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老子是阎王(老子是大王) > 第1002章 一线曙光

第1002章 一线曙光

  【上章被屏蔽了,修改掉违规的内容之后,合并到新章节一起。】

  江枫下意识道:“还去医院?”

  之所以说“还”,因为江枫知道,章天嫒刚去过一次。

  “嗯?”

  见江枫语气奇怪,章天嫒微微一怔,一脸狐疑。

  江枫这才意识到自己差点说漏嘴了,道:“我的意思是,去医院做什么?你身体不舒服吗?”

  章天嫒道:“不是我,去看看我妈。”

  “这样啊……”江枫道,“阿姨怎么回事?”

  章天嫒没有说话,沉默了很久,起身道:“时间不早了,咱们快走吧。”

  到了酒吧门口,刚好,一群和尚迎面走了过来。

  当时章天嫒走在前面,看到和尚们迎面走来,心中大惊!

  江枫就在自己身后呢,很快,江枫就会被他们发现!

  当时章天嫒也没有时间考虑太多,立刻停下脚步,转身稳稳抱住江枫,踮起脚尖,依偎在他的怀里,小声道:“快低头!”

  江枫其实已经看见那些和尚了。

  不过,酒吧门口处灯光昏暗,他也没有顾虑太多。

  没想到,章天嫒居然把自己给抱住了。

  于是江枫像情侣一样,也把章天嫒抱住,低着头,两人依偎在一起。

  很快,和尚们从身边经过,并没有发现江枫。

  在酒吧里,这样搂搂抱抱的男女不要太多,所以,丝毫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

  到了外面,两人打辆车,再次来到康乐康复医院。

  康复医院的作息时间是统一的,这个点儿,一般病人们早就被安排就寝了。

  而章美嘉,在医护人员的服侍下,也已经入睡了。

  章天嫒站在床前,看着睡梦中的妈妈,眼神中的情绪异常复杂。

  只有在妈妈睡着的时候,才最安静。

  江枫没有继续装下去,没有明知故问什么,以免勾起章天嫒的伤心往事。

  但没想到,离开医院的路上,章天嫒自己开始说了起来。

  这件事情,她在心里压抑了太久。

  或许是因为和江枫同仇敌忾,或许是今天喝多了酒,又或许因为,马上就要和江枫去“送死”了……总之,章天嫒把憋在心里二十多年的苦痛,一股脑儿的都向江枫倾诉出来。

  外人看来,章天嫒长得漂亮、工作也很好,绝对的人生赢家;但外人不知道,章天嫒这些年过得有多压抑。

  因为要照顾妈妈,她的大部分工资,都交给了医院;因为要照顾妈妈,她甚至连恋爱都没有时间谈。

  可把妈妈害成这样的凶手,却依然堂而皇之地逍遥法外!

  甚至,原本只是一个小小香主的净增法师,现在还成了一宗的掌门人!

  章天嫒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敢斗胆跟江枫去总部,或许是江枫的气定神闲感染到了自己,又或许是自己已经忍够了。

  ……

  禅寺总部,坐落在川都市西北一隅。

  寺庙占地面积近千亩,比著名的嫦娥景区面积还要大!

  南大门的正中方向,矗立着一座高达百米的大佛,虽是晚上,附近却是灯火通明,很多情侣在拍照,还有一些搞直播的杀叼,拿着手机在瞎晃悠,跟猥琐的跟踪狂似的。

  进入禅寺不需要门票,但很多地方都禁止行人通行。

  江枫和章天嫒在里面转了很久,也没弄明白净增到底在哪里。

  正没有头绪呢,忽然附近传来“呀”的一声惊呼。

  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好像遇到了什么危险的事情。

  但,声音一闪即逝。

  江枫过去一看,只见两个和尚,拖着一个昏迷的女人,正顺着小道往里走。

  女人看上去有三十多岁了……

  江枫心中一动,和章天嫒对视一眼,悄悄跟了过去。

  百转千折,最后,来到了一间不起眼的庙宇前。

  江枫正要进去,章天嫒吓得一把拉住他,道:“你干嘛?”

  江枫道:“净增应该就在里面!”

  章天嫒当然也猜到了,道:“可是,我们就这样进去吗?”

  江枫笑道:“不然呢?”

