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 3.武士的苏醒

3.武士的苏醒

  藏在地球上的霸天虎们并不是发了疯想要搞事。

  它们袭击沃斯卡娅工业区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存放在工业区中的100多万原始智械。

  这些霸天虎们看不上人类制作出的机器人,它们并不把那些智械当做是自己人。

  但这些被火种源催生出的原始智械,却是内心充满了愚蠢的种族主义的霸天虎们认可的“同胞”。

  在过去几年中,隐藏在地球上进行秘密活动的霸天虎们也从其他渠道,收拢了很多未被官方收容的原始智械。

  相比一露头就会被官方追踪到的塞伯坦人,这些可以伪装成智械工人的原始智械们,显然更容易在人类世界中隐藏。

  它们会为霸天虎的高层搜寻它们需要的情报,一些贵重的金属元件,甚至是那些同样生活在地球上的塞伯坦反抗军们的活动踪迹。

  换句话说,很多未被收容的原始智械,已经成为了霸天虎在人类世界里的眼睛和爪牙。

  但散落在世界各地的火种源并不会一直生产原始智械。

  正在发生的第五次冲击会耗尽火种源碎片的所有能量,这也将是在地球诞生的最后一批原始智械了。

  已经暗中策划大事好多年的霸天虎们,又怎么会放过这仅剩下的,最后一次招募机械战士的机会呢?

  这次针对西伯利亚的沃斯卡娅工业区的袭击,是由目前的霸天虎指挥官声波亲自下达的命令。

  它们将一切因素都计算在内,按照沃斯卡娅工业区的卫戍部队的实力,是挡不住霸天虎的突袭的。

  在其他势力的支援到来之前,霸天虎们有足够的时间将工业区里的原始智械们转移出去。

  近200万原始智械,这将让霸天虎的实力得到质的提升。

  不过它们没有料到,讨厌的机械神教居然会在最后关头出现。

  “人类,以万机之神的名义!我们前来帮忙。”

  机械贤者亚当从那被敲掉脑袋的霸天虎的残骸上跳下来。

  在火光闪耀中,他提着冲击十字架战锤,走到查莉娅身边,将这位受了伤的上校从地面上拽了起来。

  在他们身后,直接从地狱边境来援的机械神教战士们已经和人类联合起来抵抗霸天虎的进攻。

  在工业区内部,在存放被收容的原始智械的仓库外,霍普统帅的另一支军团也在和入侵此地的霸天虎作战。

  “我们挡住霸天虎。”

  霍普挥手丢出自己的机械战镰,呼啸着斩断了一头霸天虎士兵的手臂,她回头对身后的机械神甫说:

  “你们去做自己的事情!”

  那些机械神甫们点了点头,不发一言的冲入原始智械的收容仓库,片刻之后,一扇暗红色的门扉在仓库中洞开。

  外面还打着仗,仓库里就开始了传教和运送。

  很显然,机械神教来“帮忙”的目的,可是一点也不单纯。

  但

  霸天虎已经注定背锅了。

  —

  在距离沃斯卡娅工业区数十公里之外,就是西伯利亚地区的数个感染区之一。

  这里曾经是一片居民区,但此地的居民在工业区建立完成之前就已经迁徙出去了。

  这里只剩下了一个空荡荡的小镇,杂草遍地,在西伯利亚的寒风中显得分外凄凉。

  和努巴尼污染区一样,在火种源第五次冲击到来前,官方就在这污染区中放置了很多工业废品和报废的汽车等等,用以承载火种源散布的能量。

  在霸天虎和机械神教的战士,人类的士兵在工业区中战斗的同时,污染区里还在不断的诞生出新的原始智械。

  因为工业区遭受攻击的缘故,本该在此地负责收容原始智械的军队也被调回了战场。

  那些被堆积在废弃小镇周围的机械造物一个接一个的被激活,然后开始漫无目的的游荡。

  火种源能给它们生命,却无法直接赋予它们智慧与人格化的意识。

  在小镇之外的荒地上,一辆伤痕累累的巨型卡车被丢在那里,这是官方从废弃车场里运到此处的“货物”之一。

  它的体型庞大,很显然是用于工业领域的特种货车,标准的肌肉长头卡车,被丢在垃圾堆里都无法掩盖它霸气的外形。

  如果是爱车之人在这里,必然能一眼认出来,这辆车就是大名鼎鼎的彼得比尔特389卡车,卡车中的经典巅峰之作。

  可惜,这辆被所有卡车司机和爱车之人无比欣赏的公路霸王,却就像是被丢在火场中反复焚烧过,外表布满了难以清理的灰烬和油渍。

  就连所有的车玻璃都被蛮横的砸碎。

  车厢中还能用的零件都被取了出来,布满了拆解口和混乱裸露的电线,就像是一位巨人死去,然后又被掏空了内脏。

  但如果只是这样,这辆车被洗洗刷刷之后,好歹还能当成工艺品。

  真正的问题在于,这辆卡车上,布满了各种难以形容的伤痕,就像是巨大的工业铡刀切碎了三分之一,又被某种怪物的爪子撕开了一部分。

  在车头前方,甚至还有被机枪或者重炮轰出的弹痕。

  真的很难想象,这辆车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能从原本威武霸气的样子,变成现在这样糟糕的情况。

