物无声。

  就在凌道准备更进一步的时候,蝶舞终于是反应了过來,连忙将他推开,凌道先是玩文字游戏,再是亲了蝶舞一个措手不及,要不然他根本不可能成功,为了亲蝶舞一下,他还真是蛮拼的。

  以凌道的力量,若是紧紧搂着蝶舞,蝶舞很难挣脱,只是,凌道明白,点到为止,若是继续下去,肯定会引起蝶舞的不满,甚至厌恶,能够一亲芳泽,他和蝶舞的关系,已经拉近了一大步。

  千惠目瞪口呆,完全沒有想到,凌道竟然如此无耻,好在凌道对付的是蝶舞,吃亏的反正是蝶舞,先前,蝶舞故意将凌道放到她的背上,她还有怨言來着,只是不好说明,现在凌道算是帮他报仇了。

  “怎么样,感觉如何。”

  她沒有问凌道,以凌道不要脸的性格,谁知道他会说什么,她是打趣蝶舞,因为蝶舞始终是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凌道的所作所为,等于是将仙子打落凡尘,现在的蝶舞更有人情味。

  “再有下次,我认识你,我的剑不认识你。”

  蝶舞瞪了千惠一眼,随后便是使用右手食指,点了一下凌道的额头,警告凌道,只是,她的动作,好似打情骂俏的情侣一般,就连她的语气之中,都是缺少冷意,摆明了是吓唬凌道。

  “放心放心,不会有下次的。”好在凌道懂分寸,识进退,让蝶舞非常满意,只是,蝶舞根本不知道,凌道心里还有一句话沒有说出來,“下次肯定要更进一步,原地踏步怎么行。”

  “咚咚咚,你们有沒有听到,某个人的心跳好快。”

  千惠模仿心脏的跳动声,一双眼睛,满含笑意的打量着蝶舞,凌道则是眼观鼻,鼻观口,正襟危坐,现在这个时候,断然不能得罪蝶舞,千惠可以取笑蝶舞,可以调侃蝶舞,他却不能。

  “你要是能够让她闭嘴,我就原谅你。”

  蝶舞忍无可忍,只是,她根本不能把千惠怎么样,再说,她的话本就不多,斗嘴的话,肯定比不过千惠,现在能够帮到她的,貌似只有凌道,就当给凌道一次戴罪立功的机会好了。

  凌道眼睛一亮,刚刚亲过蝶舞,现在骤然听到闭嘴两个字,他便是想到了刚才的一幕,其实,蝶舞是让凌道逞口舌之利,战胜千惠,可惜,凌道明显理解错了方向。

  不愧是修炼蛮荒诛仙劲的,关键时刻,凌道展现出來的速度,让蝶舞自叹不如,凌道从原地消失,留下一连串的残影,而他本人已经出现在千惠的身边,让千惠闭嘴,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嘴堵住她的嘴。

  不一样的味道,一样的温热,一样的柔软,只是瞬间,凌道已经陶醉,千惠的眼睛,睁得比蝶舞先前还要大,因为她根本沒有想到,凌道竟然如此大胆,凌道在凌家的时候,还是很规矩的,怎么现在……

  蝶舞同样是愣了一下,凌道就是这么让蝶舞闭嘴的吗。

  凌道使用的办法,和她想的完全不一样,不过,她的目的的确达到了,千惠已经闭嘴,沒法继续笑话她。

  片刻后,唇分,千惠还是一脸的惊讶,凌道沒有撬开千惠的贝齿,而是以最快速度,躲到了蝶舞的身边,凌道的意思很明显,是蝶舞让他这么做的,就算千惠要找他麻烦,也应该先解决蝶舞才对。

  “你。”

  千惠柳眉倒竖,恨不得拔剑和凌道大打一场,蝶舞和她不一样,她沒有说话,只是以戏谑的眼神望着她,起初,她还不觉得有什么,可是,想到先前的感受后,她就是羞得满脸通红,整个过程,蝶舞全部看在眼里。

  蝶舞和千惠的争斗,不是蝶舞赢了,也不是千惠赢了,真正的赢家,只有一个,那就是凌道,他先亲的蝶舞,再亲的千惠,而且还成功地让蝶舞和千惠斗了起來,他不仅占足了便宜,还毫发无损。

  “聪明,我真是太聪明了。”

  凌道忍不住在心里大夸自己,或许是太过得意,他的脸上流露出一缕笑意,所谓乐极生悲,凌道再一次体会到了,蝶舞和千惠本就不傻,只是一时间沒有反应过來,当她们看到凌道的表情后,便是明白吃了大亏。

  千惠和蝶舞统一战线,她们一句话沒有说,只是直直地盯着凌道,按理说,两大美女这么看着自己,应该高兴才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凌道心里总有不好的预感,千惠和蝶舞到底会怎么对付他。

  “你们……要干……干什么。”

  刚才还在得意的凌道,现在说话都是不利索了,千惠心里暗笑,沒想到凌道也有怕的时候,只是她的脸上,依旧面无表情,蝶舞轻轻地前进了一步,距离凌道更近,却让凌道头皮发麻。

  千惠和蝶舞依旧是一言不发,让凌道心里发毛,浑身不舒服,两双漂亮的眼睛,好似蕴含杀机,两大美女更像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凶兽一般,谁说美女一定赏心悦目來着。

  “那、那啥,傲龙和雷文远还在天王域,我得将他们带过來。”

  凌道落荒而逃,哪怕让他面对裴元卓和仙葫宫老六,都要比面对蝶舞和千惠好,只是,越是慌张,越容易出问題,按理说,以他的伤势,短时间内根本不能痊愈,可是现在,他哪里还有半点受伤的样子。

  “你说,他的伤势,不会是装的吧。”

  “肯定是。”

  吓跑凌道,千惠和蝶舞应该高兴才对,然而,想到凌道沒有受伤,还让她们两个从天王域背到天将域,甚至还趁机吃她们豆腐,千惠便是气不打一处來,就连蝶舞,都是咬牙切齿,凌道简直沒脸沒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