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第一序列 > 1196、最后的线索

1196、最后的线索

  打死张小满都想不到,唯独被撇下的自己,竟然第一个跟少帅汇合了……

  “少帅的意思是,家里就有一扇通往巫师国度都城的大门?”张小满震惊的问道。

  刚刚任小粟给他们详细讲述了一下密钥之门的原理,所有人都倍感神奇。

  而且这可不是谁独一无二的超凡能力,而是可复制、可传承的巫术。

  “少帅,说我是不是也可以开这劳什子密钥之门?”张小满问道。

  “嗯,可以,”任小粟点点头:“红色级别以上的真视之眼都可以,这扇门会开在最想去的地方。”

  一旁黑狐冷静劝阻:“我建议还是不要现在开启密钥之门的好,万一开在三宝胡同就不太好了。”

  任小粟好奇:“三宝胡同是哪?”

  黑狐解释道:“少帅,那里有很多需要帮助的少女,张小满每个月都要去两趟。”

  “怎么凭空污人清白,”张小满面红耳赤的吼道。

  话音刚落,任小粟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以后给我少去那种地方,都是旅长的人了不能好好找个老婆吗?”

  张小满捂着脑袋看向黑狐,表情狰狞的像是在说给我等着。

  只是黑狐却不理他,而是跟任小粟确认:“少帅,第六野战师需要全员武装吗,如何应对那些巫师?”

  “巫师我来处理,”任小粟说道。

  “好的明白,”黑狐继续问道:“那这144号壁垒是要改造成临时驻扎军营,还是直接建成真正的前进基地?”

  “临时的,”任小粟想了想说道:“之后再有战争,我们完全有时间培养新的巫师来开启密钥之门了。最关键的一点是,这密钥之门开在我家里,们进出的时候记得别把我地板踩坏了……”

  黑狐:“……好的。”

  任小粟其实也思考过,按照P5092所说,与王氏一战避不可免。

  但问题就在于,这场战争大概率是王氏打过来,而不是178要塞主动打过去。

  到时候144号壁垒本身就是主战场,他这密钥之门似乎在战争中的意义也就没那么大了。

  现在,密钥之门最大的意义就是,任小粟能隔着一千公里召唤现代化部队,并直接对巫师的大本营根特城造成毁灭性打击。

  唯独有一点让任小粟比较忧心:根特城里平民实在太多了。

  虽说那些平民跟任小粟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但任小粟总不能那么丧心病狂的完全无视这些生命。

  如果任小粟那么冷漠,也根本不会成为如今的西北少帅了。

  任小粟对黑狐说道:“具体的作战计划需要等我和P5092汇合了再说,们这边先准备着,保证随时都能出手。另外,各种设备都准备好,无法通过密钥之门的都让我来搬运就好了。”

  密钥之门这玩意可不是载体越大,门就开的越大了,它有自己的规则。

  一般情况下,密钥之门也就能允许一到三人通过的样子,这个似乎根据真视之眼的级别来决定,任小粟手持黑色真视之眼,所以他的密钥之门就是三人通过的级别。

  张小满与黑狐兴高采烈的回到第六野战师军营里,开始着手安排144号壁垒内部临时驻扎的计划。

  当天夜里便有大批运输车辆进入144号壁垒,而王越息这边则迅速组织壁垒管理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对周边百姓进行疏散、补偿工作。

  能容纳两万人的军营,即便再紧凑也一定是非常庞大的,在军事驻地附近肯定要拉警戒线的,将附近全都划成军事戒严区域,里面不能居住平民。

  只是,疏散这种事情可没有那么简单,王越息为此愁的头发都快白了。

  少帅住所附近有十个居民区,光是补偿款都要好大一笔。

  144号壁垒如今倒是有钱,可人家居民也未必愿意搬走啊。

  这种时候躲在后面指挥全局已经不现实了,王越息直接亲自带着工作人员连夜挨家挨户拜访,做动员工作。

  王越息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道:“记住,态度好一点,就算人家不愿意也不能态度太蛮横。”

  “好的明白,”工作人员一个个都做好心理建设,准备去打硬仗了。

  军务的重要性肯定是排在第一位的,真要有人不愿意走,那就只能强行疏散了。

  但如果能够和平解决,西北军也不愿意和百姓发生直接冲突。

  王越息敲开附近第一户居民家门的时候,一位大婶开门惊讶:“这不是小王吗,这大半夜的有什么事?”

  “是这样,这附近开始临时疏散,按照第六野战师的计划,可能需要征用这里一个月左右的时间,”王越息耐心的递上一份文件:“这里是我们的征用方案,其中有具体的补偿细则……”

  大婶愣了一下:“这是要干嘛啊这是?”

