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 第一四五二章 我怕

第一四五二章 我怕

  星期六早上刚七点何沛媛的来电就先于闹钟响了,这姑娘强撑着装清醒:“起来了起来了……好好,我们退房就过去……押金直接退你们卡上是吧?好……”

  杨景行也要伸懒腰:“啊!”

  “动动动!”何沛媛扔了电话揭开被子才发现:“我说怎么怪怪的。”还穿着过膝袜呢。

  杨景行一个鲤鱼打挺,床上还有几双这种样式呢,他很负责:“收我包里,回去我洗。”

  何沛媛就开始动脑筋了:“安检抽查你,大庭广众公之于众……”

  都挺有效率,七点过半在昨晚指定的酒店斜对面的店碰头吃早餐,只是薛亦涵都化好妆了,何沛媛还在弄头发。

  计划稍有变化,吃完后谭东要去一趟厂里,薛亦涵也得到门店看一眼,不过也要不了多长时间,十点出发到那边吃午饭正合适。

  那就男女分头行动吧,谭东和杨景行拿出了高中时期的速度,几分钟解决了苗条包子烧麦后就上车出发。谭东也恼火社会进步,他父亲发家的时候工人断两根手指只要几千块钱就打发了,现在是老板哄着求着师傅了。

  厂子在一片并不偏远的老旧城中村里,只是道路狭窄。谭东诉苦光是大车进出装卸货物都赔了好几次钱,门前栅栏被挂弯两根钢筋就直接伸手要个万八千的,不然就躺在车子前求死。不过如果能等到拆迁,这三百来个平方的地皮就能寄予厚望了。其实为什么要所谓的高端产品呢,主要原因是拼规模拼不过人家,现在一般的小厂都是几千上万了。

  厂子里面看起来还是挺现代化的,十来台大机器公工一多半,十几个工人都忙活着。杨景行仔细观摩数控车床感叹真高级,现在木工不需要学手艺只要会编程就行了。谭东说还有更高级的呢可惜买不起,这台都是为了满足薛亦涵的设计才华而下的血本。

  谭东边仔细检查产品边说生意如何难做,这笔近六十万的生意是目前接到的最大单子,马虎不得一丁点,但是每一道工序都是成本,怎么拼接怎么榫卯,做下来后利润也就不到二十万吧。

  两个男人九点半就到门店了,在谭氏家具没资格进场的曲杭数一数二的大卖场的三楼。“米隆艺术”全屋定制,看门脸就很高级,还有漂亮的前台,不过对老板和客人并没有很热情。

  四百多个平方的营业面积内做了七八种风格的展示,整个做下来花了两百多万,所以必须坚持下去。也看希望了,谭东还是感叹感谢女朋友,西北姑娘真敢想敢做,关键是吃苦耐劳。

  卖场内还有接待室办公室,何沛媛已经画好妆,两个女生好像正聊着什么正经事,但是看到男人就打住了,兴冲冲赶快出发,不然来了客人可就舍不得走了,但是薛亦涵遇到员工就要交代事情,挺有老板气势。

  上车,薛亦涵还要祈祷:“老天保佑别接电话……地中海二次复尺别忘记了。”

  “放轻松。”谭东催眠语气:“玩就好好玩。”

  “地中海?”何沛媛有疑问:“湖边的?”

  薛亦涵嗯:“去过?”

  何沛媛只摇头,杨景行倒是抖搂得快:“我爸和我姨妈都在那买了套,都后悔了。”

  谭东和薛亦涵都是了解的,所谓湖畔别墅说起来很好听,还别说水边的了,就他们自己住的那个,各种毛病真是折磨人。谭东也理解买了毛坯别墅却不便入住的情况,那个小区的百来栋房子半数都还停留在毛坯状态,做他们生意的这个老板也扣扣索索的,但是同一个小区里也有光是花草树木就花了几百万的情况。

  话题一旦开始就是两个女生唱主角了,薛亦涵欢乐分享了谭东父子俩被追讨货款和工资时的窘迫,何沛媛也精彩描绘杨景行去平京请人吃顿饭都提心吊胆的可怜。

  “外人看不出来。”薛亦涵有些恼火地欲言又止:“以为他是……”

  谭东在副驾驶闲着也是闲着:“又想说什么?”

  薛亦涵真是好姑娘:“不想说你那些丑事。”

  谭东还不得了呢:“你要我说多少次?”

  薛亦涵对何沛媛叹气:“打电话我都听到了他还不承认。”

  谭东委屈中带着点愤怒:“我说什么了?”

  “当时真的不想留在这里了。”薛亦涵伤感呀:“我说如果你谭东想过那种彩旗飘飘的日子就早点说清楚,我走,我什么都不要,你让她来帮你管这一摊子……他又求我。”

  谭东都慌乱了:“我求你是求你呀,但是我没做呀,你当时那么疯

  狂我还能怎么样?”

