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道神 > 第248章 剑魔VS冥

第248章 剑魔VS冥

   “疯了。他是真的疯了。一个小小的天君。竟然威胁天人族。”

  “别说他才天君。哪怕他是道君。在天人族面前。依旧是蝼蚁般的角色。到底需要多大的勇气。才敢说出让天人族灭族的话。”

  “哈哈哈。有气魄。敢当众威胁天人族的武者。不是沒有。但当众威胁天人族的天君。他绝对是第一个。”

  有人觉得剑魔发疯。有人觉得剑魔脑抽。还有人觉得剑魔霸气。反正让他们威胁天人族。他们肯定不敢。或许他们之中有能够战胜冥的。可天人族的强者怎么办。以他们的实力。怎么和天人族的强者斗。

  天人族。历史悠久。底蕴深厚。现如今。更是有大帝坐镇。能够和天人族宣战的。最少得是大帝。区区天君根本不够资格。剑魔说要将天人族灭族。传出去。肯定会让人笑掉大牙。

  剑魔又不傻。如此嚣张。根本就是故意的。反正他将劫杀死。和天人族的仇已经结下。他的话越嚣张。传出去的可能性便是越大。到时候。他和天人族的事情。就会传开。天人族要是对付他。肯定是让年轻一辈出手。事情摆到明面上。天人族就不好意思让老一辈强者出手。

  “可笑。就你还灭我天人族。不说别人。今天。我就能要你的命。”

  冥的周身。陡然出现一道又一道黑影。他的气息开始变得狂暴。本來。他只是天君境中期。可随着一道道黑影融进他的身体。他现在的气势。不比巅峰天君差。他沒有选择突破境界。是因为他要和剑魔同境界一战。

  “别以为你已经同境界无敌。真正同境界无敌的。是我。”

  说实话。虽然他被大妖青莲剑的威能震慑到。但他是有机会出手救劫的。之所以沒有出手。是因为劫的死。对他來说。只有好处。沒有坏处。以他现在的本事。的确不是劫能比的。可是劫的出身很好。回到天人族后。照样能够得到重点培养。

  劫死了。那么。天人族的年轻一辈。最值得培养的。就是他。劫被剑魔杀死。他不仅能少一个竞争对手。还能得到更多的资源倾斜。指不定他心里还在感谢剑魔。因为剑魔帮了他一个大忙。

  不过。剑魔当着他的面杀了劫。他不可能坐视不管。再者。剑魔扬言要将天人族灭族。要是他不出手。以后传出去。天人族的强者还不知道怎么看他。何况。他是有把握战胜剑魔的。因为他在赤焰禁地得到了天大的机缘。

  赤焰禁地。是修罗界的七大禁地之一。冥九死一生。创了出來。先前。修罗榜出现。剑魔冲进了前二十。冥照样不在乎。因为冥的目标。是修罗榜第一。他要取修罗魔帝而代之。因为他在赤炎禁地掌握了修罗魔帝的传承。

  修罗魔帝。一直是修罗榜第一。因为他在天王境和天君境的时候。强的离谱。现在冥得到了修罗帝经。实力肯定远超以往。而且。他激发了九道血纹。堪比帝子血脉。超越天君境的修罗魔帝。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

  冥沒有使用任何武学。仅仅是一掌拍向剑魔。滚滚魔气。凝聚成一只黑色大手。好似能够撕裂苍穹般。以前。他根本沒有全力出手过。不仅是因为藏拙。还因为他的修罗帝经修炼不到家。好在如今他得到修罗帝经已经有一段时间。能够发挥出的实力。不是以前能比的。

  “好强。他比先前的天人族武者还要强大。而且强大数倍不止。哪怕劫突破到天君境后期。照样比不上现在的他。”

  “幸亏天人族数量稀少。要不然。人族怎么可能斗得过天人族。”

  “你们发现沒有。剑魔施展刚才的剑法后。气息明显有所减弱。估计是消耗太大吧。”

  “肯定的。现在的剑魔。绝对不是巅峰状态。能够有巅峰状态的七八成战力。已经是极限。”

  “无耻。天人族的武者竟然使用车轮战。他养精蓄锐到现在对付剑魔。真是不要脸。”

  “你们在场的人族武者难道少吗。你们也可以使用车轮战。可你们为什么不肯出手。”

  一位龙族武者的讽刺。让人族武者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在场的人族武者沒有一百。也有八十。可惜。沒一个人愿意出手帮剑魔。人族武者本來就不团结。他们信奉的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天人族人口稀少。要是再不团结。恐怕早就被灭族。只是。冥出手对付剑魔。和天人族团结不团结。沒有半点关系。试想一下。一个能够杀死天君境后期劫的人族武者。被冥以中期天君的修为斩杀。天人族的强者能不重视冥吗。

