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1309节-真香

第1309节-真香

  医疗队的医生和护士们看着李白手上的纸板箱直牙痛,有心思跳车到炊事班去拿刚出锅的包子和揉面团儿,这得闲得多蛋疼?!

  就像没事儿人一样,冒着风雨在行进的车队里面如履平地板窜来窜去,恐怕也就仅此一号,别无他人。

  换作旁人,怕是早就被辗到车轱辘底下去了。

  “肉包子,菜包子,还有梅干菜馅的,只有十个,谁要?”

  李白自说自话的打开纸板箱,蒸制面食特有的芬芳在车厢内开始弥漫开来。

  坐在车里颠簸了这一路,哪怕没什么体力消耗的活动,人反而更加容易饿的快,根本经不住诱惑,不少人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

  这是故意的吧!

  “我不……”

  外科医生骆权建嘴角抽了抽,还没等他说完,就见李白从箱子里拿出一个包子,双手捉住,轻轻一撕,油汪汪的大肉馅儿立刻露了出来。

  炊事兵们不愧是餐饮界最后的良心,果真皮薄馅足,那油水都快要满溢出来。

  肉馅儿的味道瞬间浓烈起来。

  有谁能想到,白白嫩嫩的大肉包子在爆衣后,竟然藏着一颗如此火热奔心的“芯”。

  然后……整车的人当场就不好了!

  集体一脸崩溃!

  这人是魔鬼吗?!

  骆医生艰难的咽了咽口水,他准备说的是不想,可是对方却用实际行动对自己当头棒喝。

  他想……

  “来个肉包子!”

  在此之前,从来没有觉得,对方手撕包子的一幕竟比手撕鬼子还要可怕,这分明是在放毒,当场“毒”翻了全车人。

  “嗯!好香,好香,啥味儿?”

  睡得唏哩呼噜的医疗队负责人不断抽着鼻子,猛得一个激灵,睁开眼睛。

  数绵羊刚数了个开头,就把自己给弄睡过去的黎峰终于醒了,他闻着味儿,疑惑道:“包子?肉包子?哪儿来的包子!”

  身体已经很诚实的拿了两个肉包子,骆权建医生说道:“李医生刚从炊事班拿的。”

  “炊事班?开饭了吗?”黎峰刚想站起来,重卡突然一晃,使他差点儿歪倒,终于反应过来,车队并未停下,依旧在行进中。

  “车没停?我这是……错过了饭点儿?”

  黎峰疑惑的看向自己左手腕,难道自己睡过了头。

  手表的分针和时针分明指着十点半还差几分钟,此时此刻连中午都没有到,更不要说什么中饭点儿,还早得很呐!

  那么这些包子从哪里变出来的?

  热气腾腾的,分明是刚出锅没多久的新鲜包子。

  看着其他人从纸板箱里各取所需,黎峰终于再也按捺不住,问道:“小李,你从哪儿弄的包子?难道又是什么法术?”

  李白有许多奇奇怪怪的手段,总是让人捉摸不透。

  就像你跟他说法术,他跟你说魔术,魔术还没聊上两句,一转眼老母鸡变鸭,又扯到武术上去了,若是不信邪,特么武术又变成催眠术了,不服气的话,还能接着跟你扯,就是这么流氓加无赖。

  如同温水煮青蛙,日子相处久了,习惯便成了自然,神经也变得大条起来。

  若是哪天李白丢出一支飞剑,纵剑直上青云,貌似也没啥好惊讶的。

  车厢里响起一片轻笑声,鬼个法术哟!

  特么跳车从炊事班弄来的!

  “前车是炊事班的野战炊事车,正在蒸包子,我顺手拿了几个,你们先分,我给后面的人送去。”

  待所有人都拿完自己想要的包子,李白重新合上箱盖,扛起就走。

  眼睁睁看着李白来到车厢后面掀开防雨篷布帘子,一脚踏在围板上,医疗队负责人黎峰终于反应过来,连忙大叫道:“喂喂,你要去哪儿?”

