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地球求生指南 > 269、有些事是说不清的呀

269、有些事是说不清的呀

  “你平时喜欢干什么?”

  “我?我其实没有太多自己的时间,工作啊、伺候女朋友之类的,我女朋友不是省油的灯。 小 说  . ”

  “你那边天黑了吧,我这还是天亮哦。”

  “你们那每天吃什么?听经缘说你们那食谱特别单调。”

  “何止是单调啊,简直就是生不如死,我从三岁开始每天都只吃一点点盐、一点点油,寡淡无味。后来十八岁之后才被允许吃肉,可是我一吃肉就会吐,肠胃还会特别不舒服。”

  “这个啊,是因为你是肠道菌群已经适应了那些清淡的食物,一吃了油腻的就代表培养基改变了,它们就会抗议,细菌一抗议就会分泌菌毒素,这些毒素直接被肠绒毛吸收进入血液,传达到大脑,大脑就会做出相应的反应,然后就会上吐下泻咯,这也是水土不服的原因,你坚持半个月到一个月就好了。”

  “我才不,多难受。”

  修灵趴在床上,一袭白衣,手上拿着手机,白润荧光的双脚翘在身后,来回有规律的扑腾着,脚指甲上涂着粉红色的指甲油,这是别人看不到的地方,也是他唯一能够打扮自己的地方。

  “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会和那只小猫蹲在马路边上呢?你不觉得很脏吗?”

  “嗨,江湖儿女,哪有那么多讲究。”谷涛的回信很迅速很及时:“只要死不了,怎么折腾我都行。”

  修灵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双手开始噼啪噼啪的打字:“我跟你说,经缘已经被昆仑除名了。”

  “她应该不在意吧,我觉得她压根没打算回去。”谷涛顺手还发了个自己冷笑的表情包:“话说,你不是她老公吗?怎么感觉你一点都不在意她呢?”

  “谁要在意她,一个小贱人罢了。”修灵一提到经缘就像换了个人:“而且这事也不是我做主的,我知道的时候可把我恶心坏了。”

  此刻的秀灵长发从肩垂下,如果不是喉结和扁平的胸部,说她是个青春气息十足的美少女都一定有人相信,而他在和谷涛聊着x信的时候,更是带着一副媚态,简直就是我见犹怜的那种,跟平时那副决绝高冷的样子判若两人。

  “所以说,你根本就是不想带她回去,故意输给我的?”

  “倒也不能说是故意吧,反正如果能赢最好了,我就能把你带回来了。”修灵打字时默默叹了口气:“不过我倒是没打算赢,也没想到你们那么强。就是这样呗。”

  谷涛顿时感觉到浓浓的寒意,他小心翼翼的把手机侧到一边,不让旁边正躺着玩游戏的六子看到他的聊天内容:“为什么你非要带我回去……”

  “因为……”修灵顿了顿:“你不会吃亏的,昆仑山所有漂亮的师妹任你挑,只要你留在这就好了。”

  “总要有个理由吧。”

  修灵看着谷涛发来的内容,迟迟打不出一个字,然后在顿了很久之后,才缓慢的打出一行字,但很快就删了个干净,这样打打删删六七个来回之后,修灵只发过去了两个字:“晚安。”

  谷涛一愣,挠挠头也回了个晚安。

  放下手机,谷涛用膝盖顶了顶六子的屁股:“我问你啊。”

  “有屁放。”六子摘下耳机:“你又在撩谁?”

  “没。”谷涛摆手:“就是一个人一直在输入,输入了十几分钟,发过来的就俩字,这是几个意思?”

  “就是打出来又删了呗,舔狗都是这样的。”六子不屑的说:“以前有人撩我,就是老半天的正在输入,出来的要不是早安就是晚安,要不就是吃了吗或者找点休息,舔狗都这样。”

  “不至于吧……”

  “怎么不至于,你跟我发信息会打了又删吗?”

  “我会直接给你发语音短消息,比如媳妇饭好了、今天工作晚上睡实验室之类的。”

  “就是咯,你都不用考虑的,一个人三思后行啊,那必然是特别在意你的想法。谁啊?我认识不认识?你说出来,我保证不弄死她。”

  “修灵。”

  六子一愣,憋着笑,游戏也不打了,后来实在憋不住了,把被子往头上一蒙就笑得花枝乱颤。

  “笑个屁啊……”

  “你怕是被基佬盯上了。”

  “喂,你要搞清楚你的身份啊,我们再过几个月就要举行婚礼了,你是真的调侃我啊!”