  王越息解释道:“这个倒也不用保密,是少帅准备对巫师国度动手了,巫师国度您听说过么,就是一直骚扰178要塞的那些人,如今少帅找到了突袭他们的办法,所以需要把这附近变成第六野战师的临时驻地,不过您放心,他们只是在外面搭建军用帐篷,不会进入您家中。”

  “嗨,原来是这个事情啊,”大婶笑了起来:“那是这样,我今晚就连夜搬走给们腾地方,要不要我把屋门钥匙留给们啊,这样小伙子们可以进屋洗个热水澡啥的?”

  这时候隔壁屋门也打开了,另一位大婶说道:“我听到们说话了,我们今晚也搬走。”

  王越息愕然了,说实话在他预想中这是最艰难的一步,结果却变成了最简单的一步。

  大婶回屋收拾东西前还兴高采烈的对王越息说道:“能不能帮忙转告少帅啊,就说菜市场李婶说的,让他狠狠的打!我们都支持他!”

  “啊?”王越息愣了半晌:“那们看一眼这补偿细则吧,这样大家也能知道自己未来能得到多少补偿款,心里有数。”

  李婶乐了:“没事,我去我儿子家住一个月就行了,要啥补偿款呢。们辛辛苦苦的解决粮荒,为西北打仗报仇,我们为了这点小事再收钱,那我们成什么了?”

  王越息摇摇头:“不是的李婶,这是两码事,规矩就是规矩。”

  “那行,们看着给就行了,”李婶笑道。

  “怎么能看着给呢,”王越息急了。

  结果李婶一拳捶在王越息胸口上豪爽笑道:“瞎客气个屁啊,别耽误我收拾东西。”

  王越息被这一拳捶的可不轻,硬是给李婶捶的咳嗽了两声。

  隔壁另一位大婶说道:“那个小王啊,跟少帅那么熟,能不能让他打完给我们签个名啥的……”

  李婶说道:“就让出去住一个月咋那么多事呢,人家少帅很忙的好吗,哪有空给签名。”

  王越息:“……”

  李婶对王越息说道:“行了赶紧忙去吧,别在我们这耽误时间。们顶在前面出汗流血,总不能让回到壁垒里还寒了心吧。”

  壁垒管理委员会这边只用了一晚上的时间,就将周边的疏散工作给完成了,也不是所有人都像李婶这么好说话的,但这样的人出现,总归让王越息觉得他们在工作上投入的汗水与努力全都值了。

  ……

  任小粟回到了密钥之门的另一端,钱卫宁、小梅、小夏等人还在守护着。

  他随手把钢铁大门收进了空间之中,这一手看起来就像变魔术一样,搞得大家都有点分不清谁才是真正的巫师。

  梅戈好奇道:“这一进去就是几个小时的时间,这密钥之门背后到底通往哪里?”

  “以后就明白了,”任小粟笑眯眯的说道:“我已经大概想明白该怎么制裁那些巫师旧贵族了。”

  一旁的小夏摇摇头说道:“可能之前并没有遇到真正的大巫师,所以会让觉得巫师这个群体有点弱了,但我认真提醒,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不然我们也不用一直蛰伏到现在。”

  “哦?”任小粟说道:“说说看。”

  “诺曼家族与都铎家族能够屹立在根特城两百年时间,靠的绝对不是运气,”小夏说道:“这世上有太多独占巫术没有公之于众了,他们现在到底有什么底牌,谁也不清楚。”

  “好的明白了,”任小粟点点头说道:“麻烦带我走一趟根特城,我这边的计划已经改变了,需要尽快拿到那位骑士留下的东西。我担心混乱起来,可能就没机会取了。”

  小夏愣了一下,然后答应道:“好。”

  没人知道任小粟所说的混乱是指什么,然而就在下一刻,所有人骤然感觉自己被强烈的剥离感裹挟着,像是要被拖离这方世界一般。

  轰然一声,所有人从波涛涌汹的海岸边离开,重新掉进了昏暗的甬道里!

  只见甬道里两名身穿皮甲的人正手持真视之眼,原本绘着东方神龙的墙壁已经被人给炸毁了。

  小夏人还没站稳便已经反映过来:“不是我们的人,是巫师家族的赏金猎人,这里被他们找到了!反击!”

  只不过,这时候已经有人比她反应更快了。

  任小粟重新掉落进甬道的一瞬间,身体还没有完全坠落地面呢,他的手臂便撑着地面突然发力,整个人如利箭一般奔向那两名发起袭击的赏金猎人。

  飞跃途中,任小粟浑身快速被外覆式装甲覆盖,挡住了那两名赏金猎人的大火球术。

  后方陈静姝、许安卿两人仓促之间抬手射出袖中弩箭,这袖箭虽然小巧,却一次可以击发三支。

  只不过,因为出手太过仓促,这六支弩箭全都偏离了目标。

  陈静姝与许安卿两人心中懊恼,自知应该再沉着冷静一些的。

  可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他们二人发射出去的六支弩箭在这狭窄的空间里,竟全都被任小粟凌空接入手中,紧接着甩手射向对面的赏金猎人!

