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打造火影世界 > 第542章 演员

第542章 演员

  噗通。

  爆发最后潜能踢了鸣人一脚的纲手重重砸在自来也旁边。

  身体已没有力气支撑她移动,纲手用手指扣着地面,一点点拽着她向前蠕动。

  朦胧的眼中只剩一个信念在支撑着她。

  我是医生,我能救,我是医生,我能救

  鲜红的血液顺着石块流淌,润红土壤,土壤每扩大一点,纲手就更焦急几分。

  噗。

  一根石枪贯穿手掌,将手掌永远定格在自来也十几厘米之外。

  “你还真够顽强的。”鸣人感叹道,他能看到纲手你伤势,按理说纲手现在已经昏了,但她还能爬,该说不愧是初代逗帝的孙女嘛。

  早已失去了痛觉,被固定的身体彻底没了运动能力,也失去了唯一的信念,望着自来也起伏越来越慢的身体,供养不足的大脑的陷入幻觉,冒出了无数的画面。

  初次见面时,他那幼稚的自我介绍。

  学校孩童般的撩妹方法。

  被打飞嬉笑着回来,一边咒骂着平板暴力女嫁不出去,一边凑上来继续瞎撩。

  无论鼻青脸肿还是肋骨骨折,过段时间他总能一脸贱笑地出现在你眼前。

  不着调的行为,哪怕成为拖累要被终结生命也嬉笑着比划照相手势,固执地相信着人心里永存着一分善良,他幼稚的就像个孩子。

  大蛇丸灵魂长存,自己肉身永葆,他有的,是那颗永远不老的心。

  骂他是不想他这么不着调。

  嘲讽他是想给他动力。

  甚至搬出火影的身份压人,只是想让他拿出一些上进心。

  但他还是那样,永远改不了,高大的身躯的背后,还是当初那个被绑在木桩上踢腿折腾的孩子。

  可就是这个孩子,却是她的最大支柱。

  她为什么敢任性的翘班,时不时喝喝小酒,靠分身顶班去赌博,无理也敢和长老团对喷,和那个老阴比掰手腕,因为她知道无论她做什么,回过头来,背后都有一个男人手举巨石,背挡洪水,对她露出孩子一般幼稚的笑容。

  她才可以像个小女孩一样,永远任性下去。

  可现在这个人倒了。

  就倒在她眼前,近在咫尺,仿佛伸手就能触碰到,却又遥不可及。

  巨石压身,洪水袭来,即便如此,小女孩也想再幼稚一次:“我不许你死,你听到没有自来也我是火影这是火影的命令。”

  “嗯”

  细不可闻的声音传到耳边,那张挤出来的笑脸还是幼稚的像个孩子,纲手眼睛泛红:“嗯,约定了哦。”

  你总这样,总这样,我会被你惯坏的。

  总说我暴力女嫁不出去,你惯成这样谁会要啊!

  “你不能死!!”手指再次发力,石枪有被扯碎的迹象,你死了,我就真的没人要了。

  噗。

  第二根石枪又贯穿胳膊,制止了她的动作。

  视野开始模糊,看到前方起伏更加缓慢的胸膛,纲手心如死灰。

  火影有什么用,最强医疗忍者有什么用,还是谁都救不了。

  三忍呵呵

  大蛇丸灵魂不灭,自己肉身永葆,他有的,是一颗永远不会变老的心,现在大蛇丸灵魂碎了,自己老了,他的心,也要停了。

  或许,这才是三忍应有的结局吧。

  鸣人抽出插在她手上的石枪,在旁边虚画起术式,蓝色的查克拉忽明忽暗,又隐于空中,石枪低落的血渍在地面复刻出模糊的图案:“一时半会死不了的,你现在抓紧提炼查克拉,还能救过来。”

  纲手耻笑一声:“然后被你抽干查克拉而死,有区别?”

  大妈,你这生命力是真顽强。

  发现纲手真压榨身体提炼起了查克拉,鸣人也不管她,自顾自地继续画术式,左一道右一道,仿佛一名在三甲医院当了二十年主治的书法‘大师’,书写着外人看不懂的东西。

  反正身为院长的纲手是没看出他写的什么,但根据行为猜测,这是一种吸食查克拉的阵法,极为复杂,复杂到什么程度,他都写了八分钟了,看规模才写了不到一半。

  或许还有机会。

  计算时间,纲手一边克制因流血和重伤带来的昏迷,一边压榨全身细胞,提取查克拉。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每一秒都伴随**和精神的双重折磨,纲手眼皮一张一合,生怕自己昏过去。

  终于,在她又一次抬起沉重的眼皮时,看到还在画画的鸣人暴躁地甩出石枪,双手飞速结印。

  “土遁·万里土流壁!”

  巨大的土墙拔地而起,对面,一个黄毛疯狗一样窜出石块,一手一颗丸子。

  ‘漩涡鸣人’没在赶来的路上,他到了!

  “仙法·风遁·螺旋手里剑!”

  两颗丸子交错飞行,正中土墙,炸开的碎石又被细小的风刃切碎,浓密的尘埃弥漫,‘漩涡鸣人’抄起背负的鲛肌,一头扎了进去。

  噼里啪啦一顿打斗声响起,片刻时间,漩涡鸣人口吐鲜血从尘土里飞了出来。

  ‘幽灵猎手’飞的另一头。

  鸣人滚了几圈,起来揉了揉进灰的眼睛,鲛肌舌头轻轻搅动,把装眼珠子的瓶子咽下肚。

  ‘幽灵猎手’没起来,单手拍地,又升起一道巨大的土墙。

  “火遁·豪火球之术!”

  “雷遁·雷虎通杀!”

  “八门遁甲·第六门景门·开,朝孔雀!”

  “通灵术·双蛇绞杀!”

  “火遁·灰积焼!”

  “”

  数十道人影从石块后跳出来,阿斯玛,阿凯,卡卡西,御手洗红豆,木叶有名有姓的都在,一起释放着各式各样的成名技能。

  土墙崩碎,‘幽灵猎手’拔腿开溜。

  鸣人擦口血就要追,纲手癫狂地嘶喊着:“先救人!!!”

  “好!”鸣人咬咬牙,表现出无限纠结的情绪,一摔鲛肌,两步窜到自来也身边,二话不说撬开嘴灌个血瓶。

  听听心跳,感觉还有救,鸣人把自来也放平,来到纲手身边,拔出石枪。

  刚把她扶起来,老少女一胳膊给鸣人卷飞,含泪的眼中带着一丝煞气:“你来晚了!”

  噗通。

  身体透支的纲手再次到底,在起不能。

  这一次,她的眼皮没再张开。

  鸣人也没再起来。

  躺一会儿,缓缓伤,撑起胳膊想起来,被刚才的攻击震醒的奈良鹿久和山中亥一晃悠到他旁边,鹿久拍拍他肩膀,手势示意他不用起来,跟着一屁股坐到旁边,抬头望天。

  “之前的战斗都是火影大人在顶着,她压力很大,情绪有些焦距,现在放松下来闹闹脾气,别太往心里去,你的身体怎么样了。”鹿久是知道鸣人的伤势的,他们出发时刚能出门遛狗。

  “没事,养养就好。”鸣人一语双关。

  “那就好。”鹿久看看旁边一群警惕巡视的木叶人,说道:“虚张声势这招用的不错。”

  “前辈过誉了。”

  “我很好奇你那些忍术都是怎么放出来的?”

  “例如?”

  “灰积焼。”

  “变了色的面粉。”

  “朝孔雀。”

  “那是火遁。”

  “双蛇相杀。”

  “用佐助血通灵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