  杨景行这个臭司机,还啊哈哈。

  何沛媛显然是相信女人的,严肃:“你要珍惜薛亦涵。”

  谭东就不敢那么大声:“我怎么不珍惜?还要怎么珍惜,出去应酬的时候我连……”

  薛亦涵不耐烦:“行了行了,别跟音乐家说你那些丑事。”

  杨景行真是乐开怀:“今天有收获呀,看不出来呀谭老板……”

  何沛媛也气愤了:“你别说别人,你好得了?”

  谭东啊哈哈。

  薛亦涵简直绝望:“还笑?好笑?”

  女人要站在同一阵线,何沛媛声明:“我也跟他讲明了,这种事只要有一次,反正我不相信委曲求全,不过他在这方面还好,主要是以前那些破事。”

  薛亦涵很相信:“他面对的诱惑肯定挺多的,权力比金钱吸引力大得多。”

  何沛媛摇头:“其实没什么权力,主要是……”

  司机的座位好像在升高:“主要是实力。”

  “主要是运气好。”何沛媛真恨呀:“歌能红,作品也能叫得响。”

  薛亦涵能想象:“肯定好多小明星,想红的……”

  “小的还好,一般遇不到。”何沛媛这么说吧:“反对我对程瑶瑶印象不怎么样,不过他一般都不理他,打电话都不接。”

  谭东很了解:“当你的面不接吧!”

  何沛媛想了一下:“那我就不知道了……肖乔就还行,一次都没找过他。”

  谭东又提醒:“何同学你不知道吧,别被他骗了。”

  “我现在也喜欢肖乔。”薛亦涵重复昨晚饭桌上的话:“叫他给肖乔多写几首好歌!”

  何沛媛问:“听到没?”

  杨景行自信呢:“没问题,薛老板说话了。”

  谭东看见商机:“请她代个言能不能便宜点?”

  “真的不合适。”何沛媛好像早有思考:“你们的产品定位就不适合请她们这种,潜在顾客不一定看得上。”

  薛亦涵会想:“秦蒙礼呢?”

  何沛媛犹豫点头:“可以,但是肯定很贵。其实我觉得你们请明星反而不好,感觉俗了……”

  一路这么聊着百来公里的路程也不觉得远,十一点就到了。一个依山傍水的风光小镇,看得出旅游业已经比较发达了,主打的好像也是古风怀旧。经过沿路风景预热的两个女生已经兴奋起来,把臭男人的丑事先放到一边了。

  谭东他们也是第一次来,花了点时间才找到下预定的民宿,说是这一片最贵的。何沛媛是觉得没必要,昨晚的酒店就奢侈了,徐安在平京也只给四零二包一个普通套房,但是被带到入住的楼前后这姑娘就挺惊喜了,这老房子的感觉真有点像她上次获取“安之若素”灵感的地方呀。

  这里性价比还高得多,四个人包一座楼加三餐还不到那边一晚的房钱,还有温泉浴池,还赠送景区门票。薛亦涵对自己的选择很满意,觉得以峨洋公司的情况来这里搞团建就挺合适,而她和谭东手下都是些不解风情的。

  两个女生急不可耐,放下东西拿上相机先去逛一圈,感觉都是新鲜。两个男人纯粹是伴游,没什么能让他们提起兴趣,也有美女可看,但是好像没有高中时期那种努力发现互相分享的精神了。

  拍照拍高兴了,何沛媛还跟薛亦涵分享了她上一次的游玩感受,没这里好,也因为来去太匆忙所以没联系朋友。薛亦涵很理解,那地方她也去过两次,只是没住过。

  两个女生还展开互相欣赏,薛亦涵谦虚自己是高中才长开了点大学才学会打扮,可是谭东就喜欢嘲笑她以前的照片,尤其是小学幼儿园。

  男人是不是都喜欢看照片呀?何沛媛说杨某人为了看照片可以尊严都不要,甚至有移花接木的劣迹。

  作曲家感悟:“这就是爱。”

  谭东都呕吐就别说两个女生了。

  算在房钱里的四菜一汤只能说还行吧,但是两个女生就赞不绝口,还交流起她们有明显很有限的厨艺。吃饱喝足就进景区,女人更是能为了那一点点春天的迹象陶醉。男人也就陪着开心吧,就算是前面在互相揭露编造各自男朋友的臭习惯坏毛病或者是不堪往事,他们也懒得辩解了,还不如抽空谈谈工作,看看能不能为对方提点不身在此山中的建议。

