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诡三国 > 第1797章 后营,后腰

第1797章 后营,后腰

  山岚吹的山头乱玉,四下纷飞。

  山腰之处的刘备营地,却是血花四溅。

  『轰!』

  在巨大且刺耳的声响之中,刘范手下终是撞开了刘备营寨的大门,便是如同破开了栅栏的??一般,猛的便是猪突了进去。

  刘备的营寨,没有骠骑之下的那么坚固,一来是因为制军的规矩上略有些差异,其二么也是因为补给并不是很充足,用来建设营寨的人手也是有限,毕竟刘备带着的本部人马也并不多。

  再加上以汉代的材料来论,除非像是骠骑将军那样,用土木结构,夯实为墙,否则一般的木质寨墙寨门,想要结实得宛如砖石,真心不太可能。

  不过,刘范的这些兵卒虽然冲了进去,但是迎面就撞上了一声巨大的咆哮!

  嚇人的声波仿佛都在一瞬间将空间折叠扭曲了一般,让人不由得想要捂住双耳来抵挡如此庞大的声响所带来的痛苦。

  『哈哈!!都拿命来!!!』

  一杆乌黑的扭曲长矛从声波当中,就像是破开了空间一般,不是用刺的,而是用扫的!锋锐且扭曲的长矛矛尖,带着一种不对称的疯狂,贴上了当前冲来的刘范兵卒的躯体,顿时就响起『噗嗤』、『咔啦』的声响,胫骨颈骨一同粉碎,血浆脑浆一同纷飞!

  『痛快!痛快!!!』张飞一边挥舞着长矛,一边大吼,就连喉咙里面的小舌头都在兴奋的乱抖,『再来!再来啊!!!』

  一矛前突!

  血花迸飞!

  『再来再来!』

  张飞单手握住鸭蛋粗细的乌黑长矛矛杆,然后腰脚发力,竟然将冬日的地面都踩出一个脚印来,无可匹敌的巨力传到到了长矛矛杆上,一个硕大的,近乎于180度的扇面就被扫了出来!就像是城门之处的千斤闸门横着飞了出来一样,就算是有铠甲挡着,也是照样被抽得身躯凹陷下去,不知道一时间多少骨头断裂!

  刘范在山下,透过破开的营寨大门,看见了张飞如此勇猛,瞳孔不由得一缩,心中一寒,顿时停下了自己前冲的脚步,『@X#!哪里来的怪物!』

  刘范一停,身边的护卫也自然跟着就停了下来,而这么多人一停,旋即也带动了更多的人停了下来,顿时场面有些尴尬起来……

  『弓箭手!射死他!射死他!!』刘范见情况不对,立刻下令道。

  没有人愿意和这样的??肉搏,能够将其远程击杀自然再好不过,于是乎立刻有弓箭手赶了上来,对着依旧在营寨残破的大门之处开无双的张飞抛射出了箭雨!至于会不会有误伤什么的,上至刘范,下至普通的兵卒,都是觉得顾不上了,反正在这样的怪兽之前,就算是现在还活着,多半也活不久,而且还走得痛苦,还不如自家送一程,也算是一种仁慈!

  夷人的弓箭,多半破甲能力不强,但是要么有锈,要么有毒,要么又有锈又有毒……而刘范的弓箭手相对来说更好一些,也有一些破甲的狼牙箭矢,这一次便毫不吝啬的全数用了出来,就是为了对付眼前的这个『嗷嗷』乱叫的人形凶兽!

  张飞和关羽不一样。

  关羽喜欢眯着眼(本章说注),所以有时候对于箭矢不是很敏感,但是张飞做战的时候眼睛都是瞪得溜圆,眼角处察觉到了一些黑影如蝗飞来,顿时下意识的不仅是用长矛拨打,还挑起一具不知道那个倒霉蛋子的无头尸首横在了身前充当盾牌……

  『噗嗤噗哧扑哧……』

  长长短短,各式各样的箭矢落下,就像是冬日里面的冰雹一样,劈头盖脸的往下砸!

  张飞愤怒且有些憋屈的叫喊着:『无胆鼠辈!有种的别放箭!上来和爷爷大战三百合!』

  『放箭!放箭!』刘范扯着脖子叫道,就当作什么都没有听见,『射死他!射死他!』

  张飞被压制得不得不往后退却,无形当中就让刘范手下的兵卒有了更大的施展空间,许多刘范的兵卒又重新冲进了刘备的营地,不仅是砍到了帐篷,还对帐篷之中活动的地方猛砍猛扎,甚至还将那些用来驱寒的火盆火把丢在了帐篷之上!

