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快穿之撩人小妖精 > 后宫宠妃:参天大树

后宫宠妃:参天大树

  当她回过神来自己抱着的是什么之时她愣了下,她抱着的是太玄帝的脖子。

  “皇上,这是做什么呀?”她傻乎乎的问眼前的人说。

  太玄帝眼眸深深的看着怀中的人儿,听到傻乎乎的回话,他眼眸幽深。

  “天色晚了,该就寝了。”他低沉着声音道。

  “啊?”她视线往天边看了眼,夕阳还没完全下去呢,怎么就要睡觉了?睡觉,等等,她震惊的瞪大了眼睛,该不会如同她所想的那般睡觉?

  她心颤了颤想,视线看着上方的太玄帝,太玄帝察觉到她的视线往下看了去,对入她的视线。

  她发觉太玄帝深不可测的眼睛就这样望着她,似乎有一头猛兽要从里面跑出来一样,直接把她给吞噬掉,等她被太玄帝放在床上,她这才反应过来。

  “皇,皇上,这天太早了。”她结结巴巴的说,在她上方的太玄帝听闻她的话微微挑眉:“很早?已经不早了。”说着他低头朝她的小嘴儿凑了过来,碾压在她柔嫩的唇瓣上,当他的薄唇触及她柔嫩的唇瓣,触感果然很好,他心里喟叹了下,大蛇毫不客气的伸了进去,搅拌着里面更加甜美的味道。

  她愣愣的被他所撬开唇瓣,他浓厚的男人气息熏陶了她,英俊的脸就贴在她眼前,她脸红红,小手儿无意识的抓紧了身下的锦被。

  男人跟她亲了一会儿,手也隔着衣服放在高耸之处轻轻揉动。

  揉了揉不满足,他的手摸到她的腰间把腰带一扯,她身上的衣服当即散开了来。

  夏希被他吻得脑袋晕乎乎的,完全分不清楚东西南北了,等她回过身来身上的衣服已经全部没了,一双滚烫的大手罩在她身上捻着她的小红豆。

  “舒服吗?”见她视线看着他,太玄帝忽然这么问了句,听闻他的话,夏希点点头,太玄帝笑了,他压低声音:“接下来你可得让朕也舒服,乐婕妤。”他的薄唇摩擦着下身人儿的小嘴儿,然后咬住她柔软的下唇吸了一口,这滋味柔软美味得让他根本吃不厌。

  “妾身,如何让皇上舒服?”她酡红着脸色说。

  听闻她的话,太玄帝挑了挑眉,他抓起她的小手儿放在他的巨龙上,触碰到那话时她身子抖了抖当即放开了那滚烫的东西,她一放开上边看到男人眼带不渝,她连忙又把手放了回去。

  触碰着硬硬的物什发现自己的小手儿软到不行,不仅仅如此身子也软到不行。

  好,好大……

  昨天就是这么大个东西让她痛不欲生,欲生欲死,醉生梦死的?想到这儿她脸红红,不过两人都已经这样那样,那样这样了,还害羞个什么鬼呀,夏希你是要跟女主抢夺气运的。

  服侍好眼前的人儿=跟女主夺取气运,不要怂就是干,反正先前让系统给她看的毛片她也看了许多,不就是撸一撸嘛,于是她开始了拽着木头,我搓,我搓,我再搓,看她不把他搓下一层皮来。

  “嗯,再用力点。”太玄帝眯起眼儿,清浅的气息吐在她的脸上,他含着她的唇瓣儿,在嘴里嬉戏,两手也捻着红豆把玩儿。

  夏希搓了好一会儿她的手都酸了,动作也慢慢的慢了下来。

  “怎的停下了?”

  “皇上,我手酸。”她娇声哼哼。

  看着她水蒙蒙的眼睛,太玄帝笑了,他大掌拍在她的小PP上,“知道你心急。”

  心急?她心急什么?她惊讶的想着,然后她感觉某个坚硬的东西抵在了她发虚的某处,感觉到哪儿水润润,他更满意了,一举进攻到底,“呃。”她哼了声。

  感觉被异物撑开某个地方,她瞪大了眼睛,眼里闪过一抹害怕,好疼的。

  只是当某个东西进去后她并没有感觉到疼痛,她松了口气。

  这时她PP上传来一声清脆的‘啪’声,她愣了下,瞪大着眼睛看着上方的人。

  “皇上~”她委屈叫喊了声,声音软软糯糯直直叫入人的心里去。

  “放松些。”

  “怎么放松呀?”她在说话的时候下面又一紧。

  太玄帝额头带着冷汗,他用幽深的眼眸看着她,大掌抓着她的腰肢死死锁住,他开始动了起来,一下一下撞击在某个柔软舒适的地方。

  “呃……”她叫了声,感觉这样很不好,于是她忙伸手捂住嘴巴。

  “放手。”

  “呜呜呜……”她轻轻摇头。

  太玄帝看着她狠狠动了下,“朕要听你的声音。”

  皇帝有命,不敢不做,她放开了小嘴儿,见她放开后太玄帝满意了,速度更加快他得把那地方松松土,太紧了嘶,他松了好一会儿哪儿还是那么紧把他绞杀的体无完肤,差点让他把子孙撒在她身上。

  嘶,他跟她杠上了,不信松不了。

  抬起她的腿架在肩膀上,感觉他这样发觉某个地方更加的深,而且还好涨好涨,她轻呼了一声。

  男人可不管她怎么样,直接开始了策马奔腾。

  “啊~”她高声呼叫着,好涨好难受,她视线瞪大着看上空,身子跟着一摇一摆只能看到粉色的床顶在她面前摇晃着,很舒服又很难受,只能靠一声声叫喊释放出来。

  “皇上,不,不行了……”感觉他动作很快,那种崩腾的快意更加剧烈,她哼哼唧唧。

  “才这么会儿就不行了?乐婕妤朕还没尽兴。”听闻她的话,太玄帝满意了谁不希望自己的能力被人夸奖?于是他好像被激励了似的,动作更加快速。

  半个时辰后一阵剧烈的抖动后他放开了自己,“啊~~~”她被滚烫得浑身卷了起来,脑袋一阵放空。

  终终于停了下来,她泪眼汪汪的想。

  “呼呼呼……”她小小的气息在他耳边环绕着,雪白的贝齿咬着下唇,眼眸迷蒙,胸口一高一低,殷虹的颜色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喉头一紧,想起今日还没吃红豆,他又亲了下去。

  “嗯~”她双手抓着他的肩膀,之前那波快意还未结束,他又这样真有些受不了。

  听闻她的叫喊声,某个软下去的小苗儿开始复苏迅速长成参天大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