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八百五十六章 暗中算计

第一千八百五十六章 暗中算计

  破开空间走出的两个人,一个是相貌平平的中年人,看不出修为,另一个是一身浅灰色劲装的成熟钕人,有七八分姿色,身材也玲珑有致,金丹高阶的修为。

  以两人的修为,瞬间就感觉到了远处高空的两只熔岩火鹏,那中年人想也不想,直接丢出一个隐匿阵激发,“先进来。”

  进了阵法之后,女人才出声发问,“问道真仙,您是担心那两只熔岩火鹏发现咱们?”

  这不起眼的中年人,竟然是一名真仙,不过居然被称为“问道”,恐怕不是真实身份。

  “小心一点总没有错,”问道真仙面无表情地回答,而且不再多言。

  女人见状也不做声了,这是端木家请来解决问题的人,而她的职责只是协调和配合。

  问道真仙却是在暗暗评估,这一次任务,自己能有什么样的收获。

  他并不是单纯的杀手,更多时候是那种半黑不黑的边缘角色,只不过受了端木老祖的委托,辅佐端木正鸿五十年,等到时间满了,端木正鸿还没有凝婴,有可能再加钱续约。

  在此期间,他是听调不听宣的,如果不是端木正鸿来了屹遥板块,他甚至都没必要来这里,前一段他还在中央城,也就是这半年,端木正鸿将他招到了东城。

  他知道端木正鸿在琢磨什么,排挤走陌燃真人,成为东城的实际掌控者。

  所以今天那个推演出程水边的下界土包子,是必须要死的,哪怕只是一个区区的出尘高阶,也必须较真,不杀就不足以威慑别人,

  考虑到土包子身边有两个金丹初阶,以及两个出尘九层的伴当,让元婴真仙出马才更能保证成功率,而且他的身份就算泄露,也不会被人怀疑到端木家。

  然而这些都是端木家的算盘,问道真仙姑且叫他问道吧,他要考虑自己的利益。

  我拿钱帮你家杀人,这没有问题,但是……我可能对上太虚门这个庞然大物!

  这个危险性就不用说了,他只是一个元婴修者,太逊们里出窍修者有多少?

  事实上,他对冯君的推演之术有点兴趣,甚至还很好奇,这人凭什么会被临时接引上来这里面一定有大秘密的。

  两人在隐匿阵里,待了足足有一个小时,问道真仙才悄悄地放出细微的神识,感知那一片的动静他做事从来都很小心。

  冯君正在看四名真人对战两只火鹏。

  其实四名真人对战的不止两只妖兽,几十里外还有一群银色雷犀。

  这些银色雷犀并不会冲过来搏杀,但是时不时地抽冷子放两下闪电,也让人挺腻歪的,曲涧磊和素淼真人的主要任务,就是接应那二位。

  说来还是大家有点贪心了,想留下这两只火鹏,否则直接收起来雷犀的尸体就好。

  战斗了一阵,窦德也觉得自己有点贪心了,“咱们先试一试能不能拿下,如果真的不能拿下,晚上就收起雷犀的尸体,明天再猎杀新的妖兽……反正三天时间呢。,”

  “我无所谓,”冯君很干脆地表示,刚才大家集火银色雷犀的时候,他并没有展示出太强的攻击力量,没办法,冯某人的大杀器是近身搏击……拽人!

  窦德和涂红衣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事实上他俩认为,冯君有这样的杀伤力已经很厉害了。

  但是其他来自昆浩位面的人,看冯君的时候,眼神就有点怪异你这是藏拙吧?

  不敢怎么说,反正就是四真人对战两只火鹏,颜雨汐偶尔会出一下手,聂赤凤压根儿就没动作赤凤原本就是烈阳功法,她一个出尘上人要是对火鹏出手,那得膨胀成啥样?

  至于说孔紫伊……她在一边看着就好。

  不知不觉,夜晚就来临了,涂红衣收起了雷犀尸体,摸出一瓶灵酒,吨吨吨灌了好几口身为金丹真人,她对吃东西没有太大的兴趣,现在喝灵酒,也不过就是解渴。

  那两只火鹏却还不肯离去,在空中滑翔着,时不时吐出一团火球,重重地击打着防御阵的护罩,仿佛在说:拿出那只雷犀来!

  大家都不在乎这点小骚扰,冯君甚至拿出了发电机,照亮了夜空不说,还拿出了电磁炉,“来,我请你们吃火锅,哪怕修仙了,口腹之欲还是要讲的。”

  “我要吃海鲜小料!”孔紫伊一蹦老高,开心到不得了,“清汤锅底,一定要清汤锅底!”

