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二百八十章 为国捉贪,却访一贤

第一千二百八十章 为国捉贪,却访一贤

  至此,事情已经水落石出了,无论王猛等人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事情就是如此!

  刘万年、太平知县等人的弹劾有误,还是大误!纯属诬陷,造谣生事!

  朱平安不仅无过,相反,在抗洪救灾上,朱平安还一骑绝尘,冠绝江南!

  “古人云:大忠似奸,大真似伪。诚不我欺也。本想为国捉一个大贪,不虞倒访了一个大贤。大半江南遭遇洪灾,一片哀鸿遍野,凄凄惨惨戚戚,唯独靖南独善其身,境内粮米充足,百姓安居乐业,恍若世外桃源,朱平安非可小觑也。”

  徐海忍不住感慨了起来,继而对众人说道,“既已水落石出,我等也无需再隐瞒身份了,这便进靖南县衙,去见见这位差点被我等冤枉了的大贤。”

  于是,徐海、谭纶一行去了靖南县衙,向门房亮明身份,道明来意。

  原来是京城来的大人们,门房慌忙磕头行礼,听到他们要见朱平安后,一脸为难的回道:“对不住诸位大人,县尊此刻并不在县衙。县尊亲领了东湖以工代赈工程区,大部分时间都在东湖工程区,或者巡视其他以工代赈工程,只要到晚上才回来。诸位大人还请在县衙稍等,小的这就去禀告县尊去。”

  听到朱平安在东湖以工代赈工程区,徐海摆了摆手,表示不用麻烦,他们直接去东湖即可。

  于是,在县衙留守胥吏、差役的陪同下,徐海等人直接去往了东湖。

  到了东湖工程区,徐海等人在靖南县衙胥吏差役的帮助下,找到了朱平安。

  看到朱平安本尊后,徐海等人忍不住张大了嘴巴,嘴角微微有些抽搐。

  只见他们视线中,一片尘土飞扬的工地上,朱平安官服下摆掖入腰间,袖子撸到一半,手持一根铁锨,正在跟一群人挖土,伸脚一踩铁锨,胳膊一挥,一锨土就落入旁边的箩筐中了,动作别提有多娴熟了。

  一脸憨厚,浑身脏兮兮的,跟个泥腿子后生似的,若非他身上的知县官府,徐海等人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眼前这人就是他们苦苦寻找的朱平安!

  “县尊,县尊,京城的钦差来了。”刘典史慌忙小跑上前提醒朱平安。

  “啊?!京城的钦差怎么来了?!圣上派人来赈灾了?!”朱平安不由诧异了一下,朝廷不是一时之间无力赈灾吗,怎么派钦差来靖南了。

  “县尊,卑职也不知。”

  刘典吏摇头,他只是负责带路,徐海等人由自持身份,一路上都未与多言。

  “无妨,我且去拜见。”朱平安摆了摆手,将手里的铁锨交给一旁的百姓。

  “见过诸位上差,见过府尊,王知县诸位大人大驾光临,平安有失远迎,还望恕罪。”朱平安小跑上前,拱手与徐海、谭纶、太平知县等人一一见礼。

  “朱大人多礼了。”徐海、谭纶等人笑着回礼,此刻他们怎么看朱平安怎么顺眼。

  “幸会。”王猛等人则是一脸欠了八百万似的,拱手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

  “下官见过朱大人。”

  太平知县则是哭丧着一张脸,拱手回礼,惹的朱平安不由多看了两眼。

  这家伙怎么了?!怎么一脸便秘的样子,难不成人有三急憋不住了?!

  朱平安忍不住腹诽了一句。

  “咦,张百户,您也来了当初稽查太仓,多亏了张百户鼎力相助,平安才得意幸不辱命,一直无缘拜谢,这次张百户一定要给平安一个机会。”

  朱平安见礼的时候,发现了一个老熟人,京城大名鼎鼎的滴血剑张谷一,当初稽查太仓就是多亏了张谷一的鼎力相助,不由笑着上前寒暄了一句。

  “呵呵,小朱大人言重了,当初杂家也是奉命行事,哪里当得起小朱大人的拜谢。半年不见,小朱大人别来无恙啊。”张谷一笑眯眯的抱拳回道。

  “见过朱大人。末将台州府新军营千总谭纶。末将久仰朱大人大名。”

  左臻主动上前行礼,对朱平安执礼甚恭,此刻他对朱平安的敬仰之情更深了。

  在他眼中,朱平安卷起的袖子、掖在腰间的衣摆、浑身的尘土,宛若一身挂满了荣耀勋章一样!

  以身作则,身体力行,身先士卒,朱大人不愧是朱大人,真乃我辈楷模。

  此刻,左臻眼睛里都在冒光,整个一古代版粉丝见到偶像的大型现场

  “左将军言重了”朱平安嘴角有些抽搐,不着痕迹的和左臻拉开了一点距离。

  卧槽,这家伙看到我,眼睛里怎么放光啊?!该不会是有什么不正常癖好、取向不正常吧?!

  这个年代,风向不太对,南风有点多

  严世蕃、罗龙文等人知男而上的英雄事迹,在京城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还有徐充《暖姝由笔》所载:明正德初,内臣最为宠狎者,入‘老儿当’犹等辈也,皆选年少俊秀内臣为之,明官吏、儒生乃至流寇、市儿皆好男色。

  想到这,朱平安便不着痕迹的与左臻拉开了些距离,对其敬而远之。

  “呵呵,朱大人,不是有失远迎,而是有失体统吧”

  此行失利,弹劾不成反而成全了朱平安,王猛心中不忿,借机发挥,暗讽朱平安撸袖子、别衣摆、浑身尘土的形象有失体统,给士大夫丢脸。

  张文博、彭成虽未附和,却也是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不屑。

  怎么回事?我欠你银子了?!看到王猛等人讽刺的表情,朱平安忍不住怔了一下。

  “是是,上差见教的是。平安失礼了。”

  朱平安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抹憨厚的笑容,一副知错就改的在王猛、彭成他们三人面前整理起了仪表,展平撸起来的袖子,放下掖在腰间的衣摆,掸去身上的尘土只是不知有意还是有意,动作幅度颇大。

  结果就是,朱平安这么一整理,顿时尘土飞扬,直扑王猛、彭成等人,差点没把他们掀个跟头,呛得他们翻起了白眼,咳嗽连连,捂着口鼻,伸手连扇飞扑过来的尘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