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大唐技师(逍遥初唐) > 第900章 得水泥者得天下

第900章 得水泥者得天下

  长孙冲似懂非懂,李牧也没有过多的解释,现在还不到把自己的目的完全表现出来的时候。而且,想要成为一个人思想的灯塔,强行灌注是不可能实现的,得是潜移默化的,让他从心里的想要这样做才行。

  正月十六,上元节过后第二天。李牧兼户部侍郎的圣旨正式通报各地,至此,李牧的正式官衔变成了,内务府总管大臣,外务府总管大臣兼任户部、工部侍郎,爵位虽然还是侯爵,但他有了一个王爵的儿子,谁敢把他当成侯爵来看?

  除了军权,李牧实际上已经是大唐在经济方面掌握实权的第一人了。

  眼下的大唐朝堂,有点‘三足鼎立’之势。军方,名义上是兵部尚书侯君集为首,但在所有人的心中,公认的军方第一人还是李靖,而且只要他还活着,地位就无法动摇。政界,长孙无忌为首,即便房玄龄是尚书仆射,但谁也都明白,李世民最信任之人,还是莫过于他的大舅子。

  而经济方面,也就是所谓的‘财界’,李牧通过从国库中分离出内库的方式,成功打造了一个完全脱离于任何体系之外的内务府。如今内务府的进账,已经有原来的国库那么多了。今年,有多了一个外务府,它接管了一部分内务府的权力,又拦截了原本属于走私的利润,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外务府一定会像现在的内务府一样,成为大唐的又一个钱袋子。

  掌控内外两府,又监管如今最赚钱的工部和收税的户部,李牧不是大唐的财神爷,谁是?尤其大唐如今施行预算制,每个衙门口都是紧巴巴的过日子,入不敷出怎么办?得找财神爷吧?李牧的地位因此变得愈发超然,那个衙门口今年的日子过得是舒服些,还是紧吧一些,完全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李牧原本是打算上元节过后,就启程回洛阳的。但是现在蓝田县开发计划已经在施行了,他本人还一次没有去过蓝田县,这怎么像话,所以李牧把回洛阳的行程,往后推迟了十天,打算利用这十天,对蓝田县做一个完整的考察。

  此行,李牧带了锦衣卫二百人。蓝田从未有过什么盗匪的踪迹,二百人足以应付各种场面,更何况他们还配备了最新的连弩。除了二百卫队之外,李牧还把在长安城收容的苦力和工部拨出的工匠一并都带上了,这又有二三百人,东凑西凑,又是四五百人的队伍。

  李牧原本实际上,只是想带几个人而已,看到这么长的队伍,他瞬间又有点脑袋疼了。

  但是没办法,谁让事儿是他自己找的呢?只得硬着头皮上了,李牧这边要去蓝田县,王鸥和卢夫人则要启程回洛阳了。卢夫人的‘大本营’在洛阳,她回去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虽然现在因为各种利益关系,跟李世民之间已经缓和了不少。但是毕竟大家距离完全信任,还是有一定的距离。在敌营中,还是少待为妙。

  王鸥则完全是为了避嫌了,她考虑的是李牧的感受。虽然这次回到洛阳,她刻意回避了和李世民的碰面,但是她心里清楚,李世民并没有放弃对她打的主意。她无法改变李世民的想法,能做到的只能是离他远一些。

  而巧巧、李知恩,金晨、张天爱则都留在了长安。巧巧是因为凤求凰的盘账,她已经一年都没看过账本了,梅兰竹菊四个大丫头央求她一定要看一眼。李知恩一向是巧巧在哪儿她在哪儿,但这回除了这个原因,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新罗内乱的事情,已经传到了李世民的耳朵里。新罗的情况,直接影响李世民对高句丽的用兵,所以一些细节,还是得时不时的问一下李知恩,同时李知恩的身份,也是可以利用的点,李世民正在考虑,是否要收李知恩做义女,这样打高句丽的时候,便可以高举义旗,一来是为了藩属国报仇,二来也是为了义女报仇,国仇家恨,还不是正义之师么?

