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荒海有龙女 > 第七十三片龙鳞(七)

第七十三片龙鳞(七)

  第七十三片龙鳞(七)

  “我有对我很好的养父母这回事, 我自己都不知道, 你怎么知道?”玲珑笑眯眯地问。

  谷清月哼了一声,相当傲娇的回答:“我怎么知道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些满嘴喷粪的人知道!我真是搞不懂这群人, 非要去扒受害者的过去, 怎么,别人过得很艰难,她就能多长二两肉吗?一群智障,有那时间盯着别人,自己背两个单词,也不至于每次考试都垫底。”

  她双手放在玲珑肩膀上, 很认真地跟玲珑说:“你跟那些自甘堕落的人是不一样的, 你成绩好, 长得又漂亮, 以后的日子只会越过越好,他们只能仰望你、羡慕你、嫉妒你, 所以不要把那种人的话放在心上,你看他们跟咱们像是一路人吗?”

  玲珑含笑点头:“你说得对。”

  谷清月这才高兴起来:“你快尝尝这家的奶茶, 真的超细腻超好喝,而且珍珠也很有嚼劲儿~”

  玲珑依言吸了一大口,点评道:“还不错。”

  “是吧,我就很喜欢这家奶茶,就是他们家店真的太小了,每次进去都人挤人, 今天还遇到一群没素质的,想想就晦气。”

  谷清月同样也是高傲的,只是她的高傲分人,提起徐莉莉那批人,她只差没把白眼翻到头顶上:“刚才那个红毛,自以为自己很帅呢,其实真的很捞。我是搞不明白,穿小脚裤露脚脖子再弄个锅盖头到底哪里帅了?气死我了,感觉比刚才吃的烤肉还油!”

  玲珑快要被她笑死了,两人吸着奶茶到了商场一楼,这里有很多抓娃娃机,谷清月看上了一只粉红色的毛绒小猪,她特别想要,所以就去硬币机换了一大堆硬币来,玲珑站在旁边一边吸奶茶一边看她表演,节目效果一流,基本抓不住,抓住了也会掉下去,气得谷清月差点儿把娃娃机给拆了!

  “你要不要来试试?”谷清月问,顺便塞给玲珑一大把硬币,抱怨道,“不过这玩意儿真是玩得越久越上火。”

  玲珑慢悠悠接过硬币塞进投币口,操纵机器抓住了那只让谷清月非常喜欢的粉色小猪,然后在谷清月越瞪越大的眼睛中,越来越靠近窗口、越来越靠近窗口……抓到了!

  “送给你。”

  被塞了粉红小猪的谷清月兴奋的不行,原地跳起来尖叫,还亲昵地一把搂住玲珑,“谢谢你谢谢你!”

  玲珑不知道这粉红小猪有什么萌点,不过她很嫌弃地扒拉开谷清月:“离我远一点。”

  “我就不!”

  她还更黏人了,玲珑又把剩下的硬币全部用完,因为抓到的公仔太多,两人就分给了附近眼巴巴看着的小朋友们,最后只拿了那个粉红小猪离开娃娃机区域。

  除了娃娃机,一楼还有游戏区,什么跳舞机啊投篮机啊打地鼠机啊,玲珑跟谷清月简直玩了个遍,两人玩尽兴后,出了商城右转就是中央广场,晚上放着喷泉跟彩灯,有人在喷泉前面弹着吉他唱歌,周围还有好多人在拍照拍视频,唱得还挺不错,但唱功好的人多了去了,卖唱的更是不少,之所以这边有这么多人围着看,是因为这个人他在网上火了。

  起先是一个在某社交软件里的小视频,视频里这个歌手神情忧郁面容英俊,弹着吉他的模样别提多么令人怜惜,转发点赞多了后迅速被各大营销号转载,现在他被称为最帅流浪歌手,别的不会说,吉他盒里的钞票都要溢出来了。

  “是不是很帅啊?”谷清月用肩膀撞了撞玲珑,“我第一次看到就觉得他好帅哦!”

  “有内味儿了。”

  “什么味儿?”

  “颓废文青那味儿。”玲珑随口回答,“还行吧,但这样的人,流浪的时候才帅,一旦安定下来,就会立刻失去魅力。”

  “这样吗?”谷清月一边跟玲珑说话一边拿起手机拍视频,时不时还尖叫。

  那个流浪歌手显然也很习惯围观群众的狂热了,他微微笑了下,又换了首曲子,对在场观众说:“接下来这首歌,有人愿意跟我一起唱吗?”

  谷清月举起手:“我我我!我!”

  玲珑一把拽住她:“不许去。”

  “为什么啊!”谷清月不高兴了,“我想跟他一起唱嘛!”

