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九星毒奶 > 985 一曲肝肠断

985 一曲肝肠断

  小型运输机上,江晓一边听着林琬琰介绍鲁东情况,一边不断的点头应和着。

  林琬琰是土生土长的鲁东人,而后上了鲁东省星武大学,毕业后参军入伍,本以为会加入华东守夜军的她,却是被西北守夜军提前批次征召入伍了。

  她之前一直在三秦大地工作,最近才被二尾抽调进入逐光旅,据说,在接到命令,和江晓共同回乡执行任务之前,她正在安置自己的家庭。

  安土重迁的思想,华夏人都会有,特别是尤为传统的鲁东人。

  但是林琬琰这一张小嘴,啧啧

  用北三省的话来说,她这张嘴那真就是“叭叭的”,之前就硬生生把父母带去了三秦大地,而现在,她更是把父母接到了伊州城,入驻了尾羽旅的军区家属大院之中。

  嗯用“叭叭的”来形容也不太贴切,毕竟她劝说的方式非常的温柔、温和,可谓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再加上女性的特殊优势,那娇柔的哀求模样,怕是谁都挡不住。

  哪怕是现在,江晓听她汇报家乡异次元空间、星兽星技的时候,他都有一种在听深夜女主播主持节目的错觉。

  江晓看着眼前一身炫酷黑色守夜军服的女人,好奇的询问道:“为什么代号是箜篌?你的星技列表中可没有这样的武器星技,而且”

  江晓歪了歪脑袋,看了一眼她另一只手上把玩的一支玉笛,这样的组合,真的像是艺术品。

  很难说那修长如玉的手掌更美,还是那玉笛更加精美。

  江晓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不礼貌,立刻错过了眼神。

  林琬琰微笑着解释道:“小时候学过,在军中文艺汇演的时候,也给大家表演过,这代号就这样来了,其实我在战斗的时候,从来没有使用过那乐器。”

  江晓点了点头,也感觉到了军机缓缓下降,他随口询问道:“听说你的近战也不错,而且就是用这笛子。”

  林琬琰盈盈一笑,明眸皓齿、声音温润:“现代人没有会把笛子当成近战武器的,哪怕是古代人,也许也没几个,我这三脚猫的功夫,就是跟舞娘学的。

  它们倒也不是近战型的星兽,但是一旦你近身了、把它们逼急了,它们还是会露两手的。”

  江晓也是乐了,道:“你没尝试一下鬼脸僧侣?”

  林琬琰转头望来:“嗯?”

  江晓道:“那可是一群兵器大师,你把笛子扔给它们,也许会收到奇效。”

  林琬琰忍不住摇头笑了笑,柔声道:“我是个医疗辅助,就不在这方面多下功夫了。”

  隆隆

  随着飞机降落,滑行半晌,江晓带着林琬琰走下了军机。

  不远处,有两名士兵,正规规矩矩的站在军车旁,看到江晓走下来,两人急忙迎了上去。

  “长官!”

  “长官!”

  江晓急忙回礼,催促道:“事不宜迟,走。”

  军车直接驶出了机场,在空荡荡的公路上飞驰,也见识了一些军队的守卫点。

  而随着车辆行进,江晓也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儿。

  “这里是哪?”江晓皱眉询问道,“不是去海卫市么?”

  “长官,根据实施情报,罪犯目前正在石港一代。”开车的士兵开口回应道。

  石港?

  江晓愣了一下,这个地名怎么这么熟悉?

  总觉得在哪里听过呢?

  嗯江晓想了又想,突然一巴掌拍在脑门上,想起来了!

  大学室友任澍的家,不就是在石港么?

  那个大盾今年大四了吧?哦,对,自己也是大四。

  哎自从参加了守夜军、开荒军,又是执行任务,又是参展世界杯,江晓根本就没在大学宿舍里睡几天,大学室友是谁都快忘了

  思索间,军车已经驶入了小镇之中,而江晓隐隐听到耳边传来了一阵呼喊声。

  江晓和林琬琰急忙向左侧看去,却是见到左侧的街道上隐隐有一丝暴动。

  那个是!?

