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道神 > 第127章 凌道大战司徒德

第127章 凌道大战司徒德

  “威胁我,你也配?”

  别人或许畏惧司徒德,凌道却是根本没有将司徒德放在眼里。就算司徒德是真气境武者之中最厉害的又如何,凌道的眼光,从来就不会局限于真气境。

  “若是我败了,他肯定会杀了我,那么我胜了,自然也不会饶他一命!”

  天雷剑狠狠地砸下,夏侯觉再度惨叫了一声,整个脊梁骨都是被砸断了。夏侯觉双眼一翻,剧烈的疼痛,直接让他昏倒了过去。先前的嚣张,和现在的凄惨,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

  “真要杀?”

  就算是段正辉,眼皮都是跳动了起来。签订生死契约之后,生生死死都不得报仇。可是,这样的契约也就说说而已,段正辉可不会认为重剑门会真的遵守。

  如果凌道真的杀了夏侯觉,那么重剑门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他们可以不为夏侯觉报仇,但是却可以随便找个理由对付凌道。反正就是换种方式报仇而已,所有人心里清楚就行。

  “你敢!”

  眼见凌道真的要下杀手,司徒德却是怒了。在重剑门,即便是冲霄境弟子,都得给他几分面子。那些真气境弟子,更是对他言听计从。可是现在,凌道竟然如此无视他,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

  没等司徒德说下一句话,凌道便是猛地一脚踏在了夏侯觉的脑袋上。夏侯觉的头部直接陷进了地面之中,凌道这一脚,便是已经要了夏侯觉的命。

  “想杀我裂天剑宗弟子,就得做好被杀的准备!你们,还有谁要上来一战?”

  斩杀夏侯觉之后,凌道的气势更强了,脚下的尸体,仿佛在诉说着凌道的冷酷无情。夏侯觉作为重剑门真气境弟子第二人,都被凌道强势斩杀,重剑门其他弟子自然不敢出手。

  “你竟然杀死了夏侯觉,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司徒德猛地一跺地面,却是以最快速度,冲上了斗剑台。夏侯觉可以说是司徒德的得力干将,司徒德对这个手下也是极为满意,夏侯觉天赋也是不错,就这样死了自然极为可惜。

  “先前是夏侯觉非要签订生死契约的,你我可以切磋一番,不用签订生死契约!”

  斩杀一个夏侯觉,重剑门应该还能接受。若是再杀了司徒德,那么重剑门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凌道这么说,也只是不想加深和重剑门的仇恨而已。

  “呵呵,知道怕了吗?那你刚才为何还要杀死夏侯觉?”

  司徒德冷笑了一声,却是以为凌道畏惧他,害怕他,不敢和他动手,怕死在他的剑下。不仅是他,其他人也是这般认为,毕竟司徒德昨日的表现,实在是太过强横。

  “忤逆我,唯有死!”

  听到这句话,凌道都是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这个司徒德才是真正的自大,他是真的以为自己在真气境之中打败天下无敌手了。其他真气境武者在他眼里,都是手下败将而已。

  “要么与我签订生死契约,然后被我一剑杀死!要么滚下斗剑台,大喊三声,你们裂天剑宗全部都是废物,饭桶!”

  司徒德如此咄咄逼人,凌道的脸色也是冷了下来。本想饶司徒德一命的,没想到司徒德偏偏要找死。若是司徒德知晓凌道的真实战力,恐怕绝对不会这般张狂。

  “既然如此,那便签订生死契约吧!”

  凌道先前已经退步,可惜司徒德偏偏要让凌道无路可退,那么凌道便无需再退。他的话倒是让司徒德一愣,司徒德没有想到,凌道竟然真的敢签订生死契约。

  “司徒德,全力出手,斩杀此子!”

  就在凌道和司徒德签订生死契约之后,重剑门门主却是开口了。夏侯觉的死,钟太苍只是觉得可惜而已。但凌道当众斩杀重剑门弟子,就是驳了他的颜面,那么他自然要让凌道死。

  更何况,凌道才十五岁而已,竟然就如此强横,自然不能让他成长起来。如此天才,不在他们重剑门,那么唯有死路一条,钟太苍可不想裂天剑宗出现一位绝世强者。

  “完了,那小子完了!”

  “重剑门门主都亲自发话了,那么司徒德绝对会杀死凌道的!”

  “我们来打个赌如何,就赌司徒德要几剑斩杀裂天剑宗那小子!”

  就连斗剑台下那些观众都觉得司徒德必胜,更别说重剑门那些弟子了。他们是亲眼见识过司徒德的强大,自然觉得司徒德和凌道的一战,没有任何悬念。

  “没想到,你真的敢和我签订生死契约,也罢,就冲这一点,我就给你留一个全尸!”

  司徒德猛地拔出下品剑器,慢慢地向着凌道走了过来。对付安山氏的十位子弟,他只出了一剑而已。凌道表现出来的实力是强,可是依旧在司徒德的承受范围之内。

  “三招之内,必将你斩于剑下!”

  即便是司徒德,也不敢说自己一剑就能够斩杀凌道。毕竟凌道拥有斩杀夏侯觉的战力,绝对不是什么弱者。可是司徒德断定,先前那一剑,凌道消耗肯定不小。

  “三招?好吧,那就三招!”

  凌道的话,却是让不少人觉得莫名其妙。不过,也有极少数人明白了凌道的意思,凌道自然不是要挡住司徒德三招,而是准备使用三招,击败司徒德!

  “镇山河!”

  司徒德一声大喝,手中的大剑,便是宛若一枚巨大的宝印,镇压了下来。对付安山氏子弟,他都没有施展什么剑法,可是和凌道动手,他竟然一上来就施展了镇山河。

  别看司徒德表面上极为狂妄,其实他心里谨慎的很。能够斩杀夏侯觉的真气境武者,不仅不会弱,反而很强。他的第一招,便是以稳为主,最好能够试探出凌道战力的极限。

  “银月!”

  让所有人无法接受的是,凌道依然没有拔剑的意思。他就是使用带着剑鞘的天雷剑,施展出了剑法银月。天雷剑仿佛化为一轮残血,从无尽高空之中坠落而下!

  凌道和司徒德第一次交锋,便是使得整个斗剑台微微震动了起来,在他们周围更是灰尘弥漫,真气四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