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汉阙 > 第485章 曲线救匈奴

第485章 曲线救匈奴

  “杀了他!用群马践踏成泥巴!”

  “右贤王,让我将这欺骗了你的汉贼开膛破肚挂到树上!”

  燕然山南麓,匈奴河右贤王新王庭,屠耆堂的大帐外,要杀死吴宗年的叫嚣声不绝于耳。

  不止屠耆堂恨吴宗年,诸小王、千骑长更恨,八年前若非吴宗年给汉军带路,右部也不会输得那么惨,他们中不少人,妻儿帐落在那场战争中沦为俘虏,成了北庭小邦的奴隶。

  不愧是右贤王,屠耆堂将他的恨意也吞回腹中,看着眼前这个须发已经斑白,穿着一身素衣缟冠的男人笑道:“吴先生还真敢回右部啊,真不怕为人所杀?”

  吴宗年手持牦牛尾染得鲜红的汉节,朝右贤王微微作揖:“不可攻击持有汉节者,这难道不是右贤王的密令么?”

  是啊,毕竟过去几十年的事说明,杀汉使的代价太大了,右贤王眯起眼,按剑道:“若是我要杀你呢?”他确实很想这么做。

  吴宗年笑道:“朝中群臣和苏公也如此拦我,但我说,若我平安返回,那右贤王便是真心想与大汉和谈。若我一去不返,不管是为右贤王手刃还是指使属下劫杀,亦或是扣留下慢慢折磨,那大汉,也不必对右贤王抱期望了。”

  看似引颈待戮,但吴宗年之所以敢来,是因为他太了解右贤王了,毕竟是侍奉了好几年的“主君”。

  这不是右贤王第一次与汉朝接洽,一年前,与汉和谈还是匈奴的主流舆论,其中以两人最为积极,一个是为汉朝富强震撼到的左贤王呼韩邪,另一位则是右贤王。

  和呼韩邪不同,右贤王是单纯被打怕了,十年的战败,让昔日的鹰派慢慢变鸽化,对与汉和平十分上心,因为再打下去,右部恐怕要丢个精光。

  一年来,右部做了很多友善的姿态,诸如归还被俘汉卒的尸骸等,汉朝投桃报李,陆续放了些滞留北庭的匈奴人归来。

  但随着一张宣战檄文,汉匈关系急转直下直到走向战争,右贤王失望之余,对全面开战态度消极。

  右部被北庭、小月氏、张掖居延包围,他只希望汉军别选这边作为主攻点。

  汉军全面北进后,右贤王与汉朝的眉来眼去并未断绝,但他没想到,来的居然是吴宗年。

  眼下见其面无畏惧,侃侃而谈,不由暗赞了一声好胆,当初他确实没看错人。

  “本王确实不忍两邦从兄弟之国,变成仇敌,想和大汉谈谈,希望能停止战争,消除误会……但大汉派先生来,反而使误会更深了,我不相信吴先生。”

  右贤王终究还是没忍住,他忘不了过去的恩怨,重重指着吴宗年:“你背叛了我!”

  吴宗年面露愧色,垂首道:“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然忠臣不事二主,宗年先效忠于大汉天子,虽承右贤王厚待,却不能报之,反背匈奴而归汉,虽报达了母邦,却亏欠于右贤王!”

  他抬起头:“所以宗年来赎罪了,我身为典属国丞,过去一年余主持与右部和谈之事,在天子面前给右贤王争取到了一个极好的条件。“

  右贤王盯着吴宗年:“是何条件?将小月氏所占的右贤王庭还给我?”

  吴宗年笑了:“单于庭,难道不比右贤王庭更好?”

  “宗年此来,要给右贤王献上的,可是天地所生日月所立大撑犁孤涂单于的金鹰冠啊!”

  右贤王心中心跳忽然加快,却按着刀骂道:“我只是想让汉胡恢复和谈,吴先生却想要我背叛匈奴,以为我同你一样么?”

