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进化之眼 > 第1783章 夏晋成

第1783章 夏晋成

  蒙川飞逃,阿里甘忒追逐。

  天府领残余的数百军队,看到这一幕,也失去了战斗的勇气,像是受惊的鸟群一样飞起,都向着销骨领天穹的防护罩裂缝处冲去。

  毕竟只是原住民组建的军队,不是毫无感情的机器人,在领袖逃亡的情况下,指望他们继续拼死作战、替蒙川争取逃生空间,是不现实的。

  另一边,大衍领的进化者也萌生了退意。

  这些大衍领进化者,的确个顶个都是高手,用来伏击白晓文,假如白晓文只有在恐龙星球表现出的那般实力,妥妥要被拿下。

  大衍领还另外派出夏晋成、齐增这两个顶级高手,本身就已经是料敌从宽的谨慎之举。只不过,他们没想到白晓文在恐龙星球表现出的实力只是冰山一角,而在海面之下的强大势力,并未暴露。

  齐增已死,白晓文指挥召唤生物围攻夏晋成。

  夏晋成确实实力强悍,本身是18级领主,剑术专精达到了白晓文闻所未闻的层次,每一剑刺出,或是如山岳一般厚重,或是如飞絮一样轻灵,有一种剑锋出、意境至的感觉。

  亚巴顿、屠夫和黑暗复生的恶魔领主,三大领主的围攻,居然还被夏晋成反过来压制。看上去就像是夏晋成一个人围攻他们三个人一样。

  如果不是有其他远程召唤生物的帮衬,加上夏晋成分心防备白晓文,胜负怕是在几招之内就分出来了。

  “三天王的战斗专精,毕竟还是太差。”

  白晓文摇头暗叹。

  在黑暗纪元位面,高阶恶魔领主、甚至高阶王级强者,战斗专精并没有高到匪夷所思的地步,以白晓文的观察,最多也就是专家级而已。

  熟练级专精和专家级专精,区别并不是特别明显,无非是技法更纯熟。

  但超越专家级的专精,就不一样了,已经达到了“大师”的层次,有种只可意会、难以言传的奥妙蕴藏其中。

  就比如眼前夏晋成的剑术,或是当初见识到的,夏锋的刀术,都脱离了凡俗的三个层次。

  白晓文施展天元雷之后,稍微缓了口气,便参与到了对夏晋成的围攻之中。

  他倒是没有什么道义层面的压力。看上去是群殴,实际上这些召唤生物都属于白晓文的能力范畴,他和夏晋成只能算单挑召唤师的单挑就是这么理直气壮。

  白晓文采用的仍然是阉割版雷击的策略,以少量的真元力,逼迫夏晋成露出破绽。

  有了之前击杀齐增的经验,白晓文相信,夏晋成就算格斗专精再强、身法再诡异,也逃不开进化之眼的洞察加超级大脑的预判。

  嗤啦!

  一道细细的雷电落下。

  夏晋成长剑一圈,一道雄浑的斥力圈子扩散开来,将围攻的几个领主逼退,同时长剑旋转,一道道圆圈如同波纹扩散而出。

  细细的雷击闪电落在波纹上,竟是被层层消解,最终散于无形。

  白晓文神色微微一动。

  夏晋成竟然没有闪躲,而是正面接下了他的雷击。

  这样一来,进化之眼加超级大脑的预判,也就没了用处毕竟这样的预判,只能保证命中率,人家硬刚的话是没辙的。

  “夏晋成和齐增,虽说都是顶尖高手,但他们的角色定位不同,战斗风格也有极大差别!我的战斗套路,完美克制齐增,却在夏晋成身上讨不到便宜……”

  白晓文有进化之眼和超级大脑,就像是一架部署了“超级瞄准”外挂的狙击枪。

  齐增是靠隐身和速度生存的刺客,攻高防低,输出全靠暴击,防御全靠闪躲。在白晓文这种高命中率的狙击枪面前,只能饮恨收场。

  夏晋成却是擅长正面战斗的剑士,靠物理技能(剑招)输出,靠自身雄浑的灵力和高明的剑术防御,如同一辆高护甲的坦克,摆明了硬吃狙击枪的子弹,当然占了优势。

  而齐增、夏晋成两人生死搏杀的话,鹿死谁手还真不好说白晓文更看好夏晋成,但齐增如果能发挥暗杀优势,寻找机会一击秒了夏晋成也有可能。

  实际上,夏晋成的实力要比齐增更强。别看齐增号称“星联第二刺客”,但星联第二刺客绝对不能等同于星联第二高手也许连前十、前二十也挤不进去。

  白晓文眯眼,脑海中过了一遍本元雷的印诀,一指点出。他迅速改变了策略。

  夏晋成的闪躲能力不如齐增,那就不必追求命中了,直接使出最强的单体攻击道术即可。

  白晓文绝对不信,夏晋成还能扛过本元雷?要知道此时白晓文是坐在白银王座上的。就算有大师级以上的剑术专精,也不可能无视极大的灵力值差距。

  蜿蜒的雷电,沿着屠夫和亚巴顿的缝隙钻入,如同噬体的毒蛇,扑向夏晋成。

  夏晋成此时只能采取守势,长剑划出一道道云朵般的圆圈,再次形成了一种波纹涟漪般的场域,层层削减侵入过来的本元雷威力。

  不过,一发本元雷的威力,是阉割版雷击的三倍以上。

  夏晋成浑身一震,被层层削弱的雷电威力,仍然传导到了他的身上,还剩下筷子粗细的电流,就像是一条带电小蛇。

  白晓文手指猛然握紧,电蛇骤然扣在了夏晋成的腕部,让他的手掌暂时酥麻。

  旁边的几大领主,当然也不会闲着。

  亚巴顿骑枪骤然刺出,夏晋成勉力躲开。骑枪凌厉的锋芒带起的罡风,割破了夏晋成的黑衣。

  这一点微小的变化,却代表夏晋成的护体灵力已经相当微弱。

  屠夫狞笑着猛然一挥!

  邪火锯刃划出了一道绿色的半圆弧线。

  夏晋成心中掠过一丝不妙的感觉,猛地向前一刺,强大的反推力道出现,身形向后急退。

  但是,一道血线绽放,夏晋成从肩膀到腰胯,还是迅速出现了一道凄厉的裂痕。邪火锯刃造成的震荡伤口,残余的邪能还在夏晋成的伤口处肆虐,让他的伤口无法愈合,陷入长时间的流血状态。

  “事不可为……”

  夏晋成猛然捏碎了一只黑色圆球,嘭的一声,黑色烟雾弥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