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末世之女配凶猛 > 011、 来人

011、 来人

  “合作不是不行,可我总得看看你的实力如何吧?”徐筝凡并不愚蠢,他目光落在斐千岚的脸上,能如此有底气站在自己面前大谈合作,她的倚仗是什么?!

  虽然早有所耳闻,此女生有些身手。然而单凭这点,似乎并不能在末世里依然嚣张如斯!

  “我必须对那些同学负责……”还没来得及说完,便听见耳边有东西呼啸地在耳边贴过,只觉得一痛的他惊诧地捂住耳朵,扭身便看见一把匕首直直没入身后墙壁!

  “你以为不合作,你们还有命可以活下去?!”仿佛会读心般地,斐千岚揪住他的衣领,漆黑瞳子泛着冰寒的碎光,“或生,或死,末世里只有二种选择。”

  负责?!倘若他真能如自己所说的对同学负责,又怎么会任由队里的三个女生被对方凌辱折磨?!倘若他真能对同学负责,她的好友温斯如又怎么会被推至丧尸群?!

  “想探我的底,等你有命活下来再说,徐学长。”扯了扯嘴角,松开力道的斐千岚附在他耳边小声说道。

  从没想过她出手速度如此之快,自己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假如那把匕首是对准自己胸膛,自己连异能发动的时间都没有。

  难怪她能如此镇定自若。嘴角微微发苦的徐筝凡头一次觉得自己在自作自受。

  其实正如她所说,倘若不合作,自己这些人哪怕只是被抢光食物最后也只能死路一条。与其寄望对方能大发慈悲放一条生路,还不如合作一起板倒对方。

  他又哪里来的优势,去挑剔特意前来合作的她呢?!

  等二人又回到隔壁房间时,众人皆是诧异地望了望他们二人,见他们之间似乎并无任何异样,暗思忖,莫非猜错了?!

  “徐学长,给我一瓶水。”刚刚坐下,斐千岚便冲他开口索要道。

  丝毫没有哀求恳切的语气,令众人的心思又开始回转,如果二人真没关系,她怎么能这般自然地开口。

  “哼,某人真是迫不及急切呀。”陈嫣儿冷哼出声,话语中任谁都能听出些许酸溜溜的味道。想当初,自己本来是看中徐筝凡,虽然他比不了池俊泯,可形势逼人,徐筝凡是名火系异能,加之又是小队的领导者。偏偏他对自己不理不睬,只好选了个最差的赵强。

  像是没听见陈嫣儿的话,徐筝凡跑至楼下片刻回来后,将手里的矿泉水递向靠墙壁坐下的斐千岚,“拿着。”

  “能帮我洗下手么?”并没伸手去接,斐千岚伸出沾有血污的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用水洗水,原本在以前极是平常。可如今已是末世,她却要用这么珍贵的水去洗手?!

  “浪费!”也只有陈嫣儿不怕死地嘲讽一句,不大不小的声音却恰恰说出了大伙儿的心声。

  就连徐筝凡心中也生出不快,不过他并未表露在脸上,只是拧开瓶盖,缓缓冲那双伸来的手倒出水来。

  “不要倒太快。”飞快地捋了几下手把污血洗去后,也不擦干,就那么湿漉着将矿泉水瓶给夺了过来,斐千岚甚至没抬头去看他一眼,“谢了。”

  她扶起侧边已经意识模糊的温斯如,将瓶口喂向好友明显干裂泛白的唇边,缓声轻轻地说道,“来,斯如,喝点水。”

  晕晕沉沉中,暗影晃动,熟悉的声音响在耳畔,令她感觉莫名心安。

  略带冰凉的水从嘴边抿进,略带清甜,令她体内火烧般的热度降低不少。

  温斯如生病发热了,快要入冬的天气躺在地板上,身体稍弱不比男生,怎么可能不会生病。

  幸好她来了,来得及时。末世里,那些体弱多病的,那些幼小脆弱的,总是被他人最先抛下的。

  难怪那几人在最后逃出时会将她抛下,榨取她最后的一点用处!

  撕下床单还算干净的一角,沾水浸湿微拧后,覆在她发烫的额头。

  此时能清楚地听到吵杂的打斗声离得越来越近,徐筝凡赶紧起身透窗望了过去,发现果然有帮人从学校后门闯了进来,而且他们的方向正是朝着小吃部而来。

  不仅徐筝凡,就是旁人也听见凑过来向外看去,神色反应各不相同。

  “你说,他们会不会是来救咱们的?”如此幼稚的话音,自然是从陈嫣儿口中迸出的,瓜子脸庞竟浮出一丝希翼。

  救你们?!等他们进来后,过不了多久,是先遭殃的就会是你陈嫣儿!

  冷冷嗤笑出声,趁着众人注意力全放在外面,斐千岚拎起床单边上的球棒,估计这球棒用不了多长时间了。倘若能找到把唐刀或藏刀,应该更衬手。

  徐筝凡从众人当中点出了十名男生,然后凑到一起细细商量。斐千岚也不管他们商量得怎么样,靠着墙壁开始闭目养神。

  五六分钟过去后,打斗声延伸至小吃部的后方,与此同时,小吃部后门的大锁被打下,有人从外推不开门,只好敲得哐哐作响。

  “老大,里面应该有人。”手中的铁管几下打倒一只扑来的丧尸,冯胜这才有机会向前面不远处的壮实男人禀告。

  “程四,告诉里面的人,倘若不主动开门,咱们就把门砸烂,到时谁也讨不了好!”被称为老大的壮实男子,扬腿踢飞身侧袭来的又一只丧尸。

  他奶奶的,手下本来近三百个兄弟,末世来临后就只剩下小部分。后来得到可靠消息,他不得不去抢了南江警局的枪支库,又有二十多个兄弟折了进去。

  本来混迹南江北区地带的王虎,他和十几个手下在末世前因为走私罪进了警察局,还没来得及判罪定刑,末世全面暴发。

  趁着外面混乱无比,他和手下鼓动其他犯罪嫌疑人从拘留所逃了出来。等回到北区还没来得及高兴,王虎发现自己地盘在末世前就被东区另一帮派给抢了,手下弟兄死的死,伤的伤,最后只纠集不到一百个手下。

  本想趁机搜刮食物,却每每与东区帮派发生冲突,结果食物没抢到又把过半手下给折了进去。

  身边有个正好一起从拘留所逃出来的朋友送给他确切消息,无奈之下,他咬牙带头抢劫了警察局的枪支库,又付出二十多个兄弟的代价。

  带着三十多个兄弟边躲边收集食物,手虽有枪弹可不会谁都是神枪手,又如此混乱惊慌的状态下,几乎耗费了一半枪药时,眼红的王虎便不让他们开枪用子弹。

  等躲进了南江大学这带,明明有好几条小吃街,可真正能长期储藏的大米面粉类一袋也没搜寻到,肉类鱼类见到的都是发了臭的,蔬菜一根都没见到,几条街仿佛早被人给搜得精光。

  意识到有人捷足先登的王虎在心里狠狠咒骂起来,在食物几乎断绝的情况下,这才带着不足二十的手下从南江大学后门闯了进来。