  一些火盆虽然表面上没有明火,但是底下的木炭什么的却是在阴燃的,扣在了帐篷之上以后,渐渐的就开始散出黑烟,旋即就有火苗冲了出来,然后火势越发的扩大,在山岚的协助之下,将周边的一切物体人体都卷了进去!

  不过,也就仅限于此了。

  张飞争取了足够的时间让刘备整备军阵,当刘范兵卒散乱的冲进来的时候,发现就算是不面对着张飞,也是一块极其坚硬的骨头!

  而且张飞在自家军阵的掩护之下,还时不时的越阵出来放个无双,施展完了便又溜回去回复加蓄力,顿时就让刘范痛苦得发狂,却又无可奈何。

  在冷兵器时代,万人敌么,多半是吹的,但是天赋异禀的勇猛武将么,也不是没有,毕竟就算是到了后世热兵器时代,也还有拎着个棒球棒光着膀子就将黑瞎子揍得嗷嗷乱逃的……

  在刘备的主持之下,其下的兵卒组建了一个坚固的阵列,三十余面的大盾形成了一个略带一些圆弧的盾墙,人顶在盾牌后面,又可以稳固盾牌,又可以趁机将尖刀从盾牌缝隙当冲刺出,每每这些锋锐的短刃如同毒蛇獠牙一般展露出来,就有鲜血沿着盾牌往下流淌!

  在大盾后面,是长枪手,长枪在盾牌上方突刺,导致刘范的兵卒一心难以二用,抵御了盾牌缝隙间的短刃,就被长枪扎中了面门,盯着上方的长枪,又防不了往腰腿间扎来的恶毒短刃……

  在长枪手之后,还有弓箭手或是吊射,或是找到机会平射,每一声的弓弦声响,都不由得让刘范兵卒心中颤抖了一下,不知道下一个倒霉鬼会不会是自己!

  呼啸声声,怒喝连连,一时间刘范兵卒竟然在这样的一个阵列面前撞得头破血流,不得不承认刘备这些年在军旅之中也确实有些本事,丹阳兵也不是泛泛之词!

  若是平常之战,刘范此时也是应该收拢一下阵线,然后以战阵对战阵,否则一个个毫无章法的冲向前去,几乎就是等同于白送,可是现在刘范却咬着牙敦促着兵卒上前,甚至出动了督战队,同时让夷人也加入了战局,朝着刘备阵线的中间不断抛射!

  夷人毕竟携带的箭矢有限,在初期造成了一定的伤害之后,也渐渐疲软了下来,有一波没有一波的,让刘范急得直跳脚,却也是有些无可奈何。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刘备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猛的一回头,不由得大惊失色,只见原本平静的后山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摸出了一群夷人,正朝着自己后营猛扑而来!

  刘备脑海当中忽然闪过了之前山崖之上惊鸟纷飞的场面,这个时候才意识到之前以为是刘范等人惊动了飞鸟,实际上并不是,应该是这群夷人!

  但是如今,想什么都晚了……

  后营顿时骚乱起来,连带着波及到了此处,纵然张飞大吼着,让兵卒别往后面看,别转头,然而人的生理本来就是如此,对于背后的东西总是更多的恐惧,以至于整个原本还算是严谨坚固的兵阵也开始摇摇晃晃起来,似乎下一刻就会崩溃!

  刘范还有其手下自然也是看见了高定等人的到来,不由得大声欢呼着,士气徒然拔高了一截,尤其是那些夷人,也丢下了手中没有多少箭矢的弓,拔出了战刀加入了最前线的搏杀之中,整个战斗的天平渐渐的往刘范和高定这里倾斜了起来。

  张飞趁着间隙到了刘备身边,大吼道:『大哥!怎么办?!』

  刘备这个时候已经顾不上刘范的这一边了,而是立刻转向了高定这里,就算是如此,整个真行也不断的被刘范和高定在压缩着。就连张飞这样的猛将,在持续战斗了近一个时辰之后,也开始有些喘息起来,粗重的鼻息喷出的白雾,在寒冷的山岚之中很快被吹散。

  刘备正准备说话,忽然觉得一侧有一缕寒风,冲着其脖颈而来!