  江晓的眼眸微微瞪大,却是看到一个头戴斗笠、身披蓑衣的人影,正在街道一侧那低矮的商品建筑上飞奔。

  而在它的身后,有两个穿着反光服、亮黄色的人影,正在急速追捕着那人。

  鬼脸僧侣?

  这当然不是鬼脸僧侣,这应该是白面舞娘。

  要知道,地域性可是一种潜规则,是整个异球中生物都要遵循的规则。

  也许,在鲁东省与中原省的交界处区域,你能够看到来自古塔之巅的鬼脸僧侣,但是在这鲁东省境内-东北部近海的地方,你是绝对看不到古塔之巅的生物的。

  前方,开车的士兵面色凝重,无论那边的那条街,开放的是圣墟还是异次元空间,对于这个石港小镇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呯!

  头戴斗笠、身披蓑衣的高挑人影,那一双“汉白玉”一般的大长腿,由于大步奔跑的原因,从宽厚所以的缝隙中露了出来。

  却是见这人影突然一个趔趄,本应该横着飞跃街道的它,一脚踩空,直接摔了下来。

  江晓敏锐的发现,它绝对不是自己摔倒的,而是受到了灵魂冲击。

  后方那两名凯旋军,其中一名已经扎下了马步,身影飘忽不定,宛若虚幻的身体线条一般,而且还在做着“马步冲拳”的动作。

  而在白面舞娘摔倒的商铺房顶的位置,正有一道迅速消散的虚幻人影。

  另外一名凯旋军,自始至终都没有停下来,手中匕首亮出,宛若一发炮弹,弹射起步!

  那白面舞娘还没等摔落到地面上,就被凯旋军拦腰截住,一匕首刺进了那宽厚的蓑衣,刺进了她的心脏。

  “呲!”

  江晓道:“直接往这街道里开!去支援兄弟们。”

  开车的士兵抬眼看了后视镜,面露为难之色:“可是,长官”

  江晓打断了士兵的话语,直接开口道:“白面舞娘还是白银段位的,但阴阳魂士可是黄金段位。既然看到了,那就不能不管。开车直接进去!这是命令!”

  “是!”士兵直接打方向盘,拐进了大街,迎面就是那两个凯旋军的士兵,而开车的守夜军士兵非常娴熟,显然已经做过很多次这种事了,他直接掏出了证件,放在车窗外。

  也正是在这车辆拐弯行驶、与两名凯旋军打照面的时候,江晓看到了白面舞娘的真实面目。

  江晓从未来过鲁东省,但是,他在教科书上,以及军方资料上,早就见过白面舞娘的样貌。

  但说到底,那还是看图片,看视频。

  当江晓亲眼看到白面舞娘的面容之时,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白!

  真特么白!

  不是人类社会,夸奖男孩女孩的那种:这孩子长得真白。

  白面舞娘的“白”,已经超出了人类赞美的范围,已经达到了“惊悚、恐怖”的程度。

  面粉有多白,这个白面舞娘就有多白!

  简直是让人无法直视,偏偏是这么白的一张脸,那一双眼睛却是血红色的

  如果她不睁眼的话,如果人们远远观瞧,甚至可能会觉得她没有五官,一整张脸就是麻将里的“大白板”。

  这个家伙根本不用化妆,直接就能去演恐怖片。

  随着脑袋上的斗笠脱落,那及腰的白色长发披散开来。

  真·发如雪!

