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龙王大人在上 > 第六十二章 摊牌

第六十二章 摊牌

  他喊出声的同时,发现季天辰也站了起来,只是表现的很克制,没有他反应那么强烈。

  有人同步,张青阳心中的震惊和激动立刻削弱,冲对方点下头。

  他们的举动,吸引了会议室里的所有人。

  少将用锐利的目光一扫二人,盯着张青阳道:“你来说。”

  张青阳深吸一口气,沉声道:“鼠神的变化有违常理。我不止一次与祂本体、分身、化身交手,这个家伙始终有所保留,见势不好会丢车保帅,绝不会与人死拼到底。”

  “另外,祂的新身体应当来自于沙虫那边的技术,由巫王教的人主持造化而成。”

  “所以,我怀疑有二,要么祂目前为止都在说谎,要么是有人取得了祂的绝对信任,才敢舍身冒险。”

  会场里,众人纷纷点头,或是若有所思的沉吟。

  他们难以驳斥张青阳的判断,毕竟他是亲自交手获取的信息。

  少将转眼看向季天辰,后者淡然道:“我与张魁首看法一致。”

  “好。”少将沉稳如故,微微颔首,“第一项怀疑排除,相信一线的那些位不会都看走眼,那里的确是鼠神的真身与真灵。”

  这就很可怕了。

  能让一位向来胆怯避战,从远古苟到如今的老牌神祇,改变本来行动风格,冒如此大的风险,需要付出多么大的代价,才能说服祂?

  鼠神绝对不会一时失了智,脑袋发昏盲目信任谁,除非……对方能做出足够的保证。

  张青阳的目光看向投影,整个结界中已经打成一片混沌,只有强烈的震荡不断溢出,那些震荡波把方圆数十公里范围的空间近乎粉碎,搅动的连光线都难以传出来。

  鼠神本体庞大,但实力没有强到太过分。

  反过来,祂那如山的真身消耗极大,维持起来异常艰难。

  现在彻底抛弃,的确能轻装上阵。

  不过一反一正,总体的战斗力也就那样,反而是两大神器在手,最新神体加持,才让祂有了以一对多的底气。

  以及……关键时刻,有人保底的依仗!

  鼠神,有藏在暗处的同伙!

  张青阳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在场的人没谁是反应迟钝的蠢货,看到鼠神这么拼命,纷纷露出凝重的表情。

  少将屈指叭叭敲打桌面,转回他们的注意力,依旧四平八稳的道:“第二个可能,排除已知的异神。那都是竞争者,只要有机会,祂们之间会毫不犹豫的干掉对方,截取造化灵机壮大自身。”

  古代神祇,是可以相互吞噬的。

  “那么,就剩下可以取得其信任的部分。异兽同样排除,只剩下人类。”

  少将的冷厉目光扫过所有人,“鼠神会里,有一位始终没暴露的重要人物。”

  “左使!”

  张青阳心中泛起个模糊的身影,却始终看不透。

  是的,左使算计掉杨绾儿,夺取了两大神器,联和多家异神势力,阴谋策划鸿山城、小世界的行动。

  获取造化神躯让鼠神脱胎换骨,让祂从暗处来到明处,让其摆脱千万年桎梏,可以光明正大的降临人世间,独享至高无上的霸权。

  左使甚至不惜归还量山尺和照幽灯,还全力配合祂渗透西山城,完成构建地上神国的种种条件,付出的代价之大,简直无法估量。

  唯有这样,才能真正取得鼠神信任,真灵投射而来,掀起今天的大战。

  吸引了帝国半数的高端战力……

  张青阳心里忽悠一下,震惊的头皮发麻!

  左使,是在拿鼠神当诱饵,玩一出声东击西?!

  少将继续敲打桌面,声音渐渐拔高:“我一直在推测那位左使的身份。他能潜藏的如此之深,连最核心的人也无法获知真实面目。”

  张青阳可以作证,杨绾儿记忆里的左使都是模糊的。

  “他的实力必然很强,极可能是六阶统帅。”

  “可以取得诸多异神叛逆的信任,能够调动如此多的资源,还掌握高层决策的行动方案,有十足把握确定诸位强者的去向,和实力状态,并制定针对性的战术策略。”

  ……

  一条条的证据排列出来,所有人听得津津汗下。

  这绝非什么行事鬼祟的叛逆,见不得光的小角色,而是一位有着多重身份,现实中也必定位高权重的真正强者!

  直接排除五阶以下的人,撇开小门小户的出身,从世家大族、老资格派系,六阶强者和军政大员中寻找,甚至不排除元老院里的某些人。

  一想到对接上任何一位,都可能引起整个帝都的大地震,众人无不骇然、踌躇。

  对于这等人,除非有百分百的证据,甚至当场抓个现行,否则只是质疑,都可能引起无法收拾的大风暴!

  张青阳连帝国上层有多少人都不清楚,所以震惊相对弱一点。

  其他与会的代表,每个人心里都有一部完整的名单,随着少将的话自动排查删减,最后剩下几个名字。

  他们不敢进一步去对号!

  少将的眼睛一直在逡巡,把所有人的反应尽收眼底,嘴角微微翘起,说不出是真心还是装的。

  他忽然停止敲打,节奏突变引来众人的注意,进而盯着张青阳问:“你还看出什么疑点?”

  张青阳一愣,下意识的看向投影,同时内宇宙中,真灵坐镇虚拟真形,阴阳大磨转动,发动两界桥倏地投射出去。

  一放即收,甚至没惊动在场的绝大多数人。

  季天辰和少将的眼神飞快一闪,似有所觉。

  张青阳回过神来,断然道:“缺一个人,一件东西。”

  “巫王教的白大褂研究员,还有他一直不离身的三面雕像。”

  少将轻拍桌案,嘴角勾起笑意:“那你能找到那尊雕像的所在吗?”

  “我可以试试。”

  张青阳郑重的点下头,目光扫过其他人的脸,赵菲羽的担忧写在脸上,李北海的双眼凝聚着焦急,越姝文微微抖动肩膀,季天辰闭上眼睛,似有战意在酝酿。

  其余成年人表情不一,张青阳却能读懂他们的心声。

  无论他接下来指向谁,都将不可避免的卷入帝国最高层的纷争,下场难以预料。

  但大义当前,虽千万人吾往矣!

  张青阳深深吸气,徐徐吐出,闭上双眼,全神贯注,真灵运转。

  冥冥之中,独属于小世界的造化力量滋生出来,三位一体的规则搭建出个虚影,随着他的心灵之桥扩散向外界,几息之间覆盖住核心三区的范围。

  一个光点陡然出现在心海,随之而来一声悠长的喟叹。

  “我还是小看了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