  其实从他绕开大单于,为了保全右地部众而派出使者那一刻起,就背叛匈奴了。

  吴宗年故作迷茫:“右贤王何出此言?你这哪里是背叛匈奴,你是在救匈奴!”

  “中原有一句古话,社稷为重君为轻……”

  民为贵就不用说了,哪怕是常听吴宗年说中原典故的右贤王,听了也无法理解

  吴宗年道:“所谓君,便是单于,所谓社稷,便是挛鞮氏的历代先祖的祭坛,是匈奴本身。死掉一个大单于,换上一位新的,匈奴社稷并不会因此被摧毁。”

  他苦口婆心劝道:“汉与匈奴的战争,和过去匈奴与月氏、匈奴与东胡截然不同,天子对占据草原毫无兴趣,想要的,无非是匈奴成为臣服于汉的属邦,让边境无警。”

  “但虚闾权渠不顾汉强而匈奴弱,一味要与汉构难,战于郊野,死的人将比草原上的花儿还多。匈奴已在黑白两灾中损失惨重,牲畜死十五,人死十二,藩属背叛,只剩下核心二十四长,根本输不起,再败一次就将分崩离析。而大汉却能一次次北征,直到将匈奴彻底打败,届时就会焚毁茏城,推平单于庭,等烽烟平息时,挛鞮氏恐怕再无遗种。”

  亡国论,这也是右贤王等主和一派所持的看法,在先代单于亲征北庭撞得头破血流后,他认为,匈奴已经无法胜过大汉。

  强弱有时,今汉方盛,乌孙城郭诸国皆为臣妾,而匈奴日削,十年不曾得一胜。反而是本土被不断渗透,战争的结果将导致匈奴亡国,挛鞮氏与匈奴国家一起倶成灰烬。

  在吴宗年口中,右贤王与汉朝和谈的行为,竟成了忍辱负重,曲线救匈奴。保全右地部众,取代愚蠢看不清形势的虚闾权渠,延续挛鞮氏社稷,甚至还能光明正大,续娶他心爱的颛渠阏氏……

  江山美人一起到手,连道德上的亏欠都在吴宗年的说辞下,变成了社稷为重,右贤王的心,开始慢慢动摇。

  最后,吴宗年还抛出了两件右贤王尚不知晓的事。

  “右贤王有所不知,坚昆王已经向大汉递交了降书。”

  “李坚昆?”右贤王大恨,却不感到意外,从呼揭投降任弘后,坚昆国就开始与单于离心,不赴龙城之会,几乎成了独立一国,如今见汉匈交战,坚昆害怕被波及,也选择了站队,这就意味着,若右贤王不做出选择,战后坚昆、呼揭、小月氏恐怕要来瓜分他的领地了。

  吴宗年步步紧逼:“而远在长安的左贤王稽侯珊,也愿意大义灭亲,为天子带领降汉匈奴,在漠南建一个新的单于庭!”

  言下之意,若右贤王不识抬举,汉朝有的是取代他的人选。

  “今事汉则安存,不事则危亡,望右贤王三思!”

  吴宗年将皇帝那恩威并施的诏书念给右贤王听,汉朝的条件一一开出,诸如右贤王降汉,送质子入长安,四年一朝贡等。

  有的条件右贤王一口答应,有的则讨价还价,诸如立刻举起反旗,配合汉军进攻单于庭,则推脱拒绝。

  断断续续谈了一下午,双方勉强达成同识,右贤王才叹息道:“吴先生。”

  “当初我以为,你是一位国士。”

  右贤王看着吴宗年:“你确实是。”

  “是大汉的国士。”

  “右贤王很快也要成为汉臣了。”

  吴宗年先是一愣,再揖道:“宗年希望能早日与西匈奴单于,在长安相会,用美酒代替刀刃,共述两邦之好!”