  “麻辣,重辣!”聂赤凤是另一个类型的,“我要麻酱小料……上次的不够辣。”

  曲涧磊和素淼真人对视一眼,“得了,鸳鸯锅吧……这么久没吃火锅了,怪想的。”

  “我要吃九宫格!菌汤锅!”颜雨汐忍不住了,“都别那么自私好不好?”

  窦德和涂红衣交换个眼神,“他们在说什么……是昆浩位面的小吃吗?”

  其实对修仙者来说,再辣的辣椒也就那么回事,但是想吃得舒坦,肯定是要对着口味来的,喝矿泉水最健康了,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肥宅快乐水?

  结果就是,窦德和涂红衣也被火锅征服了,尤其出乎人意料的是,他俩居然都喜欢吃麻辣味的辣不辣还无所谓,关键是要麻!

  吃到最后,涂红衣甚至拎出那一只小雷犀来,直接从后腿上活生生切下一大片肉来,切片丢进锅里,可怜那小雷犀疼得哞哞直叫。

  这种情况搁在地球界,可能有人会觉得残忍,但是在天琴和昆浩位面,实在太正常了,这跟残忍与否没什么关系大部分的肉都是现杀着吃最鲜。

  两只火鹏还没离开,因为担心人类在设圈套,所以一直在高空盘旋,时不时地喷个火球下来,算是骚扰,也表示不甘。

  听到小雷犀的叫声,两只火鹏更抓狂了,甚至忍不住飞下来撞击防御阵的护罩。

  这一刻,冯君的心里,有些微的不适闪过,一开始,他觉得是自己有点圣母女表了小雷犀感觉有点可怜。

  但是转念一想,这完全没问题呀,国外还吃生鱼片呢,现杀的总比冷冻的好。

  而且银色雷犀……这东西并不合适当做宠物来养。

  首先,它的肉很好吃;其次,它的智商不高还脾气暴躁。

  最后,除了一身蛮劲儿和雷电法术,它的战斗力很普通也许会有人觉得,它们的冲击力很震撼,再加上足够的数量,可以说战斗力非凡,但是……数量真的弥补不了质量。

  所以冯君觉得,自己应该不是圣母女表发作,但是……为什么感觉到了隐隐的不适呢?

  他又细细品味一下,觉得似乎是有针对自己的威胁只针对他一个人。

  事实上,问道真仙和那名女修已经借着夜色,潜伏到距离他们不足十里的地方了不可能走得太快,他们要防着被冯君发现,还要提防被妖兽看穿。

  真的拼实力的话,问道真仙当然不怕妖兽,他现在的实力,不能说可以把东城地面打个对穿,起码也是在荒原里自保无恙,想逃基本没问题。

  但是他不能拼实力,要小心潜入,最终目的是杀掉冯君,同时他还要避开窦德和涂红衣。

  涂红衣虽然是金丹五层,但还不算要紧,她是太虚别院的人,但是窦德是实打实的外院弟子,算得上是太虚嫡系,一旦晋阶金丹四层,就可以入内院了。

  冯君感受到心悸的时候,正好是他们刚刚找到一个潜伏的地点,问道真仙用神识扫了一下石头堆里的情况,不成想触动了冯君的感知。

  问道真仙对自己行动的隐秘性还是很有信心的,他担心的是别的,“我只管在防御阵外埋伏和出手,不会攻打防御阵,我也打不动这元婴大阵……这个你懂吧?”

  “明白,”女人点点头,她甚至感觉有点意外……你不是不爱说话的吗?

  不过,高冷的人设,打破也就打破了,她并不在意这一点,“你不用对付窦德和涂红衣,只要杀掉冯君就好了……正鸿就是想立个威,冯君身边的人你都不用动,我很好说话吧?”

  问道真仙沉吟一下发问,“我先捉了他,问点事情成不成?”

  太虚门的这套福利打法,他多少了解一些,知道到了最后,阵中的人会杀出来追杀妖兽,就是那句话,妖兽不算傻,一旦发现打不动对手,自家还受伤了,当然会开溜。

  这个时候,阵中的修者就会冲出来追杀,那么他的机会就来了。

  要不说真仙不愧是真仙,他真有这一份自信,在众人追杀的过程中,活捉了冯君,并且还要躲过窦德和涂红衣的拼命。

  女子可就犹豫了,想了半天之后才问一句,“您确定可以活捉他吗?”

  问道真仙有点不悦,我跟你商量,是看在你是端木家族派出来的,而不是必须要尊重你,元婴和金丹之间有多大差距,你心里没数吗?

  不过纵然是有点不开心,他还是没有说太过分的话,只是淡淡地表示,“试一试总是无妨,如果不能活捉,再击杀也为时不晚。”

  女人微微颔首,心里也忍不住吐槽:你都做了决定,还问我做什么?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