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 2.第五次冲击(下)

2.第五次冲击(下)

  “赞美机魂!”

  在雨点拍打的黑夜草原上,一名女性机械神甫刚刚做完祈祷。

  她手捧着金属的经卷,摊开双臂,诵念着机魂的伟大。

  厚重的长袍被雨点浸湿,从这机械神甫的双臂上滑落,在天空闪耀的闪光中,依稀能看到那银白色的金属手臂上反射出的光芒。

  而在她眼前,在倾盆的大雨中,几十个刚刚被火种源的能量激活的原始智械们半跪于地面。

  它们刚刚复苏的大脑里空无一物,它们不知道自己为何诞生,就像是刚刚出生的孩子,对于世界一无所知却又充满了求知欲。

  它们看着眼前的机械神甫,倾听着机械神教的谏言。

  在刚刚被激活的思维回路中,机械神教特殊的灵魂编码也在被悄无声息的转换。

  在那女性神甫沙哑而肃穆的诵念声中,这些新生的原始智械们也开始高喊机魂之名。

  在空无一物的白纸上作画是最容易的。

  在这几个月里被不断完善的机械教义解释了钢铁之躯和灵魂的含义。

  尽管那似乎并不符合人类的逻辑思维,但对于这些新生的机器人来说,毫无疑问算的上是启蒙的智慧之光。

  在那机械神甫的引导下,它们站起身,跟着她走向矗立在雨幕中的暗红色门扉。

  在这寒冷的,萧索的雨夜中,身穿黑色长袍的机械神甫们向前行走,他们手中提着闪耀光芒的提灯,就如黑夜中的指明灯一样。

  他们带着一群茫然无措的智械们在雨中行走,像极了那些宗教故事里的传教士们。

  “哗”

  一道雷电在天空中亮起,将黑暗的大地照亮了一分。

  在那稍纵即逝的光芒中,撑着伞的沃勒能看到那些排成队前进的机器人们,它们被从不同的金属造物中唤醒,有千奇百怪的外观。

  它们的身影在弧光中投射于雨夜的地点,在那不断飘摇的雨滴里,沃勒目送着它们在机械神甫的带领下,走入那通往未知之处的暗红色门扉。

  两名机械神甫在维持着那扇门扉,它们的手臂上闪耀着古怪的符文,有萦绕的雾气在它们身体之外摇晃着,让那扇光晕流转的,旋涡状的光门看上去充满了一种邪异的仪式感。

  “那是通往地狱的门吗?”

  沃勒对身边同样沉默的万磁王问到:

  “它们要把这些智械带入地狱?”

  “我不知道。”

  万磁王语气平静的说:

  “我又不是魔法师,但毫无疑问,这扇门通往的地方,就是之前智能塔迁徙的地方。机械神教已经在这个世界之外,找到了容身之地。”

  沃勒点了点头,她回头看向另一侧,在视线尽头,那从地下闪耀出的光芒还在不断的跳动着,一波一波肉眼可见的能量冲击波在向外扩散。

  在那能量的泼洒中,源源不断的原始智械被唤醒。

  就像是一个无形的,特大号的智械生产车间一样。

  而霍普独自站在距离火种源能量核心只有几十米的丘陵上,那个喜欢开玩笑的机械贤者站在瓢泼大雨中,手持提灯与经卷,像极了一座雕塑。

  “我突然有点后悔了。”

  沃勒看着霍普的背影,她对身边的万磁王说:

  “埃里克先生,也许之前我就不该答应由机械神教来处理努巴尼污染区的事务,也许就该让你把这些新生的智械原地摧毁掉。”

  “你们害怕了。”

  万磁王苍老的脸上有一闪而逝的笑容,他说:

  “你觉得机械神教还会卷土重来,引发智械危机,然后席卷整个世界,对吧?”

  “嗯。”

  沃勒很坦诚的点了点头,她一手撑着伞,一手插在口袋里,她说:

  “看看这些被洗脑的智械们,伊卡洛斯只需要稍稍改造,她就在一夜之间拥有十几万悍不畏死的机械战士如果它们真的在外域积蓄力量,卷土重来,我们可很难挡住了。”

  “杞人忧天!”

