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东晋北府一丘八 > 第二千一百四十七章 万军之前明大义

第二千一百四十七章 万军之前明大义

-  > ->

  最新网址:刚才还沉默是金的楚方前军的北府军阵列,顿时陷入了一阵巨大的骚动,所有的战士全都向着一个地方看,只见刘裕手无寸铁,穿着盔甲,从烟尘之中缓步而出,他双手摊开着,向所有人表示,自己没带兵器,不少士兵激动地叫道:“是寄奴,是寄奴哥,他来了,他真的来了!”

  押阵的楚军军官们一阵厉声怒骂,甚至伴随着一些拳打脚踢,几百个嗓子在大吼道:“混蛋,瞎了你的狗眼,什么寄奴哥,是反贼刘奴,刘奴!”

  庾蒙咬着牙,大声道:“快,快放箭,反贼头子来了,射死他,快射死他!”

  赵伦之沉声道:“小庾将军,你最好弄清楚我们北府军的规矩,我们不杀手中没有兵器的人,是军人,是武士,就要面对面地和手持兵器的人厮杀,只会欺负没有武装的人,是懦夫的行为,这也是在咱们京口,永远不许动刀兵的原因,请你尊重我们的传统!”

  随着赵伦之的话,那些被执法的军士和各队的军官们拳打脚踢的北府军士们,一个个站在那里,动也不动,如同一根根人肉桩子,而他们的眼中,也时不时地闪现出冷厉的光芒,不仅是他们,几乎是整队的战士,几乎是全军两万的前军北府军士,全都是这样的表情,冷眼地看着那些鞭打自己的楚军军士们,一股可怕的杀意,在四下弥漫着,可绝不是冲着对面的刘裕!

  庾蒙也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劲,放下了手中的弓箭,咽了一泡口水:“行,那我尊重你们京口传统,但是赵将军,请别忘了,就算你是刘裕的舅舅,现在你是大楚的将军,你的家人也在建康城中,刘裕是反贼,是我们必须要诛灭的敌人,如果你能劝得他弃甲投降,也许陛下宽大为怀,念在他以前的功劳,还可以饶他一命,而你如果能阻止这场战斗,平息叛乱,自然会是头号功臣。”

  赵伦之冷冷地说道:“我知道我是谁,在做什么。”

  正说话间,刘裕的声音远远传来:“对面军中,可是舅父大人?”

  赵伦之点了点头,看向了刘裕,大声道:“刘裕,我是你舅舅,陛下待你天高地厚之恩,你为何要反叛作乱?”

  刘裕哈哈一笑,看向了四周的将士,几万双眼睛,全都盯在他一个人身上,他的手伸向了背后,所有人一阵骚动,不少人紧张地大叫:“他要攻击了,戒备!”

  前排的上千面大盾几乎同时落下,即使是身经百战的北府战士们,面对着这个当世无匹的战神,也个个紧张地手心冒汗,连后排的将校们骑着的马匹,也不自觉地嘶鸣后退,摇头晃脑不已。

  刘裕微微一笑,当他的手伸向前方时,只见拿着一个铁喇叭,放在了嘴上,这一下,把他本就十足中气发出的声音,更是能清清楚楚地让几万将士,全都听到,只听刘裕高声道:“众位京口父老,兄弟,我们曾经在一起并肩作战,浴血沙场,我们在一片天空下生活,在一块沙场上操练,我认识你们中的每一个人,不仅是我的舅父赵伦之,还有刘毅的舅舅郑鲜之,八公村的刘二蛋子,李家村的李大嘴,瓜州渡那里卖桔子的乔二哥…………”

  他的手指,一个个指向了站在自己面前的军士们,三十步左右的距离,给他一口气报出了上百的人名,来自京口方圆百里的几十个村子,甚至对面广陵的不少人,也给他如数家珍地报了出来,只一会儿功夫,赵伦之的整个前军的最前方的几个小队,如同给他点名一样,甚至每个给叫到的军士,都会不自觉地应道:“寄奴哥,是我!”

  庾蒙看得目瞪口呆,他突然反应了过来,大叫道:“刘裕,你少在这里东拉西扯地想要攀关系,他们现在是朝廷的兵,你是贼,不要想着引诱大家从贼!”

  刘裕哈哈一笑:“各位同乡,各位京口的汉子,你们摸着自己的良心说,从你们出身的时候,你们的身份,是所谓的楚国子民,还是大晋的子民?!”

  两万个嗓子几乎整齐划一地吼道:“我等是晋国子民!”

  刘裕的眼中神光一闪,大声道:“正是,我们出身时是晋国子民,有人篡位夺权,就让你们成了楚国人,我等义士,深念大晋国恩,起兵复国建义,到底谁是反贼,谁是忠臣?!”

  庾颐之的声音从阵后响起,带着一丝杀气:“刘裕,你休要在这里妖言惑众,我等虽然出身时是晋人,但是晋朝末帝司马德宗,可是通过了正式的禅让程序,把帝位让给了当今的陛下,而你刘裕,当时也是亲自参与了整个过程,甚至你还去从前皇后手中取下了玉玺,你如果真的是忠义之人,为何当时不反对呢?众军可能有所不知,这个刘裕,可是当时亲自表态过要拥立陛下的,也因此骗取了陛下了信任,这才给他造成了起兵的机会!”

  刘裕沉声道:“众位将士,这个所谓的禅让大典,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骗局,召唤我等进建康的时候,可半字没有提禅让之事,只说是剿灭了妖贼,给我等请功,这点,两军阵前,所有的北府军将校,你们参与过这场朝会的,说说是谁在撒谎?”

  一个破锣嗓子大声道:“不错,当时让我等去参加的是庆功大会,我郑鲜之以性命在这里作证。”

  随着刘毅的舅父郑鲜之出来作证,十余名北府军将校也先后点头称是,一时间,北府军士兵们开始交头接耳,而庾颐之的脸色,则胀得比猪肝还要难看。

  庾蒙骑到了庾颐之的身边,低声道:“父帅,不好了,北府军看来要失控,我们可怎么办?”

  庾颐之咬了咬牙,大声道:“刘裕,不管怎么说,你接受了大楚的官职,就是楚臣,你起兵作乱,就是谋反。连司马氏的皇帝都禅让了,要你姓刘的来复国?哼,大言不惭,你不过是为了实现自己的野心和想要夺取权力罢了。将士们,刘裕自己想当皇帝才谋反,可你们又能得到什么?只有杀了这个反贼,天下才得以太平安宁,陛下有令,能杀刘裕的,封王,拜大将!”

  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