  章天嫒心里怕得要死。

  净增,绝对是她整个童年的阴影。

  不,不止是童年,直到现在,她还是走不出来。

  “没事的,有我在呢!”见章天嫒实在害怕,江枫一把抓住她颤抖的小手,和她一起进去了。

  ……

  “施主请止步!”

  刚进门,两个凶神恶煞的和尚就冲了出来,挡在两人身前。

  江枫也不说话,右手轻轻一拂。

  两个和尚旋即晕倒在地。

  听到动静,里面的老和尚暗暗皱眉,戒备道:“来者何人?”

  江枫牵着章天嫒的手,已经走了进去。

  只见房间里面,一个老和尚坐在蒲团上,而刚刚被拖来的那个女人,就横陈在他面前。

  江枫打量老和尚一眼,道:“你就是净增?”

  老和尚看着江枫,觉得有些眼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道:“敢问施主是何方神圣?”

  江枫道:“你们一直大张旗鼓地找我,现在我来了,你怎么反倒跟我客气起来了?”

  “你是……”老和尚神色剧变,吓得直接站了起来,下意识地想要跑。

  江枫大闹天庭的事情,像净增这样尚未飞升的和尚,还没有资格知道。

  但,阿那律对净增隐约说过江枫的修为,并告诫他,发现江枫的行踪之后,千万不要轻举妄动,而是通知自己。

  阿那律那是什么人物!

  如来佛祖的十大弟子之一,号称天眼神通!

  连阿那律都忌惮的人物,自然也是神仙了!

  所以,净增心道不妙,准备逃跑。

  江枫身形一闪,人已挡在了净增面前,道:“我只给你一次机会,阿那律在哪里?”

  ……

  江枫的身形,如鬼魅一般。

  其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更是让净增心惊胆寒!

  净增在人间作威作福惯了,乍碰到江枫这种级别的大神,当时就慌了,结结巴巴道:“在……在禅宗。”

  江枫道:“禅宗又在哪里?”

  净增道:“在……汉中市。”

  江枫点了点头,正好,自己马上要去汉中市,寻找最后两个城隍,倒是方便了,一起解决。

  江枫不发话,净增也不敢走,就这样愣在那里,半晌,又道:“上仙,还……还有别的事吗?”

  ……

  看见自己的大仇人、童年的心理阴影、恶魔一般的老和尚净增,章天嫒本来怕得要死。

  谁知道进来之后,画风和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这个大魔头,在江枫面前,居然变得如此唯唯诺诺!

  “什么情况?”

  章天嫒脑子不够用了。

  本以为此番过来会九死一生的,谁知道……九死一生的居然不是自己,而是自己的大仇人!

  江枫回头看了章天嫒一眼,接着问净增道:“你记不记得,一个叫章美嘉的女人?”

  “章美嘉?”净增嘀咕几句,然后狠狠点头,道,“小僧记得,上仙问她做什么?”

  江枫道:“她的魂魄,被抽离出身体之外了,现在还找得回来么?”

  “啊?”净增愣了一下,道,“都二十年了,那一丝残魂,早就被小僧炼化啦!”

  “炼化?”江枫扬声道,“被你炼化了?”

  “是啊!”净增点了点头,道,“要是上仙需要,小僧可以帮您物色到很多!”

  江枫摇了摇头,道:“不是我的东西,我不要!既然你拿了人家的东西,那就还回来吧!”

  净增又傻眼了,道:“已经炼化的残魂,这……这怎么还啊?”

  如果是刚炼化的,说不定还有机会,但章美嘉的……这都二十年过去了,她的魂魄,早在自己体内,和自己融为一体了!

  江枫冷笑道:“你不会,我来教你!”

  说着,手掌朝净增身前重重一拍!

  轰!

  一道浑厚的阳气,穿破净增的身体。

  净增身躯一震,然后,身上冒起了一缕缕的透明气体。

  这并不是普通的气体,而是被净增炼化了的魂魄,都是他之前吸收别人的。

  净增修炼了数十年,炼化了近百人的魂魄,可现在,随着江枫一掌下去,全都作废了!

  江枫从乾坤袋中拿出一个玻璃瓶,把这些气体收集进去,然后,右手一松。

  可怜净增,还没来及发出一声惨叫,整个人变得如同一副臭皮囊,瘫在了地上,已然没了性命。

  江枫把现场处理了一番,以免事情传到阿那律的耳朵里。

  处理完现场,再次抓着章天嫒的小手,道:“我们走!”