  张天爱原本也是要回洛阳的,没回去的原因是高昌使团在上元节前抵达长安,为李世民献上了来自波斯的贡品。来的人中,有不少原来张家寨的人,张天爱想念这些人,所以逗留几天,等高昌使团返回的时候,她就要回洛阳去了。

  李牧这次去蓝田,带的是魏璎珞。他已经去见过魏征了,等出了正月,便下聘礼,这次去蓝田,则是公事公办,绝对没有任何私情的原因,什么培养感情,绝对不是那么回事儿。

  李牧这边拍拍屁股跑了,所有想堵住他谈水泥的人,都被晾了起来。这些人又不敢去追,只好各自凑到一起,互相商量了起来。

  ……

  谁也不知道,王珪已经偷偷溜回了长安。当然,他的弟弟王普也一起回来了。他们没有回原本王珪的府邸,而是找了一间不起眼的小院儿,租赁了下来。这次王珪冒着违抗圣旨也要来长安,就是因为急了。他是来堵王鸥的,想让王鸥帮衬一下太原王氏,在李牧面前说说好话,希望能入股水泥厂。但是王鸥没见他们,还回了洛阳,摆明了就是不想管,王珪没法子,只能唉声叹气,因为连日的休息不好,眼眶都是黑的,就像要病入膏肓了似的。

  “大哥,你说这侯爷怎么就这么厉害呢?”三杯酒下肚,王普脸就红了,王珪看了他一眼,道:“不能喝就别喝,喝多了说话办事儿容易出岔子。”

  “咱们哥俩能出什么茬子!”王普不以为然,继续嘟囔:“煤堆在土里千年万年,大家一直不拿当回事儿。侯爷发明了土炕,一下子就利用上了。尤其在咱们太原,谁家还没个土炕?到处有的是煤炭,不比上山打柴方面么?

  他酒喝多了,话也特别多:“现在又在鸟不拉屎的蓝田县,找到了价值千金的水泥,这上哪儿说理去,大哥,你说他不会真的是天上的神仙转世吧?”

  “哈哈哈。”王珪呵责一声,道:“瞎说什么?圣人云‘子不语怪力乱神’,敬而远之即可,说多错多,冒犯神明你担待得起么?”

  说着他猜测道:“不过你也说得有道理,李牧身上还真是普多神奇之物。”

  “真是猜不透啊!”王普深以为然的感叹一声,又问道:“大哥你说,现在水泥厂的股份,是不是要比咱们手里的大唐矿业还值钱了?”

  “值钱多了!”王珪毫不犹豫道:“煤,虽然咱们那儿多。但别的地方也不是没有,到处都有,咱们这边只是好挖掘而已,但是你不要忘了,煤这东西,挖出来简单,运输难,一旦运费超过了挖掘费,这东西是没人买。”

  “但水泥,可是全天下就这独一份啊!就冲这点儿,谁拿大唐矿业的股票跟我二换一,我都不跟他换!”王珪说着压低声音道:“再说,煤炭生意除了赚点儿钱,还能有什么价值?水泥生意的妙处,可就大了去了。哪怕不赚钱呢,也更值钱,值钱的多!”

  “为什么?”王普瞠目结舌问道。

  “因为它对商人的价值还在其次,对当官的价值,可就大到天上去了!”只听王珪抑制不住的激动道:“这哪是什么水泥啊?这是青史留名的灵丹妙药啊!”

  见王普茫然,王珪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解释道:“你怎么不明白?对当官儿的来说,那是水泥吗?那分明是亮瞎眼的政绩!”

  “天下各州郡县,哪个当官的不想留下政绩?但是工程花费高、风险大不说,关键是耗时还长,动辄好几年。”

  “时间一长变数就多,最闹心的是快干完了,一纸调令下来,你得给别人挪地方了。结果辛辛苦苦忙一顿,成了给别人作嫁衣裳。你说有几个当官儿的,能下决心去干的?”