  玲珑说:“那你听不听我的话?”

  谷清月鼓起腮帮子,好半天,终于妥协了:“好嘛,不唱就不唱嘛……”

  围观群众虽然多,但像她们俩这样青春靓丽的美少女却不多,尤其两人是一个比一个漂亮,那流浪歌手似乎也注意到了,主动指过来:“那边的小姑娘,愿意过来跟我一起唱这首歌吗?放心,我不会吃了你的。”

  说着,微微一笑,很帅,周围许多女生都在小声尖叫,疯狂拍照,谷清月也捧住脸颊,“啊啊啊啊他是在叫你!玲珑!他在叫你!你快去跟他一起唱啊!啊啊啊啊我也想去!”

  玲珑冷眼看着那流浪歌手,别的没想法,只觉得油腻,自以为很帅吗?再不错的皮相也不过尔尔,更何况也没有帅到哪里去。

  她问谷清月:“你希望我过去吗?刚才我还不让你过去,你不生我的气了?”

  “我生你气干嘛呀。”谷清月眼睛亮晶晶的,“去嘛去嘛!好朋友之间哪有那么容易生气的,你不让我去我就不去,那我让你去你就去嘛!我也从来没听过玲珑唱歌呢!”

  流浪歌手又对着话筒说:“小姑娘是害羞吗?没事的,只是一起唱唱歌,如果你不会唱也没关系啊。”

  玲珑让谷清月别乱走,自己走过去:“我有什么不会的,倒是你,我怕你后悔。”

  广场上的灯光迷离而又虚幻,映衬出人间处处狂欢,娇小的少女却有一张美得令人震惊的容貌,月色下简直比天上的星辰都要耀眼。可惜这星辰很快便被遮掩住,玲珑把口罩戴上了,她可不想自己的脸被拍进去,然后也变成网络上人人评判的对象,对她而言,人类可没有资格对她品头论足。

  最重要的是,爸爸妈妈不会希望她这样出风头,因为害怕会有曾经的人认出她。

  流浪歌手撩这些正值青春的小姑娘那是一撩一个准,头一回遇到这种浑身是刺不买他账的,干笑了两下,露出最为英俊的侧脸来,玲珑目不斜视,伸手:“吉他能借我么?”

  这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如果说先前在网上看视频,谷清月觉得这个流浪歌手特别帅!特别有范儿!特别颓废!特别吸引人!而且歌唱得也特好!那么现在,当她的好朋友接过那把吉他开始弹奏的时候,她对这个流浪歌手所有的滤镜都在这一刻破碎,取而代之的是为玲珑而生的疯狂!

  不说别的,光是吉他演奏能力,便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前奏一出来,周围的观众就已经安静了,当玲珑开口唱歌,更是连月亮都为之静听。仿佛在这夜色之中,有一片神秘而美丽的海域,泛着令人惊奇的冰蓝之色,轻轻地涌动流淌。

  这是海妖的歌声吗?听着听着,简直连灵魂都要被吞没了……

  不仅仅是谷清月,围观群众也是如此,直到一曲结束,大家也都还处于如痴如醉的状态,玲珑把吉他还给流浪歌手,毫不客气地说:“你在音乐上没什么天赋,早点回家种地去吧。”

  流浪歌手呆呆地站在原地,他哪里还有脸再唱下去?眼睁睁看着那个有着天籁之音的小姑娘拽起另外一个美貌小姑娘离开,他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幸而周围群众还在陶醉,他匆匆收拾好了家伙,赶紧走人。

  直到走出老远谷清月才回神,她捧脸尖叫:“啊啊啊啊啊太棒了!你怎么这么会唱歌!太好听了呜呜呜!我收回我刚才的话,那个人唱的是个什么东西!简直就是垃圾!”

  玲珑满意道:“你认识到这点就好。”

  两人开始往回家的路走,中途还买了臭豆腐关东煮炸馍片烤豆皮等种种小吃,吃得满嘴流油不知多开心,那个所谓很英俊很有才华的流浪歌手,最终也没能在谷清月心里留下什么痕迹,更不会像未来那样,骗了她的身子搞大她的肚子却又不告而别一走了之。

  “诶,你看,那不是刚才那个人吗?”

  玲珑停下脚步,拽住谷清月衣服,示意她快看。

  谷清月一看,那朝七天连锁快捷酒店走的,不是刚才那流浪歌手又是谁?不仅如此,他身边还带着个穿着红色紧身裙露出深沟的大波浪卷发女人,怎么说呢,风尘气十足。

  两人一边分享一碗炒凉粉,一边看到二十楼某个房间亮了起来,然后玲珑掏出手机拨了报警电话:“警察叔叔你们好,我要举报某快捷酒店里有人进行黄色交易,对,地址是中央广场利民路27号……我是谁?我是谁不重要,支持扫黄打非工作是我们祖国的花朵应该做的……警察叔叔再见!”