  “当然是后面的……车!”

  当李白的声音传入黎峰耳中时,他整个人就像纸片一样飘飞不见,留下一堆目瞪口呆的医生和护士。

  我擦!~

  你是蜘蛛侠冒充的,还我李白医生!

  有两个医生扑到围板边上,掀开防雨篷布帘子,就看到李白已经站在了后车的车顶,正轻轻松松的掀开防雨篷布,扛着纸板箱钻进车厢。

  仓栅比车头驾驶室高出三尺,可以轻松进出。

  车队内每一辆车的驾驶室都配备有对讲机,保证二十公里内通话无障碍,有人上窜下跳的消息早就传了过来。

  后车驾驶室内的汽车兵虽有心理准备,可是当看到李白轻飘飘的一跃而至,依旧把他吓得不轻。

  你们医疗队真会玩,我们汽车连玩不起!

  能怎么办?

  他也很绝望啊!

  只能稳稳的把握住方向盘,生怕把李白给颠下去,一轱辘辗过……

  片刻之后,李白两手空空的回来了。

  后车的汽车兵一边开车,一边怀疑人生。

  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俺这个老司机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这么上车的。

  “刚出锅的包子不错吧!”

  回到自己位置上的李白手上又平空出现一只包子,两手一撕,露出大肉馅儿。

  他就喜欢这么个吃法。

  “太危险了!你不知道吗?”

  亲眼目睹了李白这般来来回回,黎峰一颗吊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恨不得找根绳子把这货给捆得结结实实,好安生个几小时。

  他一直知道李白艺高人胆大,可是没想到胆儿竟然肥到这种程度,这特么分明就是飘了,而且还公然飘给旁人看。

  “危险?没有啊!很安全!”

  李白摊开双手,前后十米都不到的车距,连罡气都不需要用到,就能轻轻松松的跳来蹦去,完全没有任何危险。

  只要他愿意,甚至能从车队后方蹦到车队前方。

  “这样很吓人知道不?”

  黎峰表示自己就已经被吓到了。

  “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李白偏偏是个屡教不改的性子,虽千万人,吾往矣。

  有其父必有其子,当年老李也是这般德性。

  医疗队负责人扎心的很,好累,不会再爱了。

  幸亏周真人已经安全退休,功成身退,不然这会儿该住院了,至于新上来的那位,被祸祸的更惨!

  每个人至少一个包子打底,碳水化合物、油脂、盐、蛋白质、氨基酸……种种营养物质专治饿病,肠胃器官群表示情绪稳定,血糖维持在正常水平。

  直到车队中途午休,其他人饿得脸青唇白,医疗队却个个满嘴油光,精气神十足。

  午餐除了一大缸子白粥以外,拳头大小的包子还能再来俩。

  任谁都没能看出来,医疗队竟然在途中偷吃了,只以为是自备了干粮点心,提前垫了垫肚子的缘故。

  下午,夹了葱花、猪油、椒盐、孜然和羊肉末儿的千层饼出炉,两面还拍了白芝麻,煎得金黄酥脆。

  香味儿从炊事车里飘出来,大肆放“毒”,后面的车队直接被“毒”惨了,糜烂方圆数里,闻到的土黑子们眼睛都直了,这啥玩意儿啊这是?

  恁的好闻!

  嗷嗷直叫着,跟在后面追出七八里地去。

  这一次,李白又跳了一次炊事车,照例扛了一箱烫手的烧饼回来,近水楼台先得月,一直分发到最后一辆吉普车,利益均沾。

  哪怕上午将他狠狠批评了一顿,这一次,黎峰的身体很诚实的捧着一块千层饼!

  真香!~

  正如李白所说的那样,习惯就好,想多了都是累!

  医疗队的四辆卡车位于车队后方,没人察觉到,甚至没人相信有人竟然途中偷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