  矫正了射角的六支弩箭去势极快,硬是全部钉入了两名赏金猎人的头颅之中。

  钱卫宁在后面看着这一幕,忽然觉得有些莫名的熟悉,他忽然意识到,自己那百发百中的箭法,大概就是这么来的吧……

  任小粟走到赏金猎人身边查看了一下:“没有出现血继巫术?”

  “不像是都铎家族的人,”许安卿分析道:“应该是诺曼家族的人。”

  “等等,”任小粟皱眉:“之前那个蒂特巫师就是诺曼家族的吧,他人呢?”

  众人环视一圈,竟然没有看到对方的身影。

  倒是小梅提了一句:“我看到他掉出密钥之门后顺着甬道跑了。”

  任小粟感慨:“倒是对情敌挺上心呢。”

  小梅脸色一红:“我……我是观察力敏锐!”

  任小粟看着许安卿说道:“们也太不小心了吧,这种人混进来都不留神吗?”

  许安卿笑着摇摇头:“怎么可能不留神呢?”

  话音刚落,甬道两边又走出几人来,其中一人手里还提着刚刚跑掉的蒂特.诺曼。

  看样子,这些是早就埋伏在甬道里圣堂成员了。

  这些人进入甬道后一个劲的打量着任小粟,似乎大家都知道了他的来历。

  “原来是为了抓奸细,”任小粟说道:“这成本也忒大了点吧,以一个密钥之门做代价?”

  “这个密钥之门之前已经暴露了,所以我们便打算让它发挥最后的价值,”许安卿说道。

  陈静姝对任小粟说道:“跟我们走吧,去地底更深处,对方敢这时候动手恐怕已经做了其他的准备。”

  “不行,”任小粟说道:“们去地底深处,但小夏小梅要跟着我一起去玫瑰修道院一趟,那位骑士留下的东西我必须尽快取回。”

  “可是现在返回地表一定会很危险,”许安卿皱眉道。

  “对啊,他们会很危险,”任小粟说道。

  许安卿:“……”

  待到任小粟离开后,许安卿带着钱卫宁等人深入地底的路上,终于有圣堂成员忍不住问道:“真是跟那位骑士长的太像了。”

  “安安的父亲说让他来领导我们,静姝,跟他相处过一段时间,觉得他能胜任吗?”许安卿问道。

  陈静姝想了想说道:“他的实力要比们预想的厉害很多,在这方面我感受很深,恐怕安安的父亲来了也不是他对手。不过,他的领导能力还值得商榷,我们并不清楚他有没有领导整个圣堂的能力。”

  “嗯,年纪这么小,应该没什么领导经验,”许安卿点头说道。

  ……

  夜晚的根特城比想象中还要繁华,车水马龙的玫瑰大道上林立着琳琅满目的酒馆,酒馆外面还有漂亮的女郎正在微笑迎客。

  酒馆中,男人、女人们爽朗的笑声透过木门板飞出,偶尔有舞曲响起,里面的人们便会搂抱在一起耳鬓厮磨着共舞起来。

  酒馆门外,一架架奢华的马车贴着路边停下,车夫与仆人们正抽着自己的手卷香烟等待自家主人。

  一般这种情况都需要车夫与仆从等待很久,那些城中的年轻贵族们要狂欢到半夜才行。

  待到夜色极深时,年轻男女们才会搂抱着自己心仪的玩伴登上马车,然后回到各自家中共赴良宵。

  玫瑰大道是根特城里出了名的,如果说根特城是不夜城,那么这里便是不夜城里的不夜街。

  这长街并不宽阔,大概只能允许三架马车同时穿过。

  街道两旁是三层楼高的哥特式建筑,如果从天空俯瞰,这庞大的巫师国度都城规划的十分整齐,就像是一块块正方形的巧克力码放在一起似的,一格一格的,让人赏心悦目。

  只是这光鲜亮丽的城市阴影中,藏着与光鲜亮丽完全不符的血腥。

  就在这热闹的玫瑰大道上,朗姆酒馆旁边的一条昏暗小巷子中,突然有一块井盖被人自内向外的挪到了一旁。

  任小粟与小梅、小夏从下水道中陆续钻了出来,此时正有一对男女藏在这小巷子里偷偷亲热,相对巷子外面热闹的玫瑰大道来说,这巷子里便算是绝对的僻静了。

  这对年轻男女看到任小粟从下水道里爬出来的时候便打算惊呼,但还没等他们叫出声,就被任小粟给打晕在地了。

  “这俩人怎么处理?”梅戈惊诧道,然后他便看到任小粟丧心病狂的把这俩人分别塞进了两个垃圾桶里。

  小夏低声说道:“走左边,如今根特城守备极严,一定要小心谨慎。”