  万磁王哼了一声,他说:

  “别太小看这个世界自我保护的力量,机械神教远走他乡就证明了哪怕是悍不畏死的机器人,也会畏惧这个世界诞生的勇士。”

  “再说了,我大概能猜到机械神教被谁庇护,那家伙可不是会任由机械神教胡来的人。”

  老埃里克没头没尾的说了句话。

  他最后看了一眼那矗立在雨夜中的门扉,他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然后对沃勒说:

  “这里没我的事情了,我要离开了。”

  “一起走吧。”

  沃勒叹了口气,她转过身,跟着万磁王走向污染区之外,那里有架直升机在等着他们。

  “埃里克先生,你要回去纽约?还是去乌托邦岛?”

  在机舱中,沃勒握着手机,扭头看向万磁王,她说:

  “我可以帮你安排飞机。”

  “不用。”

  万磁王摆了摆手,这老头子闭目养神,他说:

  “把我放在最近的机场就好了,我女儿会来接我。”

  说到这里,老埃里克脸上有了一丝由衷的笑容,他说:

  “最近几天也别打扰我,我要和家人好好过一个圣诞节。”

  万磁王的话让沃勒愣了一下。

  她最近太忙了,都忘记了距离圣诞节只差几天了。

  但这个节日对于沃勒来说也没什么特别的意义。

  她没结婚,也没孩子,父母都在疗养院里,也没有太多的朋友,沃勒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孤家寡人了。

  不过再想一想,她身患重病,如无意外的话,这很有可能就是她这一生的最后一个圣诞节了。

  还要一个人过吗?

  在飞机螺旋桨的旋转声中,沃勒犹豫了一下。

  她拿起手机,稍显迟疑之后,还是发出了一条短信。

  “爱丽丝,要一起过你的第一个圣诞节吗?”

  —

  沃勒最终还是没能和特工爱丽丝安安稳稳的过圣诞节。

  就在圣诞节的前一天,火种源第五次冲击开始后的第5天,一个很糟糕的坏消息被天眼会的监控人员发现了。

  西伯利亚,沃斯卡娅工业区。

  这个建立在茫茫荒野上的智械工业园在早前几个月被俄罗斯政府关停了。

  但因为火种源冲击的事件,它又被暂时启用,用以收容那些刚刚诞生的原始智械。

  在过去5天里,超过160万台原始智械被从西部利亚的数个轻度和重度污染区转运到工业园里。

  这本就是智械大计划的内容,也是工业区最重要的任务之一。

  本来一切都进行的非常顺利,但在今天清晨,一伙武装暴徒却突然袭击了沃斯卡娅工业区。

  不过并不是人类。

  而是机器人!

  准确的说,是一群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塞伯坦人。

  “轰”

  一架银灰色的战机呼啸着从西伯利亚寒冷的天空中飞过,它的飞行轨迹很奇怪,几乎就是在压着地面飞行,速度极快,又非常灵活。

  在接近沃斯卡娅工业区的卫戍部队的防线的时候,几枚精确制导的导弹从发射架中飞出,呼啸着砸向下方在抵抗入侵的人类部队的头顶上。

  火光冲天而起,作为部队宴会的几栋楼从中心爆炸开,飞舞的砖石和倒塌的建筑物压在地面上,将好几台正在进行火力压制的大型双足机甲压在废墟中。

  交缠的火力网立刻出现漏洞。

  在充满机械音质的咆哮声中,在缠绕地面的硝烟与火焰交错间,一群身材高大,躯体充满了科幻气息的塞伯坦人挥舞着武器,以无比蛮横的姿态冲了过来。

  它们的手臂上都有一个共同的徽记。

  就像是由几何形状组成的机器人脑袋,又像是猛兽的图标。

  “人类!弱小!”

  冲的最快的机器人双足上有黑色的车轮,它就像是玩轮滑的年轻人一样,在双腿的滑动中,它顶着防线的火力冲过来,在狞笑中抬起手臂。

  它的手指飞快的变化组合成三根炮管连接在一起的手炮。

  在高速旋转的涡轮中,灼热的能量下一刻就会撕开眼前的防线,顺便将防线中的人类士兵一起杀死。

  它是霸天虎,它崇尚征服,它会喜欢这种虐杀的感觉。

  “滚开!肮脏的机器人!”

  但就在这家伙开炮之前,怒吼在防线之后响起,一个穿着蓝色动力甲,身材健硕,双手提着白色重武器的女人从藏身地站起。

  她有粉红色的短发,看上去气势强悍。

  在跳出来的瞬间,她就瞄准了目标,双手提着的重武器枪口抬起,蓝色的光芒迸溅开,一枚电磁球一样的炮弹被发射出来。

  在那霸天虎士兵惊愕的注视中,那炮弹砸在它胸口,下一秒,庞大的磁场爆发,将机器人死死的困在原地。

  “干掉它!”