  “本来就是,基佬本身感情就细腻,活的又压抑,他们特别容易干出这种事的。来来来,我看看你们聊了点什么。”

  谷涛迫于淫威把手机递给六子,六子翻看之后从头开始看了一圈他和修灵的聊天内容,但怎么看都没什么奇怪的地方,不过当点开修灵的朋友圈时,第三条就是“孤独不是漫漫长夜的泪水,而是人群里的欢笑”接着是“应该每座城市都有属于它自己的气味吧,想到这个味道就能想到这座城市。”刚发的一条是“不知道这里的雪花,能不能飘到远方的那座小城里。”。

  谷涛看着都脸红……

  “你看配图,一张雪景一张h市经贸大厦顶上的俯瞰图。傻子都看出来了好吗。”

  嘿……被这么一说,还真是这么回事,可是谷涛却犯嘀咕了,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你啊,死直男。我听说你跟我那个不成器的辛晨讨论过女孩吊带裤怎么上厕所的问题是吧?”六子给了谷涛一个眼神,让他自己体会。

  谷涛挠着头:“昂……似乎是讨论过。”

  “你比辛晨好点,你至少没过来向我求证。你们这种直男癌根本不知道女孩子到底是用怎么样一种模式在运行的,或者一个有女孩心的男人。其实对于修灵那个层次的人来说,只要你有任何一个闪光点能吸引他,他就可能给你最热烈的情感,同时兼顾了男性的热情和女性的细腻。”六子一脸认真的说道:“你想想清楚,到底是要当被插的那个还是当插的那个,据说都很爽哦。”

  谷涛懒得跟她废话,双手一掏就把六子给搂在了怀里:“那我今天就提前演习一下。”

  “喂……那里不行的啊!有屎!有屎的!!!”

  ……

  修灵赤足坐在屋顶上,皑皑白雪不沾他的身,一曲悠扬萧声在茫茫空谷中来回涤荡,虽然曲子是他常吹的曲子,但今天总有一股难以名状的忧郁,一曲吹罢,他回到屋内,穿上修身的长袍和靴子,拎着一个食盒向雪山深处慢慢走了过去。

  经过四道屏障,十二关隘,他终于停在了一个山洞前,他拎着食盒走进去,山洞幽深,里头什么黑漆漆的一片,不过当走了大概有百米左右时候,里头传来微微烛光,他轻车熟路的进去,里头有一个十平方左右的屋子,里头有一张床、一张桌,床上躺着一个人,蓬头垢面,不修边幅。

  “经心,你我的约定,我做到了。”

  修灵把食盒放在桌上:“经缘离开昆仑了,再也回不来了。”

  床上那个人脸色灰白,只有眸子一轮才证明他是个活人,当听到经缘的消息之后,他的脸上才出现了一丝丝生气,微微侧过头看着修灵,露出一个艰难的笑容:“谢……”

  他说话很费劲,就像是很久不说话的人一样,语言功能有些退化。

  “吃吧,狗一样的东西。”修灵冷笑,指着桌上的食盒:“如果不是你这个废物,我也不至于走到今天这步田地。”

  “对……对不起……”

  “说对不起有什么用,如果不是你这个混账当年心急求成,哪轮得到我当这个昆仑的大师兄。我的人生都被你毁了!你毁了我整个人生你知道吗?”修灵怒斥,声音带着哭腔:“罢了,你现在这副样子,于我是顶顶解恨。”

  经心像个畜生一样用手抓着饭菜往嘴里塞,他脸上手上全是油腻,但眼里却有一丝泪花,也不知是想到了从前还是被饭菜噎的。

  看到经心的样子,修灵背过身去,哭得稀里哗啦。

  “别……别哭……是……是我对不起你。”经心的声音就像是抢食的狗一般,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当初要是我没……”

  “够了!!!”修灵断然回身,怒喝道:“闭上你的狗嘴!吃你的东西,听着让人反胃。”

  经心没有再说话,只是继续低着头吃了起来,吃到一半还端起酒壶猛灌了一口,冷冽的桃花酒像一道火线似的顺着喉头滑落下去,嘴里却是满口留香:“师弟,你不……还记……得……。”

