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快穿之撩人小妖精 > 后宫宠妃:得勒皇上

后宫宠妃:得勒皇上

  见梅贵妃平静了下来宫女松了口气,于是她低声又为梅贵妃出谋献策,“娘娘,如今皇上宠幸了夏宝林,说明这段时间皇上都会来后宫,您不若准备准备?”她跟梅贵妃说。

  听闻宫女的话,梅贵妃低眉深思随后嘴角露出一抹笑来:“你说的是,本宫要行动了。”

  “最近天气炎热,虽然乾清宫里有冰镇,可嘴上却是没味儿的,本宫是不是应该给皇上准备好些吃食?”梅贵妃嘴上喃喃道。

  “是呢,皇上知道娘娘这么体贴心细一定会很高兴的。”宫女夸赞道。

  两仪宫另一边,听闻这个消息的徐薇梓心里震惊的很,她抓着眼前的宫女:“你说什么?夏宝林被皇上宠幸了?”

  “嗯。”宫女点头。

  “怎么会?”夏宝林长的没她好看,浑身圆嘟嘟的,而且昨晚也没有表演什么才艺,就算表演了才艺,也不及她的才艺万分之一,不是她自夸她跟夏宝林简直一个天一个地。

  要知道昨天晚上皇上看她了……

  不对……

  她忽然想起那时候自己夏宝林就在她的身旁,那时候皇上看的不是她?而是一旁的夏宝林?

  一想到这个徐薇梓震惊了,皇上在看夏宝林?昨晚她一直在吃吃吃,什么时候引起皇上的注意了?

  徐薇梓面色难看的想,进宫来皇上第一个宠幸的人不是她,这让徐薇梓有些挫败。

  不过挫败了一次而已,她是不会那么轻易认输的,皇上去了夏宝林那里,那么接下来很有可能会去XX,XX,或是梅贵妃这里,想到这儿她振奋了下来。

  殊不知宫内的人接下来又被一道炸弹似的消息给轰炸了,夏宝林被皇上册封了,连升三级升为婕妤,还封了字号,乐。

  乐?这一字让所有妃子们都绞紧了手中的手帕。

  夏希不知道宫内人的弯弯绕绕,她睡的可香甜了。

  太玄帝批阅完奏章,抬头看了眼天色,已经到傍晚时分了。

  他揉了揉眼睛,一旁的刘公公注意到他的神色,刘公公低声道:“皇上可是罚了?不若奴才给你揉揉?”

  “不用。”太玄帝阻止刘公公。

  “皇上是否要用膳了?”刘公公再次低眉询问道。

  听闻刘公公的话,太玄帝眉毛挑了挑,脑海中想过今天中午时候吃过的鸡蛋羹再想起昨天晚上的美好滋味儿以及把他绞紧了的**窟,身下不可避免的起了反应。

  “摆架长乐宫。”他淡淡的说,刘公公眼里想果然如此。

  夏希此时正在享用晚膳,因为她升了级的原因,原本的三菜一汤现在变为五菜一汤,而且还有三荤两素,她看着眼前的菜肴口水都要流下来了,没想升个级有这么好的事,不仅仅菜多了两份,就连分量也跟着大了许多,她今天可以大吃特吃了。

  她夹起一块大大的红烧鸡腿,看着那金黄色的色泽以及那阵阵幽香,她眼睛都直了。

  吞咽了一下口水,她嘴巴张开,啊呜的一下咬了下去。

  “呜呜呜~好,好,好香好好吃哦。”没她感动般的捂住了自己的脸蛋儿,一脸幸福。

  绿袖在一旁看她夹了那么大一块鸡腿吃下去她就暗暗心惊,我的小主喂,吃了这么大个鸡腿可是要长胖的,不过……

  她视线看着她一脸享受满脸幸福的模样,感觉此时自己阻止她吃鸡腿是件罪大恶极十恶不赦的事。

  想了想她也没阻止她了,等小主吃完后便拉着她在宫里多走走。

  她暗暗的想,于是她满眼慈爱的看着夏希把饭菜吃下去。

  夏希才啃了两口,这时一道尖啸声从远远的地方传来。

  “皇上驾到。”

  听闻这道声音,她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小主。”绿袖推了她一把,如果在平时她绝对不会这么做,要知道小主护食,如果在这时谁阻碍到她吃东西她可是会生气的,虽然只相处了这一个月,绿袖早就已经摸清了她的脾性。

  被绿袖推了下夏希也没生气,事情孰轻孰重她还是知道的,连忙把手中的鸡腿放下走到门边来。

  “妾恭迎皇上,皇上万岁。”她低头行礼道。

  太玄帝踏进门来,便看到在最前方穿着一身嫩青薄纱裙的她低头福身,从他这角度能看到她那颗圆圆的脑袋,以及她修长的白皙的脖子。

  “爱妃不必多礼。”

  “谢皇上。”闻言,她是可以站起来了。

  站起来后她这才看向上方的太玄帝:“皇上您怎么来了?”她眨巴眨巴着眼睛看他。

  看着她湿漉漉的眼睛,明知她没什么意思,太玄帝忽然起了逗弄她的心思,他沉着脸:“怎的?爱妃这是不欢迎朕来?”

  “啊?没,没有,皇上能来长乐宫,妾高兴还来不及呢。”她没不欢迎呀,只是她一看到太玄帝就忍不住腿软,一腿软她又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她的小脸儿又红了起来。

  看着她脸上明显的羞涩之意,太玄帝眼里一抹笑意闪过。

  他视线往她身后看去,看到桌面上的菜肴,他说:“爱妃正在用膳?正好朕也没用膳,不如一起罢。”

  “……好的。”她应了声。

  碗筷桌子就有,她随着太玄帝一起坐下,她身子坐直了看着身旁的太玄帝。

  刘公公看到眼前只有五道菜,于是道:“皇上,要不要再让御膳房传多几道菜来?”

  “不用了,这些够吃了。”听闻刘公公的话,她想也不想阻止道。

  听闻夏希的话,刘公公撇了她一眼,夏希呆若木鸡,她好像说了不该说的话。

  “求皇上赎罪。”她惶恐的看着身旁的太玄帝,人家皇帝还没开口呢,你开什么口呀?叫你嘴快叫你嘴快,皇上发火了,诛九族了,赐白绫了,房梁上她圆滚滚的身躯挂在上面晃荡,最后画面定在她的坟头上,没有人给她上香。

  看她煞白的脸色,太玄帝微微皱眉,不知为何有些不想看到她这样。

  “不必,就这些菜,乐婕妤为朕布菜。”

  “得勒皇上。”听闻太玄帝的话,她反应过来后当即应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