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绝代名师 > 第1153章 爱情假日

第1153章 爱情假日

  破旧的住宅楼下,肮脏的小巷中。

  中年人跪在地上,一脸的不解:“她只是一个仿生人呀,没有人权的!”

  这就像为了一部手机暴起杀人,不值得。

  “抱歉,我也是仿生人!”

  孙默耸了耸肩膀。

  “啊?”

  中年人愣住了,跟着就颤抖了起来。

  “记住了,白嫖可耻!”

  孙默说完,扣动了扳机。

  “啊!”

  中年人惨叫一声,屎尿齐流,几乎昏死过去,直到发现孙默的手枪卡壳了,这才有了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

  咚!咚!咚!

  中年人磕头,求饶。

  “把钱包留下,滚!”

  孙默呵斥。

  这种人,和蟑螂一样,杀他会脏了手。

  中年人如蒙大赦,掏出钱包递给孙默,就赶紧的跑掉了。

  孙默又往钱包里塞了一些现金后,回到楼上,敲开了费素珍的家门。

  艾玛正在安慰她。

  “这是那个中年人赔给你的!”

  孙默把钱包递给了费素珍。

  费素珍虽然是仿生人,但是善良,有原则,她看了鼓囊囊的钱包一眼,就摇了摇头。

  “孙默,你是个好人,我不能要你的钱!”

  从那个中年人的穿着和谈吐来看,就是一个混的很差的小职员,他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现金?

  这显然是孙默想偷偷地帮助自己。

  哎!

  真羡慕艾玛,有这么一个好男友。

  “收下吧,至少别再让孩子经历这种事。”

  孙默劝说,只是费素珍没有答应。

  艾玛邀请她们一家三口一起吃饭,也被拒绝了。

  “她很坚强,也很努力。”

  回到出租屋,艾玛感慨:“她不该受这些苦的!”

  艾玛知道,费素珍活的这么艰辛,都是因为要抚养那两个拖油瓶。

  “有时候,努力不一定赚到钱。”

  孙默不想讨论这种沉重的话题。

  艾玛沉默了,她一直以为赚钱很容易,就像家里的佣人,一个月的薪水,都要比费素珍多出好几倍。

  ……

  在地下世界的生活的日子,渐渐地,不开心了。

  因为艾玛是一个富有同情心的女孩。

  在这里,她看到了饥饿,贫穷,疾病,治安混乱……

  可以说,这里的土壤,滋生着一切不好的东西,这些看多了,整个人也难免阴郁了起来。

  如果不是和孙默在一起,艾玛都想逃离这种地方了。

  一周七天,能被抢五、六次,这谁受得了?要不就是走在大路上,就有男人过来搭讪,想要去爱情旅馆来一发。

  又是一个傍晚,孙默骑着摩托,载着艾玛回来,就看到楼下,有一辆画着涂鸦的警车。

  “怎么回事?”

  艾玛有些担心,因为只有死了人,发生了重大事件,这些治安员们才会出动。

  两个人上了楼,发现楼道中,聚集着不少人看热闹。

  “是费姐姐的家!”

  艾玛一惊,因为她看到费素珍家的门敞开着。

  “你先回家!”

  孙默皱眉。

  艾玛没有回去,因为她听到有人议论,费素珍被杀了,而且通过大门,能看到一具尸体。

  “请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孙默询问。

  “你是?”

  治安员打量孙默。

  “我是隔壁的住户!”

  孙默解释。

  “她被情人杀死了!”

  治安员耸了下肩膀,准备收工了:“你如果有那个女人亲戚的电话,请帮忙通知一下她的家人,来收拾她的遗物,以及照顾那两个孩子!”

  “是他干的?”

  艾玛已经看到,在房间中,有一个男人拷在桌子腿上,正是那天闹事的醉酒男。

  “嗯,很简单的案子,求爱不成的情杀!”

  治安员不想费口舌了,就算案子复杂,他们也会尽量弄得不复杂,毕竟这案子又没有油水可捞。

  “据我所知,费素珍没有亲戚!”

  孙默心说,一个仿生人,有亲戚才叫怪事呢。

  “然后呢?”

  治安员反问。

  “那两个孩子……”

  孙默看向了那对姐弟,他们没了母亲,以后生活艰难,你们总得安排一下吧?