  下午两三点的时候天放晴了,太开心了,何沛媛都愿意肯定一下男朋友:“他拍照是还行。”

  薛亦涵不客气了,要单独拍。拍好了后何沛媛一看也不客气,也要这种的。这都闺蜜了,还攀比争抢起来。

  摄影师真不错呀,跟男朋友的一张合照看得薛亦涵都感怀起来,就在手机里翻出来大二时的样子怀恋,何沛媛也看得触动,两个人从那么青春稚嫩一起走到现在多难得,以后更要好好珍惜彼此。

  薛亦涵又失望:“他手机里基本上没我的照片。”

  谭东可以现场为自己证明,看看看看,除了工作的就是女朋友的。以前的,以前的都在电脑里。

  所以说男人没感情吧,薛亦涵手机里就好多旧照片,还有大学室友的,想朋友们的时候就看一看。

  也就女生可以交换手机看照片了,何沛媛还着重给薛亦涵介绍了杨某人的前女友,并且吹捧:“好多男生喜欢她。”

  “一般吧。”薛亦涵还瞟一瞟杨某人:“真的觉得一般,你看。”

  谭东瞟一眼:“还行呀。”

  杨景行只是嘿。

  薛亦涵透漏:“我们第一次见面,他都不好意思看你,真的。”

  谭东点头承认了:“刚认识是有点不好意思,现在没有了。”

  杨景行不服气:“我第一次见薛同学也不好意思呀。”

  何沛媛正经探讨:“我觉得陶萌挺好看的。”

  薛亦涵也不服输了:“没蒋箐漂亮吧,你没见过蒋箐?真的漂亮。”

  谭东现在事业心重呀:“跟钢琴品牌合作有没有可能?”

  杨景行十分赞叹:“这个想法不错,国产的原木色钢琴店里摆一台……”

  两个女生都看穿哼,甩开臭男人走上前去了,然后好像又是互相安慰,何沛媛觉得谭东其实挺不错的,薛亦涵更认为杨景行难得……

  上山下山走了四五个小时的路,虽然不算高强度可薛亦涵在民宿坐下后也觉得两腿发软,但是也不能阻止她们闺蜜间的八卦,甚至商量着今晚一起睡了,至少先一起去泡个澡,可惜何沛媛没带泳装,还不能接受在这种不太私密的房子里光溜溜泡池子。

  都洗换了一下后吃晚饭,都饿了,搞丰盛点。两个女生更加不虚此行,这就商量起下一次了,比如等新鲜莼菜上市的时候,曲杭周边也不少有意思的农家乐之类。何沛媛觉得该到浦海了,或者天气暖和点了一起去嵊泗岛什么的。

  晚饭之后就去逛逛夜市,所谓特产没什么值得买的,还是继续聊天,女人的嘴真是无穷无尽不知疲倦。

  谭东都服气:“她们俩真的能侃。”

  杨景行嘿:“薛亦涵有点凶,以前没觉得。”

  “也还好。”谭东找理由:“在这边没几个真正的朋友,公司也是很操心。”

  杨景行点头:“有时间带她过去玩,何沛媛被招待得有点不好意思。”

  “屁话。”谭东又想起来:“上次班长聚会我本来不想去,旱鸭子要去的……发现还是玩不到一起,都越来越表面了。”

  杨景行坚决杜绝:“别提这个,我怕。”

  谭东冷笑。

  十点多,两个女生开开心心从隔壁过来看看男人在干什么电视,薛亦涵请杨景行回去了,何沛媛就依依不舍跟好朋友晚安。明天的日出还是放弃吧,都睡个懒觉。

  一进房一关门,何沛媛就有点控住不住自己,然后又羞涩坏笑:“他们在干什么?”

  杨景行很不喜欢的表情:“管好你自己。”

  可是今天这房间的隔音肯定是不行的,也就口头亲热说说话了。何沛媛还记得白天没能深入的话题:“你觉得陶萌的相貌特点是什么?”

  杨景行干脆:“好看,跟我老婆一样。”

  “艺术探讨。”何沛媛温柔正经:“怎么好看?”

  杨景行仔细观察身下的女朋友:“……就是好看。”

  “形容词,什么气质?”何沛媛不耐烦提示:“野性的?端庄的?”

  杨景行估摸:“端庄的吧……媛媛也有。”

  何沛媛好奇:“我端庄?”

  杨景行使坏:“……依然不失端庄。”

  何沛媛拒绝玩笑:“如果走在大街上,她也没穿品牌,加入她穿那种中学生校服,你看过没?加入你们不认识,她给人的第一感觉是什么样的?”

  杨景行很不耐烦:“别浪费时间好不好。”

  何沛媛想起来:“她们说陶萌是贵气的?”

  杨景行等不及了,下嘴……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