  这么一对比。冥比劫强出一大截。甚至不在一个层次。可以说。冥真的是打了个好算盘。只要他能够杀死剑魔。那么回到天人族后。劫的长辈。指不定还会给他好处。反正劫的死。谁也赖不到他的身上。

  剑魔消耗大。冥不可能看不出來。不过。剑魔实力下降。对冥來说是好事。说实话。先前剑魔施展的大妖青莲剑。哪怕是冥。也要避其锋芒。能够破掉劫的天命一击。还能打伤劫的剑法。能不厉害吗。

  “震剑式。”

  剑魔依旧镇定。冥的出手。完全就在他的意料之中。人王剑一抖。剑尖直指冥的身体。虚空震荡。无形的波纹。接触到黑色大手后。就化为漫天剑气。撕扯黑色大手。让黑色大手烟消云散。

  冥吃了一惊。沒想到现在的剑魔。还有如此惊人的实力。幸亏他得到了修罗魔帝的传承。要不然。以他原本的实力。仅仅以中期天君的修为。肯定斗不过剑魔。哪怕是现在的剑魔。照样能够将他斩于剑下。

  人王剑好似闪电一般。眨眼之间。就是刺到了冥的身前。冥不退反进。双掌如天碑一般。挡在身前。可以清楚的看到。冥的掌心。吞吐着滚滚魔气。好似凝聚成一双手套。覆盖在他的手掌表面。

  “嗤嗤”

  黑色魔气好似冰雪。人王剑就是太阳。剑尖所过之处。魔气纷纷消散。冥的瞳孔骤然收缩。人王剑只是普通的地品剑器。他原本沒有放在眼里。可是。剑魔的剑意强盛至极。人王剑在剑魔手里。能够发挥出的威能。和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要知道。剑魔掌握的剑意。是在人皇剑的九重虚空得到的。有帝皇剑意。统帅其他八大剑意。别说剑魔使用的仅仅是地品剑器。哪怕是普通的铁剑。照样能够刺穿天君的身体。他的剑意。才是真正的无物不破。无坚不摧。所向披靡。

  好在冥不是一般的天君。他五指紧握。双拳打出。一拳抵挡人王剑。一拳对付剑魔。正常來说。剑修的身体。肯定是比不上武修的。冥是武修。剑魔是剑修。要是冥能攻击到剑魔的身体。想來剑魔肯定不好受。甚至有可能因此受创。

  只是。剑魔对剑的掌握。完全超出了冥的预料。剑魔仅仅是抖了一下手腕。人王剑便是以一个诡异的角度刺出。剑尖依然对着冥的身体。剑刃却是挡住了冥的另一只拳头。就好似冥的拳头。送给人王剑劈的一样。

  纵然冥的肉身强横。照样是被人王剑划破。冥的左拳。被人王剑的剑尖刺出一个血洞。冥的右拳。则是被人王剑划破一道口子。冥身上的九道血纹。陡然爆发。滔天血气。让他的伤口。瞬息之间痊愈。

  当然。痊愈仅仅是冥自己以为的。事实上。剑魔的剑意。已经钻进冥的身体。要是冥现在离开。剑魔的剑意。根本奈何不了他。可惜。冥是不可能走的。现在是除掉剑魔的大好时机。绝对不能错过。

  “不会吧。剑魔怎么还有如此实力。他不是不在巅峰状态吗。”

  “好高明的剑法。好毒辣的眼睛。他是怎么做到的。就好像能够预料到天人族武者怎么出手一样。”

  “你们看到的是一位年轻天才。我看到的却是以为可怕的剑修。要是他成长起來。对我们年轻一辈來说。真的是好事吗。”

  “他是明月。我们是星辰。试问星辰的光芒。如何与皓月争锋。”

  “你们人族的废物。远远比其他种族多得多。可你们人族的天才。同样不少。不得不服。”

  人族能够成为天地主宰。除了数量远比其他种族多以外。还因为人族从來不缺真正的强者。蛮荒时期。距离到现在。实在是太过久远。反正太古时期和上古时期。能够主宰三千疆域的大帝。人族最多。

  “你的确是我见过最厉害的天才。所以。我要全力出手了。”

  冥扭动了一下脖子。他的身体表面。竟然浮现了密密麻麻的鳞片。黑色的鳞片。闪烁着金属般的光泽。好似一块块细小的刀片一般。锐气逼人。他的身后。还长出了一条长长的尾巴。鳞片密布。还带着一个倒勾。

  真正让剑魔惊讶的。还是冥的腋下。再度长出一双手臂。不仅如此。冥的肩膀上。同样再度长出一颗脑袋。原來的冥。和人族武者长得差不多。现在则是显得狰狞而又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