  军车急速飞驰,江晓也收回了目光,转头看了林琬琰一眼。

  林琬琰就是鲁东人士,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从小到大,她一直是生活在这种“恐怖”的氛围之中的。

  林琬琰柔声道:“小心一些,别找了它的魔,注意它蓑衣中藏着的木笛,一旦发现它有进攻的趋势,你最好沉默它,或者提前解决它,不过”

  林琬琰对着江晓笑了笑,似是安慰,道:“我会守在你的身后的,放心吧。”

  一直以来,江晓的年龄就是他天然的保护色,在尾羽旅这种等级制度极为明确的团队之中,江晓可是尾羽旅的二把手,但是手下的士兵,典型如眼前的林琬琰,在与江晓交流的时候,并不是一板一眼的。

  “报告!阴阳魂异次元空间大门!”副驾驶上的士兵开口说道。

  嗯有利有弊吧。

  如果直接开放的是圣墟的话,那么轰碎圣墟,就直接完成任务了,剩下的就是追捕四处乱窜的异次元生物,但是在圣墟开启的短短时间内,会有数量极为可观的异次元星兽进入地球。

  眼前开放的是异次元空间大门,这样以来,从中闯出来的异次元生物数量会少一些,并且人类士兵很容易控制空间大门,但是摧毁其中的圣墟,那就需要一定的时间去搜查、探寻了。

  江晓带着林琬琰下了车,却是看到凯旋军已经拉出了警戒线。

  普通民众的呼喊声、惨叫声不绝于耳,星兽已经流窜进入了民宅、商铺之中。

  一队士兵进入其中解救人们,还有一队士兵在与星**战、拉警戒线、控制现场。

  正所谓各司其职,井井有条。

  显然,士兵们的经验极为老道,而江晓并没有看到开荒军装扮的士兵,但他却看到了一群身着军绿色迷彩的士兵们。

  碎山军!

  星武世界发展到现在,碎山军的建队性质与职能,让他们彻底登上了“历史舞台”。

  江晓转头看了一眼林琬琰,道:“跟我进去?”

  林琬琰将玉笛横在嘴边,开口道:“您是长官。”

  话音落下,一阵悠扬的笛音传了出来,飘荡在这哭喊哀嚎的街道之中,甚至仿佛能洒满整个小镇。

  在这一阵阵滋润心田的笛声中,星兽嘶吼的声音、人们哭喊的声音渐渐的小了下去。

  林琬琰闭着一双美目,莲步轻移,随着江晓款款前行。短短十几米的距离,随着她的行进,这混乱的街道,已经彻底安静了下来。

  江晓亮起了守夜军官证,对着守门的凯旋军、以及列队即将进入空间大门的碎山军打了个招呼,迈步走向空间大门,他开口问道:“什么曲子?”

  林琬琰收回唇边的玉笛,柔声道:“《镇魂》。”

  江晓微微挑眉:“没听过,很好听。”

  林琬琰轻轻的“嗯”了一声:“自创的。”

  江晓一步踏入了空间大门,当时就懵逼了。

  面前,一个漆黑如墨、宛若墨玉质地的人型生物,也是愣住了。

  一人一兽,脸对着脸,不足一步之遥。

  江晓是谁啊?当即一巴掌呼了上去!

  呼

  阴阳魂士形态瞬间改变,无论是身体,还是身上披着的蓑衣、头上戴的斗笠,统统变成了虚幻线条,仿佛化作了灵魂体一般。

  “do~”一个简简单单的音符自江晓的身后传来,阴阳魂士在灵魂体的状态之下,踉跄后退,面色一变。

  同一时间,江晓一发沉默入魂,那虚幻线条一般的阴阳魂士,直接被砸出了肉身。

  江晓突然感觉有人在踢他,低头一看,却是看到林琬琰伸着长腿,脚踝搭在江晓的小腿处,向一边推着。

  江晓:“”

  我这是碍你事了?

  江晓急忙向一旁平移了两步。

  “do~”又是一发音符!

  “咔嚓!”

  玉石蹦碎的声音!

  自阴阳魂士那宽厚的蓑衣中传来!

  阴阳魂士被沉默囚禁的行动艰难,而林琬琰那如玉的手中,拾着玉笛,简单的音符渐渐演变成了一首曲子。

  接连不断的玉石蹦碎声音,自阴阳魂士那宽厚的蓑衣中传来。

  真·一曲肝肠断!

  阴阳魂士就这样在江晓的眼前,被林琬琰这一首曲子,给吹碎了!?

  江晓忍不住咧了咧嘴,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女人。

  林琬琰睁开了一双美目,对着江晓点头笑了笑:“《碎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