  “按照流程,我可以把他们安排到福利院,但是相信我,你如果和那个死掉的女人关系不错,就尽量帮忙安顿那两个孩子,去福利院是最差劲的选择。”

  治安员能说出这些,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为什么不能去福利院?”

  艾玛不理解,她以前还去儿童福利院打过工呢,里面的环境很好。

  “呵呵!”

  治安员嘴角一撇,看了看这个太过年轻的少女。

  艾玛还要争辩,被孙默拉住了。

  就在治安员们带着那个凶手离开的时候,艾玛一脚踹了过去。

  “你为什么要杀费姐姐?”

  “我也不知道!”

  男人一脸迷茫:“可能是生气她愚蠢吧?”

  “费姐姐才不蠢呢!”

  艾玛大叫。

  “不蠢?”

  男人呵呵:“那为什么一个仿生人,要为垃圾桶里捡来的两个孩子,付出那么多?”

  “诶?”

  艾玛傻眼了:“捡来的?”

  她虽然知道那对姐弟不是费素珍生的,但觉得她们关系那么好,必然是有某种感情联系,可没想到,只是捡来的?

  “很愚蠢吧?一个仿生人,好不容易获得了自由,难道不该为自己而活吗?她却为了那两个孩子省吃俭用,甚至去卖,被那些男人们糟蹋,你说她脑子是不是坏掉了?”

  男人神情沮丧:“我应该也坏掉了,我居然会喜欢一个这样的女人?”

  “你是人类,还是仿生人?”

  有人好奇,问了一句。

  “我?”

  男人摇头:“忘了!”

  “他是人类!”

  治安员解释了一句。

  围观党们立刻兴奋了,一个人类爱上了仿生人耶,甚至发生了情杀,这可是很少见的。

  毕竟仿生人这种东西,哪怕性格,都是可以定制的。

  实在想要?

  攒钱买一个咯!

  所有人都离开了,孙默打了电话,让殡仪馆的人来收拾尸体。

  那对姐弟缩在角落,一言不发,直到殡仪馆的人,用裹尸袋要装走费素珍的尸体时,他们扑了过来,说什么都不答应。

  “你们要做听话的好孩子,乖,放手,费姐姐不希望看到你们这样的!”

  艾玛劝说。

  接下来的三天,她请假了,帮助料理后事,顺便去儿童福利院实地观察。

  地下世界的儿童福利院不少,但是环境堪忧,而且孙默通过一些细节发现,这些地方,很可怕。

  漂亮的很快会被领养走,而相貌差的,则是被送去工厂做工。

  残疾的?

  抱歉,这里不收的。

  “费家姐弟很漂亮的,应该会被很快领养走吧?”

  艾玛看着孙默:“所以先来住几天,没问题吧?”

  孙默摇头。

  他不想告诉这个单纯的女孩,那些被领养走的孩子,可不一定是去了幸福的家庭。

  “先帮忙照顾着吧?”

  孙默也没有好办法。

  饭馆老板给的薪水很丰厚,为人也爽快,艾玛也不好意思一直歇着,等到确定暂时照顾两个孩子后,就跑回去上班了,可是她发现,饭馆气氛诡异。

  厨师大叔坐在店里,也不工作,只有当客人来得时候,进后厨做一碗面,端出来,给客人。

  “怎么回事?”

  艾玛心头满是疑惑。

  因为来的这几位客人,男得穿着黑色西装,而女人则是黑色礼服,这在未来都市,是去参加葬礼时穿的衣服。

  厨师大叔看了看艾玛,嘴唇翕动了几次,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留下一句,帮忙吧!

  这一天,不停的有人来,留下一束花,接着吃一碗面,然后离开。

  一些人情绪内敛,面无表情,而一些人,吃着吃着,泪水就划破脸颊,掉进了碗里。

  黄昏,打烊!

  “老板呢?”

  艾玛皱眉。

  “你明天来不来都行,这是这个月的薪水!”

  厨师大叔把一个厚厚的信封递给了艾玛。

  “这个月才过了十一天呀,再说为什么是你来发薪水?”

  艾玛打开信封看了一下,黛眉皱的更紧了:“这也给的太多了吧?”

  厨师大叔没说话,转身进了饭馆,收拾东西。

  艾玛一头雾水。

  回去后,她把这件事和孙默说了。

  孙默一愣,跟着面色沉默了下去,那个老板,他见过,是个豪爽大气的大叔,没想到……

  “明天,我陪你去饭馆!”