  章天嫒如同做梦一样,随着江枫一起往外走。

  直到离开了禅寺,她才恍然清醒过来,一脸惊骇地看着江枫,似乎有些害怕,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江枫笑道:“你害怕了?”

  章天嫒轻轻点头,然后又摇头,道:“人因未知而恐惧,我不知道你……原来是这样,但想来,你应该不会害我的。对了,你到底是什么人?”

  江枫道:“你可以理解成神仙。”

  “神仙?”章天嫒更懵了,道,“神仙不都是仙气飘飘、高高在上的么?”

  江枫道:“哪个老师告诉你的?”

  章天嫒一时无语,寻思难不成江枫真的是神仙?

  可是,他好接地气啊!

  走了半天,章天嫒道:“我们现在去哪里?”

  江枫道:“去康复医院,看看阿姨的神志,还能不能恢复过来。”

  闻言,章天嫒又是一愣。

  江枫之前没有把握,所以一直没有跟章天嫒提及此事。

  但现在,从净增身上找回了被剥离的魂魄,就有很大的希望了。

  虽然,由于年代久远,可能章美嘉不能恢复得那么完美,但至少会比现在要好上很多。

  ……

  到了医院,两人正要进病房,忽然,一个护士急匆匆地跑了过来,拦在两人身前,道:“不好意思,今天已经过了探视的时间,你们明天再来吧。”

  小护士这么一提醒,章天嫒才想起来,医院的确是有这个规定。

  晚上十点钟之后,家属就不能探望了,以免打扰病人休息,当然了,同时也是方便医院统一管理。

  都怪江枫,给自己的震撼实在是太多了,倒是把这个给忘记了。

  不过,事关妈妈的身体情况,章天嫒也顾不得那么多了,道:“不好意思,我找了人来给妈妈看病,请您通融一下。”

  康乐只是一家康复医院,所以,经常会有家属从外面找名医过来,倒也是常事。

  但小护士还是不肯松口,一脸抱歉,道:“不好意思,请您明天早上再来吧,不要让我难做!而且,治病的最佳时间正是早上,现在已经这么晚了,病人的身体正处在极度松弛的状况,也不适合治病。”

  章天嫒一想也对,只能无助地把目光看向江枫。

  江枫可以轻松把面前这个护士弄晕,然后进入病房,但他没有。

  护士只是尽自己的本分,而且很有礼貌,没有必要对人家动粗。

  毕竟,地球上的这些人,都是自己的子民。

  一个敬业的好子民,江枫自然不会伤害她,也不会让她难做。

  于是江枫打着哈哈,和章天嫒一起离开了。

  到了楼下,江枫忽然停下脚步。

  章天嫒也停了下来,道:“看来只能明天再来啦!”

  江枫道:“明天就怕来不及了!”

  “嗯?”章天嫒道,“什么意思?”

  江枫道:“我今晚就得动身去汉中市了。”

  江枫已经打听到了阿那律的行踪,自然要尽快过去。

  “这么快?”章天嫒又是一阵意外,也很失落。

  江枫已经给了自己希望,可没想到,现在又不知要耽搁到什么时候了。

  顿了顿,章天嫒道:“那你下次……什么时候再来川都?”

  江枫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闻言,章天嫒心里一沉,难掩失落之情。

  不过,江枫话音一转,道:“马上就要走了,下次也不知什么时候再来,所以,还是先给阿姨治好吧!”

  “嗯?”章天嫒紧蹙秀眉,看着江枫,一头雾水,完全不明白他在说些什么。

  “别出声!”江枫一手捂住章天嫒的小嘴,一手揽住她的腰肢,然后,凌空一飞!

  刷!

  章天嫒只觉身子一轻,好像失去了地心重力。

  眨眼间过后,定睛再看,自己居然……居然身处在病房里了!

  幸亏自己嘴巴被江枫捂住了,否则,早就叫出来了!

  等到章天嫒平复下来,江枫才把她松开,拿出那个玻璃瓶,来到病床前……

  章天嫒只觉心跳加速。

  明明在楼下,却忽然飞了上来,还穿墙进了病房里面!

  除了神仙,还有什么人能做到?

  确定了江枫真的是神仙,章天嫒更加激动了……

  因为此刻,这位神仙正在给自己的妈妈看病!

  面前,一线曙光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