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830章 大火

第830章 大火

  好的装备,就是士气的来源……朵儿支是彻底领教了大明军械铠甲的厉害,只不过让他更惶恐的是这些装备居然被明军给淘汰了。

  没错,就是淘汰了!

  那些宝贝一样的神机营,究竟有多强的战斗力,想想就让人头皮发麻,不寒而栗啊!

  或许追随大明,就是他最好的选择。

  “弟兄们,给我追上去,咬住他们,别让这些畜生跑了!”

  朵儿支彻底变成了一条疯狗,两千先锋骑兵,揪着脱欢的人马不放,逮住了就往死里打……此刻的脱欢郁闷到了极点。

  他原本是想彻底击杀把秃孛罗,防止他们成为大明的助力。

  在剿杀失败之后,他就打算快速撤退,拉开距离,然后在大漠之中,同明军决战。

  在马哈木父子看来,对付大明这种庞然大物,最好的办法就是拖入大漠,不停游走,牵着大明的鼻子乱转。

  等到明军疲惫了,粮草跟不上了,他们的机会就来了。

  假如傻乎乎跟大明决战,哪怕集中几十万大军,也很难取胜。

  只不过他们这么想,可哈烈这边却不这么看。

  哈烈人集中精锐,要寻找明军决战,他们似乎比大明还要着急……脱欢很清楚,哈烈远道而来,后勤的压力太大。

  国内也不稳当……事实上,哈烈的国土从来都是强者的狩猎场,安稳了才是怪事呢!

  所以对于哈烈汗王来说,用最快的速度结束战斗,才能避免国内动荡,才能捞取最大的利益。

  他们向东越多,霸占的土地就越多。

  这帮人看着西域的土地,看着一望无际的草原……眼珠子都是绿的,他们就是一群狼!

  引狼入室!

  脱欢的心头突然涌出了这四个字,他突然没有那么大的把握了。周旋在两头巨兽之间,貌似比他们设想的要复杂多了。

  偏偏身后还有只苍蝇,不让他安心,真是找死!

  “这个该死的朵儿支,他吃了什么药,竟然敢跟老子纠缠……既然不怕死,老子就送你上西天!”

  脱欢集中了一百名最好的弓箭手。

  “我把他引过来,你们用弓箭射死他!”

  脱欢吩咐之后,立刻行动起来。朵儿支的追兵果然到了,他们的马脖子下面,竟然栓了许多东西,仔细看去,竟然是人头!

  鲜血淋漓的人头!

  “脱欢小儿,你家爷爷要你的命了!”

  朵儿支第一个撞了过来,脱欢咬了咬牙,你找死!

  “退!”

  他领着人马,跑向了一片芦苇,朵儿支的人马也追了上来,就在这时候,两旁的射雕儿一起举弓,密集的箭雨从天而降。

  瞬间,朵儿支被弓箭给淹没了,没错,就是淹没了,几十支箭密密匝匝覆盖在了朵儿支的身体上,连人带马,扑在地上,一动不动。

  “哼,这就是跟我作对的下场!杀!”

  脱欢本想亲自上去,但还是犹豫了一下,手下的勇士就冲过来。

  在他的身上,竟然披着一件猩红的斗篷,上面还有复杂的刺绣图案,这件斗篷竟然是淇国公丘福的。

  他曾经砍了丘福胸口一刀,才换来了这件斗篷,就连睡觉的时候,他都盖在身上,片刻不离……这次机会又来了,再把朵儿支杀了,没准还能得到铠甲呢!

  他纵马冲到了近前,手里的弯刀高举,就要劈下来。

  朵儿支趴在了一堆箭支中间,光是后背就插了十几支,谁也不觉得他还活着……可就在这时候,朵儿支突然怪叫一声,从地上一跃而起。

  他手里的长刀直直刺入马脖子。

  战马吃痛,一声哀嘶,前腿抬得高高的,几乎人立而起。

  下一秒,血水喷出,像是喷泉似的,硕大的身躯狠狠倒在地上。

  上面的骑士滚落,正好到了朵儿支的面前,他的眼睛都红了!

  “畜生,去死!”

  手起刀落,一颗人头被砍了下来。

  朵儿支提着鲜血淋漓的脑袋,高高举起,冲着脱欢发疯大叫。他身上带着一大堆的弓箭,又沾染了马血和人血,简直就像是地狱出来的厉鬼,跑到人间收获鬼魂了。

  “哈哈哈!淇王保佑,脱欢,你的死期到了!”

  在朵儿支遇到偷袭的一刹那,后面人们的心是下坠的,可是看他奇迹般生还,而且还手刃了一个敌人,士兵们顿时狂热大呼。

  “淇王保佑,淇王在天之灵看着呢!”

  “杀!”

  他们像是疯了似的,潮水奔腾,杀了过来。

  面对这些人,脱欢竟然怕了……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必死无疑的朵儿支竟然活了,为什么不久前的羔羊,突然变成了猛虎?