  ……

  早上,艾玛到了饭馆。

  “咦?老板又没来?”

  艾玛按照惯例,擦拭打扫桌子,然后去了后厨,准备配料。

  “不需要准备那么多!”

  厨师大叔制止。

  今天和昨天一样,还有人带着鲜花来饭馆,不过这一次,他们没有点餐,而是坐在饭馆中,要么发呆,要么工作。

  无一例外,都很安静。

  “这是在搞什么鬼呀?”

  艾玛无语,又去后厨,追问厨师:“这么下去,咱们怎么做生意?”

  厨师本想说,以后不用做了,可是开不了口。

  好在这个时候,一群人来了。

  足足十几个,他们都穿着黑色的丧服。

  艾玛出来,就看到他们站在饭馆门口,齐刷刷的鞠躬,然后把手中的花束,放在饭馆门口。

  做完这一切后,他们进了饭馆,一个明显是带头的青年,开口询问:“老师的葬礼安排在了什么时候?”

  “葬礼?谁的?”

  艾玛脸色慌张,因为她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

  “后天!”

  厨师大叔接茬。

  “太早了,还有一些学长学姐,可能无法赶来!”

  青年摇头。

  “张大哥其实不希望这样的,会打扰到大家的生活,你们有这份心,就够了。”

  厨师大叔叹气:“而且尸体放了七天,也该下葬了。”

  青年还要争辩,一个女人走了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也明白老师的为人,他不喜欢这么大张旗鼓的,就这么办吧?”

  青年点了点头,眼睛中,是哀伤的泪花。

  艾玛给大家上茶后,就冲到了后厨,一把抓住了厨师:“老板死了?”

  她知道,老板姓张!

  “嗯!”

  厨师哽咽。

  “怎么死的?”

  艾玛追问。

  “被几个仿生人捅死了!”

  厨师捂住了脸庞。

  “他不知道跑吗?”

  艾玛也哭了。

  老板那么人好,为什么就死了呢?

  这也太不公平了吧?

  ……

  寂静的墓园,细雨朦胧中,葬礼开始。

  孙默打着伞,和艾玛站在一起,看着棺材下葬。

  墓地的四周,站满了人,足足超过百人,他们的脸上,都是悲痛的神情。

  这些人,有一些是老板的学生,有一些是老板资助过的孩子,而且他们中有一多半,是仿生人。

  “上天这个玩笑,太残酷了!”

  艾玛啜泣。

  老板以前是一位老师,他的教育理念,是一视同仁,哪怕仿生人,也可以来学习。

  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人类对于仿生人是普遍存在歧视的,把它们当做了宠物,当作了玩具,甚至是奴隶,唯独不是人类,所以也不会给他们教育。

  老板是一个例外。

  于是他被辞退了。

  老板没有放弃,他开了私人教育班,只是一直被举报,被极端分子骚扰,不得已,他只能东躲西藏。

  直到有一天,家人被那些仇视仿生人的人类杀害了。

  这一次,老板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他放弃了教学,不过内心的善良,让他一直在资助那些无家可归的孩子们,想让他们学得一技之长,可以自力更生。

  今天,这些来参加葬礼的孩子,都是受过老板帮助的人。

  可残酷的是,老板却被几个极端仇视人类的仿生人杀害了。

  ……

  淅淅沥沥的雨水中,艾玛沉默的走着,忽然,她停了下来,表情认真。

  “孙默,我决定了!”

  “什么?”

  一阵风来了,孙默调整了一下雨伞的位置,避免艾玛被浇到。

  “我决定拍那个大叔的电影!”

  艾玛望着孙默:“人类和仿生人不该是这种关系,他们也该有亲情,友情,甚至是爱情!”

  “我想让人们看到这些美好的东西!”

  孙默深吸了一口气:“你知道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吗?”

  “害怕死亡,不是停下脚步的理由!”

  艾玛努力挤出了一个笑容。

  孙默不再说话,轻轻地揉了揉艾玛的头发。

  你长大了!

  在那个电影梦依旧没碎的大叔再一次找上门来的时候,艾玛答应了他,开始拍摄这部名为爱情假日的电影。

  因为找不到男主角,孙默只能上阵。

  为了拍出最好的效果,艾玛买了很多电影类的书籍,除了吃饭和睡觉,就是在研究演技。

  孙默亦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