  ……-☆( ̄Д ̄)┍……

  刘备营地之中升起了黑烟之后,没过多久,就让在山头警戒的哨塔立刻发现了,旋即报到了徐庶这里。

  徐庶皱眉,先让哨探立刻出发,前往刘备营地查看,另外也开始盘算起来。

  对于徐庶来说,如果说刘备真的遇到了袭击,那么也是一个机会……

  一个去除刘备的机会。

  只需要稍微晚到一点点……

  那么需不需要这么做?

  同时,徐庶也需要反过来考虑,这会不会是刘备和夷人布置下来的陷阱?

  只是为了引诱徐庶前出,然后抄袭后路,又或是直接埋伏围攻?

  徐庶皱着眉,背着手在大帐中间走着。

  如果单纯的等斥候打探清楚了再做决定,这来来回回的时间,纵然后续出兵,实际上也就基本上和袖手旁观相差不多了。

  所以虽然思绪万千,但是实际上选择只有两个,要么不动,要么救援。

  那么现在,该如何选?

  ……∑(?Д?)……

  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有几个夷人混到了不远之处,在混乱的掩护之下,对刘备展开了突袭!

  刘备多少是在黄巾之乱的时候就在军旅当中摸爬滚打过来的,历史上就算是危机四伏的长坂,还是火烧眉毛的赤壁,都没有能让刘备受什么伤,更何况此时张飞也在身旁,二人在察觉不对的时候几乎是立刻作出了反应,刘备猛的向一侧翻滚躲避,躲过了一柄飞刀,而张飞则是一个跨步向前,拦住了突袭者!

  张飞长矛舞动,挑飞了夷人突袭者再次投掷而来的飞刀,顺带着就往突袭者身躯扎去,若是捅个实处,就算是铁板,张飞也有把握给捅个窟窿出来!

  可惜夷人突袭者一刀砍在了张飞长矛之处,不仅是躲开了张飞的攻击,还在空中翻了一个跟头,平稳落地,似乎毫发无伤。

  『咦?』张飞有些惊奇,这几个家伙,是哪里来的?

  这几个夷人突袭者虽然瘦瘦小小,但是相当的灵活,就像是山间的野猴子一般,脸上涂满了各种花纹,红的黄的白的都有,让人看了就觉得有些头晕,见到了张飞拦截,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呼哨了一声,便相互配合者再次发动了攻击。

  和一般的兵卒,甚至和大多数的夷人都不相同,这些夷人的突袭者是高定培养出来的精锐。每一代的夷人王都会收拢一些孤儿,当这些夷人突袭者记事开始,伴随着他们的就是杀戮和血腥,几乎一百个幼童到最后只能活下来十几个,最多不会超过二十个。

  这一次,高定下决心要绞杀刘备张飞,就一下子放出了五个这样的夷人精锐,趁着混乱摸进了营地之中,差一点就要了刘备的小命!

  这些瘦瘦小小的夷人突袭者,浑身上下看起来瘦骨嶙峋,没有多少肌肉,但是实际上这些家伙身上每一条的肌肉似乎都是精炼过的,灵活程度超出了张飞想象……

  夷人突袭者一声呼哨,留下三人朝着张飞攻击,另外两个就一边又丢出了一把飞刀,同时向外移动,企图离开张飞的攻击范围,似乎准备继续追杀刘备!

  张飞大急,单手擒着长矛,顿时一记横扫,将所有的夷人突袭者都覆盖在内!

  见张飞势大力沉的一记横扫,首当其冲的这名夷人突袭者,便是宛如猿猴一般往后弹出,不多不少刚刚好躲过了张飞长矛的攻击范围!

  其余的几个夷人突袭者也是或是扑倒,或是翻滚,竟然都躲了过去!

  凄厉的长矛呼啸着在一名夷人突袭者肚皮前扫过,可惜只是割下了夷人突袭者破破烂烂的外皮炮的一角,露出其黝黑如铁一般的肚皮,甚至可以看得见在张飞长矛罡风刺激之下新出现的一条红印!

  可惜红印只是红印,并没有造成多少实际伤害。

  一击不中,张飞露出了空门,就有另外一名的夷人突袭者猛得跳进了长矛内圈,手中细长的刀锋一震,由下而上,对着张飞侧后腰腹铠甲的缝隙就扎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