  这强悍的女人喊了一声,很快就有看着反坦克火箭炮的士兵冲上来。

  在短暂的瞄准之后,用一枚高爆飞弹轰开了那霸天虎机器人的脑袋,将它送入了机器人的地狱里

  呃,如果机器人真的有一个地狱的话。

  “预备机甲启动!给我顶住缺口!支援马上就到!”

  强悍的女上校并没有沉浸在击杀敌人的兴奋中,她双手抓着自己手中的重炮,一边轰击那些试图突破防线的霸天虎杂碎,一边下达命令。

  “团结就是力量,同志们!”

  这女上校在通讯器中大声鼓舞着士气,她高喊道:

  “祖国母亲在看着我们!不惜一切!挡住它们!”

  “轰”

  又一台矮小的霸天虎战士被上校轰掉了脑袋,这出色的击杀让防线上的士兵们齐声欢呼。

  这支敢和一群霸天虎正面对抗的部队可不一般。

  他们是俄罗斯政府专门为沃斯卡娅工业区准备的卫戍力量,是精锐中的精锐,接受过SL.D.的机械作战部门的专门训练。

  从工业区建立到现在,一直是他们在守卫这个重要的工业区。

  而那位额头上有一道十字疤痕的女上校,名叫亚历山德拉.查莉娅诺娃,是这支卫戍部队的指挥官。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她也算是梅林的学生。

  当初的第一期对机械作战训练科目,是梅林亲自负责的。

  其中的学员不只是查莉娅上校,还有德国的机械十字军的指挥官鲍里奇将军等等。

  对于查莉娅和她的士兵而言,眼前这些气势汹汹的霸天虎杂兵们并不难对付,它们看上去凶狠,人数众多,但战斗力却并不比士兵们的双足机器人高太多。

  “目标前方,脉冲重炮准备!听我命令!”

  穿着蓝色动力甲的查莉娅站在防线的缺口处,她抓着自己的重炮。

  在她身后,三台4米高的黑色双足战斗机甲的主炮已经开始蓄能。

  而在她眼前,有5头霸天虎正在发起集群冲锋。

  查莉娅的作战辅助终端精准的计算着那些家伙的奔跑速度,在它们越过某条看不见的线的时候,强悍的女上校怒吼一声,扣动扳机。

  一团黑色的磁力弹从她的重炮中破出,砸在了那五头霸天虎脚下,混乱的磁力扩散开,又如无数只手骤然收拢。

  在磁力爆发中,那正在奔跑的五头霸天虎被突发的磁力以古怪的姿态束缚在原地。

  它们挣扎着,零件乱飞之间,却根本无法挣脱束缚。

  “开火!”

  双眼中满是怒火的女上校下达命令,她身后的三台战斗机甲的主炮同时开火。

  三道灼热的蓝色光柱交错着轰在前方无法躲避的霸天虎士兵躯体上。

  在剧烈的爆炸,在火光冲天而起中,五头塞伯坦人的尸体在扭曲的零件乱飞中倒在了地上。

  防线上的士兵们再次发出乌拉乌拉的欢呼,但这次出色的击杀,也给查莉娅上校引来了麻烦。

  塞伯坦人又不是蠢货,它们也知道擒贼先擒王的道理。

  在飞机的呼啸声中,三台可以飞行的霸天虎在空中变幻外形,以坠落袭击的方式砸在女上校周围,不由分说的发动最爆裂的袭击。

  查莉娅激活了动力甲的能量矩阵,但勉强挡住第一波袭击后,她本人就被蛮力十足的高级霸天虎扣在手中,如拍球一样狠狠拍在地上。

  这一下就把女上校拍的头晕眼花。

  她艰难的爬起来,就看到一个大的出奇的炮口对准了她,在那炮口中,还有快速旋转的涡轮。

  死亡的气息,来的如此突然,让最悍勇的士兵也会有无法形容的窒息感。

  在这生死一瞬间,暗红色的光芒如飞舞的雷电一般闪耀起来,在齿轮的碰撞声中,穿着盔甲的机械贤者从光芒里跳出来,正落在那狞笑的霸天虎脑袋上。

  火焰喷射而出,狰狞的机械战锤就敲在了那霸天虎的脑袋上。

  在那霸天虎头颅爆炸,零件乱飞的火光中,更多可以飞行的机械神教武士从暗红的光幕中飞出,加入了机器人和人类的战场里。

  意料之外的支援,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