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轮回乐园 > 第十一章:休西罗的老相好

第十一章:休西罗的老相好

  看到这排在首位的猩红之箱,苏晓感觉一种莫名的恶意迎面传来,开启这东西能获得一枚灵魂结晶(完整),这是有些诱人的奖励。

  苏晓对灵魂结晶(完整)的需求量很大,上个世界他率领狼骑兵军团,近乎杀穿了苍龙大陆,才获得一百多颗灵魂结晶(完整),剩余的都是从月使徒那边得来。

  在原生世界内所得的灵魂结晶,不能与和团长在星空座的交易进行对比,而且团长那边不一定还有太多的灵魂结晶(完整),已经交易过两次,每次都是几百颗灵魂结晶(完整),团长的存货应该没多少了,毕竟对方所得的都是更高阶位的资源。

  苏晓向下翻看血色武器兑换列表,首把血色武器出现。

  2.第九君王(血色武器)

  类别:战锤(破碎特性)

  兑换价格:310枚猩红之勋。

  库存:1

  ……

  3.灾祸(血色武器)

  类别:汲血剑(生命力摄取特性)

  兑换价格:300枚猩红之勋。

  库存:1

  ……

  4.疾风处刑(血色武器)

  类别:长匕首(低优先度斩杀特性,对战契约者时,为高优先度斩杀)

  兑换价格:325枚猩红之勋。

  库存:1

  ……

  5.残响(血色武器)

  类别:特殊(穿透、破甲、分裂特性)

  兑换价格:400枚猩红之勋。

  库存:1

  ……

  血色武器足有几十种,最贵的是残响,最便宜的只需10枚猩红之勋,是把小刀。

  这其中长刀类武器也有,但苏晓不准备选择,斩龙闪能提升青钢影能量的25%真实伤害,并有魔刃的斩杀能力,外加高额的锋利度,这是无可替代的武器。

  最贵的残响,苏晓很感兴趣,对于这特殊武器,他有办法使用,而且能成倍提升其杀伤力。

  眼下还无法兑换残响,苏晓索性消耗5枚猩红之勋,兑换一枚猩红之箱,就当试试水。

  点燃一支烟,欧皇状态加身,苏晓将吞噬之核全开,环顾周边,确定了某个喜欢偷偷观察的女性神灵不在。

  【你已消耗猩红之勋×5,你获得猩红之箱×1。】

  【你已开启猩红之箱。】

  【你获得猩红之勋×10。】

  【你获得灵魂结晶(完整)×1。】

  有了这开头,苏晓再次兑换一枚猩红之箱,并开启。

  【你已开启猩红之箱。】

  【你获得猩红之勋×1。】

  【你获得灵魂结晶(完整)×1。】

  ……

  人生的大起大落很突然,好在赚了1枚猩红之勋,以及2颗灵魂结晶(完整),总体来讲还算不错,至于是否继续开,当然不,有富余的猩红之勋再考虑。

  苏晓盘坐在床上冥想,等待第二个节点出现,直到下午五点左右,旅馆的房门被推开,脸色阴沉的休西罗走进房间内。

  “你这是?”

  看到休西罗的面色,巴哈本能认为对方遇到了敌人。

  “哎~,女人啊。”

  休西罗坐在木椅上,叠起的二郎腿搭在窗沿上。

  “被你那老情人拒绝了?”

  巴哈坏笑着开口,闲来无事,与休西罗互相调侃是不错的消遣,这家伙战斗时虽狠,但平时很有幽默感。

  “是啊,我想娶她,但有人不同意。”

  “是她弟反对?还是她父亲?”

  “他老公。”

  “我淦。”

  巴哈有些无言以对,休西罗则一副落寞的神情,仔细看会发现,他的眼圈有点发青,明显是挨了一拳,想来,他那老情人的老公实力不弱。

  嘭的一声,房门被踹碎,面罩男走进房间内,黑纱般的能量在他身后扭曲、变形,时而形成鬼头,时而形成骷髅形状。

  “休,西,罗。”

  面罩男一反常态,不再对休西罗恭敬。

  “巴斯,你愤怒了,你现在比平常假惺惺的模样看着顺眼很多。”

  休西罗虽然在笑,可他的心情其实很复杂,实际上,他与那老情人没做过什么,也从未想过与对方做什么。

  “每个人…都有底线,今天,你越过了我的底线。”

  面罩男·巴斯走进房间内,他脚下的地板寸寸崩裂。

  “白夜,敌人来袭,白夜?”

  休西罗看向苏晓,苏晓正盘坐在床上冥想,这类破事,他没太大兴趣参与,况且今天不会交手。

  “你这,崽喽(崽喽=兔崽子)。”

  面罩男·巴斯身上的皮衣咔咔作响,片刻后,他一拳侧挥,砸到门框上,包括门框在内,半面墙壁都炸成粉尘,最终凝结成一颗小球,漂浮在半空中。

  面罩男·巴斯转身一步步走远,沿途的地板上留下一串很深的脚印,旅馆的老板躲在楼梯口瑟瑟发抖。

  从旅馆老板身旁走过时,面罩男·巴斯从怀中掏出一沓古朗,塞到旅馆老板怀中。

  “失礼了。”

  面罩男·巴斯顺着楼梯下到一层,没一会就消失在街道上的行人中。

  旅馆内,休西罗靠坐在座椅上,说道:

  “你没猜错,现在的魔术协会会长·罗格什,就是我父亲,我已经12年,不对,13年没见到那老东西了,我原本也是秘术师,10岁成为秘术师,13岁凝成圣印,其他秘术师称我天才。

  我记得,那是在我14岁虽时,那时我还是个少年,某天下午,我被一名女秘术师约到她家中,我认为她要找我探讨魂能的开发,可谁想到,她让我知道了生命的起源,那时的我,还是个崽喽啊,哈哈哈。”

  休西罗说到这,脸上满是怀念之色,当时的他是少年天才,父亲是魔术协会会长,家中的古堡大到能迷路,还有个乖巧的妹妹。

  直到,休西罗那天傍晚时回到自己的古堡,在自家的实验室内,他看到了被装进玻璃柱内的妹妹,那里面的溶液是浅红色的,还透着微光,休西罗对这点记得很清楚,因为在那微光的映照下,他已经失去生命气息的妹妹,很美,发丝都在缓缓飘动着。

  “去餐厅吃晚餐吧。”

  休西罗永远忘不了这句话,以及那个站在玻璃柱前,正记录着什么的男人,那个一直被他称为父亲的男人。

  “不用惊讶,你妹妹和你我血脉相连,她没有才能,这是他最好的归宿。”

  之后的话,休西罗不记得了,他吃过晚餐后,回到自己的卧室,睡了一觉,在午夜时逃出古堡,之后偷乘上钢铁巨舰,来到西大陆。

  休西罗看着旅馆窗外的夕阳,脸上是若有若无的笑容。

  “那个男人诠释了什么是秘术师,所以老子不做秘术师了,狗屁的秘术师,死绝才好。”

  听完休西罗的诉说,巴哈赶紧通过临时友军的权限侦测,再三确认休西罗是不是世界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