  然后谷清月去买了份烤冷面,两人蹲在快捷酒店附近的角落里,一边吃,一边听着呜儿哇呜儿哇的警车声由远及近……然后也就过了十几分钟吧,衣衫不整的流浪歌手就被带出来了,身后还跟着那个大波浪卷发女人,谷清月恨恨地咬了口嘴里的烤冷面:“什么啊!这也太逊了!一点都不酷!”

  玲珑凉凉道:“当然不酷了,都穿红裤衩了,还能酷到哪里去?”

  也就这种被家里管得严没什么自由的小姑娘才觉得那样的人放纵恣意潇洒不羁呢,其实不过是个生活在社会底层自以为很清新脱俗实则是个24K纯傻逼的穷□□丝罢了。

  玩了这么久,看看都快九点了,两边家长都在疯狂打电话,徐世光坚持要来接她,谷清月却不肯接家里电话,看得出来她跟家里应该是闹了矛盾,所以很羡慕玲珑家里的状况,爸爸妈妈都很温柔,很尊重玲珑的想法,不像是她家……总是逼着她干这干那,希望她十项全能,哪一样没做好,就要被批评被骂,真的让人压力好大。

  “我晚上能跟你一起睡吗?”谷清月抱住玲珑的胳膊眼露哀求,“我真的不想回家。”

  玲珑盯着她看了几秒:“可以啊,不过得需要你爸爸妈妈同意。”

  谷清月顿时丧气:“他们肯定不会同意的。”

  玲珑其实也能理解她一个品学兼优的大小姐,会被那么个一无是处的流浪歌手给骗身又骗心,诚然,谷清月的父母是爱她的,可这份爱太沉重,因为工作繁忙缺乏陪伴的父母,每次见面都是叮嘱她要学这个学那个,学不好还要被批评,要她事事力争上游,要知道谷清月也才十六岁啊!

  成天除了学习、兴趣班、补习班,没有一点私人时间,遇到了个会甜言蜜语,又带着她喝酒飙车去地下酒吧弹吉他夜不归宿长得还挺帅的成年男人,自然陷的越来越深,无法自拔。

  可是,她也是唯一一个曾经替玲珑说过话的人,即便那时候她们不在一个学校,甚至素不相识。

  当所有人都在传玲珑被人拐卖过当了十年性|奴时,是这个没什么朋友还性情高傲的少女帮她说话,这是她记忆中除了父母与解救自己的警察之外,唯一一点点来自陌生人的温暖。

  所以希望爸爸妈妈幸福,也希望谷清月能幸福。

  “不同意就不同意呗,反正我不嫌弃你。”

  谷清月原本还丧着脸,听玲珑这么一说,立刻高兴起来:“好啊好啊!”

  徐世光开车来接闺女,听说谷清月晚上要在自家住也很高兴,女儿朋友很多,但亲密到会睡一张床的这还是第一次呢!他到底是成年人,还是男性,即便是父女也要保持正确距离,但苗慧娟就没这么多顾虑了,她又担心两人睡觉床够不够大,被子晒的软不软,又来送水果啊零食什么的,看得谷清月满脸羡慕:“你爸爸妈妈可真好,真温柔。”

  “你爸爸妈妈不温柔吗?”

  “嗯。”谷清月情绪低落,“我也不知道他们温不温柔,我只知道他们很烦,明明一个月也没工夫跟我说几句话,偏偏对我要求那么高。”

  两个小姑娘缩在一个被窝里窃窃私语,玲珑开始给她支招儿,谷清月越听眼睛瞪得越大,也越兴奋……

  这天过后,一中一班二班的学生们发现了一件事,一班的玲珑跟二班的清月,本来好像没什么交集的两个人,突然关系就好起来了!而且是那种黏黏糊糊,谁都离不开谁的好,看到两个美少女在一起聊天打闹,啊,那可真是青春记忆中最美好的画面!

  但是很快,二班有女生来找谷清月说话,谷清月在班里没什么朋友的,她也很狐疑对方来找自己说什么,几分钟后,她勃然大怒:“你胡说八道什么?!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

  因为愤怒,谷清月的声音很大,导致班里其他人也都听到了,大家纷纷看过来,那个女生脸上挂不住,也跟着谷清月对喊:“你这么心虚干嘛!又不是说你!不就是看你跟那种人走得近,所以好心关心你一下,怕你不知道她的真面目么!现在我明白了,你们怕不是一丘之貉!”

  啪的一声,谷清月重重甩了她一个耳光:“放你妈的屁!”