  也怪不得官方要把它丢在这废弃的污染区废物利用了。

  这辆车已经毫无价值可言了。

  但说来也奇怪,它周围堆放的那些工业垃圾。

  那些废弃的电器,小火车,甚至是摩托车,都在过去5天中的火种能量的催化下被赋予了新的生命,它们都已经被收容到了工业区里。

  惟独这辆庞大的卡车,一直待在污染物的能量中心处,但又毫无激活反应。

  就好像是连火种源的能量,都无法给予它生命一样。

  “嗡”

  污染区之下的火种能量再次爆发,就如无形巨人的心脏跳动,迸发的能量被挤向四面八方,又一批工业垃圾开始吸收这些能量,开始诞生时的第一次外形改变。

  这辆庞大的卡车却依然稳稳的矗立在垃圾堆里,毫无反应。

  不过这一次火种能量的爆发时间要比之前的数次更久一点。

  源于塞伯坦人圣物的能量在荒野中散布着,就如无形的水,无形的海潮向外流淌,寻找着更多可以被激活的金属器物。

  在能量喷发的时间突破20分钟之后,如巨兽吞水一样的声音突然响起。

  “咕嘟、咕嘟”

  就像是饥渴的巨人将头埋在河流中,大口大口的喝着甘甜的水。

  那些已经向四面八方逸散开的火种能量也开始向污染区内部聚拢,就像是有个不可见的漩涡在吸引,在吞噬这些能给机械生命的能量。

  那辆一直没有反应的卡车已经破碎的车灯突然闪耀了一下。

  就像是沉睡的人睁开眼睛。

  在这辆卡车内部,在那些被拆掉被破坏的仪器中,那些断裂的线头跳动起细碎的光弧,就如自我修复一样。

  在一分一秒过去的时间中,那些断裂的线条和被破坏的仪器开始自我修正。

  它如重伤的巨兽一样,一边吞噬着火种源的能量,一边将那些能量用于修复自身。

  “哐”

  一枚炮弹的弹壳被从卡车躯体上的弹孔里“挤”了出来,砸在地面上,发出了低沉的响声。

  这好像是个信号一样。

  接二两三的金属弹壳被卡车挤了出来。

  然后是那些细碎的机枪蛋壳,被卡车喷出来,落在地面上,就像是金属组成的暴雨一样。

  这家伙

  在沉睡前,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战斗?

  这些炮弹和机枪弹的数量,已经完全足以摧毁一支装甲部队了。

  几分钟之后,那些被轰出的弹孔周围,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如蚂蚁一样活动的小玩意。

  它们将撕裂的金属伤痕融化,然后用自身作为修复体,片片叠加之后,为这卡车弥补了弹痕。

  就像是重新刷漆一样,让这台经典款的长头卡车勉强恢复了一丝该有的气势。

  这些玩意,是高级塞伯坦人体内生产出的治疗机器人。

  而治疗机器人的出现,则代表着这个看上去极其凄惨的卡车已经完成了内脏器官的修复,开始修复自己的外部装甲了。

  而这些东西的出现,同样代表着这辆外观凄惨的卡车的真实身份。

  它是个塞伯坦人。

  一个受了重伤,不得不进入濒死停机中的高级塞伯坦人。

  按照它的伤势,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它已经很难从停机中苏醒了,几乎是半只脚已经踏入了塞伯坦人的地狱里。

  但因为火种源冲击的缘故,它阴差阳错的被丢到了这里。

  在本能的汲取到了足够的火种能量之中,它终于被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

  “咔”

