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道神 > 第287章 本座无极晏

第287章 本座无极晏

   自称本座的大家伙。身高足有百丈。各大势力的年轻武者在他面前小的和蚂蚁一样。他穿着一件暗红色的铠甲。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强横的气息。修罗战场的本源力量好似在颤抖。畏惧他的威严。

  三张巨大的面孔。表情不一。或是狞笑。或是迷茫。或是诧异。他根本沒有想到。自己能够降临修罗界。毕竟修罗界只给天尊以下的武者进來。虽然他实力强横。但修罗界的规则。不是他能够挑战的。要不是魔手禁地的存在施以援手。他最多在黑色漩涡消失前。多抓几个年轻武者打打牙祭。

  将修罗一族永世封印在修罗界的。必然是大帝。道主根本沒有如此通天彻地的手段。别说他还不是大帝。哪怕他已经证道成帝。想要进來。依旧是痴心妄想。修罗界的规则。不是一尊大帝定下的。而是上百尊大帝一起出的手。

  魔手禁地的存在不一样。且不说她全盛时期。能够和镇压三千疆域的紫薇帝君争锋。单单是她本身就在修罗界里面。就占据了天大的优势。不过。能够将她镇压在修罗界的。必然是无上强者。一般大帝根本做不到。

  “我的。我的。你们全是我的祭品。一个别想跑。”

  大家伙的三双眼睛。从一个又一个年轻武者身上扫过。尽管各大势力弟子修为不怎么样。但胜在年轻。气血旺盛。他原來所在的地方。环境恶劣。想要找到一个存活的生灵。都不是易事。骤然见到如此多的生灵。由不得他不激动。

  “对了。忘记告诉你们本座的名讳。能够成为本座的祭品。其实是你们三生修來的福分。听好了。本座无极晏。是不是觉得本座文采斐然。告诉你们也无妨。无极晏是本座自己起的。谁让本座博学多才。学富五车。”

  左边的脑袋得意洋洋的说道。很为自己的名字自豪。反正各大势力弟子在他心里。沒有半点反抗能力。享用祭品前。先宣扬一下自己有多了不起。然后再吃掉他们。让他们明白。能被自己吃掉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本座要吃你们。你们怎么不出手啊。來來來。你们倒是施展武学啊。先揍你们一顿。再吃你们。肯定更加美味。别问本座为什么。本座就是手痒。你们有意见吗。”

  右边的脑袋凶狠地瞪着在场的年轻武者。脸上写满了凶残。要是有年轻武者对他出手。肯定会被他打的很惨。不管是天王境武者。还是天君境武者。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他的境界远在天尊之上。

  凌道和大魔神面面相觑。无极晏和他们以前见过的阿修罗截然不同。倒不是说无极晏境界太高。而是无极晏的三个脑袋好似有三种思维。左边的脑袋喜欢吹嘘。中间的脑袋欲享用祭品。右边的脑袋则是准备出手。

  这个倒是不能怪无极晏。将他们换到无极晏所在的地方。说不定他们比无极晏还神经。长期的孤独。无极晏只能自己和自己说话。正好他有三个脑袋。久而久之。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你到底是想吃我们。还是想跟我们一决高下。”

  凌道大着胆子问道。各大势力弟子对他怒目而视。恨不得将他活活打死。他给无极晏的两个建议。都是在找死。要不是凌道先前使用修罗圣王旗。救了他们一命。他们真想揪着凌道的衣领。问问他到底会不会说话。

  别说他们联手。哪怕他们催动圣兵。照样不是无极晏的对手。他们出身不凡。见过天尊、见过圣王。有的甚至见过道君。可无极晏的气势。比他们见过的所有天尊都要强。即便是圣王。照样比不上无极晏。甚至。有的年轻弟子觉得。无极晏比他们见过的长老还要厉害。

  也就是说。无极晏很可能是一位道君。天君和道君相差了十万八千里。哪怕是古往今來最强的天君。在道君面前依旧不堪一击。他们就算再有自信。也不认为自己能够在道君的眼皮子底下逃走。

  他们催动圣兵。只能发挥出圣兵的一部分威能。不过。即便圣兵发挥出全部威能。依旧沒用。圣兵全面复苏。对天君來说。强的离谱。对道君來说。弱小的可怜。圣王炼制的兵器。怎么可能被道君放在眼里。

  “不不不。打打杀杀有什么意思。不如我们來吟诗作赋。本座闲來无事。正好做了几首不错的诗文。不若说给你们听。让你们來品鉴一二。好让你们知道本座学究天人。”