  王普深以为然地点头,他在林邑的政绩,可不就是给他人做嫁衣了么?虽然这个他人,也是他们太原王氏的子弟。

  “可水泥这玩意儿,神了!又快又结实!有了它,只要数量够,两天时间就能起一座房子!有实打实的政绩,谁能挡住你升官?”

  “嗯嗯。”王普点头如啄米道:“大哥说得有道理,可是现在,摆明没有咱们的份儿,这可咋办?”

  “豁出去脸皮不要,道歉!。”王珪说得十分坚决,道:“如果能得到水泥,就是得到了稳固基业的护身符,有了水泥,咱们太原王氏就算抱住了,否则十几年后,天下还有咱们太原王氏的立锥之地?”见王普茫然,王珪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解释道:“你怎么不明白?对当官儿的来说,那是水泥吗?那分明是亮瞎眼的政绩!”

  “天下各州郡县,哪个当官的不想留下政绩?但是工程花费高、风险大不说,关键是耗时还长,动辄好几年。”

  “时间一长变数就多,最闹心的是快干完了,一纸调令下来,你得给别人挪地方了。结果辛辛苦苦忙一顿,成了给别人作嫁衣裳。你说有几个当官儿的,能下决心去干的?”

  王普深以为然地点头,他在林邑的政绩,可不就是给他人做嫁衣了么?虽然这个他人,也是他们太原王氏的子弟。

  “可水泥这玩意儿,神了!又快又结实!有了它,只要数量够,两天时间就能起一座房子!有实打实的政绩,谁能挡住你升官?”

  “嗯嗯。”王普点头如啄米道:“大哥说得有道理,可是现在,摆明没有咱们的份儿,这可咋办?”

  “豁出去脸皮不要,道歉!。”王珪说得十分坚决,道:“如果能得到水泥,就是得到了稳固基业的护身符,有了水泥,咱们太原王氏就算抱住了,否则十几年后,天下还有咱们太原王氏的立锥之地?”

  见王普茫然,王珪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解释道:“你怎么不明白?对当官儿的来说,那是水泥吗?那分明是亮瞎眼的政绩!”

  “天下各州郡县,哪个当官的不想留下政绩?但是工程花费高、风险大不说,关键是耗时还长,动辄好几年。”

  “时间一长变数就多,最闹心的是快干完了,一纸调令下来,你得给别人挪地方了。结果辛辛苦苦忙一顿,成了给别人作嫁衣裳。你说有几个当官儿的,能下决心去干的?”

  王普深以为然地点头,他在林邑的政绩,可不就是给他人做嫁衣了么?虽然这个他人,也是他们太原王氏的子弟。

  “可水泥这玩意儿,神了!又快又结实!有了它,只要数量够,两天时间就能起一座房子!有实打实的政绩,谁能挡住你升官?”

  “嗯嗯。”王普点头如啄米道:“大哥说得有道理,可是现在,摆明没有咱们的份儿,这可咋办?”

  “豁出去脸皮不要,道歉!。”王珪说得十分坚决,道:“如果能得到水泥,就是得到了稳固基业的护身符,有了水泥,咱们太原王氏就算抱住了,否则十几年后,天下还有咱们太原王氏的立锥之地?”

  见王普茫然,王珪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解释道:“你怎么不明白?对当官儿的来说,那是水泥吗?那分明是亮瞎眼的政绩!”

  “天下各州郡县,哪个当官的不想留下政绩?但是工程花费高、风险大不说,关键是耗时还长,动辄好几年。”

  “时间一长变数就多,最闹心的是快干完了,一纸调令下来,你得给别人挪地方了。结果辛辛苦苦忙一顿,成了给别人作嫁衣裳。你说有几个当官儿的,能下决心去干的?”

  王普深以为然地点头,他在林邑的政绩,可不就是给他人做嫁衣了么?虽然这个他人,也是他们太原王氏的子弟。

  “可水泥这玩意儿,神了!又快又结实!有了它,只要数量够,两天啊打打是大阿萨德阿萨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