  在卡车装甲勉强修复完毕之后,一声诡异的轻响从卡车外壳下传出,就像是鸡蛋被敲碎,又像是沉重的机械碰撞。

  卡车的长头车盖与车灯向外翻起,无数个细碎的零件翻滚着重组,还有齿轮和杠杆的偏转,就像是其他赛博坦人们变形时的样子。

  充满了一种如魔术一样的绚丽,又充满了未来科幻的风格。

  那些被折叠起来的金属模块向外延展,车灯向上提起,整辆卡车就像是膨胀了一圈,它的后部躯体也沿着精准的弧线向外开裂。

  但相比荷鲁斯,大黄蜂和爵士那样流畅至极,只需要一秒钟就能完成的变身,这台卡车也不知道是过于虚弱,还是伤势未愈,它的变形过程极其缓慢。

  就像是个垂垂老矣的塞伯坦老头,在挣扎着进行自己的最后一次变身。

  而它的自我修复似乎还没有彻底完成。

  在模块翻转,零件跳动的变形过程中,时不时就会有不符合要求的零件被丢出去。

  还有诡异的黑烟摇曳,整个机器人的躯体在不断的晃动。

  在变形完毕的躯体中,还会出现闪耀的火花。

  “咔、咔”

  就像是人类艰难咳嗽的声音从卡车里响起,这变形的过程让它感觉到很痛苦,但它并没有停下。

  在一些零件的扭曲与撕裂声中,这卡车花了足足30分钟的时间,才完成了自己的再次变形。

  也幸亏守护在本地的士兵们都去支援沃斯卡娅工业区的战斗了,否则这卡车根本别想顺利完成变身。

  以它现在的情况,大概只需要一轮反坦克火箭单的齐射,就能让它再次回到重伤的状态里。

  但不管是幸运也好,命运也罢,这台卡车总算是又恢复到了机器人的形态里。

  它个头很大。

  在顶着满身飞舞的火花和小型爆炸完全站直的时候,最少也有9米高,和大黄蜂,爵士以及洛拉那样的小个子塞伯坦人相比,它简直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巨人。

  它有颗和人类的骑士头盔差不多外形的脑袋,在脑袋两侧还有两个竖起的装饰,就如耳朵一般。

  因为修复并未完全完成的缘故,这个塞伯坦人躯体上的盔甲显得破破烂烂的,但它整体却显出一股异常魁伟与厚重的感觉。

  尽管它看上去有种肉眼可见的虚弱,但它的一举一动却依然充满了十足的力量感。

  这应该是一位擅长正面突击的机械武士。

  这从它背后背着的那把完全由金属模块组合而成的双手重剑就能看出来。

  那玩意从剑刃到剑柄,足有5米多长,简直和神话中武器的差不多。

  这庞大的机器人站直身体,它略带茫然的看着眼前这片荒凉的大地,而那些被火种复活的智械们也看到了它。

  相比这块9米高的庞然大物,那些诞生的原始智械就像是它脚边的蚂蚁一样,智械们呆滞的看着它,就像是看着神话中才会出现的巨人。

  在这巨大机器人完全由金属零件组成的脸上,在那双闪耀着蓝色光弧的眼睛中,有一抹紫色的光点在跳跃着。

  “地球塞伯坦”

  它一手捂住心口,似乎是想起了什么。

  它向前迈出一步,但腿部却爆发出一团火光,让这庞大的巨人倒向地面。

  “哐”

  在它倒下的时刻,背后的重剑被猛地抽出来,以一个直刺的姿态刺入大地,入土1米深,就像是炮弹爆炸,让整个小镇都颤栗了起来。

  那巨人以一个半跪的姿态屹立在地面上。

  这个动静把那些原始智械都吓坏了。

  它们后退着,不敢再靠近这个刚刚苏醒的巨人。

  “昆塔莎权杖,领导模块方舟!”

  一个又一个塞伯坦人的词语被它念出来,更多的记忆在数据库中迸发,就如一场思维的风暴,席卷了这个巨人的脑海。

  几分钟之后,它抬起头。

  那本该是闪耀着蓝色光弧的双眼,已经变成了一抹邪异的紫光。

  它低下头,看着身边安歇原始智械,然后伸出手,将一个猝不及防的智械抓在手里,在手指合拢之间,火光迸溅,那智械被硬生生捏成一团废铁。

  一个缠绕着火花的机械模块被从智械残骸里取出来,又被那机器人放入腿部的伤口中。

  在机械模块跳动之间,它腿部的伤口在齿轮飞转之间愈合。

  “对不起”

  它对被捏死的智械说了一句。

  它盘坐在地上,伸手抓起另一个原始智械,它说:

  “这是为了塞伯坦我需要你们的零件。”

  “你”

  第三个被抓起的智械挣扎着,它尖叫着问到:

  “你是谁!”

  这个问题让巨大的钢铁巨人犹豫了一下,它瓮声瓮气的说:

  “我叫擎天柱,但那是以前的我了。”

  “现在,我是”

  “大暗黑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