  修灵冷哼一声,没有回答。

  等经心吃饱之后,他把脏兮兮的手往身上一擦,再次躺回了床上:“……缘,她……”

  “她很好,你不用担心。我当初答应过你,要让她离开昆仑,我做到了,虽然事情有些出乎我意料,但我也懒得跟你说了,你这个废物就安心的在这里混吃等死吧。”

  修灵说完,转身离开。

  而在他离开之后,经心的嘴角突然露出了笑容,眼神哪里还有刚才的木讷绝望,虽然胡子拉碴,但深邃的瞳孔里却透出一种通透明晰的清亮,他悠哉的把油腻肮脏的衣服倒到一边,精赤着上身坐在床上开始打坐,感觉气血翻涌时,就从矮床角落掏出一瓶金色的瓶子,倒出一点里头的液体放进嘴里,而只是一丁点却可以帮助他将当年走火入魔而造成的经脉阻塞给冲开。

  虽然看上去他现在就是个废物,但实际上只有他自己清楚,自己已经这些日子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假以时日便能重回巅峰甚至能更上一层楼,而只要有那么一天,当年无法参悟的功法自然水到渠成,到那时……呵,什么修灵、什么昆仑,都不过是他的囊中之物罢了。

  “修灵啊修灵,过不了多久,你就等着在我床上媚眼如丝吧。”经心深深嗅了一口空气中残余的修灵身上的香味。

  他说这话时,哪里还有那结结巴巴的样子,反而是一脸**。想到意动处,他再次掏出了金丹玉露喝了一口,感觉气血前所未有的通常,舒坦的感觉从头开始传递到了四肢百骸。

  而修灵在回来之后,泪痕在路上已经成了冰,留在他的脸上就成了一道绝美的风景线,他站在昆仑打阵边缘久久不愿意进去,之后情绪彻底失控,蹲在地上大声的哭了出来。

  哭了一会儿,他掏出手机,几经犹豫,给谷涛发了个语音:“能陪我聊聊吗?”

  这一次他没有用故意低沉的声音,而是本音,那种中性的带着磁性的声线,听上去好听了说是优柔、难听的说就是不男不女,但还挺好听的。

  手机没有熄屏,谷涛这会儿还没完事,不小心就按到了播放键。可想而知,正在危急时刻,被子里突然传出了修灵的声音,谷涛当时的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本来还能坚持一会儿,听到这个声音,当场就崩掉了。

  “我……”

  谷涛坐起身子,在挨了六子一脚之后,他爬过去亲了一下六子的后背,然后拿起手机听了一下,然后和六子面面相觑。

  “这是什么毛病啊。”六子不满的劈手夺过手机:“办事儿呢!”

  “别别别,你怎么到处宣传啊……”谷涛赶紧夺过来按下撤回,然后打字回道:“出什么事了?”

  六子哼了一声:“老子洗澡去,等会有你好看的。”

  其实刚才六子那一声怒吼,修灵是听见了,他脸颊微微有些发烧,但等谷涛回答之后,他才长出一口气:“我就是想找人聊聊,不方便就算了。”

  “不是这个问题,你的声音……”

  “我从小就是女声……”修灵清了清嗓子,再说话时,就是那种稍微低沉一些的女性声音:“是这样的,因为不够威严,我都用伪声说话。”

  “厉害啊……”谷涛咳嗽了一声:“你跟女孩有什么区别。”

  “我不能……不能生孩子。”修灵低声的失落的说道:“你能当我朋友吗?”

  “我……”谷涛吞了口唾沫:“能吧……”

  “那能陪我聊聊吗,一会儿就好。”

  “好吧……”谷涛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然后朝客厅方向喊道:“媳妇。”

  “有屁放,老子现在屁股火辣辣的,透你妈!”

  “你来跟他聊天啊,我吃不住。”

  六子到底是六子,撩人就是专业的,虽然没有什么暧昧,但每一句话就是超棒,生生用半小时就把修灵给哄回来了,而他那种对谷涛莫名其妙的信任也很奇怪,他把自己从小到大被人当成女孩,偷偷喜欢一个师兄但又不敢说的事完全说了出来,而那个师兄……

  “妈的,惊天大瓜。”六子深吸一口气:“经缘走火入魔的大师兄硬是比你还渣啊!”

  “我怎么就渣了啊?”谷涛十分茫然:“我是个好人,而且我怎么没看明白呢?你给我梳理一下吧。”——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