  “说的什么话混账话。赶紧享用祭品。我的肚子早已空空如也。正好让他们填补一下我肚子的空虚。”

  “你们两个闭嘴。我要和他们一决高下。等我打败他们。你们想吃他们也好。想和他们讨论诗文也罢。我统统沒兴趣。”

  无极晏的三个脑袋竟然争论了起來。就好像三个人在吵架一般。如果听左边脑袋的。各大势力弟子还能多活一段时间的。如果听中间脑袋的。他们现在就要进无极晏的肚子。如果听右边脑袋的。他们还得先被揍一顿。

  “他的实力很强。不是我们能够对付的。好在他的脑袋不灵光。要不。我们趁着现在逃跑。”

  “只要我们分开逃。他能够抓到的。肯定只是少数。是死是活。就看我们的运气了。”

  “反正我们不会永远呆在修罗界。只要时间一到。我们就会回到自己的疆域。到时候他能不能追來不说。即便追來。我们照样不怕他。”

  哪怕再差的帝品势力。肯定也不会怕一位道君。随便请出一件帝兵。就能打的无极晏满地找牙。反正他们來自不同的势力。结盟只是暂时的。现在性命攸关。他们早就将结盟的事情抛诸脑后。

  “临走之前。要不要将修罗圣王旗抢过來。如果有修罗圣王旗在手。我们还怕什么阿修罗。”

  “笨蛋。现在逃命都來不及。你还惦记着修罗圣王旗。你可以嫌自己命长。可你别拉着我们下水。我们不想死。知道吗。”

  本來。阿修罗部族武者逃走后。是有天君想要抢凌道的修罗圣王旗。毕竟单单是一个修罗圣王旗。就比九十九件圣兵还要厉害。谁不想占为己有。至于凌道救他们的恩情。有的直接忽视。有的则是准备以后再报。一码归一码。不是吗。

  可惜。无极晏的出现。打乱了他们的计划。凌道已经将修罗圣王旗收了起來。如果他们想要抢夺修罗圣王旗。必然要对凌道出手。一个能够闯过武道长廊的绝世天才。哪怕只有天王境巅峰。照样不是好对付的。要是因为他们的冒失。引起无极晏的注意。他们再想逃命。就是痴心妄想。

  各大势力弟子沒有傻子。谁也不愿意坐以待毙。要是能打得过无极晏。他们肯定会出手。哪怕付出一定代价。也在所不惜。只是。明显沒有胜算。他们才不会犯傻。展开最快速度逃命。才是正确的选择。

  生死关头。他们已经顾不得什么师弟师妹。自己的命才是最重要的。况且。无极晏又不是瞎子。他们逃跑无极晏不可能看不到。境界低的武者。正好给境界高的武者争取时间。好让他们脱离虎口。

  “哎。我还沒有给你们说我的诗文。你们怎么不打一声招呼就想跑。懂不懂礼貌。生灵与生灵之间。还有沒有信任了。”

  “你们全是我的祭品。煮熟的鸭子。怎么可能飞的走。”

  “本座要你们出手。是和本座一较高下。不是要你们逃命。你们到底有沒有长胆子。”

  尽管无极晏的三个脑袋表达的意思不一样。但他们的目的是一样的。就是要留住所有年轻武者。各大势力的弟子还是低估了无极晏的手段。哪怕他们逃向不同的方向。依旧沒用。

  方圆五百里的天地大势。轰然落下。一个个年轻武者只觉得空间变得无比紧密。本來他们一个个逃的飞快。可现在速度大减。就和普通人走路差不多。他们的身上。仿佛压着无数山岳。重的不可思议。

  紧接着。无极晏中间的脑袋。便是张口一吸。一股庞大的吸力。将一个又一个年轻武者吸了回去。逃的慢的。距离无极晏最近的数十位武者。更是纷纷被无极晏吸进了肚子里。无极晏肚子里的空间。极为广阔。他们进去后。便不可能再出來。只能等死。

  “完了。难道我们真的要成为她的腹中之食吗。”

  “谁跟我说修罗界尽管危险重重。但最厉害的武者也就是半步天尊而已。敢不敢站到我面前來。我保证不打死你。”

  “我想过死在其他势力弟子的手里。也想过死在阿修罗部族武者手里。就是沒想过死在别人肚子里。”

  无极晏的手段。让他们绝望了起來。哪怕先前阿修罗部族取出九十九件圣兵。他们照样有勇气继续出手。可是现在。面对无极晏。他们的实力根本就是个笑话。要是七族长知道现在的情况。肯定会大笑起來。有如此多的天界武者给他陪葬。他死而无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