  ……

  右贤王还是怕有人恨吴宗年追杀他,造成误会,派了儿子亲自送吴宗年回去。

  离开右贤王领地时,吴宗年才用他宽大的袖子,擦了擦已经湿润的头发。

  齐、楚合战于漭漾之野,两垒相望,尘埃相接,挺刃交兵。赐着缟衣白冠,陈说其间,推论利害,释国之患,唯赐能之!

  今日,吴宗年做成了能与子贡比拟的事业,这是他此生之愿啊。

  吴宗年看向手中旌节,自嘲道:“也算对得起所持汉节。”

  而看着右贤王庭那些怀里抱着婴孩,远远好奇看着他的匈奴女子,吴宗年不由想起了自己的胡妻和那个早早死去的女儿,心口一阵阵发疼。那将是伴他一生的噩梦与愧意,今日来此游说,不单为大汉,也为他眼中的无辜者。说服右部放下干戈,能让几万户帐落的普通匈奴人免受刀兵吧?

  “这算不算‘赎罪’呢?”吴宗年默默想着,在右部众人仇恨的目光中远去。

  只可惜他能力有限,右贤王其他事满口答应,但加入汉军,向东袭击匈奴本部,却推脱不愿,看来这厮还想观望一番,毕竟汉军虽来势汹汹,但胜负真说不准,李广利当年不就败了么?

  吴宗年使尽浑身解数,也只能说服右贤王向南退却,让傅介子的西路军穿过右地,挺进燕然山北山口。

  在长安的计划里,这一路不是主力,而是用来堵截匈奴溃兵的偏师,赵充国和任弘希望能在匈奴部众所在的余吾水、郅居水一带决战,而走投无路,向西溃逃的单于残部,将会一头撞到傅介子和乌孙人的网中。

  右贤王不信任他,他也不尽信右贤王,居延一带的两万余汉军也会盯紧右部,以提防他欺骗汉军,掩击傅介子后路。

  吴宗年朝着东方拱手:“伐谋、伐交,该做的事,典属国与宗年已尽力,接下来,就看三军将士伐兵了!”

  ……

  竟宁二年七月下旬,距离右地两个月骑程的左地。

  出塞后绝大幕,再行旬月,东路军终于抵达了草木渐黄的弓卢水。

  而一座满是花岗岩的巍峨大山,也出现在地平线上。

  赵汉儿在确定他们的方位,手指在地图上划过:“此地距汉塞四千里。”

  又看向蜿蜒清澈,正有无数汉军如饥似渴等着医官检查完水质,痛饮淡水的河流。

  “弓卢水发源于山峦中。”

  最后是脚下那头被射杀后,准备烤了吃的野驴:“草原上多野驴,故名驴背草原。“

  “没错了。”在向俘获的匈奴人证实后,赵汉儿向任弘禀报,指着远处那山道:“将军,那就是狼居胥山!”

  “狼居胥……”任弘精神一振,这真是个如雷贯耳的名字啊。

  一个多月的行军,他和萝卜都瘦了一圈,更别说士卒们了,皆疲惫不堪。

  这一路来,任弘有时甚至会被太阳照得中暑花了眼,迷迷糊糊抬起头,能看到前方,有位头戴武冠,着玄甲,一身红色大氅的骑士纵马驰骋的身影,远远骑行引导大军。

  等任弘往嘴里塞着大蒜咀嚼解暑,又揉了揉眼睛后,那骑影消失不见,或者说,已和狼居胥山融为一体,早已分不清谁是谁了。

  就像霍去病的名字,与这座山紧紧联系在一起,成了一个符号。

  可别笑,任弘作为一个穿越者,屁股坐在唯物论上,但内心深处,却又相信人死有灵他希望如此。

  大军所走的,是冠军侯当年的路线,一定是他的英魂,在隐隐引导将士们吧?

  任弘抬头看向狼居胥上空钴蓝色的苍天,有些龟裂的嘴唇喃喃道:

  “大将军,您看到了么?”

  “我任弘,就快追上霍骠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