  难道真的是丘福在天之灵保佑他们?

  莫非我是跟鬼神战斗?

  一想到这里,脱欢魂飞魄散,惶恐到了极点,他仓皇逃跑,连部下都顾不上了。朵儿支兜着屁股追击,伏击他的射雕儿被杀了大半。

  这些神射手都是草原的宝贝,百里挑一的勇士,一下子让朵儿支杀了好几十个,脱欢的心都在滴血。

  好容易摆脱了朵儿支的追击,他和父亲马哈木相遇了。

  “父亲,孩儿兵败,可孩儿不服气!孩儿不是和人在战斗,如何不败!”

  马哈木沉着脸,怒道:“不是人,难道还是神明不成?你说这话,让为父怎么面对哈烈大汗?明军都是神仙吗?”

  脱欢见父亲误会,就急忙摆手,“孩儿不是这个意思,孩儿是说丘福死了,或许他在天有灵,要报仇雪恨,故此附身明军,才会让他们勇气倍增。”

  脱欢把经过说了一遍,马哈木深吸口气,原来是这样!

  那该怎么办呢?

  对了!

  有办法了!

  马哈木还真是个老狐狸,他立刻下令,在军营中设立神位,准备香烛祭品,他要亲自祭奠丘福。

  等到一切都准备好了,马哈木还特意洗漱了一下,换成了崭新的衣服,在众人的簇拥之下,跪在了神像前面。

  “淇国公英灵在天,你我并非一国之人,本太师设计偷袭,也是情理之中……你们汉人不是常说兵不厌诈吗?我也是按照你们的说法做事,如何能怪罪于我?”

  “再说了,你死而为神,安享富贵,岂不是远胜人间无数,我,我还帮了你,你却反过来,暗害我的兵马,这也太不仁义了吧?”

  幸好丘福死了,这要是丘福没死,听到他的话,也要先掐死这个不要脸的!

  你偷袭老子,然后又派兵追杀,不给半点活路,害得老子惨死,老子不但不能报复你,还要感谢你。

  谢谢你杀了我吗?

  马哈木,你还要脸吗?

  许是觉得自己太过分了,马哈木只好又道:“淇国公在上,这里面三牲祭品,你只要不给本太师找麻烦,本太师就会每年给你准备祭品,多烧纸钱,让你安享富贵,逍遥自在。从此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人鬼殊途,你再也别来找我麻烦了,别来了……”

  马哈木不停叨念,面对他如此恳切的祈求,回应他的则是狂风大作,树立的旗杆在风中猎猎作响。

  马哈木大惊,难道真的有鬼魂不成?

  “淇国公,你,你不要过来啊!”

  就在这一刹那,突然咔的一声,旗杆折断,一面大旗飘落地上?

  怎么回事,真的有鬼!

  “父亲,快看!那边有鬼火!”

  顺着脱欢颤抖的手指,果然有一条火舌蹿起。

  紧随其后,是一条,又一条!

  难道是丘福阴魂降下了鬼火,要焚烧大营?

  马哈木和脱欢都吓得面色惨白,浑身颤抖,竟然不知道如何是好。

  狂风越来越强烈,火光也越来越猛,没有多大一会儿,就覆盖了半个军营……到了这时候,马哈木和脱欢就是再迟钝也明白怎么回事了。

  这不是什么鬼魂放火,而是有人纵火。

  “到底是谁?我必杀之!”马哈木扯着嗓子怒吼,“快救火,救火啊!”

  脱欢招呼着人马,直接冲了上去,一阵狂风,带着一团火,正好从脱欢的面前吹过,一瞬间,他的脸就黑了,眉毛胡须都着了。

  他拼命扑打,好容易扑灭了,可是再看面部,简直跟小鬼差不多了。

  这时候烟火之中,有鬼哭狼嚎的声音。

  “小儿,还我命来!”

  “还我命来!”

  声音隐隐约约,十分苍老……难道真的是丘福的鬼魂?

  脱欢再也承受不住了,吓得不停后退,大火弥漫,整个大营都乱了套,瓦剌士兵到处乱窜……马哈木也撑不住了,只能下令撤退。

  他冒烟突火,刚刚到了营门,就在暗处,突然蹿起一个单薄的身影,在他的手里,只有一柄断刀。

  “老贼,去死!”

  马哈木吓得魂飞魄散,慌忙躲避,结果这一刀贴着他的肋下划过,划出了半尺多长的伤口,皮肉外翻,狰狞骇人。

  马哈木直挺挺倒了下去,刺杀的人还不甘心,再度扑过来,想要砍下马哈木的人头,这时候两边的护卫终于反应过来,刀枪齐下,刺客重伤,身体几乎断成两段,落在地上,顺着嘴角流出鲜血……

  “总,总算没给大明丢,丢人……就,就是不知道,老,老贼死没死,淇国公,属,属下……”

  眼中的光彩消失,他歪头气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