  正说话间,两名巡逻士兵忽然从巷子穿过。

  当对方看到任小粟、小夏、小梅两男一女的时候,眼中还出现了莫名其妙的玩味神色。

  彼此擦肩而过的时候,两名巡逻士兵还低声嘀咕道:“这些年轻人真会玩啊。”

  原本最怂的小梅脑子里一股热血冲了上来,他对巡逻士兵愤怒道:“们两个给我回来,我们是来摧毁根特城的,没们想的那么龌龊!”

  任小粟:“……”

  小夏:“……”

  10秒钟后,任小粟把两名打晕的巡逻士兵塞进了下水道里称赞道:“小梅,以前也没看出来这么有种,爱情的力量果然伟大!”

  小夏笑道:“梅戈,和以前好像有点不太一样了,比以前更有勇气了。”

  梅戈挠了挠头腼腆道:“……是吗?”

  任小粟叹息:“爱中的男女果然都会降智啊。”

  玫瑰修道院就在玫瑰大道的尽头,任小粟三人走在街道上,根本就没人怀疑过他们,只当也是来这里取乐的。

  三人悄悄翻过玫瑰修道院的围墙,然后钻进了修道院后面的水井中。

  进入水井后任小粟才恍然,难怪地面翻修了修道院都没人发现这里藏匿的秘密,原来罗素家族把东西都藏在这水井里提前挖好的密室了。

  密室并不大,里面封存着一箱箱书籍,还有几箱金币。

  封存着书籍的箱子全都用油布覆盖着,以免受潮。

  小夏翻找了一会儿,然后将一个油布包裹的木盒子交给任小粟:“这就是那位骑士留下的东西了,我以罗素家族的名誉起誓,罗素家族从未打开过这个盒子。”

  就在任小粟接过盒子的一刹那,任小粟脑海中的宫殿说道:“完成线索收集任务,奖励封存中,可随时提取。”

  宫殿没有说奖励到底是什么,任小粟也没有急于提取奖励,而是继续端详着手里的盒子。

  一切迷雾,都将在今夜揭晓。

  不知为何,任小粟竟是一点都不紧张了,反而有着前所未有的淡定。

  此时此刻,一早放出去的老许正伫立在一栋建筑的顶端,它默默注视着玫瑰大道附近的动静,只见周围正有马蹄声密集如浪潮般涌来。

  更远处,还能看到有数支军队正高举火把。

  今晚的根特城更加热闹了。

  黑暗中,突然有一支铁胎箭从黑幕中射来,弓弦惊响声与来势如虹的箭矢宛如奔雷。

  这铁箭是直奔老许面门的。

  然而就是这无匹的一箭来到老许面前时,老许轻描淡写的双掌在面前合十,竟将这铁箭生生的握在了掌中!

  箭矢从极动到极静,也不过就是一瞬。

  黑暗中传来喧哗声沸腾起来!

  修道院外面的声音已经传到修道院后面的水井中,小夏表情凝重下来,他们的行踪已经足够隐秘,如果这还有人能提前包围过来,那就说明他们内部仍旧存在问题,间谍并没有清理干净。

  小夏对小梅说道:“他们应该只知道我们通过地道来了玫瑰大道,应该并不知道我们在修道院中,这里只有我们三人知道。到时候我来引开他们,好好藏在这里,千万别出去。”

  小梅无助的看向任小粟,却发现对方正平静的打开木盒,露出里面一封信来。

  罗素家族以家族信誉保护了两百多年的秘密,仅仅是一封信而已。

  梅戈急了:“小粟说说该怎么办啊。”

  任小粟笑了笑说道:“别急,等我看完信再说,说不定看完信外面的问题就已经解决了呢。”

  “只会期待问题解决吗,那还不如直接说要等死,有没有想过外面现在可能已经聚集了上千名都铎骑士?”小夏问道。

  任小粟小心翼翼的拆开信封:“放心,有我在,就算神明降临也杀不了们。更何况,外面那只是一群伪神。”

  小夏面色更加凝重了,她拿出自己的真视之眼对着密室外的水井念动咒语。

  下一刻,水面上竟出现了玫瑰大道上的景象。

  只见那长长的玫瑰大道上,已经有数不清的都铎骑士尸体绵延出去,血液顺着砖石的缝隙不断流淌。

  ……

  6000字章节

  感谢ways同学成为本书新的白银大盟,老板大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