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大清隐龙 > 4443 飞跃天山

4443 飞跃天山

  后宫的事情,注定就是一个插曲,肖乐天身边的事情多如牛毛,而且任何一根牛毛单独拿出来,都是大的不得了的事情。

  军国大事压在他身上,他能分出一晚上的时间来处理家庭纠纷,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第二天一早,肖乐天从富慧的院子里起床,不一会的功夫虎妞就带来了亲手做的早餐,见面先给老爷赔不是。

  “老爷万安……臣妾昨晚不贤惠了,犯了嫉妒的大过……今天一早给老爷赔不是啊,您大人有大量,别计较,那些女孩子全都留下,一个都不许送走……”

  肖乐天红着脸“你看看,怎么又提这一出?我不都道歉了吗……”

  虎妞过去拧了肖乐天胳膊一把“知道……我昨天就是太生气了,你也得理解一下,女人遇到这种事情哪有不吃醋的,我可没有姐姐那么大度!”

  “但是想来想去,这件事还真不是你的错……都是满清朝廷搞的鬼,他们坏的很,就想用女人泡软了你的骨头!”

  “咱们要是家里打起来,不就中计了吗?满清巴不得看咱们笑话呢,所以这一宿我就想明白了!”

  “给咱们添人进口的,我生气干嘛?留着,都留下……气死他们!”

  肖乐天端着米粥让虎妞一通唠叨真是哭笑不得,但是他知道这场闹剧总算是云开雾散了!

  “行了,后宅的事情你和富慧两人商量着弄吧!今天我还有的是事情忙呢……哎,你看看,项英跑来了,肯定是燕山号今天巡航训练的事情来接我的……”

  三下五除二,肖乐天消灭了一碗小米粥,吃了几根咸菜然后披上披风,大步流星走了出去。

  项英一看师傅出来了,赶紧给二位师母敬礼然后陪着肖乐天一同向外走去!

  “元首,西域回电了!左宗棠收到了咱们的密电,一切如您的安排,他果然对满清保密了!”

  “好好好……果然如曾大帅所言,左季高是可信的,他内心还是向着咱们汉人的!”

  左宗棠和华族之间的秘密,就是刚刚签署的《琉球密约》乌兰葛利出于很多考虑,先跟华族签订了一个密约,而不是公开的宣言。

  在这个时代,密约还是非常流行的,属于外交界的主流!

  乌兰葛利的密约里,只承认将外兴安岭、贝加尔湖南部,包括伊犁河谷割让给华族,而不是满清!

  至于说以后的正式条约怎么写,那就是另一个考虑了,如今莫斯科方面也在深思熟虑!

  乌兰葛利为什么做出这种决断,原因也不难猜测!第一点,他肯定要对自己有个交代,他必须得能够推卸掉责任。

  你对强大的华族割地多少还能打打嘴官司,可是对懦弱的满清割地这可就没法解释了!

  第二种考量则是下套,就是要留下华族和满清将来决裂的苗头,捏着着个秘密在外交场合那就是战略武器了。

  第三点更简单了,密约不是公开条约,废除起来比较简单,如果沙皇铁心了要和华族同归于尽,那么撕毁密约的罪过怎么也比撕毁公约要轻得多!

  这些机关算尽的小聪明,对于肖乐天来说是很无所谓的,在强大的实力面前,在已经摆好的战略优胜局面前,沙皇只要不是疯子都会承认密约的!

  现在唯一的麻烦就是怎么保守密约的秘密,绝对不能让满清知道,但是同时还得拿出来激励一下汉人中的有识之士!

  在肖乐天的眼里,这个秘密可以告诉左宗棠但是不可以告诉李鸿章!

  果不其然,当左宗棠收到这份密电之后,许久没有喝酒的他,痛快的烂醉了一场!

  “大帅啊……您选对了……您选对了人了!”

  “这是几百年没见到咱们汉人开疆扩土了?打明朝中期之后就再也没有看见过了……”

  “这国运总算是翻上来了,总算是翻上来了!”

  一杯烈酒撒在地上,遥祭曾文正公!

  第二天,左宗棠召集全军,向他们公布了这个好消息,当然是有选择的说了,可是当手下军官们听到乌兰葛利已经在琉球谈判失败,元首彻底压制了沙俄之后,在场的官兵都沸腾了。

  “好好好……没有了罗刹鬼,这些西域土军阀那个是咱们大军的对手?杀过天山去,为我大清开疆扩土……”

  “啊哈哈……大丈夫拼一把性命,搏出一个封妻荫子!总算让咱们爷们给赶上了!”

  左季高任由这些手下宣泄着喜悦的情绪,他好半天才抬手压了压,让场面安静一下!

  “元首已经给我发电报了,说了这个好消息之后,但是还有一件事要拜托我们办一办……”

  大厅里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看着左大帅。

  “元首说了,罗刹鬼生性无信,而且残忍好战,让他们老老实实的低头不是那么容易的,就如同猛兽一样,暂时压住了它的脖子,可是你稍微一送劲,就可能翻身咬你一口!”

  “所以,乌兰葛利认输了还不算完,我们必须让这些罗刹鬼彻底丧失了念想!”

  “宁远城这一战我们打的漂亮,但是还不算完!荣全带着孤军困守在城内,外面可有数倍的罗刹鬼正虎视眈眈呢!”

  “我们当然知道这些罗刹鬼都是丧胆的狗了,他们肯定不能再翻天!但是欧洲的莫斯科、圣彼得堡那边的白痴贵族们,他们可不知道!”

  “没准那些人正趴在地图上,琢磨着开春大胜一场呢!他们又不在中亚现场,自然就是一拍脑袋算一算人数就瞎指挥了!”

  “而且……乌兰葛利的电报如果送到莫斯科去,那边一定会有很多将领不服气,这些人很有可能在这个冬天就对荣全将军的孤军发起进攻!”

  “诸位……荣全可给咱们放信鸽了,之前攻陷宁远城的时候,他的炮弹已经消耗十之七八……他没有炮弹了!”

  轰……大厅内顿时一片乱哄哄的声音,这件事还是第一次听大帅说出来。

  “大帅您就明说吧!要我们做什么?”刘锦棠第一个站出来表态。

  左宗棠笑着看了看身旁的二位熟面孔“多罗将军、关禄将军……这件事还得麻烦二位啊!本来是想让你们回京师过年的,可是没想到陛下有旨意,让您二位从西安就又回来了!”

  多罗和关禄站起身来抱拳行礼“大帅请下令,属下无有不从!”

  “好!那我就有什么说什么了!”

  “陛下给西域送来的援兵,虽说是给我的,但是这都是御林军,我哪里敢越过天去!这指挥权还是要依靠二位将军!”

  “能不能……元首的意思是,能不能动一动飞艇……带一批补给飞过天山去!”

  “一来是解了补给的燃眉之急,二来则是对伊犁河谷的罗刹鬼大军一个震慑……只要飞艇到他们头顶转一圈,这群罗刹鬼的士气可就保不住喽!”

  “第三,这飞艇过天山也是一个政治信号,对沙皇和那些欧洲的贵族也是一种心理上的震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