  那个女生没想到平日里很高傲不搭理人的谷清月会直接动手,她在家里也是父母疼爱的小公主,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登时眼都红了,上来就要跟谷清月干。

  谷清月也不是省油的灯啊!她跟玲珑这么好,玲珑私底下没少教她怎么揍人的法子,别看她没朋友,但一打三不在话下。

  动静闹得太大,连隔壁班都惊动了,玲珑赶过来的时候,谷清月浑身都乱糟糟的,眼睛瞪得溜圆,还指着那个女生:“你再说!你再说我还打你!把你嘴打烂!傻逼!就知道说人坏话!长舌妇!恶心!”

  跟谷清月不同,这个女生在班里可有不少好朋友,大家一起上,七嘴八舌地开始骂谷清月,谷清月再厉害也骂不过这么多人,直到玲珑进来二班,今天上午停电,第二节课的大课间足足有半小时,否则早就打上课铃了。

  “我说错了吗!又不是我一个人在说!”被打的女生不甘示弱,她现在恨死谷清月跟玲珑了,“贴吧里都传疯了!说你的好朋友徐玲珑小时候被人拐卖去当性|奴,脏死了!也就你会跟那种恶心的人当朋友!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玲珑刚进来就听到这一句,她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耳光,正好打在另外半张脸上,搞到最后还挺对称的。

  说人坏话被人当场抓获,女生还没来得及心虚就被这一耳光打火了:“啊啊啊你这个贱人凭什么打我!”

  “我是性|奴?”玲珑眯起眼睛看着她,“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那女生瑟缩了下,随即又硬着头皮:“说就说!不然你被人拐走十年干什么去了!你都被人睡烂了!在一中装女神有意思吗?你配吗!”

  玲珑也不跟她废话,上去就拽住她的衣领往外拉,谷清月不知道她想干啥,反正帮忙就完事了!

  两人把那个女生从人群中拖出来,玲珑直接把人摁倒在课桌上,桌上的书本文具掉落一地,二班其他学生都惊了,因为不管是谷清月还是玲珑,都是出了名的女神,女神……怎么能这么粗鲁呢?

  随后更粗鲁的一幕出现了,因为玲珑居然在扒那个女生的衣服!!!

  谷清月二话不说帮忙一起扒!

  同时玲珑还在拿着手机拍……就在众目睽睽,大庭广众之下!

  甚至都没有人敢过来阻拦,等到老师们到来已经晚了,玲珑玩着手机,随手把人推开,又把谷清月拉到身后,笑得非常甜美:“刚才你说我是什么来着?你再说一遍?不就是荡|妇羞辱嘛,谁不会呀,啧啧啧,我待会儿就给你也传到贴吧去,我想你一定会原谅我的吧,反正都是事实嘛,让大家看看又有什么?”

  那女生胡乱抓起衣服,连手都在抖,哭得涕泪横流,玲珑看着她,却没有丝毫怜悯之意,毕竟对方在辱骂她的时候,也不曾怜悯过她,不是吗?

  她在人类世界生活了很久很久,连时间都失去了意义,所以她非常清楚,有些人不会感到愧疚、同情、怜悯的,只有刀子砍到了他们身上,让他们也流血,他们才会知道,原来真的会痛。

  最后,玲珑、谷清月还有那个女生共同被请了家长,徐世光跟苗慧娟得知女儿在学校出事了,急得连店都忘了关便赶到学校,那个叫沙晴的女生,父母也很快赶来,惟独谷清月的父母,一个说是在开会,另一个说是出差了,可能要晚一点。

  办公室里,谷清月跟玲珑坐在一起,沙晴坐在另一边,两方家长泾渭分明,一班二班的班主任还有教导主任也都在,沙晴躲在母亲怀里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相反玲珑跟谷清月则冷静得很,而且,不认为自己有错。

  “她自己嘴贱,就得承受后果,我又不是她妈,为什么要迁就她?”玲珑振振有词,冷笑,“她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当着我朋友的面,说我被人拐卖后当了十年性|奴,被男人给睡烂了的时候,怎么不哭?现在掉两滴猫尿在这儿装什么呢?我跟你说这事儿指定没完,哭?你最好是继续哭,哭到死为止。”

  这哪里还是平日里的温柔可爱小天使,但老师们都能理解,换谁被这样污蔑,还能平常心对待?

  玲珑又乖又漂亮,次次考试都是年级第一,还参加了好几次竞赛,为学校拿到了许多荣誉,老师们都非常喜欢她,这心天然就是偏的,那话怎么说来着,先撩者贱,沙晴要是不大声嚷嚷败坏人家名声,能出这事儿吗?

  不过玲珑这么做当然也是不对的,以暴制暴可要不得。,,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